走过重重魔难 坚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九八年末,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之前,我的生活与身体苦不堪言。那时,我生病或身体不舒服时,我的丈夫不但不闻不问,还恶言恶语的责骂我。我是一个不善言语内向的老实人。那时,身为常人的我被病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因为儿子还未完成学业。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见我病得可怜,劝我学法,祛病健身,但那时,身体病得太重,加上无神论的影响,我没接受。

一次,我上集市买两双拖鞋,售货员只收我一双鞋钱,我赶忙把钱又给了她。她惊讶的对我说:“您一定是信点啥,这年月,象你这样的人太少了。”接着又说了一句:“您一定是炼法轮功的吧?”我听后心一动,心里顿时产生一念,这法轮功一定很正,就有一种想学的想法。当我买完东西往家返,看见路边法轮大法弟子们在洪法,横幅挂着“法轮佛法”四个大字,感觉特别亲切。站了好一会,有种迷路许久见着亲人的感觉。

回家以后,村里那时的炼功点就在前屋,我想去学,可丈夫不让,偶尔路过的时候,能听见老师的讲法录音,越听越愿听。儿子暑假回家,说他班同学有炼功的,他要给我买本《转法轮》,我很高兴的答应了。十月一日,儿子回来告诉我说,《转法轮》书不好买,我再三说,托你同学给我买本。后来儿子终于给我带回一本《转法轮》。

元旦之前,同修通知我去炼功点看讲法录像,我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去,可丈夫百般阻挠,但最终我摆脱他,还是去了,看见电视上慈善的师父,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边看,边听,边流个不停,怎么也止不住,忽然感觉这么多年积压在心里的委屈、郁闷一下子都没了,心情特别舒畅,从没有过的感觉,好象心里能跑火车、跑轮船那么宽广。听完第一讲,当晚,多年缠绕我的肾炎病一下就好了,以前每晚得去七~八趟厕所,去一次,丈夫骂一次,可当晚只听了一次讲法,我竟一觉睡到天亮,特别香,一次厕所也没去。

后来,我下定决心无论以后遇到什么艰难险阻,我都要坚持学法炼功。得法前,我的眼睛视线模糊,集体学法时,同修们轮流念,我看书上的字模糊不清,但同修念错时,我却知道,我是最后一个念,可轮到我时,书里的字特别清晰,因我以前有神经病,炼静功加持时,我的手抖的厉害,后来像有块板把我手固定住,再也不抖了。

一次,去学法点的路上,我看见地上有一元钱,但我当时想这钱不是我的,不该捡。当晚学完法炼静功时,象坐在水上一样,飘飘悠悠一点也不硌,平时不到五分钟就硌的晃动。以前身体不好时,秋收割水稻,两撮稻子也割不动,丈夫不心疼我身体不好,还骂我磨洋工。现在的我一刀割六、七撮水稻,特容易,干一天活也不觉累。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以前十多种疑难病如:肾炎,气管炎,风湿性心脏病,皮肤病,植物神经失调等病症都不翼而飞,让我由对生活的无助与绝望,变成有了无限的生机与幸福。

这么好的法到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伙开始不让炼了,实施疯狂的镇压,我曾多次被抓。第一次是去长春请愿,当时只想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我虽不能做什么,但我只想告诉世人我从得法前到现在的无病一身轻,让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在长春被关押一天一夜放回。从此一有风吹草动,我就成了重点目标,我先后被抓七次,我都用正念闯出。

记得第四次被抓,关押我的看守所里床铺满满的人,我只好睡在水泥地上,大约睡了三个多月,但我从前的肾炎病一点没事,以前我有牙痛病,但得法后没犯,这几天有些不敢吃东西,可这期间,有个刑事犯向管教告密说我们有经文,以为她可以减刑,从我身上翻出一张手抄经文,当时给我一个耳光,正好打在牙痛的地方,只觉火辣辣的,一会儿有股凉风,后来再也不疼了,可举报的刑事犯却疼得直流泪,吃药打针也不管用,一疼四五天。随后我告诉她善恶有报,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她才免去牙痛的折磨。

在看守所里,我们盘腿打坐那段时间,管教不让,我想我不配合你,要把这个场正过来,让她对大法有个正确的看法,配合她等于害她,以后会对她自己产生灾难。第一天,她進屋见我盘腿,拿笤帚没直接打我,而是往床板上打。见我没动就说:不是不让盘腿吗?你怎么还盘?我说国家法律不是没有不让盘腿这条吗?她说是没有。我说国家法律没有这一条,我一不犯法,二不犯监规,凭什么不让我盘腿?后来她自知理亏,就说:“别人都不盘,给我个面子,让我出这个屋。”我说:行,今天我给你这个面子。我把腿拿下来了。

第二天,她進屋,见我照常盘腿,二话没说,拿起皮带抽打我。当时皮带虽抽的啪啪响,像打在板子上那样打在我身上,可我却不觉疼,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担了,后来她打累了,离去了,事后一连一个多月没再见到该管教(姓刘)。

一个多月后,这个刘管教来领大家出去铲地,有的同修问她:“刘管教,这一个多月,您上哪出差了?”她说,她哪是出差啊!接着说:“我那天打完你们那位功友,遭报了。我回家抱孩子晒太阳,不知为什么,把孩子掉在路边的沟里,把孩子摔的挺严重。这段时间到处给孩子治病。”同修又问,那孩子好了吗?她说还没呢!我要再不来上班,怕职位保不住。从此以后,看守所里的所有管教再也不为难我们了,见面总是乐呵呵的。

还有一次被抓是参加舒兰法会,当时被围困,有的同修跳窗逃离,警察用木头棒子,铁管子把剩余的同修一顿乱抡,逼困在西屋,让同修们上西南角蹲着。我想到师父的一段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就记住师父这句话,决不配合他们,我就靠东墙站着。无论他们怎么推我,往下压我蹲下,我都不配合,警察气得举起铁管要打我,嘴上扬言,你不听,我打死你。这时,窗外有人说了一句:你拉倒吧!你打死她,她也是那样。警察看我无动于衷,丢下铁管子走了。这次让我又见证了诚心信师信法,就会化解灾难。

想要与同修分享的实在太多了,最后,我再简介一下我最后一次被抓。那是二零零八年的四月十日,我正在院内晒玉米,忽然一辆警车下来四、五个警察和村长,進屋乱翻一通,有些资料经文和一本《转法轮》被抢走,警察想抓我,可有点不敢靠前,要不是村长推我,他们都站那没动。后来见村长推我,他们才上来一拥将我带走。舒兰看守所想送我去长春劳教,可体检时,我心脏突然跳动厉害,脖子甲状腺瘤两项指标不合格,送我三次都没送走。后来“奥运”过后,又把我放回,我再一次闯出了邪恶的迫害。然而,村长因为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后来遭报了,儿子离婚,妻子生病,糟蹋了四、五万元。

写了这么多,我只想告诉同修,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与呵护,我不可能闯过这七次魔难。有这么多次的迫害是我的执着心造成的,以后我一定加倍努力弥补一切不足,坚持修大法到底。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