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却人心 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六日】师尊在《转法轮》说“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几年的修炼路上,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虽然有时能悟到自己做的不对,不象修炼人,但是却不愿意放下自我,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绑架关押了一个月。今天我想把自己在黑窝里的经历写出来,旨在与同修切磋,共同精進,并证实大法的神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几个月前,当十几个警察把我强行带到派出所时,我才如梦初醒,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迫害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到了邪恶的黑窝后,我悔恨不已,觉的自己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尊,对不起曾经帮助过我的同修。但是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说,“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我想:在这里如果我做的还不象一个修炼的人,那真的太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了。既然来了,我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我开始给抓我的警察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中共怎样编造谎言迫害法轮功,最后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当时七八个警察在场,在我讲的时候,都静悄悄的。等我讲完了,他们开始想方设法的诱骗我协助他们录口供:“××听你讲的这番话,感觉你写东西应该不错,你往明慧网投过稿吗?你都为法轮功做了些什么?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吗?你很出名啊,你知道吗?好几个地方的警察都在找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炼法轮功的……”而且恶警还不知从什么地方拿来一张照片来讹我,说什么某年某月某日你偷偷摸摸的去做了什么。那张照片根本不是我。我识破了恶警的伎俩,对于他们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包括你叫什么名字、孩子多大,我都不回答,而是反问他们:“你不是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吗?为什么还要问?这些无聊的问题我不想回答。现在外面那么多的坏人你们不抓,却把这么多的时间用在抓我这个好人身上。宪法规定,信仰无罪,你们立刻把我放回去。”恶警咆哮起来:“你知道吗?你的行为触犯了刑法××条。”我不承认,我说你说错了,刑法没有明确规定法轮功违反了哪一条法律,而是共产党为了迫害法轮功生搬硬套,把它强加在法轮功身上,你见过哪个国家的法律朝令夕改,只有中国,因为一党专政,为了镇压法轮功,为了它自己的需要,它要不断的修改这个法律。

恶警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当时是晚上,七八个警察轮流来提审我,不让我睡觉,不让我上厕所,后来在我的抗议下,允许我上厕所。但是他们要让我留下尿液化验,我没有配合他们。还有几个警察架着我,强行给我照相、量身高,我干脆坐在地上,坚决不配合。恶警累的气喘吁吁,气急败坏的骂我。一个晚上他们笔录本上所有的问题只能写着沉默、沉默……

第二天,他们把我送進看守所。我拒绝配合他们检查身体、化验尿液、按手印、签字等一切入所手续,他们把我关進禁闭室。当时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狱警来做我的工作:“你只要吃饭、配合我们,我们就可以把你放下来,让你進监室,那里可以睡觉。”我不动心,在禁闭室的二十四小时里,我没有吃饭,他们也不让我上厕所,当中所长来看过我好几次。我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看的出,我的坚定让他们内心很震动。二十四小时后,他们无条件的把我放了下来,送進了监室。進去后才发现那里的众生真是急切的等着我去救度,十几个人一圈圈的围着我,等着我讲真相、唱大法真相歌曲。

在我被非法关押的第四天,恶警拿来一张延长单,说要延长关押我三十天,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并义正辞严的告诉他:“我不同意延长,因为我没有犯法,我要求无罪释放。”我问恶警姓什么?他不敢回答我,并且无耻的告诉我:“你不签字,我照样可以关你。”

我开始绝食抗议这场迫害。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 二》〈别哀〉)。我开始静下心来向内找,居然找到了自己一大堆的执著。被抓之前,我在很短的时间开了一个店,希望能通过这个店洪法讲真相,因为本地区了解真相的人实在太少,我是后走出来的大法弟子,所以生出了急躁心、干事心。因为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刚开始是出现了很多干扰,两台电脑轮流出故障,不是开不了机,就是电脑不断重启,而我又没有做到先修心性再修机器,没有向内找。我和姐姐(同修)也不断的出现争吵,因为忙于开店進货等常人的事情,以前每周两次在一起的集体学法也停止了。虽然也每天在读《转法轮》,可是学法没有入心。我们在一起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我也知道自己不对,可是就是放不下自我,执著对方身上的缺点。有好几次我都想向姐姐道歉,因为姐姐为我做的实在太多了,不论从常人的角度还是修炼人的角度看,都是我不对的地方多。可是强烈的自尊心、爱面子的心以及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让我一直没有开口。慈悲的师父曾在梦中点化我,让我把“心”挖出来。可是我却不愿意去深挖自己,并继续不注意安全的发着光盘和讲着真相,还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能做证实法的事,应该没有问题,其实已经偏离法太远。

在我绝食第三天,我被送進了医院,被恶警操纵的犯人绑在床上,狱医强行给我输液、做各种检查。入院第二天,在他们准备为我插鼻饲管持续進行灌食迫害时,我放弃了绝食。因为我觉的我不能在邪恶的黑窝里等着他们迫害。向内找,我绝食有着强烈的争斗心和急于出去的心。于是我开始用别的方法反迫害,正念正行。我开始向周围的人讲真相,并且照顾身边的每一个病人,用自己的行动证实大法的美好。在医院里,我一有空就背法、发正念,向内找。很后悔以前自己不精進,学法不扎实,经常跳入脑海的只有《论语》、《洪吟》的几段法。但是即使这样,仍能感到师父不断的把法打入我的脑海,加持着我的正念。我继续向内找,记的恶警第一次提审我时说:“说你如果觉的大法真的好,为什么你的家人都不信,你应说服他们修炼才对呀?!”我当时沉默了,提及我的家人,我很惭愧。因为虽然丈夫已经声明三退,但是他的家人都不明白真相,而且对大法并不支持。所以丈夫对大法的态度经常会出现反复,我的家庭关也一直没有过去,矛盾尖锐时,希望通过强制的方法改变对方,甚至潜意识里希望通过离婚这种方式绕开这些矛盾。向内找,我对丈夫的情太重,并有色心、争斗心、名利心、怨恨心等。“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半个月后,他们又把我送回看守所,同监室的人高兴的围了过来,告诉我很想我,每次一想到我时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为她们善良的一面感到高兴,这些众生终于有救了。每天早上她们背监规时,我都会发正念或炼静功,偶尔几次忘记了,她们就会提醒我:“你快炼功啊,闲着也是闲着,等我出去我也炼。”在监室里,她们都认为我没有罪,所以对我進去后不背监规、不做剃头、不接受检查身体、提审时不穿黄马甲她们都认为正常,因为我跟别人不一样。

在我闯出魔窟的前一周,恶警开始连续非法提审我。一个警察问我:“光盘从哪里来的?是你自己做的吧?”我说是捡来的。他不信:“这么多光盘都是捡来的吗?那说说在什么地方捡的。”我说:“什么地方都有,你们警察都可以一个一个楼道捡好多(之前他告诉我的),我为什么捡不到?”他阴险的笑了:“你有空光盘,u盘里全是技术方面的东西,肯定是你做的!”我不承认,我说那是给家里孩子刻录、剪辑录像用的……。

恶警反复的威逼、利诱我认罪,我一概不配合。他说我们这几天就要放你出去了,但是要看你的态度。我心想:出去不出去是我们师父说了算,我不会给你们所谓的态度,让你们对大法弟子犯罪。我要求的是无罪释放。我一直不接受恶警的任何问题,而是反问恶警:“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有多久了?你们谁是‘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你们参与迫害以来一共抓了几个法轮功学员?”他们对我的提问似乎不知所措,并且央求我:“你别用迫害这个词好不好?其实就你这一个法轮功学员就已经让我们头痛死了,你看你一直在给我们‘洗脑’。”

在恶警第五次非法提审我时,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恶警可以无休止的提审,是不是因为自己执著怎么对付邪恶,陷入了这种争斗心、很强的辩论中。认识到这一点,我开始抗议恶警的提审,对于他们的严刑逼供和强迫我放弃信仰的企图我无所畏惧,并厉声说道:“请你不要把你的意志强加给我,你猜你现在把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会怎么样?”恶警有点胆怯地说:“我不会那样做的。”我告诉他:“其实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一点:大法弟子的意志是摧不毁的!”恶警为之一震,但是仍不死心,于是使出了最后一招:“你电脑和u盘里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我先是一惊,因为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他们拿走了我的电脑,但是很快正念占了上风。“我的电脑就算是东西多,也都是我们大法弟子慈悲威德的见证,绝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证据’!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救人的事,邪恶不配来迫害我。”那天恶警草草的结束了提审,并声称明天再来,但是再也没来过。

回到监室,我的心情有些沉重,我仍在找自己有漏的地方,因为已经二十多天了,我一直没有配合他们,可是恶警却一直没有放我的意思。恶警的话再次打入我的脑中:“我们可以再关你几个月,也可以送你去劳教。”我知道自己的执著心太多,在我没有完全放下的时候师父帮不了我。我的脑中一直在琢磨着他们怎么说,我怎么去对付;如果他真的给我送進劳教所了,我怎么样才能反迫害;如果我再绝食,他们给我灌食我怎么办……天哪,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跳,原来我一直按照旧势力的逻辑考虑问题,就是在承认迫害中反迫害,师父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我是师父的弟子,为什么要承认这场迫害呢?就算我有漏,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旧势力不配迫害我,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闯出去,具体哪天出去请师父安排。

同时我向内找,我一开始進来时安于现状是因为爱面子,不愿意出去面对丈夫及家人,想逃避现实,所以没有强烈的想出去的心。现在急于出去,是因为知道母亲从异乡赶来,想早点出去,是有怕母亲担心的执著亲情的心。但是想到了非法提审我的警察,我有些难过了,已经反复跟他们讲了这么多天的真相,可是他们还是没有明白,我现在出去了,自己解脱了,可是他们怎么办?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人哪!我多呆一天,可以再多跟他们讲讲真相。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想到这里,我决定再次通过绝食反迫害,如果说前一次绝食是因为怕吃苦、求安逸心没有坚持下去的话,这次我决定除非走出看守所,否则我决不吃这里的饭了,希望我的坚定信念能震慑这里的邪恶。我的心情非常平静,我不去执著哪天能出去,不再去想可能发生的事。

对于我的再次绝食,警长和狱医很生气,他们认为我给他们找麻烦,我说我是为了维护正义和真理而绝食的,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因为对法轮功犯罪,天理难容啊!警长指责我说我不象一个母亲,不管自己的孩子,我说不是我不管,是你们不让我管,我到这里不是自愿的。他仍然不依不饶的问我:“如果你老公跟你离婚了怎么办?如果你真的被判刑了怎么办?”我心里想着这一切,你们说了不算,是我们师父说了算。但是仍然回答他:“法轮功比我的生命还重要,不管怎样我永远都不会放弃!”

也许是我的正念使大法显了神威,恶警的非法提审没有坚持下去,在被非法关押的第三十天,我带着二十多个三退名单走出了看守所。

这次被绑架的经历是一次深刻的教训,我把它写出来,希望同修能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走正修炼路。在我提笔写这篇体会时,干扰很大。我非常感谢在被绑架期间给我帮助的同修,他们给我无私的付出让我感动;更感谢在我闯出魔窟后一直帮助我在法中归正自己、并且鼓励我写出这篇体会的同修。我一定会更加精進,紧跟师父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自己史前的大愿。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