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为法来 永做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是大陆的一名大法弟子,至今在修炼的道路上走过十个年头。

一、人生困惑

大概在十八岁的时候,我头脑中冒出几个念头:“人是什么?”“人活着是为什么?”在大学期间,我问老师、问同学,不仅找不着答案,还常常被别人嘲笑。但这两个问题却始终萦绕在我心头,让我对学习、对生活都始终如局外人,不能象别人那样生活得“有滋有味”。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开始失眠,很多晚上我都梦见两个小鬼将我往地下拖,但每次在快到地狱时,我也不知哪里来的一念:“我不能死!”便拼命地挣脱后醒来。

大学三年级时我发现有一个人总是在梦中趴在我身上吸我的脑髓,白天就觉得脑袋里面有一根绳子,这让我异常恐惧。我讲给好朋友,他们都认为我得了“癔症”,因为我们都是医科大学的学生,但我对此书本上的肤浅的诊断根本无法认同,我不知自己的“痛苦”在哪里能找到答案。

二、幸遇大法

大学毕业后,我成了一名职业医师,但人生的困惑并没有因为角色的改变而冲淡。后来,我自学了心理学、哲学,还与宗教界的人士打交道,希望找到答案,可答案永远在他乡,可望而不可及。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法轮功,但当时我也只是认为中共把一群炼气功的老头、老太婆拿来打击实在是“吃饱了没事做”。

二零零零年,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认识后,妻子告诉我她在一年多前便梦见要与我相识并在一起生活,这让我很吃惊。二零零零年底,妻子告诉我她是学法轮功的,我当时有些担心她出差错,怕她被人骗了,便说“你把书拿来我看看”。第一次看《转法轮》我只看了第一页便没有再看下去,当时觉得语言浅白,大概也没有什么高深的东西在里面。就这样我错过了一次机缘,但我也没有阻止妻子修炼。

二零零一年春季,“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了,我看了之后就觉得法轮功不简单,心想,炼气功不就是锻练身体嘛,不让炼宁愿自己自焚?这一定有原因!当时我就有一种要认真看看《转法轮》的愿望。现在回想起来主要是我从小就有很强的逆反心理,平时做什么事都比较有主见,当时思维就没有落入中共恶党的套路。

刚开始看书时我总是看不了几页便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好象明白书中说的是如何做个好人,但每次看书便能睡着并睡得很香,这让我感到很舒服,从大学二年级开始的失眠在二零零一年终于画上了句号。就这样反反复复的看了半年以上,但始终没有弄明白这书到底在说什么。有一天我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回味书上的内容,突然,我明白过来:“天啦,这本书在讲神佛!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佛?!”我当时差点喊了出来,内心的震惊在那一刻无法言表。即便大学三年级有被动物附体的奇异经历,但我从小接受无神论的教育,又学的是临床医学,根本不相信什么神佛,只要谁说“鬼神”,我从内心深处觉得谁“愚昧”。但那一刻,“无神论”在我心中彻底“崩溃”了。诚如师言:“真乎玄乎修乎 惚兮恍兮悟兮”(《洪吟》〈乘正法船〉)。

三、承师恩 修心性

在接下来的两年学法中,我感到人生从没有过的喜悦和轻松,再没有“失眠”了,再没有“附体”了,《转法轮》就象一座知识的宝库一样,不断的向我展示:无穷无尽的人类历史,地球的历史,宇宙的历史,神佛的历史,修炼的故事,妖魔的天地,人从何处来,将到何处去,我感到这本看似平常的书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知识和天地,这真是一部宝书啊!难怪“千年修道的人都想得到他”(《法轮功》〈第二章〉)。

渐渐的,我明白了《转法轮》不是谁都有机会看的,更不是谁都能轻易看懂的,那个“科痞”何祚庥,身为院士却无知的发表着言论,我看着他都觉得可笑又可怜。书中层层的佛道神不让你明白,你怎可能明白呢?是慈悲的师父不断的点化弟子,弟子才能不断的前行。

我明白了什么是修炼,明白了“修心断欲,提高心性”的内涵,明白了如何在人世间修炼,明白了今生今世定要修得正果,圆满随师还!那时我特别喜欢看《西游记》,在我看来,每一集故事都是去一个执著心的过程,对比自己,“妒嫉心、色欲心、争斗心、显示心”特别强烈,就这样在现实生活中不断的摔倒,不断的领悟、改正,再摔倒,再爬起来,周而复始,我知道师父一直在照看着我,鼓励着我前行。

二零零六年,我在单位被提拔当了领导,“名、利,各种常人中的好处”象一张巨大的网将我罩住,渐渐的我深陷其中,不知不觉的向下滑着,身体也逐渐出现病业的表现,晚上做梦也经常在泥泞中爬行,与妻子同修的矛盾也越来越大(我们两个一直是各看各的书,在法上交流很少,更没有与其他大法弟子交流,也不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师父的新经文,完全处于一种封闭的状态。那时我脑海中常常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的讲法:“常人这个社会谁来谁害怕,脑袋一洗谁都不认识。来到常人这个社会环境中,人们对他的干扰,就使他重名、重利,最后就掉下去了,永无出头之日,所以谁都不敢来,谁都害怕。”)。但是我在不自觉中还是混同成了一个常人。那时只有一念一直在支撑着我:“我是大法的弟子,今生今世定要修得正果。”

四、修心断欲 证实大法

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师父慈悲的让一位大法弟子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大法经文及各种影像资料带给了我们。这时我们才知道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要做的“三件事”,才知道其他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经受了怎样的苦难,才知道大法弟子们在证实法中是怎样的“惊天地,泣鬼神”!才知道自己的悟性是多差、做得是多么的不好!看着《我们告诉未来》、《九评共产党》,听着《师恩颂》、《得度》、《为你而来》等歌曲,看着明慧网上的一切,泪水不住的在流。国内有关大法的一切都是封锁的,人们都很难知道共产恶党的罪恶。封闭独修的大法弟子即便不在监狱里面,也相当于在人世的监狱里面,很难有所成。

我们刚开始向外发真相资料的时候,怕心特别重。千万年来形成的为私为我的观念,以及党文化思想是最大的两关。有一次,我们在发资料的时候,我心中冒出一念:我们怎么要害怕呢?我们是在救众生啊!现在害怕的应该是邪恶啊。我明白师父为什么要我们证实法了,不然我们怎能去掉怕心、怎能放下生死、怎能树立威德、怎能救度众生?

现在我们这个小资料点真相小册子、真相光盘,打真相电话,发真相短信,面对面劝“三退”都在做,同时还为其它资料点提供真相光盘。在这段时间,妻子同修在课堂上放“天安门自焚”伪案及二零零九年神韵光碟给同学看,所有看了的同学都惊呆了,同学们长期受共产恶党的教育,对共产党一直认为是“伟光正”,突然看到“自焚”事件是伪造的,怎能不震惊呢?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一直有惊无险的走着证实法的路。

今年新年前后,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们驱车一千多公里,沿途发放真相小册子及真相光盘,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同修,给他们送去了师父所有的讲法以及同修们做的各种真相资料。我们劝退了一个党支部书记(此人在当地骂大法出了名)。大年初一,我们五位同修在农村发了一整天的真相小册子及真相光盘。

如今,我们也如大法的一个粒子,逐渐汇入到正法的滚滚洪流之中。比照大法其他同修们,我们差得太远,比照师父的要求,我们唯有勇猛精進,比照自己担负的责任,我们实在羞愧万分。以后唯有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史前的洪愿,做一个无愧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致敬!向正法时期的大法同修们致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