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恩 抓紧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九六年五月让亲戚硬拉進师父讲法录像班的,因为我八一年十月在单位抬东西时,把颈椎压折两节,腰椎压折四节。到八七年春,我的腰痛的不能动,去省城医院检查,大夫说我右肾被脊柱神经压迫没了,八九年我的脸上老长疔毒,医院大夫让我吃犀黄丸,每个月必吃十几丸,还都是最好的、最贵的,每丸五十二元钱。吃到九一年就中毒了,整天腹泻不止,不吃还不行,这样还得打吊瓶吃补药,睡觉不能翻身,浑身上下疼痛难忍,搞的我精疲力尽,没有活路了。

当我去了师父的讲法录像班,不到两分钟就睡着了,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第二天早晨,我就去了炼功点,晚上去听师父讲法。去炼功点的第四天,辅导员说:“老哥,你相信大法吗?”我说:“不相信能来吗。”辅导员说:“那你就把你的两个铁球子放家里不要拿了”。因为我颈椎受伤两只手不好使,大夫叫我功能锻炼,所以才整天在手上转两个铁球子玩。炼功第五天我就不拿了,第六天奇迹出现了,因为我上中学时左肩锁骨骨折,肩胛骨骨折,二十五年左肩没抬起来过,炼功只能右肩大小臂动,可是第六天炼完第一套佛展千手法,正闭着眼睛等第三套贯通两极法时,就从东北角飞来一个土黄色的圆东西(当时不知是法轮)打在我的左肩上,把我打的一晃,我以为谁打我呢,睁眼一看别人离我挺远的也打不着我,当时悟到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这时录音机响起了师父的冲灌的声音,我的左肩当时就冲直了,这时我非常激动,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第七天,我穿了十二年的钢背心在我的身上就觉的发紧,我就拿下来了,我的腰也行动自如了,这时我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第八天我就到单位和所有人说:“我炼法轮功腰好了,左臂也能抬起来了”。有人半开玩笑的说:“你的工伤是不是讹单位的?”我说:“我的左臂二十五年没抬起来我讹谁了?”这回谁也不说什么了,反倒觉的法轮功是挺神奇的。那时我见人就说,逢人便讲,用我的亲身经历来证实大法是超常的。

从九六年十月开始,我们全家把大法视为生命的必修课,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背法,经常背的是《论语》、《转法轮》目录、《洪吟》和《位置》、《修者忌》、《何为忍》、《修者自在其中》等经文。可以说学法、背法是我们全家人生命中的头等大事了。

师尊在每次讲法中都要求弟子讲真相救众生,在《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中说:“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师尊给予我们很高的荣誉,师尊赋予我们很大的期望,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做好我们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更何况由于大法在我的身上展现了神奇,给我解除了几十年的伤痛,我在大法中受益,所以我要听师父话,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世人,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我平时遇到有缘人就讲,有时创造条件讲,我体会到只要用心去做,效果都很好。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我去早市买菜时,看到在日杂商店台阶上坐着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我上前和他打招呼,我说:“大爷你好!”老人说:“我耳不聋眼不花,就是腿脚不好使”。我说:“大爷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老人说:“真的吗?”我说:“那你就念念试试”。老人当时就念了三遍,他说:“我也记不住啊,你给我写下来,我照着念。”这时我就给他写下来了,不到二十分钟,等我买菜回来取自行车,离老人二十多米远,老人看到我,一路小跑跟我说:“谢谢小伙子,我的腿好了。”我说,“那你就谢谢我师父吧”!

二零零五年的腊月二十九,我从贸易市场回来时,上公共汽车遇到一位以前的老邻居,他拿着四、五包年货,我上前帮他往车上拿,我俩坐在一起,我就给他讲真相,开始时他听不進去,后来我就讲我的亲身经历和共产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怎样迫害的法轮功,为什么要退党,他听完后很高兴的就退了。

二零零七年的一个周末,我去一个单位的主任家讲真相,他说:“我提出几个问题你能给我解答上,我就退党。”他首先提到农民种地给钱的问题,又提到毛魔头和周魔头等问题,我都用《九评》里的内容一一解答。后来他说原来共产邪党这么坏呀,那你快点给我退了吧。之后我又送给他一本《九评》,叫他回去后给其他亲属看看,明白真相后,叫他们也退出邪党组织,他也都答应了。

二零零八年我家房后边盖高层楼房,挖地基时将上水管挖断了,上下水混在一起不能用,有六、七十户居民吃不到水,我知道后回家和妻子(同修)说:“咱俩现在可以大量救人了,咱家西边的自来水不能用了,把咱家大门打开,让大伙来提水,来男的我讲,来女的你讲,让咱们的女儿发正念,就这样几天下来我们退了几十人,后边的工地我也经常去讲三退。效果也是很好。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三早晨六点半钟,我们刚炼完功,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是片警领一帮人,大约二十多人拿着录像机闯入我家,他们说:你被举报了,给人送传单。我没承认,他们要翻,我告诉妻子和女儿(同修)发正念,我和来人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我来抓你,你敢给我说这个,我说我是救你命的才告诉你“法轮大法好”的,拿录像机的人对那人说:人家是救命哪,咱们走吧。就这样一伙人灰溜溜的就走了。

自从邪党迫害大法以来,我们全家在证实法的三件大事上是这样安排的,早晨三点五十全家集体炼功,九点前整点发正念,背法,看明慧,九点以后上街面对面讲真相,中午十二点发正念,然后开始学《转法轮》每天二讲,下午三点后上街讲真相劝三退,晚六点前回来发正念,晚饭后学师父的各地讲法和《精進要旨》,我们每天基本保持十一次发正念。

十几年来我体会到,修炼法轮大法是最大的福份,自己受益了那就要助师正法,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就得多救人完成好自己使命,对的起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