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圆了我做资料的心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位九七年十月走進大法的农村大法弟子。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随师堂堂正正的走过了十二年,从正面圆容了大法。

一、扎扎实实修心性,洪扬大法

得法后,我知道师父在将我们造就成一个伟大的生命,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修上去让众生佩服。首先我化解了妯娌和邻居之间的矛盾,平衡好了家庭关系,家庭中的人都认同大法好,在以后都做了三退。村子里有缘人俩俩相继而来,十几人走進了大法,我家就成了炼功点,大家互帮互助,不亦乐乎。

二、迫害之初,正念保护同修

“七·二零”开始后,邪党破坏了我们的修炼环境,解散了炼功点。村子里的人知道我们修炼也没人举报。我们就一直在平稳中修炼,见人就讲大法好。二零零零年五月,一个偶然的机会邪恶知道我们在炼功,给我们找事让我们上报同修。我告诉他们我让大家修炼是来受益的,不能让大家受害,给大法雪上加霜,就我全家修炼。所以别的同修一直没有暴露,在平稳中修炼着。然而邪恶每隔一段时间就来骚扰,有时三、五个,有时一、二十个人开几辆车。我们用大法开启的智慧和他们周旋,讲大法的美好。开始有些怕,但随即正念否定邪恶干扰。我们怕什么?我们堂堂正正做人,有我们实修中的事例作证。他们迫害我们,不是正好证明了他们的邪恶吗?当时我们也想过离家出走,但随即否定。我们就要在家修炼,哪都不去,堂堂正正圆容大法。如果我们流离失所了,被迫害了,以后怎么洪扬大法,谁还敢学法?坚定这一念后,我们用自己实修的典型事例,堂堂正正证实法,见人就讲真相,每遇到任何一件事就按法的要求做正。正一切不正的,要让众生信服。

三、面对面讲真相

“七·二零”后县城当时的主要负责人相继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放下了自己肩负的重任。我们得不到大法的信息,还不时有人传假经文抑制我们的修炼。为了讲真相,当时自己就用复写纸书写,出门带上面对面讲。就这样后来一直形成了面对面讲真相的机制。见人就讲,走一处就正一处环境。在师父的加持下,修去了怕心,不论遇到什么人,就象拉家常一样轻松的与他们讲真相,不相识的人都成了朋友。即使有些人不接受,也用正念抑制了他们对大法犯罪的恶念。

一次在车上,碰到了一个在政府工作的人员,我给他一个护身符,他一看是大法的东西不接受,他说:“法轮功不是打下去了吗?你还敢学!”就拿出手机问我手机号是什么,我已开始发正念,并告诉他:“迫害还存在我不会告诉你的。”随后开始讲我十多年以来在大法中所受到的益处。最后问他:“我告诉你这些对你有害处吗?”他说没有。他显然看到我健康的体魄有点认同,但还在追问我家住址及家中状况,说以后好连系。我堂堂正正告诉他,我们修炼人也是正常生活的,现在两个孩子正上学,花费大,我正在打工。我的家庭住址本不想告诉他,而那人却一直追问,我当时想堂堂正正做人修炼没什么可怕的,就告诉了他,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及因素,让这人明真相自救。没提早下车继续发正念,下车后转车时又跟着他上车继续发正念,临走时再次叮咛他,在多灾多难的时候,你官再大钱再多,生命的平安是最重要的,要记住我的话。他告诉我记住了。在这次讲真相过程中,我知道自己有不理智的一面,感受到邪恶因素的存在,此后两天连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平安无事。我真正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弟子。

还有一次在饭店遇到一个人,给他一份真相资料他不要,旁边的店员说:“你知道他是干啥的么?他是专管法轮功的,你快走吧,小心被抓。”我告诉那个人大法好,我学了十几年了,并再次给他真相光盘。他说不敢在家看。我就说,知道大法好给你个护身符吧。他说护身符我敢要,于是高兴的接下来,并且一再致谢。

还有一次在车上,我拿出一张真相币给售票员,售票员又顺手找给了另一个人,那人看了看那张钱,说法轮功又活动开了,并把钱给了售票员。售票员拿着钱看着我,知道是我给的那张钱,我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再给那个人,他又给了那人,那人就收起来了。面对面讲真相要放下自我,遇到任何人都不动怕心,想着我是来救人的,他不想得救也不能让他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再犯罪。守住这一念并发出强大正念:解体一切障碍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这样下来,十几年了,遇到不接受真相的人很少,当然这与我们扎扎实实的实修是分不开的。

四、做资料,从独修到溶入整体,共同提高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感到,毕竟我们接触的人是有限的,看到大量的众生被谎言蒙蔽,我心里很着急。当时我们县的修炼状态很是消极,师父讲法出来后,我们很长时间才能看到,并且份数有限,为了给自己留一份,每次无论讲法长短,我都要抄一份自己学或给他人传阅。资料很少,我到处找资料找来的只够自己散发,还是满足不了大面积散发的要求。我丈夫是挂名公开修炼的,常利用工作之便到处讲真相。为了他的安全,我当时发资料都是白天发,有人碰见也知道是个女的,不会找他的麻烦,因为全乡只知道他一人在修炼。

零四年以前,我们就固守着那样的一种状态。师父看到我们有那个精進的心,就安排我们与不相识的同修相识了,并从一个资料点退下来一个小型黑白复印机给了我们,这下好多了。我自己搜集底稿,将彩色处复印不了的字用笔改成黑色的再印;小册子拆开用胶带纸粘成A4大小的纸再印;《九评》出来后也用这个方法复印。当时做的很辛苦、很费功夫,但我乐在其中,总算满足自己的需要。一次,白天我背了一包资料在周围村子发了一圈,第二天有人诬告,县“六一零”办、政法委、公安局,几个人找到我家,我理智和他们周旋,心里不停的发正念,他们拿走了我没保护好的师父的法像和一本讲法,当时正念不强,没有正念正行从那些人手中善意的将师父法像及讲法要回,是对师对法最大的不敬,至今悔恨不已。临走时我告诉他们,我们不会有啥事,啥事也不会有,你们不用操心。此后至今也没有骚扰过我们。村干部当时吓坏了,告诉我们,你们出了事我也脱不了干系。我告诉他,我们不会有事的,你在大法中摆正自己的位置,不配合他们,会得福报的。在这以前我基本处于独修阶段,只管修自己,独立做三件事。

一两年以后,复印机有了故障,印出来的资料不干净,资料也不能经常更新,这给发放带来了局限,我又开始了找资料。在这个过程中和大多数同修有了接触,看到很多同修停留在等、靠、要的阶段,加之资料来源很欠缺,救人的积极性不能充份发挥,我很是着急,到处找资料。我所接触的这个点,大多数情况下只供经文和周刊,有时大老远去了却没有资料。看到这样的情况,师父又安排我认识了不相识都很精進的同修,与另一个资料点取得了连系,为我们提供了大量资料,我一边打工一边接送、传递、散发资料。有时也配合他们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事。在此过程中我学会了不少东西,我们相互配合,经常和同修三三两两切磋,把我们都溶入整体中,同修们都提高很快。

由过去散发几份,到现在敢大量散发,由以前不敢面对面讲真相,到现在讲的很好。一位受迫害回来的同修,面对父亲的反对,怕心不去,三件事不能畅快做,只停留在每次只做三几份、别出事的状态中。这是一个母女同修的家庭,这位七十多岁的伟大母亲,面对女儿被迫害的事实和老伴的反对,她依然坚信师父和大法毫不动摇,闯过了几次大的病业魔难。经常鼓励女儿,在同修们的相互帮助下,这位同修现在非常成熟,在正法中又担当了重要的角色,母女现在修的很好。

还有一位不擅于言谈的同修,在一起切磋的时候她只是默默的听,信师信法非常坚定。在同修们的帮助下,由发几份资料到现在散发的非常好。一次在小卖部发了份资料,被老板看见,以不买她的东西就要举报相要挟,同修买时给的是真相币,老板拒收,拿起电话就拨。这位平时不会讲真相的同修那天讲的很多,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脱了。回来后她不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却说换个钱把那个东西买回来,因为她给人家说回来拿钱去买,她觉的不能让人家说我们法轮功弟子言而无信。正巧遇到我,被我给挡住了,我对她说:“现在救人很紧,我们不能有任何闪失,为了你的安全,就这家老板的事以后让别的同修去做吧!”后来我给那家店的老板娘亲自送去了神韵光碟。

还有一个同修拿着“警察故事”的资料跟着警车,看车往哪停好给散发。看到骑车的警察也跟着给散发,理智、智慧做的很好。在救人的过程中我们互相圆容、互相补充,全县救人的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

随着同修的不断走出,资料的需求渐增,我们这样从远处大包大包运送资料,上下车很不方便,长期这样不是个办法。有条件的同修心性不到位,想不到建资料点。我生活压力比较大,上有三位老人,下有两个孩子在读书,又要圆容好生活的方方面面,想做但又担心无经济能力负担。也因为从修炼一开始,到哪都是公开的大法弟子,我的接触面又比较广,也可以算是本地的协调人吧(是自觉自愿走到这一步的)。本来不适合建点,可能还有怕心,和有为私为己的考虑吧,在这件事上我没有过多的用心。

师父看到我的困难和愿望,又安排我认识了外地几位精進的同修。他们为我无偿提供了一切,教会了我技术。至今,我已能独当一面,由刻录光盘到资料全面供同修所需。在资料做出来后,我常给资料加这样的正念:你们是救人法器,除恶的利剑,不充当邪恶迫害同修的角色,和同修好好配合救度有缘人。

在这些年修炼的过程中,我深切体悟到:是师父一直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向前走,当我们圆容师父所要的,溶入到整体修炼环境的时候,大法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不分你我他,无论你做什么,从做资料、协调、散发、互相配合,缺一不可,都很重要,都在发挥重大的作用,没有什么特殊区别,都有自己要修的部份在里面,都在建立自己的威德。

我们在修炼过程中遇到什么事,都要用法衡量,心态要稳,不要心如浮萍随着动。就象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所讲:“每个人互相之间甚至于都很难参照。这是大法为你们开创的,也是前所未有的,这条路就得你自己走出来。”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在修炼中难免有漏,在实修中归正自己,在生活中方方面面圆容好大法,都会在大法中归正,这对一个修炼人非常重要,不光体现在你为大法做事中。有时在周刊上看到精進同修被迫害,我就发出这一念:无论我修的怎样,我还在修炼中,一切都会在法中归正,圆容好师父所要的,不许任何生命以任何借口利用我给大法带来负面作用,给救度众生造成障碍。堂堂正正修炼,从正面圆容好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