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残了十多年的老伴重获健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我是农村妇女,只上过三年学。得法前,脾气很不好,经常和老伴吵架。他患严重类风湿关节炎,引起四肢疼痛,手指脚趾变形,几乎成了残废人,基本丧失劳动力;里里外外、轻活重活全落在我身上,弄得我也腰酸腿痛,经常晕倒。加之老伴只能吃不能做,还要打针、吃药,花掉我种菜挣来的辛苦钱,我心里更是不好过,把怨气全往他身上发泄,甚至闹的俩口子要分开过,那时我真是活的又苦又累。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的一天,城里有大法弟子到我们村里义务教功,当我看到“法轮佛法”、“真善忍”几个字,那个“忍”字特别耀眼,我脱口而出:“我也要学真善忍。”于是我就炼起了法轮功,而且还挺上心,有时梦里也炼“抱轮”。

修炼一段时间后,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无病一身轻,干活浑身来劲。我也请了宝书《转法轮》,初步懂得了做了一个好人才能消灾好病的道理。我对老伴也和善了,家里气氛和谐多了;老伴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蒙难,师父被诬陷,人们被欺世大谎所迷惑,大法弟子面临着严峻考验。炼还是不炼?我也在犹豫。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扛着锄头到地里去,迎面一个青年男子对我说:“你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从此,我振作了精神,一直坚持修炼。全球统一晨炼后,我克服了重重困难,每天晨炼学法两不误,家务、农活不落下。

二零零六年二月中旬的一天,七个村干部突然闯入我家,要撕墙上的师父法像,我老伴用身体挡住村干部,喝道:“不准撕!这是我老婆的命!你们晓得,我是个残疾人,什么活都干不了,你们不让她炼法轮功,就断了我一家的生路,我跟你们拼了这条老命!”村干部听了有所感触,就说:“好,那就在家炼吧。”喝了口水就走了。

春天插完旱稻后,地里的一位同修听说了这件事,就鼓励老伴也学炼法轮功。老伴说:“我腰也弯了,手脚都伸不直,怎么能炼功啊?!”同修告诉他:“大法看人心,师父会帮你。”

就这样,病残了十多年的老伴也炼起来了法轮功。不久,老伴手指能活动了,腰背也伸直了许多。更让人欣喜的是,他能编簸箕、箩筐了,恢复部份劳动力了,几个月时间就挣了五、六百元钱了。现在,他田里、土里、山上,样样事都能干了。我们老俩口过上了幸福的好日子!

二零零八正月二十四日,老伴去后山砍伐冰灾压断的竹子。因冰雪刚融化,他站在斜坡上砍着砍着,突然刚砍了一半的竹子折断了,他毫无防备的同竹子一起顺山坡连翻了几个跟头后滚到山脚下。老伴一边翻滚一边不停的喊着:“法轮大法好!请师父救我!”过一会儿,他慢慢坐起,看看身上并没有伤着什么。事后他跟我说,当时望着那陡峭的山坡,还真有点后怕,他知道是大法师父救了他的命。

去年十月十二日,我上楼拿东西,因粗心没把木梯放稳当,下楼时我一脚踩空,从三米多高的楼上随同木梯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当时,我守住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就在我身边。”结果什么事也没有,我可以照常学法、炼功、干活。这真是“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这件事的发生,我学会了向内找。

我家得益于大法的事例诉不尽。大法师父就是我们的救命大恩人。

我和老伴修大法受益,我也要让亲朋好友,邻近村民明白大法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老伴就是一个活体真相资料,他走到哪我就把真相讲到哪。乡亲们都愿来我家听真相,拿真相资料。我还利用上集市卖小菜的机会,用真相币,贴真相不干胶,给有缘人讲大法的美好,又送真相光盘和护身符。我也经常和城里下乡来的同修晚上到周边乡镇发放真相资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