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医生:难以忘怀的往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份走入大法修炼的,这其中经历了一个从认识法轮功到走近法轮功、直到最后下决心修炼法轮功的这样一个渐进过程。过程中有怀疑、犹豫、感动、震撼。回想起来,就象电影一样一幕幕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初识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二月的一个星期天上午,我在街上遇到过去比较熟悉的两个病号,提着大包东西朝我走来,我问:你们一人一包买的什么好东西?她们答道:这是我们炼功用的垫子,打坐用的。我们炼法轮功啦,这个功法除了站着炼动作外,就是坐那打坐。我不解的问:“打坐?”其中一人说:“这样吧,明天你上班了,我和你聊聊去。”

真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偶然的机会,竟促成了我认识法轮功的一个机缘。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一的下午,那个妇女应约来到我的诊室。其实她有很长时间没来看病开药了。好在是下午,凑巧那天病人也不多,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她从她炼功后的亲身感受谈到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从看师父的《转法轮》自己的心胸变的宽广到现在家庭关系的和睦相处,最后一直谈到在市内哪个书店能请到师父的这本《转法轮》。

她和我说:“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更重要的是教人做一个好人。”我说:“哪个气功不都是叫与人为善吗,就是在社会上混,那打人骂人的也不一定是一个好人吧!”她说:“那可不一样,这是能教人打从心眼里做一个好人的。你要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你就知道了。”

因为我们关系很好,无话不谈,她本人和她家人的情况我都了解。因为她家境不是很好,过去她常找我以她的名义给她的家人开药,最惹人显眼的是:她会让我写她的名字给她的女儿和她的儿媳妇开一些妇科用药,而她却是一个绝经多年的退休老工人了。要说稍贵的药开一些还好说,可有时很便宜的妇科药,她也跑来让我给开,其实有的时候我也觉的她真有点那个了……因为她们一家就她一人享受公费医疗,这些事在当年来说大家都这样,也就见怪不怪了。

所以当她起身要告辞时,我说:“你不开点什么药吗,你的姑娘最近身体怎么样?”她平静的说: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关照,你看我现在身体多好,我们师父让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真”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的“真”,那些占便宜的事做了不好,会失德。

这几句话,令我感到很震惊,因为这样的话,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她要走了,我把她送到楼梯口,我回到诊室,站在窗前,望着她走远的背影,心想;这是本什么书啊,怎么能使人一下子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我有时间了,是得去那个书店看看。但当时也只是有一个想了解《转法轮》书中是怎么写的而已。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有一天,我碰到了一个过去的老病号,此人过去面色青黄,口唇发乌,走路少气无力,一副重症病态。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了,这次一见面,我猛一吃惊,我说:“你气色不错!”他说:“我炼法轮功啦!这个功真好。我过去你是知道的,吃药比吃饭都按时,一年住几次院,哮喘病,高血脂,失眠症,有时走路都得要人搀着。自从炼功后,我现在走路有力了,也睡着觉了,吃饭也香了。我看你身体也不是很好,你也去炼法轮功吧!”“好,谢谢你”我答应道。

话是这么说了,可是我这个人,可不是那种人云亦云的人。再说我是一个医务工作者,心里还多了一层障碍;炼功做个好人,这无可非议,做个好人那当然好了,但是炼功后药也不吃了,医院也不用住了,那还要我们做什么,不可能!在我看来;是这些病人平时不爱活动,现在炼炼这个功,增加点运动量,促使了血液循环,加快点胃肠蠕动,增加点食欲,才感到身上有点力气罢了,这是短期效应。时间长了,吃药住院还是少不了的。

其实我的身体确实也不好。由于自己工作上的便利,服药当然吃的是最有效的了。平时软化血管的、增加抗体的药常年不断,食疗啊这些都懂。即便如此,有时一年住上一两次院也是常有的事。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再好的药也不是好吃的,那人参吃多了还吐血呢,药,有它的作用就有它的副作用,是药三分毒嘛!

不知为什么,此后我内心总有一种放不下的感觉,有了真正想看看那本法轮功的书的愿望。

记得那是一个天气很冷的一个上午,我的一个朋友从书店给我请来了《转法轮》和有关的大法书籍共有八本。我的这位朋友真是热心人,冒着寒风刺骨飘着雪花那么冷的天,给我送来,我很感动,我一直把她送到大门口。从暖融融的诊室出来站在那个串风的大门口,一股冷风就把我吹的浑身凉透,那天大门口的地边上都是一层溜冰和雪花,她和我有说不完的话,谈的都是她炼功后的切身感受,我们又站在那里,谈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回到诊室后,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立即倒杯开水,服了两粒“康泰克”。

但是令我奇怪的是,后来又见到她时,问她那天感冒了没有,她竟然说她都没有感觉到冷,而我却服了三天的感冒药。其实她以前的身体也很不好。她很诚恳的说:“来炼功吧,这个功真的很好。”我心动了,我从内心真正萌发了要炼功的念头。因为这些天我已经看了《转法轮》,确实知道了这的确是教人做一个好人的书,就这样我走进了法轮功。

走进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三月份的一个星期六的清晨,按照他们给我说的炼功的地点,我骑车赶到那个公园的大门口。一进门,迎面看到的就是一群跳舞的人,刺耳的音乐,嘈杂的人声,我急忙离开了那里。我推着自行车往里走,走入一个四周由松柏树环绕的、中间站了很多人的一个幽静的地方,我站住了,那悦耳的沁人肺腑的音乐,那么多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炼功,一下子我被吸引住了:我确信,找到法轮功的炼功点啦!

我走到一个印着“法轮功简介”的横幅前,仔细看着,知道了原来学、炼法轮功都是免费的,而且在这里看到教人炼功的那个中年妇女态度特别好,即使那个手脚不利索的老人,她都不厌其烦的手把手的教着。那个炼功场给我一种非常美妙、非常祥和的感觉。他们炼完了功,这时,我听到一个男的说:“谁丢了一百元钱,有个学员捡到了,在我这,过来拿吧。”这时,人群渐渐的散了。有几个我认识的人朝我走来说:“来吧,来炼功吧!”“好!”我爽快的答应着。

第二天是星期天,清晨五点钟我带着家里的沙发垫,来到了那个炼功点,但是那里已经是坐了很多的人在炼功了。在那个教功的中年妇女指导下,我跟着学着,动功动作很舒缓,学着也不难。但是第五套功法学盘腿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还是炼功结束后,我又看到昨天那个男的站那讲话,只听他说:昨天说的那一百元钱,看起来不是我们学员丢的,可咱们的辅导站也不要,咱们不放钱、不存物,就是真需要钱用,也不集资;就是学员自愿拿的钱,那也得是自己堂堂正正应得的钱。不干净的钱、别人丢的钱,那是不能用于大法的,以后最好是连捡你都不要去捡的。我也重申一下,以后这样的钱,大家不要捡,这一百元钱我把它交给公园的看门人了。

这几句话,深深的震撼了我,我愣住了。一百元钱,这在一九九八年时还不是一个小数目,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这样的事也只有是发生在这里,也只能是发生在这群人身上,这块地方还真是不一样,是一块净土,一块干净的使人不可思议的净土。

我问周围的几个人,“你们见过师父吗?”“没见过,兴许只有站长见过吧!”他们回答。我在想,都没见过师父,能有这么高的精神境界,这位师父真伟大!这一群人可真是能打从心眼里做一个好人的。

从炼功点回到家,我一直在想:从今天亲眼目睹的这里的一切,联想到我和那个以前用自己名字开药的退休工人的长谈,从那个冒着风雪给我送书的朋友,到今天素不相识的免费耐心教我炼功的那个中年妇女……

可以这样说,我的世界观都发生改变了,我被真正感动了。这个从我认识法轮功到走进法轮功的过程,也就成了改变我人生道路的一个转折点。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下决心真正开始修炼法轮功。

修炼法轮功

自那以后,那个四周由青松翠柏围成的场地,就成了我经常去的地方,那个地方不但环境幽静,而且地上干净的连个纸屑都没有。后来我才发现是学员每次都自己带走了,在这里没有高声喧哗,谁来早了,都是把自己的坐垫往地上一铺,静静的坐在那。有的还小声在说着什么,我问他:“你在说啥呢?”他说:“在背《洪吟》。”我知道那是师父写的诗词,我真佩服这些学员。

炼功点上的录音机小巧玲珑,音质很好,我问那个男辅导员:“咱们辅导站还有没有这样的,我也想买一部。”那个辅导员笑了:这是我们家的,咱们的辅导站连个房子、桌子、电话都没有。学法、炼功,所有的一切都是咱们自愿自备的。今天炼完功了,我就要和大家商量一件事,明天上午咱们下乡洪法去。这么好的功法,农村乡下的人还不一定知道呢。咱们教教他们动作,咱有个学员自费给他们请的师父的《转法轮》给他们送去。因为有点远,自带干粮。你没事了也去吧!”“行,我去。”象这样的下乡洪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当然要去的。

因为是星期天,我看到我们炼功点的学员差不多都去了,有个学员还给我的自行车斗上插了一个写着“真善忍”的三角形小黄旗,我说“真漂亮,要钱吗?”她说是她自己做的,不要钱。这样我们每个学员的自行车斗边上都分别插着黄色的、红色的、绿色的、紫色的小旗,真好看!

那天的天气真好,晴朗的空中有几朵白云飘着,微风习习的吹着,我们骑车走在两边开满黄色油菜花的乡间小道上。那种祥和、优美、惬意、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

我们在一个村庄的村头大树下停下来,有的挂“法轮功简介”横幅,有的在炼功音乐引导下炼功,有的在教人们动作。人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我们,世人渴望学法炼功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

自此以后,洪法成了我们的一个惯例,不但我们这个炼功点常去,我们市内的炼功点都去,那个时候,农村的麦场上、村头的大树下、集镇的一角,都会看到我们学员洪法的身影。无论是洪法、送书、教功,这可都是自觉自愿的啊!甚至我们有的退休的老学员为了教会他们动作,都不知要去他们那里多少趟呢!

现在中共邪党一直造谣说我们法轮功有国外势力的大财团支持,可它无论有多少国内国外的特务,就是查不出也编造不出来是哪个财团。其实资金的来源,确确实实都是我们学员自己省吃俭用自愿拿出来的。据我所知,现在讲真相印的真相资料、小册子、光碟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学员拿自己的钱来做的。有的是拿自己工资的一部份,有的老学员把自己的退休金省着攒着,隔一段时间了,送给有条件会做资料的学员做一些真相资料救人,甚至有的学员把自己做小生意、或者卖青菜的钱都拿出来了,十元的、五元的、甚至于一元的都有,真的很感动!甚至我们有的学员因为救人被邪党构陷非法判刑时,大家都自愿的凑钱给他请律师,有的农村学员因讲真相被邪党恶警绑架后,农忙时,有些学员就去帮他们家割麦,收豆干农活,而且都是自带干粮的。我们农村的学员自愿修桥补路那就更多了。

对啦!我修炼的故事还没讲完呢,咱接着说。

我一开始学法炼功就出现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净化身体,和书中讲的真是一模一样的,就是拉肚子,医学讲的腹泻、肠炎,可我们做医生的人是最注意饮食卫生了。我的家人都好好的,就我一个,一天上十几次卫生间,奇怪的是;肚子不疼,腿也不软,还正常饮食。我就纳闷,肠道里这些东西从哪来的呢?这在医学上是解释不了的。

我的领导让我休病假回家休息,我说:“你看,我象有病吗?”同事很关心的对我讲:“你可别拉脱水了,这样吧,你就喝糖盐水吧。”我说:“谢谢你,我的身体我知道,这法轮功的确不一般,首先是我肚子不疼,第二,饮食正常,最重要的是我很精神,上下楼两腿轻松。”他们也讲:“是有点怪。”

就这样,我一天也没耽误上班,第八天以后一切正常。但是最不可思议的是,从那以后,经常不断折磨我的咽喉炎、鼻窦炎、结肠炎、内外痔疮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翼而飞啦!我是一身轻松,走路生风啊!

从一九九八年三月至今,我真是一粒药也没吃过、一次院也没住过。

更为神奇的还有一件事:我的视力不好,我的眼疾那可是经过著名的眼科专家、经过仔细检查下了诊断结论的,是散光、远视加上玻璃体混浊。我在三十几岁时,就无论看远看近均感到视力模糊、头疼眼胀、看书串行,并且这三样病是无医可求、无药可治的。因常戴眼镜,鼻子两侧被镜框压了两个深深的黑印。

炼功以后,渐渐的眼睛越来越看的清,眼神越来越亮,以至于拿掉眼镜看的更清楚。我不再戴眼镜了,不知不觉的鼻子两侧的黑印也不见了,现在连报纸上的小字,甚至药瓶上的小字都一目了然。

和我熟悉的人,同事、同学、领导、病人、都觉得很惊奇。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就是好!”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