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从新修大法 无病一身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在我们农村,这阵子是最忙的时候,每天干农活累得够呛,可是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我这个从法轮大法中深深受益的人,一个心思想把自己修炼受益的真实情况告诉大家。

尽管我家住在农村,但很早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可是,1999年7月中共突然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无奈之中我逐渐放弃了修炼。几年中,活得糊里糊涂的,到了2008年正月时,我的身体就开始不好了。总想大便,去了厕所一蹲下就没有了,成天老是这样,就觉的肛门总是往下使劲,好象有什么东西拽似的。持续到四月份,病情加重了,身下面好象有个大包,走路也不得劲。从那开始,整天心烦意乱,别人说啥都听不進去,心里还琢磨:是不是癌症啊?

当时正是农忙时节,家里活一大堆,丈夫看我这样就让我上市里医院做检查。佳木斯大学附属医院、佳木斯中心医院、佳木斯肛肠医院都走遍了,光检查就花了一大笔钱。大夫说的都差不多,就是让我做手术,我问是啥病,手术能不能好,大夫说叫直肠前凸,就是说正常人的直肠是直的,而我的失去弹性了弯弯着,所以总有要排便的感觉,必须做手术截去一轱辘,否则以后有癌变的可能,但是手术也不保好,还建议我到哈尔滨的大医院去做排粪造影。

大夫还说我以后不能吃凉的、辣的,刺激性的都不行,不能坐凉的地方,尤其不能干重活,不能拿超过15斤的东西。我一听傻眼了,坐在客车往回返的时候哭了一路,直到家也哭个不停,心想活在农村这不成了废人了吗。家里本来就没钱,孩子还上大学,别说以后的日子咋过,就是现在拿出这笔手术费用都成问题。我哭了一场又一场,真是痛不欲生,娘家妈看我这样,要借钱给我手术,丈夫也说要把家里正养着的几头牛卖了给我手术,我不忍心,还是哭个不停。

就在最危难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李老师和法轮大法,想起来以前修炼的时候不吃药、不打针,身心健康的快乐时光,我一下子觉得应该继续学法啊。正当我擦干泪水、下定决心准备从新修炼的时候,外村的一位几年不上我家的同修来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当天晚上我就步行到他们那去炼功。

从此我特别坚定,无论家里活多累,都坚持抽空学法炼功,在心里默默的跟李老师下决心,一定好好学、好好炼,把以前落下的都补上来。看着我这么坚定,家里人也都不再催我手术了。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我再次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家人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非常支持我,我去外村学法,丈夫开四轮子接我。

修炼法轮大法是我不幸中的万幸,我现在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了,整个心敞亮极了,每天都感到很充实和快乐,我由衷的感谢李老师、感谢法轮大法。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