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母历尽艰辛喜遇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有一个年逾古稀的妈妈。她自幼丧父,一直与恪守妇节的外祖母相依为命。朴实善良的外祖母和妈妈在近代各种大小运动中遭受了多种魔难。妈妈和爸爸今生的婚姻也十分不幸。从我记事起,他们就总是一直在打打闹闹,多次闹离婚都闹得不可开交。到老俩口快七十岁时,还费尽周折办了离婚手续。我们姐妹们一直都十分羡慕那些父母恩爱的幸福家庭的子女,总是在叹息,为什么我们就没有这个福份?

妈妈心地善良,为人耿直。多灾多难的妈妈,由于身体不好,从八十年代起就开始跟从社会上的各种门派的功法学练气功。但似乎总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善。后来,她经常去庙里做一些功课。前些年,当我看到她孤苦伶仃、身心憔悴、无依无靠的样子,不禁伤心地流下泪来。我是多么盼望妈妈能够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啊,可是怎样做才能给妈妈带来真正的幸福呢?

最近自己在历尽艰辛之后,终于再次进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之中。重回大法后净化身心的喜悦让我无以言表,我想起了孤苦伶仃的妈妈,马上打电话邀请妈妈到我这里来住。第一次打电话时,我自己法还没怎么学通,自己这边的条件也没有准备好,所以当时她马上就拒绝了我。我伤心之余,马上督促自己抓紧时间好好学法。后来,过了三个星期,我再次打电话给妈妈,没想到一接通电话,妈妈就说同意来我这里,她还说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没日没夜地说不出、道不明地想念我,拿着我的照片反复看。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点化妈妈呢。

妈妈到我这里以前,我对妈妈能否在我这里顺利得法的可能性作了一下分析。首先,我和妈妈感情一直很好,原来还一起练过某气功。我九九年和平上访后,被姐夫“遣送”回家,在家里曾经引起了一场激烈的讨论。我坚信修炼法轮大法是唯一的正法门,而妈妈则列举她炼其它功法的经历来反对我。当时这场辩论被姐姐称为“门派之争”。尽管如此,在当时我被迫作出放弃大法修炼的决定时,有一种“回天乏力、痛心疾首”的心痛的感觉。家中恐怕只有妈妈能真正理解我那种无可奈何、痛心疾首的情感。

可是,妈妈最大的障碍可能是她二十多年来练气功和学佛的经历。而且,她学什么都十分投入,这有时候虽然是好事,但有时候正好也成为障碍。

接到妈妈之后,我不慌不忙地给妈妈安排好生活起居。当天就告诉她,我最近又修炼大法了。妈妈半信半疑,我就把回到大法之中后的身体上的变化告诉了她,并且把“佛展千手法”的几个动作在她面前做了一遍,她当时由衷说:“好舒展啊,真美!”不象原来那么抵触了。

妈妈原本就对恶党十分痛恨,因为她和家族原来就饱受了各种运动的折磨。所以,我一讲三退大潮,并说“神韵”在国外巡回演出受到各国人民的喜爱,而且把恶党打电话给国外议员诽谤神韵,不但没有阻止议员们去看神韵,反而使得议员们全都去看神韵的趣事讲给妈妈听时,妈妈高兴地哈哈大笑。我把“神韵”放给妈妈看,妈妈看得很入迷,啧啧称赞。

因此我很快就让妈妈同意作了退团手续,妈妈是我成功劝退的第一人。

下一步,我开始深入下去。我先利用吃饭的功夫给她讲了大法修炼中的体会,讲了大法弟子的事例。第一次播放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音给妈妈听时,她对我说:“一点儿也没有听明白,不知道讲的是什么。”这是另外空间的不好的东西在障碍著她,我就发正念解体障碍妈妈得法的因素。

这时,妈妈还一直放不下她千里迢迢带来的《佛经》,并要求我看。我出于权宜之计,说有时间我再看,那你也看看师父写的《转法轮》。妈妈第一次看时,经常一看就睡着,而且不停地用她脑子里固有的观念来加以评价,时不时地冒出一些她原来学的东西,曾经还表示不愿再看了。

我就说:好,你不愿看了,我给你念。于是妈妈捂着脸,我从《论语》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给妈妈明白的那一面听,用正念、清晰、大声地读出来。大概读到十几页时,妈妈渐渐的没有抵触的评论了,她还时不时的点头称是。就这样,大概连读了两天,妈妈就说:“你不用读了,我自己看吧。”第三天白天我上班,妈妈在家就自己接着看《转法轮》。回家时,妈妈对我说:“今天看明白点道理了,李洪志老师讲的很通俗易懂。”我说:“是啊,师父深入浅出地讲了许多法理,内涵很深的。每看一次都会有提高的。”

有一天,我上班前,把《普度》《济世》的音乐打开放给妈妈听。妈妈就在家听了一整天,我回到了家里时,家里弥漫着十分祥和的气氛。妈妈也告诉我,她又看明白了许多道理。我深知,这是另外空间的障碍慢慢被清除的缘故。

以前,妈妈不管在哪儿住,都要不停地说爸爸如何如何不好的事情,没完没了,包括这一次来我这儿的头几天,妈妈也在不停说给我听。在学了大法以后,妈妈几乎不怎么提了,因为,她那些不好的思想业力在学大法的过程中逐渐的被清除了,性格也越来越平和了。就算我提起爸爸的事情,妈妈也平静多了。

我给妈妈教功法的第一天,妈妈还没什么感觉,第二天,她就说,只要一摆姿势,丹田部位就在自动地逆时针、顺时针地转,数了数,炼一套功下来得有一千多次。妈妈感觉十分神奇,她说:“炼了这么多年的功,还是头一次有这样的感受。还是法轮大法好。”直到现在,妈妈每次炼功,都能明显的感觉到师父的法身在给她调整身体、净化身体。

后来妈妈在我这里住了一个多月后回到了大姐家里。大姐见到妈妈,惊奇地问:“她(指我)给你什么好吃的了,养得这么好?”大姐夫还称赞妈妈长漂亮了。

妈妈还告诉我在飞机上,她觉得特别冷,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约几分钟后,浑身发热,流汗,十分舒服。

我们母女俩今生能够修炼法轮大法,喜结大法之缘,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妈妈现在每天仍然坚持在学法、炼功。 妈妈终于得到真正的福报了,我在由衷地为妈妈感到高兴的同时,真心的祝愿妈妈能够在修炼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