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念党章,六一零副主任为何咆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四川省西昌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操控市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为了陷害高德玉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把案子搞大,公诉人竟然把抄出的书和小册子等资料一页算一份材料,这样罗织出上万份传单。律师在法庭上要求展示证据,请证人出庭作证,全部被法官回绝。在构陷法轮功学员何先珍的所谓证据上,根本没有本人签字,只有办案人员的签字,律师依法指出证据不足。

三名律师心态平和、旁征博引,从法律的角度有理有据地证实了修炼法轮功无罪,散发法轮功真相无罪,要求无罪释放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有个律师拿出中共党章,当众念出相关条例,提到群众可以给党领导、组织提意见,反映情况,并且不得打击报复。这时市“六一零”副主任陈其竟然在法庭上咆哮起来,叫律师“滚出去”。

这个六一零副主任为何如此恼怒?律师念的可是中共的党章啊,他身为中共党徒为何这样害怕别人念党章?应该说,一个政党的章程就是这个党的党徒们所必须遵守的基本准则。

虽说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气量的问题,可是实质上,所有的中共党徒都在自觉的违背着中共的党章在做事。不要说是这个陈其,就是其他的党官,要是按照党章去工作的话,中共的统治就不可能维持下去,因为照着党章他就不可能去耍流氓了。

不说别的,就说律师读的这一条,“群众可以给党领导、组织提意见,反映情况,并且不得打击报复。”中共敢让老百姓提意见和反映真实情况吗?那么多上访的群众不都是被中共“打击报复”得走投无路才上访的吗?要是不打击报复的话,中共怎么能对给自己提意见的人一下子打出几十万右派?八九年的六四学潮,中共怎么不敢跟学生对话?法轮功学员也不过就是到北京反映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可是却被中共投进了监牢。

这个道理可能谁都明白,所谓耍流氓,那就是说的是一套,做的却是另一套。中共再邪恶,可是他却要在自己的党章上标榜出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是代表“全中国人民最根本的利益的”。中共能在自己的党章上写上对提意见者打击报复的话吗?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共的党章可不只是欺骗老百姓的,也明确的向自己的党官传达出了一个信息:照着党章做,我们党早就玩完了,谁与党章走得越远,谁越是我们党的得力干将。

这样看来,六一零官员在法庭上咆哮才是最符合中共的利益的。除此之外,难道还有其它的解释吗?不过,六一零官员的失去理性,也正说明了中共审判法轮功学员的非法。一个独裁流氓党,党章都不遵守,何谈执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