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修好自己和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过年前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的,到现在六年多了。回顾这几年修炼所走过的路,有人心放不下时的辛酸,痛苦,也有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受益,学法心性提高,在法中升华的殊胜和幸福。

一、用心开创良好的家庭修炼环境

当我决定修炼那一刻起,丈夫就因此跟我怄气。快过年了,家里什么年货也没买,仅有的一千元钱丈夫拿去打麻将输光了,他还整天阴沉着脸说话也没好气。公公婆婆听说我炼功了,也到我家阻止我,还说了一些不让我炼的理由:什么影响孩子将来考大学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了,国家不让炼就别顶风上。我说:是共产党不讲理,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有什么错?我心里当时非常镇静,一边发正念,在心里说:这法我是学定了,谁也别想阻止我修炼的路。

可是面对家人的不理解,我该怎么办?必须从自己这下功夫。修炼前闹矛盾,丈夫说一句,我得说十句,学法了,可不能再那样了。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转法轮》。不管丈夫怎样对我,我都不能象以前一样跟他干了,如果我做好了,也许他慢慢的也就知道大法好了。话是这么说,可开始遇到问题还是把握不住自己,碰到事情好就事论事,不知不觉说话就不善了,怨恨,委屈,不平都上来了,事过之后又后悔自己没做好,给他造成了伤害,并且障碍他明白真相。

通过不断的学法,对照,找到了自身很多的缺点和不好的心,如:善心不够,不能包容别人的缺点,不平衡心,怨恨心,委屈心,爱面子心,虚荣心,名心,还有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自私自利以自己为标准的私心,找到这些心我吓了一跳,就这个样怎能符合“真善忍”的标准呢?于是我加强学法,分清它,不承认它,否定它,发正念清理它,那不是我,我要圆容师父所要的,走师父安排的路。找到这些肮脏的心后,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弟子有修好自己的愿望,就把另外空间象山、花岗岩一样的物质拿掉了。

从此再遇到问题,首先用大法对照,检查自己,向内找,状态改变了,平静了,祥和了。什么七年谷子八年糠,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也从此不再提了,甚至连想都想不起来,身体相应的变化也越来越大。以前有过的疾病也都不翼而飞了,从修炼到现在半片药也没吃过,这些丈夫都看在眼里。我也经常跟他讲一些大法的神奇例子,他由开始不听真相,到后来明白了真相,并且在修炼中暗中帮助我。他在公公婆婆面前帮我说好话,工作期间和别人讲大法的美好,还劝别人三退,经他退的也有十多人。有时四个整点发正念,我正忙着干家务或做饭,他就叫我:六点了,你去吧,我干。特别半夜十二点我睡着了,有时闹铃响了没听见他准能叫醒我发正念。我悟到这都是师父点化并安排他来帮我,避免错过了许多发正念的时间,因为发正念是三件事的其中之一,非常重要。

每期《明慧周刊》我一拿到家,他都先看,自从新唐人大锅安上以后,丈夫看后更加明白真相了。当时同修给安完,说以后有时间给安双星的那样常人台也能收到,丈夫说:不用,就看这一个台就行了。后来欧卫W5信号断了,又转为亚太信号,年前同修们正在安装,我告诉丈夫说:新唐人又能看了,别的同修家正在安哪,他说:那啥时给咱家安呢?我说:咱不忙,先紧着别的同修安,咱最后再安,安锅的同修忙不过来,天又冷,他们太辛苦了。他点了点头。

后来我和同修配合以卖货的形式挨家挨户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首先上货需要费用,出去坐车来回需要费用,卖货挣点钱有时也不够车费,把货抖落没了卖出的钱也花没了,等再上货还得重新拿钱。丈夫看钱花的太快了,心里有些不大高兴,说:看我媳妇,人家卖货挣钱,她不挣钱还搭钱,多厉害。我说:你看现在师父告诉救人,现在天灾人祸又这么多,师父传的是佛法。人不明白真相,受邪党欺骗,将来人不就全完了吗?咱能救一个人是一个,就象人掉到水里了,也不能见死不救啊,能不捞一把吗?像你虽然没有正式修炼,可你支持我,我用你挣的钱救人,你也在间接的做好事,你也有你的威德和福份,不会白付出的。你看现在咱家多顺哪,孩子又听话,不给咱惹事。

丈夫听了我这番话,也美滋滋的,再什么也不说了,每次出去救人回来,他都急着问:今天又上哪里了,走多远路,退了几个?现在无论是婆家人、娘家人都明白真相知道大法好,并且也都三退了,这一切的改变都是法的威力,只有大法才能改变一切。

二、放下利益心

得法七个月,由于利益心没有放下,我去了一家大酒店打工,本想挣点钱用来贴补家用,丈夫挣的钱也能攒下点,好把房子盖上,孩子也大了,家里还住着两间破草房,觉得年轻轻的日子过不好,面子上过不去。总之回想起来还是法学的不扎实,人心一大堆,还为自己找借口,心想:一边修炼一边挣钱,接触人也能讲大法好。一开始上班把握还挺好,可时间一长,学法炼功也跟不上了,正念也不强了,人心就明显占了上风,甚至有时把自己完全混同于常人了。修炼真的是不進则退,知道自己不精進了,想辞职不干,老板开始给我涨工资,由450元变为600元,架不住利益的诱惑,我没有辞职,工作中找机会和一些服务生讲真相,有时间背法,可是即使讲真相也没有力度,发飘,效果也不太好。知道了自己还是学法少,我又一次想辞职,老板又给我加工资,由600元到700元,又继续干了一段时间。

二零零四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开始促三退,看着身边的同修已经退到一百多人了,我真的有点着急了,觉得自己被落下了,这工作说啥也不能干了,本来自己就得法晚看书少,不多学法怎能行呢?可是上得好好的班说不干就不干了,家人能理解吗?心里七上八下,胸口象压了一块大石头,闷得简直透不过气来。同修也一再提醒自己,光顾着挣钱,救人都耽误了,师父把威德给了自己,自己却不要,都换成了钱了。自己也觉得同修说的有道理,应该多花时间好好多学法,多发正念,多救人才对。

正在这时,丈夫在外地干活晚上骑摩托车回家把一个老太太撞了,没撞怎样,只是挂了一下。丈夫说当时想跑完全可以骑车跑,可是他明白真相,那样做良心不安,会受到谴责,所以不能那样做。然后通知家属带老太太一起去医院看病,家属不放心,把丈夫摩托车扣下了。老太太送医院检查花了四百元,结果哪儿也没撞坏,家属说观察看看,明天再说。第二天说老太太恶心,吐,需要上大医院去复查,免得以后留后遗症,看的出来明显要讹钱,经调解最后决定要一千四百元钱,加上医院治疗共一千八百元。我听到这个消息,虽然没有当面指责丈夫什么,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为丈夫能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人感到高兴,撞人后能够负责任,不逃不弃,可没撞坏又让人讹这么多钱。我想:也许是哪辈子欠了人家的吧,在还账。可又一想,既然修大法是有福的,如果自己修好了,师父会给善解的,这不是自己没做好,没能否定的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在经济上迫害我吗?同时也在去我的利益之心吗?既然事情发生在我这儿,不都是我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追求和向往过好人间美好生活的人心招来的吗?我悟到:任何事情也没有偶然的,任何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人的财命是有数的,是用德交换来的。

就这样借着丈夫摩托车惹祸的理由我马上辞去了工作,心里象一块石头一下子落地了似的,无比轻松。通过这次深刻的教训,虚荣心,名利心,爱面子心,怕别人瞧不起的心都放下了,我要在以后的修炼当中,实修自己,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让师父再为弟子操心。

三、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

在二零零八年刚一入冬,同修在一起商量怎样才能救人更多呢?有位同修想出了一个办法,以卖货的形式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于是同修上了一些袜子回来,我们决定开始在自己周围的村屯做,两个人一伙,一个讲一个发正念。因我们村有三个同修能出去,这样只能出一伙,剩下一个在家发正念,轮番出去几天效果也挺好。

由于这些年真相资料也没少发,使一些人已经知道真相,只是不知怎么退,为什么退,只要一讲,他们一般都愿意退。这给我们鼓励很大,并且增加了信心。有同修说:这要让更多的同修都出来做那该多好啊!比如一天一伙能退三十人,那么出来的同修越多,退的人不也越多吗?一个人做得很好,也不如整体都做得好,我很赞同他的想法。

后来城里同修和邻村的同修都出来配合做,两人一伙,一个有经验经常讲的,带一个不常讲的。每天都有不同的同修参加,在分伙搭配上经常调换,互相取长补短,吸取同修好的经验,同时也能找出自己很多不足。就这样周围的村屯很快讲完了,我们就去远处有农村同修的村屯和他们再配合去讲。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语言和不同的方式讲,有提问题的我们都给予解答,每到一家基本上都退,一天下来不退的没几个人,就好象在家等着我们去救他们一样。如果一進院有人问我们干啥的,我们就说是卖袜子的,线裤,裤头的,人家说不买,我们即使不渴为了跟他们讲真相,就说:那我们進屋喝口水行吗?人家也就让我们進屋了,然后找机会就能讲。

有一次和一同修配合,走到一家屋里正在吃饭,好象有客人,三个女的,三个男的。我说:吃饭哪,我们是卖货的,袜子,裤头,看看买不买?他们说不买,我说:不买我们走了,有件事想跟你们说。他们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问啥事,我说:现在网上公开告诉人一个保平安的办法,通向全世界,说三退保平安,远离大灾难,也不知道你们听说没有,我想告诉你们一声,希望咱都平安,可别给你们落下。其中一个男的说:是不是法轮功啊?我说:法轮功是佛法,到这时候是来度人的,告诉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说真话,办真事,不欺骗,不撒谎,与人为善,遇事要忍,比如,家庭啊,邻居啊,亲朋好友之间遇到什么矛盾也不跟人一样对待,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每天有个好心情,一样也不生气,不生气少得病啊。他们说真是这么回事。

我问:你们在座的上学时入过团员吗?有两个人说入过。其他的都摇头,我说那红领巾总戴过吧?他们说戴过,红领巾谁没戴过。我说:那我就帮你们起个名退了它,因为入团入队时不得举手宣誓吗?说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你发誓为它奋斗终生,等于把命交给他了。人随便发誓都管用,你入它就是它的一份子,将来天灾人祸对它来的,它贪污腐败咱不管,党员里也有好人,团员里也有好人,到时有天灾人祸针对它的,咱退出来不受牵连,不受它拐。接着我把名字起好,告诉她们帮她退。有个人问:啥名都行啊?我说:名字不代表啥,全国重名的有的是,神看人心,三尺头上有神灵,到时神佛就能保护善良人。有一个人脸喝得红扑扑的,竖起了大拇指,说:那是,到多咱还是善良点好哇。接着一个劲儿的留同修我俩吃饭,说:不差这会儿,别见外,吃点饭没啥。我们说谢谢,我们得走了。他们一个说:这说哪里去了?应该谢谢你们才对。主人把我们送出门,我和同修笑了,真的为他们能明白真相而感到高兴。

又一次,走到一家,進屋只有一个孩子大约十一二岁。我说:我们是卖东西的,你妈妈没在家呀?小孩点了点头。我说:对了,阿姨告诉你一个大好事,你上几年级了?他说:四年。戴过红领巾吗?他说:带过。你戴过红领巾,阿姨帮你退掉,你看汶川大地震,学校房屋倒塌,学生被砸死在里那些,都遇难了。老师让戴,你就当作手绢在脖子上挂着,你心里知道我不要它就行了。阿姨给你起个好听的名字,叫志强,帮你退,将来有什么天灾毒菌传染不上,咱们保平安。小孩听了明白了,马上点头答应:嗯。我告诉他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将来学习好,聪明。小孩很高兴说:谢谢阿姨。在挨家走的过程中,我们碰到了许多类似的小孩,一说都退。

在挨家讲的过程中,有碰到打麻将的,还有一些信主的,都有针对他们讲的办法,如果都写出来例子太多了,就不一一叙述了。总之,在讲真相和同修配合呀,去掉了许多执著心,看同修做的好,退的多,产生过攀比心,争斗心,妒忌心。自己要比别人退的多又生出欢喜心,显示心。如果和一个不能讲的同修一伙,开始还生出瞧不起同修的这些不好的心,一冒出来,我马上发正念清除,我不允许它在我空间场存活,和同修形成整体,像一个拳头,配合好了才有劲啊。

现在环境宽松了,不知不觉有时还存在懈怠,遇到矛盾不向内找,我一定要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在今后的修炼中不断精進,遇到矛盾向内找,修好自己,以纯净的心态去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