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为私的观念

记近日修炼中的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

新生与金福

五月一日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吃饭时,母亲说起一位外姓(乡村称同姓为本家)大叔被癌症折磨。儿媳妇不孝顺,还常常找茬吵架、要钱。大叔有点退休金,那点退休金还不够看病的呢!这几天被儿媳气的病情加重输液呢!

我说:“吃完饭我去看看他。”

母亲说:“你看他干什么?!”言外之意:不是本家大叔,没有必要去看,不合常理。“再说,看病人都是要上午去看!”

我说:我跟他讲讲,我身边有一年纪跟他一样的人,得了肺癌。第一次去肿瘤医院检查时,有一个肺叶已经看不到了。医生跟家人表示,活命的希望几乎没有了。后来,法轮功学员给他讲了真相。他明白真相后,每天虔诚的颂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看了我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一个月后,到肿瘤医院去复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怀疑的问他:“你是不是拿错片子了?”他说:“没有错,你看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呐!”主治医生把先后两个片子摆在一起,非常惊讶的说:“你,怎么好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从医几十年了,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奇迹……”

还没等我说完,母亲说:“那我们快点吃,吃完饭,我陪你一起去。”

村子里的小商店都是村民自己开的,附近两家店都关着门,辗转到了第三家,才给病人买到礼物。

大叔和老伴老俩口都在家。彼此寒暄了几句,我就说明来意,讲了上面的那个肺癌康复的故事。老俩口非常激动,马上就真诚的跟我念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确实记住了为止。期间,母亲也说:我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以,你们看我七十多岁了身体非常好。你才六十多岁,只要真信,一定能逃过这大难的。

大叔俩口子不住的点头。我又讲了中共是怎么回事,它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告诉他俩,中共只讲“假恶斗”,从本质上与“真善忍”是对立的,再加上“无神论”的毒害,所以,人们才六亲不认只认钱……老俩口听着不住的点头,说:是,现在当官的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以前,我还心存幻想,前几天搞征地,从车上下来几个小伙子,说:这是共产党的地,谁敢不服?说话间,把不让征地的人,两个拽胳膊,两个拽腿,全部扔上车。不知道把人拉哪里去了。老百姓敢怒不敢言,活的真憋屈。现在再听你这么一说,看来这个中共真的走到头了!

我说:那我就给您起个“新生”的化名,退出它吧,远离灾难。大叔笑的合不拢嘴:“好,好,我就叫新生了,从今以后,我就要重获新生了!”

大婶着急了:你也帮我起一个,我戴过“红领巾” 。我说:您叫金福吧。大叔好了,那要给您省多少钱哪。到时候您自己就会体会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是胜过金山哪,您得到的是金福啊!

大婶高兴的说:好,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把随身带着的光盘、《九评》及真相小册子留下,并将内容一一作了介绍。《九评》写的都是共产党干的实事,句句是真,能够帮我们進一步认清它的本来面目,清除其毒害。真相小册子有著名中医对法轮功的认识,有垂危的病人受益获新生的感人故事等等……

老俩口表示,一定认真拜读。看着好,希望下次能够看师父的讲法。

从大叔家出来,想到平时时间匆匆,一走一过中遇到的生命,没有能够细细讲清真相,甚至没有时间去讲。这真令人遗憾。

一路上,发着真相短信,有回短信的、回话的,我就给对方听真相语音电话,这样一路救着人回到自己的家。

“打印机”获新生

第二天,打印真相小册子,出现了空白的横道,前几天也出现一点,我就发正念——铲除间隔,好了,怎么又出现了呢?我把打印头拿出来清洗干净,装上后,進行喷嘴检查,完好无损。又继续打印,这下间隔更大,并且,文字错后的非常厉害,進纸轮还发出异样的声音。于是,把打印机拆开,一看,所有的轮,被白白的纸屑糊了一层。進纸单元,我从来没有拆过,也没有得心应手的工具,于是,蹲着、跪着、趴着,一个部件一个部件的擦拭,直到把所有的轮及部件上的纸屑清理干净,心里背着“撣去封塵看短长”(《洪吟二》<下塵>)的法,希望打印机不要被淘汰,救度众生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我们要共同努力。我对打印机道歉:从零七年来到我身边,从来没有帮你清理纸屑,真是对不起了;还有,明明知道“天和兴”牌的纸纸屑多,为了省钱,还是用完了,才造成你受损。而我的另一打印机是零六年买的,一直用“欣乐”牌的纸,从来没有出过这种现象。

清理完毕,把所有轴的地方都上了机油。把带刻度的透明圆盘及码带都擦拭干净,安装好。然后,又看到连供墨盒里面有空气,于是,又一个一个的排气,直到每一个都清除干净。整整用了八个小时。连上电脑试一试,打印机发出非常轻快的声音,打出来非常漂亮的小册子。望着里外全新的打印机,我笑了。

根据打印数量,为了保持机器的畅通,我每五个月要给打印机清理一次。

在清理打印机的过程中,有一件事不断的往出返,即打印纸的问题。曾经给明慧技术部写信,告知“天和兴”牌的纸看上去乍白乍白的、纸屑多且不吃墨,打印出来的图案没有“欣乐”牌的纸漂亮。结果,回信给我:让我上“天地行论坛”讨论。我一看心里就别扭上了,心想:那是讨论出来的吗?那是我经过多年实践总结出来的,我一直从事技术工作,都十几年了。这摆明了是不信任我。但又想,还是上论坛吧!修炼人嘛,得替别人着想。总不能看着一台台的新打印机被损坏。可是,因为心态不纯净,注册了上不去,于是,就放弃了。因为,我对一些搞技术的人有看法,片面强调技术不实修,也就是理论与实践脱节。可是,要澄清的地方太多了。现在救度众生又非常忙,真的没有时间去强调这些。我也想打消这些观念,实修好自己。救人是第一重要的。让这些不好的想法与观念,就象清理纸屑一样,把它们清理干净。

谢谢师父慈悲点化,通过这件事,我也有了全新的认识。

彻底去除为私为我的旧观念

第三天,也就是,清理打印机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感到腰酸背痛,特别是盘腿打坐,向上抬腿时,右侧胯与腰间的肌肉钻心的刺痛。要按常人医生的说法,就是长时间蹲着干活造成的所谓“腰肌劳损”。我发正念,当时不疼了,救众生做项目,一点都不受影响,可是,剩我一个人的时候,它又开始折磨我。而且,走路都痛。第四天,醒来,嗓子还有点沙哑。我想还要不要出去讲真相,去学法小组?一定要去,正念不能够只停留在嘴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是要看行动的。于是,背上重重的真相资料走出家门。心里想着,疼痛的是业力决不是真我,不能够让疼痛主宰我的身体。迈第一步有点疼,第二步就不疼了。跟众生在一起,跟同修在一起,没有任何不适的反映。可回到家里,这疼痛又来了。吃完晚饭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阵阵的“冷”意从里往外窜,嗓子有丝丝的疼痛,还咳出了血。我不为所动,心里明白是不好的东西在害怕,怕被清理。一夜也没有怎么睡,心里一直在不停的发正念,清理自身,让每一个细胞把败物清理出去,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装進来。一遍又一遍……

我问自己怎么回事?有个念头:那位大叔说话的声音非常小,发声困难,他是否是喉癌,我也没问。那个念头说:你要救他获新生,你要替他偿还。你把打印机救了,你也得替它偿还。我一下子抓住它: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如果是我哪里做错了,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改正错误,决不允许你来破坏与干扰。

早上5:35才醒来,已经错过集体晨炼的时间。身体不适的因素还在。我盘腿打坐,开始清理。我看不见,但明显的感到,那阴冷的东西是“为私为我的旧观念”。对照法理,我象过电影一样,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过。例如:当有人提到,参观“上海世博会”,我想利用这个讲真相,揭露中共邪恶党花掉4000亿办世博,却隐瞒玉树地震真相,而且不救灾,只是利用灾难向自己脸上贴金的真相。当时,家人同修却对我吼——“听我说!”我于是闭上嘴,看其说什么,结果,也没说出什么来。当时,自己没有及时发现这是被邪恶钻了空子,当然也想不起来发正念。回到家里,不是从法上善意与之交流,而是把家人奚落了一顿:听你说,你倒是说呀!你那是讲真相吗?你是在发泄自己的情绪(这时就忘了自己正在发泄情绪)……这么严重的自我表现,自己竟然没有及时的察觉,才造成被邪恶钻了空子。

与同修们一起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的过程中,师父给展现很多的法理,本想与同修们好好交流一下,结果,有一个与我接触多年的老学员看录像睡着了。我的脑子里就想:她非常强调自我,“为私为我”表现非常明显,我们大家都这样看她,都对她有不好的想法……,也就是说,我自己非但没有按师父说的善意的给她指出来,没有能就师父的讲法与同修進行切磋、共同提高,自己还暗自跟同修计较起来:你不配听就算了,等你不在的时候,我再跟同修们讲。师父多次点化,近几天不断有人在我面前说她坏话;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想,看,不好就是不好,学员们都会对照法衡量。又想,每遇到矛盾,这位学员总给自己开脱,从不找自己等等,等等,这些东西如数家珍般的在我的脑海中出现……。这才让我惊觉。我这是怎么修的?我给谁修呢?这不是典型的“为私为我的旧观念”吗?它给我们同修间造成这么大的间隔,竟然没有及时发现并归正。

人是靠主元神主宰的,怎么能够被为私为我的旧观念主宰?带个人的观念如数家珍般的数落同修,你要把这些东西搂到什么时候才肯放下?不能再让它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制造同修间的间隔,拖着自己不能够提高。我应该运用师父赐予的智慧与神通法力清除它,按照师父的要求让自己达到纯正祥和。如真能做到,那不好的因素还没到你跟前就会被解体了。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不听师父的话怎么能行。就因为不听师父的话,邪恶才找到了迫害我的最大的理由和借口。

感谢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慈悲呵护与点化、启悟,把“为私为我的旧观念”全部暴露在我的面前,让我看到它,从根本上去掉它。当我写到这里时,一切不正确状态,全部消失。

师父在讲法中经常告诫我们:修炼中所遇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所以,我就把这几件大好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