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断学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得法到现在,我一直很重视学法,越学越爱学。下面就把我修炼过程中的部份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迫害开始,中共人员想转化我。对我说了些你师父怎样怎样的话,说你师父住豪宅,坐小轿车,他在外面享福,你们来替他吃苦。我心里想,我们师父就是应该住好房子,有小轿车,师父到处去传法就方便多了,这有什么不好,我就愿师父过得好。后来看了《忆师恩》,知道师父开始传法的艰辛,边看边流泪,心疼了好久。后来学了(《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更加明白了来度人的神是不应该受到迫害的。师父说:“人真的想叫度人的师父一起吃人的苦才认可吗?其实我要开创的,我要在正法中解决的问题,就包括今后下世度人的神不能再被三界内众生迫害的问题。度人的神是救人来的,不能和人一样。过去他们表现的和人一样的苦,甚至比人还苦,是因为人难度,神自己替人承担罪业,也为了身教于人、叫人学,有意的给人这样做,叫人做好。神没有罪业怎么会有苦?是被人的业力所累。”

我学了很多遍,我想度人的神应该受到尊敬才对,怎么还受到迫害呢,这次师父正法。把这件事给正过来了。以后来世间度人的神再也不会被迫害了。

我上次看了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说她被绑架后,恶警对她说:你们师父过的怎样好,怎样好。她听得很认真,问:是真的吗?那我就放心了,只要师父没吃着苦,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我看了感动得流泪。心想众弟子都希望我们的师父过的好。看你邪恶还怎么耍花招。总之,不管恶人造什么谣来诽谤师父和大法,也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坚定。因为大法已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谁也动摇不了我,恶人想转化我的目地彻底失败了。

目前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个人修炼圆满,而是带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来的。

二、修去怨恨心

由于我坚决不放弃信仰,恶人扬言要送公安局。我被迫离家出走了。由于丈夫一贯道德败坏,我走后他就请迫害我的人吃饭,并对那帮人说他要与我离婚,与我断绝关系。后来他一个人到法院单方面离了婚,并且很快就和另外的人结了婚,使我从有家不能归到无家可归。他怕亲朋好友说他没良心,就在亲朋好友中散布谣言,说我悄悄跑了(其实他同意让我走的,我在哪里他都知道),他说他到处找不着我,找的好苦,使亲朋好友都责怪我,同情他。这样致使我承受双重压力,既受迫害,又失去了家庭,又没有生活来源,亲朋好友也责怪我,又没落脚的地方。我那时流离在外,没有修炼环境,看不到师父的新讲法及《明慧周刊》。所以就以常人心对待,非常怨恨他,知道内情的人都背后骂他没良心,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后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有了一个修炼的环境。我看到了师尊的全部讲法,我就如饥似渴的学法,心也在不断的升华,对丈夫的恨渐渐的消解。从法理中明白我不但不能恨他,还要讲真相救他。

通过学法,我对丈夫的怨恨完全消失了。我心生一念要救他(因听熟人说他现在身体不怎么好,经常生病住院,严重时下不了床)。但我与他没有往来,怎么救他呢?一次我到一个亲戚家里去就碰见他了,我主动招呼,并给他讲了真相,给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又送了“法轮大法好”护身符给他,他知道我是为他好,很乐意的接受了。我叫他念“法轮大法好”,他说记住了。看得出他心里很感动。由于种种原因我很快就离开那里了。没有时间给他深入的讲,但总算是他听到了真相。为此我更加感到学法的重要,只有法的威力才能善解一切。我就用法来指导我修炼,对以前伤害过我的人,我都用善心对待他们,给他们讲真相。

三、去掉埋怨心

我过去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爱埋怨,不但埋怨别人,也埋怨自己。有时说话不自觉的就带有埋怨的口气,所以跟同修常常发生矛盾,我决心要去掉这个不好的心。可时不时的又冒出来了,我向内找,还是自己的埋怨心没去掉。有一次我与同修去讲真相,说好了我讲她发正念,她讲我就发正念,不要两个人同时讲,别人听哪一个呢。可我正讲的起劲,她也来和那人搭话并尽说常人的事,那人就去听她说了,我真相还没讲完。过后我就在埋怨她,她也不高兴。之后我俩都向内找,没有发生矛盾,毕竟是修炼人,都知道向内找。我找到我的埋怨的心又冒出来了,于是我马上发正念清除它。

可是没清除干净的时候,它还要冒出来。最近又遇到几次,我到学法小组送资料,学法小组在一个同修的女儿家里,同修女儿家里下午没有人在家,她在大家没来之前去开门。可有一天,大家都来了,她还没来开门,门口站着四五个同修等她。当时我又背着资料,大家散开吧,就得下楼去。我心里又想埋怨她,可一下想到这不又是埋怨心吗。我心里就平静了。等她来后,我心平气和的跟她说;以后你早点来好吗?大家站在门口不合适,她说好。可是过了一个星期,她又是这样,比上次还晚,本来大家都是单个单个的来,来一个進去一个,也不显眼,现在大家都在门口站着。这样的事发生过几次,要是以前我又要埋怨她了。可我现在没有这样做,我想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我应该向内找,是不是冲着什么心来的。刚才那个埋怨心不是又出来了吗,就让你遇到不顺心的事,大家進来后,我又跟她说,你以后早点来开门好吗?她答应了,我又跟大家建议,走时也单个走,前一个走了一会儿第二个再走,大家都要注意安全。

记的前两年遇到一件很让人着急的事,我们约定在一个地方切磋,有好几位同修都没去过。我就跟一位同修说:你带着他们在我后面走,不要走到一起。你看我走哪你就走哪。因为我经常去那里,路很熟,可这个同修偏不听,就走到我前面去了,我就在后面追他,他也不回头看我。我担心他们走错路,就只好去追他们。结果他们就走到另外的人那里去了。而且在那里敲门,我急忙叫他们下来,等我走到门口敲门,正准备進去,回头看他们没来,又叫人去找,又找了一会儿才把他们找到。你说这是啥心情吧。象这样不顺心的事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我那时也没向内找,不知道是干扰还是冲着我什么心来的,心里直埋怨同修不配合。

四、帮助协调

前几年迫害严重,一批一批的协调人被迫害,我们地区成了一片散沙,我看到心里着急,就主动承担起了这个责任。那几年我们经常组织大家在一起切磋,每次换一个地方。师父的经文、新的讲法、《明慧周刊》、真相资料都能满足供应,而且还开了一次小型的法会。因为法会前有的同修不同意开法会,说要注意安全,跟我切磋说别开。我想有几个同修发言稿都写好了,又通知不到同修,安全是应该注意,那我们就开个小型的吧,地点也改在了另一个地方。

后来我们又成立了几个学法小组,集体学法,集体发正念。大家都稳健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有个乡镇有这么一件事,那里的邪恶很疯狂,经常上门骚扰大法弟子,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当局都要去骚扰,强迫学员签字,不会写字的就要强迫按手印,单单是奥运期间就连去了三次,而且还要抄家,抄出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就绑架。那里的学员文化水平都比较低,中共人员写的什么他们都不知道,中共人员就拉着他们的手按手印,这几年都是这样。我在那里住了半年,跟当地同修切磋,组织他们学法,跟她们说不能配合邪恶,不能按手印。这是在向邪恶妥协,跟她们在法上切磋,又加强发正念。大家都认识到按手印是不应该的。过年的时候恶人又去骚扰,就有一半的人拒绝按手印,恶人也没有办法,就灰溜溜的走了。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又去骚扰,大家都不配合,坚决抵制。说我在做好人,又没有做坏事,按什么手印,不按。恶人说:不按就办洗脑班,她们来和我切磋,我跟她们说别怕,不配合邪恶,坚决抵制,他们说了不算,只有我们师父说了算,她们就安心下来了。四月二十五日只有一个人被强迫按了手印,其余的都正念抵制。

我叫她们每个人都写了严正声明,声明每次强制按的手印全部作废。我跟她们说:修炼是严肃的,都写了声明了以后再不能干违背大法的事了。她们说:坚决不配合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又找那个按了手印的同修切磋,她也觉得坚决不干了。还有一个同修由于还有执着心没有放下,在法理上没有提高上来,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没完没了的干扰。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前恶人又来找她按手印,那些过了关的都没去找,就单找那个没过关的,这次她也坚决抵制,坚决不按手印,恶人只好走了。她来跟大家说,大家都替她高兴。我听说后,当时就感动得流泪了。我为我们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的慈悲而落泪,我为我们的同修全部过关而高兴的流泪。

五、正念的威力

我是那种不敏感的人,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我相信师父叫我们做的绝对没错,我非常重视发正念,每天四个整点一次不落,晚上七、八、九三次针对本地发正念,也是天天坚持,出门就不断的发,在客车上就清除每个人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们得救。

前两年我住的地方外面有一个建筑工地,在塔吊顶上插了一面血旗,我坐在窗前正好看见,每天一抬头就看见那面血旗在那儿飘,我想不能让它存在,不能让它毒害众生。我就每天对着它发正念 ,加一念让它解体和消失,隔了一段时间,我无意中一抬头看见那面血旗不见了。只有一根旗杆在那立着、过了几天又看见一个人往塔吊上爬,又换上了新的血旗,我又坚持对它发正念。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那面血旗变成了白色,而且破烂成一条一条的,已不是一块整布了,这不是在给邪党发丧吗。

零九年中共搞什么“十一大庆”,在一个广场上开会,说要搞什么流动人口清理,我正好走到那里,我就对着那个拿着话筒正在讲话的人发正念,一会儿他就讲不出话了,过了好久才又讲了几句。我真正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希望同修们都要重视发正念。

六、排除干扰,做大法需要的事

在修炼过程中邪恶的干扰从来就没有断过。尤其是要去做一个证实大法的项目的时候,干扰就来的很猛烈。有一个项目需要人,让我去。我准备好换洗衣服,正准备去,突然心脏剧烈跳动,全身都跳动起来了,头晕目眩,一动就想呕,眼睛也不敢睁,只好躺着发正念,听师父讲法录音。同修们来看我,帮我发正念。我感谢同修们的帮助,自己也向内找。同修们说这是干扰,邪恶就是想让你去不成。我也悟到是这样,我就坚定正念,一定要去,加强发正念清除干扰迫害我肉身、阻挡我救度众生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这样一天天就好起来了,过了几天我就去了。

在这十三年的修炼过程中,有太多太多对师尊的感激,太多太多的玄妙和领悟,还有太多太多的修炼故事,无法一一尽述。但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离师尊和大法的要求还很远。还有很多执着心需要修去,今后我一定更加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修好自己,不辜负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殷切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