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改变家庭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炼的老年弟子,风风雨雨中跟随师父走到了今天。回首这十四年的时间不过是一瞬间,可是这一瞬间对我来说却是千载难逢,万金难买。因为这一瞬间,我从一个愚昧无知的常人脱胎出来,成了师父的大法弟子。常人中的我,大半生过的很坎坷,自己追求的东西啥也没得到,毕生的付出,得到的是一身病,我对这个社会和人生充满了怨恨,梦想着人是否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得法修炼后,我找到了我的师父,找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另一条路。真是天赐洪福,我恍然觉得自己原来是这么幸运!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修炼,不管修炼路上有多少苦,有多少难,一定跟师父回家。

修炼初期想象不出修炼的路有多难,认为打坐腿痛就很难了。后来觉得修心性比打坐腿痛更难。到了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修炼,这难有多大,不身临其中的人永远也想象不到,没亲身经历过中共对百姓政治迫害的人,撑破脑袋也想象不出中共到底邪恶到什么程度。所以大陆大法弟子这十年的修炼路真的是每前進一步,每提高一点都面临着行与不行,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千千万万个真修的大法弟子,在最艰难最险恶的道路上依然顽强的给世人播撒着真善忍的种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前赴后继的走到了今天。今天的中国大陆邪恶在局部地区还在猖狂,但大多数世人对大法弟子也不得不刮目相看了。下面和同修们交流一下我在证实法路上突破家庭关和闯过病业关的一点体会,互相勉励。

我的家庭中就我一个人修炼。丈夫和子女都看过《转法轮》,都知道大法好,但没修炼。“七·二零”迫害开始,大难来临,家人心中充满了恐惧。我这样一个平时在家庭在单位被公认的好人,一时间变成了人见人畏的敌人,丈夫整天板着个脸大呼小叫的没有好态度。子女在单位也被另眼看待,三天两头会被单位撵回家做母亲的“转化”。我修大法后,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片药,折磨几十年的病都不翼而飞,现在我无病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却每天单位都要派三个人看管着,每天一回报都在干什么,每周写一检查,悔过的怎么样。我心里反而很镇定,因为我经历过中共几十年来对百姓的政治迫害都是这么干的。但是他们不管怎么看着,我每天照样学法炼功,一天也没有放弃,一丝也没有动摇。

九九年九月九日,因我看了同修传的经文(后来证实是假的)被举报抓進公安局,我女儿被单位通知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哭,吓得腿都不会站了。到了公安局,警察审问:你不知道看经文是犯法?我说:作为一个普通人还得有个良心,我没花一分钱,师父把我全身的病都治好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师父。这时警察说:是啊。他说这句话我当时还觉的挺惊奇,现在明白他也有善心。结果晚上就把我放回家。

到后来我出去发真相资料,贴标语,家里干扰就大了。我家三个子女加我们老俩口,八个成人都是挣工资的,丈夫怕株连他们失去工资,就坚决阻止我出去。无奈之下,我写了两份证明信,给子女、丈夫各一封,他们可以拿信为证去办脱离手续,不牵连家人。丈夫看了说行,我才得到了点自由。但心里有种悲哀感,迫害面前,在亲人和利益二者之间,自己的亲人都可要钱不要人。师父看到了我对大法那颗坚定的心,所以在几年的证实法中,曾几次遇到险情,都化险为夷。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出来后,我把《九评》给家人都看了。他们都说《九评》写的太好了,法轮功这么了不起。我随时随地,见缝插针的给家人讲真相,看师父经文,并给他们都做了“三退”。

二零零五年我们大量传《九评》。那时我们地区是大资料点上印刷,但找不到安全的地方装订。我决定在我家里订。晚上和丈夫商量,他大发雷霆:你们真的不要命了吗?弄《九评》叫中共邪恶抓到,可是杀头之罪!绝对不行。商量不成,我晚上也没睡好觉。第二天早晨起床,他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你们在这做吧,我到别处躲躲。这样我们坚持做了一年多的《九评》和真相资料。后来他偶尔也帮我们买菜,买饭,也帮忙搬运资料。我丈夫脾气不好,经常对我发火。过去他发火我就跟他理论。修炼了,我努力守住自己的心性,不和他争斗。有时守不住心性争斗了,过后我会主动向他道歉,修自己。有些问题沟通不了,我会给他写信,心平气和的讲道理。他会说我写的真对。他看了我的信很感动。在这几年中我经常给子女丈夫写信,往他们包里塞资料。每次的真相资料下来,我都选择有针对性的内容给他们看。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的他们就会越来越认清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认清恶党是多么邪恶。

到了二零零九年,我丈夫像变了个人,他每天主动做饭、买菜、采购、拖地。我争着干,他会说不用你干,你一辈子干的太多了,我要弥补我以前欠下的。你只干好你的活就行了(指三件事)。我心里挺高兴,经常夸他饭菜做的好吃。更可喜的是他学会了向内找。每当他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他会说我哪件事做错了,哪句话说错了,造了业,师父为我消业。我会借此机会鼓励他,为他买上得体的衣服,买了新挎包,让他每天都过得很快乐。走在街上熟人问,老伴身体怎样?他会说老伴炼法轮功,身体象金刚钻一样棒。看着电视,他会自然自语的说,现在世上没有好人了,除了偷钱就是骗钱,就法轮功人最好,花自己的钱去救人,还没日没夜的。

这几年丈夫身体一直很好,每年体检,各项指标都正常。我告诉他都是大法赐的福,你看我们全家过的很和睦,儿女很孝顺,第三代个个都是品学皆优的好学生。都是修来的福,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看得出来,他很认可。只要我们用心去讲真相,师父就会帮我们,是大法在正宇宙,正人心。我们是助师正法。

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我突然出现病业现象。年轻时我患过肾盂炎,差点丧了命。修炼大法后,我无病一身轻,这么多年我什么活都能干,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病业出现突如其来。一下子把我击倒了,我躺在床上,觉得很难受,一点劲也没有。第二天第三天,小便还带血,并且伴有发烧寒颤状态,躺在床上身子象筛糠。我悟到是被邪恶干扰,开始向内找,找出近一段时间我做了不少不符合法的事,也有一些不符合法的人心。找出了原因,但我连发正念的劲也没有,瘫软在床上难受极了。丈夫看我的样子害怕了,叫我去医院我不去,就偷偷把小便拿医院化验,结果白血球高的吓人。就叫儿子拿吊瓶给我打。吊瓶拿回家,我坚决不打,我知道这不是病,他们没强迫我。到了晚上,我实在撑不住了。我挣扎着站起来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求师父救我。我坚决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坚决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助师正法的路。求完师父躺下了,我突然想到,我不能躺着,我要坐起来学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捧起《转法轮》,我双手抖的很厉害,书上的字都看不清。因为大法我很熟。坚持读了一个多钟头,我的手就抖的轻了,当我读到两三个钟头时,手就不抖了,身上也有点劲了。从早上三点钟到晚上八点多钟,我把《转法轮》读了一遍,“病业”没有了。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我是老年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不能懈怠,不能偏离法。邪恶的旧势力因素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是一道很难闯的关,我曾见过几位被迫害失去肉身的老年弟子。我们必须走正路,更要正念强,做好三件事不能打折扣,不能敷衍,否则就是在欺骗自己,欺骗师父。我愿自己能和全体同修共同携手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