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教学的智慧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九六年正月喜闻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震撼了我的心,一个从来对气功不感兴趣的我,下决心修炼法轮大法。拜读完《转法轮》后,我明白了,明白了人为什么当人,应该如何做人……许许多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书中都找到了答案,我断定这就是我等待的。

大法给了我教学的智慧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按照真、善、忍做人。在工作中、生活上,我替别人着想,矛盾中,我不再怨天尤人,我找自己的不足。以前,为了升学率,学校里经常班与班比,教师与教师比成绩,逼的老师们抢自习课,逼学生学自己教的科目,学生们苦不堪言,老师之间明争暗斗。我想,教学不应该是这种状态,孩子们太苦了,老师也太累了,所以我从提高课堂效率入手,认真备课,根据孩子们的心理特征,讲课中加入一些有趣的游戏,尽量多的给孩子表现的机会,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从而在乐中学,效果不错。

不与别人争高低,与同事也相处融洽。有时学生成绩不是太好,我向内找,自己那颗争强好胜的心没放下,仍然有执着期末校长通报班级之间排名的虚荣心,都是求名之心,我抑制它。随着我的执着心放下,课堂气氛也好了,孩子表现出喜欢听课,愿意与老师交流,学习成绩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学生毕业之后,很多学生高兴的说,他们成绩考的相当理想,很感谢老师的课。他们班我所教科目全市名列前茅,受到校长的表扬。我深知是大法给了我教学的智慧。

通过修炼,我走出了自私的怪圈,变的豁达、自信、坦坦荡荡,真正找到了自己。家人都说,修炼前后我判若两人。

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出于小人妒忌,与罗干等勾结一起,利用手中权力,掀起了一场镇压好人的运动。那时,报纸、电视等各种媒体一天二十四小时诽谤、污蔑大法及师父,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竟如此卑鄙,造出如此谎言。我有责任站出来,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一时间,我成了当地的新闻人物,学校,政府,家庭对我一齐开炮,逼我写保证,我不厌其烦的给他们讲真相,给各级领导写信,希望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不要污蔑好人。

上访回来后,我丈夫担心邪党整人迫害,整天又打又骂的,甚至要和我离婚。无论他怎样对待我,我就是对他好。我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我知道,他也承受很大的压力,我要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要有大忍之心。

女儿是丈夫的掌上明珠,她从小跟我修炼,但一看到爸爸发火就害怕,更不敢在爸爸面前学法、炼功、发正念。有一次,她不慎从楼梯上滚下来随即头痛、头晕,我有意不让丈夫知道,便上床给女儿读法,大约两个小时后,女儿睡着了,一觉醒来,基本康复,过后我告诉丈夫,他说不可思议。三年前,女儿发烧,丈夫非逼女儿到诊所打针,医生未做皮试就输上抗菌素了,一会儿,女儿休克了,赶紧送到了大医院,孩子的姨姨闻讯赶来,看到奄奄一息的女儿,叫全家人赶紧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打针抢救,药还没怎么進去,孩子就醒来了,医生检查各项指标都正常。丈夫再一次看到了大法的威力。

对于丈夫,我知道他背后有东西操控,并非他自己,便发正念清除,同时向内找自己,我找到了自己的气恨心、自私的心、妒嫉心、还有对情的执着,便排斥它们。自从发正念,丈夫的态度渐渐的发生了变化。今年暑假他刚买的新车就撞坏了,我告诉他这是不敬大法的恶果,并给他大法真相护身符,他表示不再抵触大法,天天开车佩带护身符。

婆婆家条件好,给子女们都买了住宅房。为了能得到老人的钱、物,兄弟、姐妹们挖空心思,打婆婆手中钱的算盘。为不能满足自己的要求而跟父母翻脸,甚至不上门。而我,象个局外人,经常劝丈夫不要争,过日子得靠自己,父母把我们养大已不易,怎能伸手要?是孝敬他们的时候了。平时我让丈夫送好吃的给老人,教孩子懂得孝顺,常去看望老人,逢年过节给老人买衣服买吃的,从不与其他兄弟、姐妹攀比,在公婆面前我也常劝善。婆婆伤心时,愿和我诉苦。街坊邻居都说婆婆夸我好。公婆也几次说我好,我当时就告诉是大法好,师父教我凡事替别人着想,走到哪里都做好人。把大法真相告诉他们。我还给婆家人都做了三退。

向陌生人讲真相,我迟迟张不开口,看到《明慧周刊》上每天都有被绑架的同修,加上当地同修因讲真相被绑架的消息,怕心油然而生。身边的同修多次引导我:学好法,正念足,理智清醒地做,你试试。我多发正念,买菜时,按照同修说的讲,效果不错。越讲这怕心越小,越讲我越会讲。将真相写在人民币上传递,这办法真好,我买东西,除了一百、五十大面额的以外,几乎不落,市场上的人们越来越喜欢真相币,我也告诉他们:“传递真相币会有福份”。

现在,我利用各种机会向身边的同事、朋友、路人传递着大法真相,劝三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