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主流社会推广神韵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去年冬天和今年夏天我们城市的神韵晚会,开始我主要是做媒体广告,到后来主要专注在对主流社会里的团体推广神韵,为尽快把局面打开。做主流媒体广告是一个途径,除此之外,深入社团,进入上流社交圈子,面对面讲真相,以他们能接受的形式介绍神韵,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今年七月份的演出,提高了票价,主要是为了打开主流社会,让更多上流社会人群来看演出。可是主流媒体广告打出去不少了,票却出去的不多。为什么呢?在商场里卖票的学员都反馈,很多人看到了我们的消息,但是没有买票。如何在短时间内突破主流社会呢?看着演出日期一天一天逼近,我心里很沉重,那段时间每时都在沉重之中,似乎压得我出不了气,急的白头发都出来了。要成就师父所要成就的,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神韵一定要在主流社会尽快打开,这是法对我们的要求。一定要做成,也一定能做成,不管我们自己觉的是否能行,都得去做,而且一定要做好。

我和另一位学员开始试着找一些大的协会,如律师协会,房地产协会等,还有艺术界的各种团体,与他们约见,或直接找到他们开会的地方,他们办公室,给他们介绍。若他们在开会,询问是否可以给一个机会做简短的发言,介绍神韵,或给每个人神韵小册子。我们到一些高档俱乐部,直接找经理或主管谈,给他们放录像片,看画册。把他们每一个个体的人当作我们要救的对象,不看他职位,不看他是什么人物,也不期望他能做什么事,只针对这个生命去救度。他当经理,当老板,说不定就是等有这样的机缘被救度。有个高档俱乐部经理,我们给她看了图片,放了几分钟录像介绍,她说真的好,她快掉眼泪了。她要给他们所有成员发电子邮件介绍神韵,还想组织餐会,让我们去介绍神韵,还要把神韵消息放到他们的每月新闻里,放到他们的网站上。

在最后一周多的时间,一个很大的俱乐部的主席给我来了电话,因为他下面的一个分部的负责人听了我们的介绍,向他推荐神韵,叫他找我。机会来了,我马上调整自己心态:我就是要你明白真相,不管你是什么人,要救度的是你这个人。我给他介绍了神韵,结果效果很好,他很感兴趣。他说会把神韵演出消息马上放到他们的网上,他说他下面有三千多会员,都是有钱人。他最后说,你等着吧,你几天就会看到效果(就是会看到票卖出去了)。西方上层社会更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讲究信任度。一旦自己的圈子里的人有人认同,特别是他们负责人的推荐,或是这个团体自己的网站登出来,他们就比较相信。

我体会到,如果没有观念,没有是否能做或不能做,把每个接触的人,当作要救度的众生,交往中会自然的感到自信,法的力量会展现。一个人明白了,知道神韵好,一般都会主动告诉我们可以如何在他们的团体中、俱乐部中介绍。而且,只要能让一个人坐下来听我们讲,他都会很感兴趣的。这时,我们也才体会到,有钱人,上流社会,比一般的人群福份大些,他们对古典音乐和舞蹈,更能接受,更感兴趣。只要知道好,他们就会来看。

我全天上班,空余时间很少,而联系,见面,推票,需要很多时间的。开始我是希望更多的学员能参与,特别是英文更好的学员的参与,但是发现找不到能专注在这方面的。交流了不少,电话也打了不少。后来一想,不能有等靠的想法,能做多少算多少,做的对的话,师父会加持。我是尽量把很多见面时间都是安排在中午休息时间,经常是另一位学员开车到我公司,我们就一起出去,有时也分别出去拜访。几乎每次出去见面,效果都不错,打电话,也都很容易找到该找的人,成功率很高。有一次我与一个有上万人的律师协会打电话,约见负责人,结果转到他们公关经理那里了,我说你听说过神韵演出吗?我刚开始介绍神韵,她马上说:你说是神韵,神韵?我刚看了,太好了。去年十二月份朋友拉我去的,我没想到这么好。她说愿意在他们协会中介绍。果然他们协会中的人买了一些票,演出前几天,她说她又发了一遍电子邮件,提醒大家。我明白是师父在精心安排,时间不够的情况下,只要做的对,正念足,也能有效果。也是在演出前两个星期,一个大公司的负责人告诉我,说你们的推广做的好大啊,到处都知道了。她说她也在其它的协会中担当一些职务,都在传我们的演出消息。有一个人说连一个高档的单身俱乐部的网站上都有你们的演出消息。

两年前曾与一个演出团体的PR(公关)见过面,他曾给我们出过很多好主意,后来就断了联系,我们的演出十天前我才又找到他,约他吃晚餐。吃饭时,谈到希望他能在最后时刻帮助我们一下。他非常愿意,他马上拿出IPhone,与他认识的协会组织打电话,叫他们给他们的成员发神韵演出消息,几分钟功夫,就谈妥了三个大的协会,每个能帮助发送一千或几千人。他的办事效率让我们很吃惊。他和几十个大的协会和社团保持有联系,他的演出公司的很多票都是通过这种形式出去的。每年他的演出公司在我们这个城市就有七八场演出,还到其它几个城市有演出,而卖票公关,就他和他的一个搭档在做。他说这顿饭是他今天的第一餐,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在忙。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他的IPhone也没有停过。我们吃完饭,起身离开,我们走到了餐馆门外,迟迟不见他出来,原来他不失时机,在给邻座的一桌人介绍他的产品呢。这让我看到的,常人为了做好自己的事,都能如此尽心。我们大法弟子,推广神韵,救人,这么伟大的事,还做不到如此用心吗?我以为我是很抓紧时间的了,今天我看到自己的差距,如果我做事效率,时间的抓紧还不如一个常人的话,那是真是汗颜。何况我们做的还不是一般的演出,是师父在正法,在救人,师父在加持我们,全宇宙正的佛道神也在帮助。我们弟子不管人多人少,也能让当地的演出成功。

进入上流社会,与这个圈子近距离接触,交朋友,对我来说难度是比较大。开始一直没有太多信心。没有经验,英语能力不够,文化有差异,对这些人的喜好不了解,这都好象一个一个的大山,难以逾越。有一次艺术界的一个聚会,我去参加了,我似乎到了一个完全不属于我的世界。他们之间都是一见如故,尽管不少也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没有几个人想与我这个东方面孔的人说话,都在找他们想要交谈的重要人物。我只有两三个认识的人,感到很不自在,很想离开。我对自己说,不能失去这个好的机会,那么多艺术界人士,一定要坚持,一定要坚持,不管怎样,能认识多少,就是多少。坚持当中,果然有人主动来和我说话了,逐渐也认识了几个重要人物。有人告诉我,那个被人围在一堆人中间的人是×××艺术协会的执行主席,这个协会掌管着负责给当地很多艺术团体的基金。我想,我一定要认识他,让他知道神韵要来这个城市了。我在旁边默默的发正念,同时有意让他注意到我,知道我想与他说话,他与那些人谈完了,我就走过去,感谢他们过去对神韵演出的支持,同时又给了他今年神韵演出的小册子,聊了几句,他说很可惜那几天要出城,看不了神韵演出。后来,我们再次申请基金,在做评审时,他很为我们说话,支持我们,我们顺利的得到了一笔赞助资金。我知道这是好几个大法弟子的努力结果,可这次聚会也是让我增加了信心,也更对我们進入上流社会的圈子的重要性,增加了认识。

我们做的媒体广告和邮寄的资料,让很多人知道了神韵,而且也有很多机会让人知道是高档演出,可是为什么来买票的人少呢?是旧势力的因素在阻挡,不让他们得救。于是我们大法弟子亲自去接触他们,去讲神韵真相,就是在有效的清除这些干扰,大法弟子救人,旧势力是不敢阻挡的。尽管可能接触的人数还是有限,但是只要救人的心纯净,起的作用会被放的很大。而这个过程,就是师父给弟子尽快提高的机会,也是成就我们大法弟子的过程。

在与上流社会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执着,包括隐藏很深的执着。只有不断修去,提高上来,才会把事情做的更好。比如,与西方人交往的自信心问题。我一直是信心不足的。三年前我来到现在的公司,从最沉默的技术部门,安排到了市场部做数据分析。发现周围的人都是能说会道的,比普通的美国人还会说话,还喜欢说话。他们每天聊天讲笑话,可是我由于不能全听懂,也不会掌握说话的方式和语气,怕说错话,造成误会,产生隔阂,于是几乎不太敢加入他们的聊天,但是又必须保持礼貌,所以只是默默听着。经常很难受。

表面上是语言文化的障碍,一直没有突破,是自己的问题。向内找,是自己的很深的自我保护,爱虚荣的心,不敢坦诚自己的不足,不能敞开心扉,再往深挖,是自我意识太强,不能随时关注别人,不能从他人出发想问题,看问题,于是无法深交。其实还是一个私字挡住了。如果随时能想到每个认识的众生都是千年轮回,走到了今天,一次又一次的安排,与我们认识,得到被救度的机会,茫茫人海中,我们大法弟子很少,而能结识我们,他的生命何等幸运。我还能放不下自我,接近他们,救度他们吗?放下自我,我从改变我的外形开始,穿好一点,学一点化妆技术,改变不拘小节的习惯,更注意言谈举止,让上流社会能接受。同时,我也发现,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之场,他们在与我们的交往中,会感到舒服和容易信赖。尽管我和他们差别很大,我们是来救他们的,他们千百年的等待,不就是为今天吗,我给介绍神韵,传福音,从他们的内心深处,明白的一面,他们是期盼的。

虽然还不能真的融入他们的圈子,可是越做越觉的该做,越做越有信心。现在出去见面,讲神韵真相,如鱼得水,很高兴的。同时我也才发现这三年在我的公司的这种语言环境的强力熏陶下,还真的不知不觉中学了不少。开始明白,师父一直在帮助我为今天正法需要做的事创造条件,一切都具备了,就看我能否正念突破,修好自己,真正做到该做的。

尽量与联系过的人保持长期的关系,成为朋友,也是很重要的。这次发现,以前认识过的人,现在联系上了,对我们帮助都很大。有的帮助我们认识更多的人,有的提供信息,推广方法。我给一个只是在两年前曾经一起吃过一次饭的剧院的总经理打了个电话,她很愿意帮忙,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很好的公关公司;有个艺术协会的项目负责人,以前同修邀请我和他一起去吃过饭,当时觉的他做的数据库对我们不会有什么帮助,没有太在意,今年发现他参与的那个数据库项目,可以提供我们所需要的看剧院演出的人的邮寄地址。原来,我们做的每件事,都有原因,都是有安排的。

然而与常人建立和保持个人关系,对我也是一个挑战。需要时间,更需要耐心,需要更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对他人的关心,需要有滴水穿石的功夫,若只追求短期效应,将来可能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现在联系的所有人脉,若能保持,就是在为下一次的演出打基础。其实这也是考验我是否能不把自己做成什么事看的那么重,是否具有更大的容量。

在一次展览会上,我们得到一个卖票摊位。刚开张不久,一个西方妇女走过来,看我们放的电视神韵广告片。她说她收到了神韵演出的邮件,觉得很好,就买票了,今天正巧看到我们在这里,走过来了。看了几分钟的录像广告,她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知道这是很有缘份的人。几天后,我想,也许能请她帮忙在她的圈子里推广神韵。于是给她打了电话,她非常高兴,给我介绍了十几个协会。后来还安排与一些她认为对我们卖票有帮助的人共进午餐。看完演出后,她给我写电子邮件,说太美了,她哭了两次,她说神韵带她看到了天上的情景,这在地球上是很难看到的。为了建立更进一步的联系,我也约她出来和我们一起吃中餐。

以不同渠道在主流社会直接介绍神韵,我们这只是刚开始,至今,真正的上流社会,我们接触的还是不多。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提高,在救度这更有缘份的人群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知道该如何做,如何做的更好。

感谢师父给了弟子参与推广的神韵的机会,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成就师父要成就的,助师正法,这是弟子的誓约。

(二零一零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