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中纯净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我和大家分享一点在推广神韵中的修炼体会:在推广神韵中纯净自我。

1、放下自我,配合整体

神韵在全美展开巡回后,就有外地同修找到我说人手不够要我去帮忙卖票。我看着出票率也着急,希望在最后的阶段能有大的改观,定了机票就上路了。到达的第二天是星期六,当地的同修安排我在商场里卖票。按说星期六是一周顾客人流量最多的一天,出票也是最多的一天,可协调人说一个人就够了,只安排了你。我一听就沉不住气了,这是什么样的商场啊,星期六一个人就够了,那平时就更不用说了,心里很不情愿,想去出票多的地方或做点别的。协调人说:“我们专门找人设计了展位,买了保险,花了很多精力,就是没人,你去不去?”看来不去也得去,我不太情愿的答应了。

答应是答应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我心想我这么老远坐飞机过来,我卖票卖的也挺好,让我守着这样的地方好象也发挥不了作用啊,我手头上也有网络退党项目在做,而且非常缺人,我走时只剩半个人在顶着,而每天都有几十人来找我们。神韵的重要性不用多说,但做了这项就做不了那项,难以两全其美,我也是权衡了好久才下定决心来帮忙。听说这个点出票很少,让我天天守着这样的零售点,心里就觉的不是滋味。

我知道心里过不去就说明自己有问题了,有执着。我问自己我来干啥来了,不是来协助当地同修办好晚会吗?师父一再强调要协调好,配合好,才能把晚会办好。“你们为了一个共同愿望参与这个项目,各持所见,自己都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这怎么协调啊?这五个手指头都想伸直了,攥不成拳,打不出去,这没劲儿呀,所以要配合好。”(《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既然我是来帮忙的,就要配合当地同修的协调,不能以自我为重,总想按照自己的愿望干,这一念都是在抵消集体的力量,大法弟子得去圆容这个集体,在哪里都做到证实法,救度那一方的众生。法理悟清楚了,我的心态也变了,踏实了,我对自己说,分配我做什么就做什么,认认真真对待每一位路过展位的人。

星期一至星期五很快过去了,又要到下一个星期六了,心想总算等到人多一点的时候了,应该能多出点票了,没想到星期五晚上接到电话说,星期六、星期天这个点让当地同修去,让我去送特刊。虽然这次心里没那么大的波动,还是有点小小的不平静,怎么连周末卖票都不让了,只叫我管人少的时候?看来我还是没修干净,我还是在乎我自己,没有从整体去考虑,也没有站在协调人的角度去考虑。其实在卖票的最后阶段,每一天都很重要,每一天都有众生走过我们的展位,我在乎周末周日、或是哪个商场、在哪里卖票,不就是想在自己手上多出点票吗?人的干事心、成就感掺到了大法中证实着自己,这些心能允许它存在吗?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什么人心都得修掉,这里感谢师父和同修给我这样的机会,帮助我放下人心提高上来。

2,多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

我时常不知不觉用自己的观点衡量别人、要求别人。

有一个城市当地只有两个学员,急需要同修支援,在忙完DC神韵演出之后,我就想找同修一起去帮忙。找了几个我认为有条件出门的同修结果都说不行,而我认为她们说的理由都是可以克服的,所以就一遍一遍的说,结果人家还是没去,我就对她们就有想法。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每个人都处在不同的环境,有自己的具体情况,家庭、工作、和个人参与的其他救人项目,我不能站在我的环境和状态中去要求别人和自己一样,我可以去说我的认识,但对方不按我的要求做时,就对别人有想法,显然是自己法没学好。我们只能是鼓励,而不能去要求对方要做到自己能做的,每个人在修炼中走到哪一步、该去哪些心,都有师父在管着。当我意识不到这些时,师父就利用各种机会点醒我。不要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不久同样的问题又发生在别人要求我去帮忙中。

忙完一个地方的神韵,又有一个地方找我,接着又有一个地方找我。说实在的自己也不想总在外面跑,自己手头上做的退党项目,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少,不能说走就走。加上那么远我一个人开车还不行,还要找同修一起去。外地同修并不了解这些具体情况,我当时的感觉是对方说话不好听,心里就有点过不去:这种态度谁愿意去啊,要找别人帮忙,说话还那么硬,心里咯噔了好几天。但是我明白的那一面也在告诉我,去帮助卖票是去参与救度众生,不是那种常人式的帮忙,就是自己的责任,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应当义不容辞,怎么能够还想对方说好听的,感谢的话呢?我想起师父说的:“只要别人对我们好,我们就高兴,不去想别人;甚至有的人在极痛苦中无可奈何的还要对你说着好话,你却不体谅别人的心,什么样的事情都有。”(《瑞士法会讲法》)试想几个同修就承担一个地区的神韵,有多少事情要协调啊,有多少困难要克服啊,我不去体谅同修,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而不是站在对方角度去想问题,还计较对方的态度,其实是同修给我一个修炼的机会,我还不悟。修炼就是修自己,心念正了,人员、车辆什么困难最后一分钟都圆满的解决了。

3,在任何环境中都用纯净的心态对待

下面和大家分享几个卖票中的故事。

故事一

一次去一个地方卖票,所有的设备材料应该是我准备好的,头一天我问了情况,联系人说不用带电视,对方说他们墙上有。第二天去了后才发现,我们的桌子在走廊上,只能隔着玻璃窗看挂在房间墙上的电视,玻璃窗上还贴了很多常人的宣传广告,只有通过广告之间的空隙才能看电视画面,声音根本听不见,当放到采访观众时,更不知所云。带去的电脑,信号被高楼遮住上不了网,看不到票。我试着用电脑放神韵广告,只能放其中的一段三十秒的而且无法循环。我不可能就站在电脑旁每三十秒去放一下。因为只是做中午二小时,進出单位还要特别证件,都是别人接送我,所以当天是无法弥补这些不足了。

开始是有些焦急,因为完全不是我预计的情况了,心里开始抱怨先生,头天晚上我让他给我做一张能自动循环播放的光盘,我可以在电脑上放,以防万一,他说了些理由没做,我看是因为已经很晚了,怕费事,又联想到他平时对我的事总是不重视,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是想想也没办法,抱怨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是在散发黑色物质,使这个救人的场更不纯净,更难救人。

神韵的演出是纯善纯美,打出的能量才能救的了众生,没听说哪个演员演出前还在生气。表面上我们只是介绍一个演出,如果我们自身的场不纯,我们说出的话就没有力量,就打动不了常人,就起不到救人作用。

渐渐的我静下了心,我先用画册介绍一遍,然后说我还有往年的经典视频给你看,马上放一遍,短短的三十秒对方还没看过瘾,我赶紧把座位图给对方看,告诉他我们还有不多的好位置,赶快买票,然后用电话和同修联系,把座位挑好留下。有些人当时就买了,更多的人要回家商量时间,第二天来买。当然第二天我带了电视,以后出的票也更多,有时会排着队来买,真是忙不过来,一边在照顾顾客选票,一边又有电话打進来要买票,后边一个在等候选票,那边还有一个要问问题。

我的体会是,在困难面前,不要把它看的很重,内心的平静祥和是救人的关键,视一切困难不为困难,只是换一种方式做事,没有电视、没有电脑、照样去做,不求结果,注重过程,结果就在其中,真正的障碍在我们自己的内心,一个纯净的心打出的能量才能改变常人,救的了众生。

故事二

一天在一个商场里卖票,迎面走过来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个顺手拿了一张神韵介绍,我迎上去给他们介绍。他们是从展位的侧面走过,走过展位后是背对着电视屏幕的,我给他介绍时,他只是把头转过来,脚却不肯挪动,扭着身子看屏幕,看那架势,随时都会抬起腿离开。我有意多给他介绍屏幕上的每一个画面,希望他能转过身来,靠近电视,安心的看一看,可他丝毫没有想多停留的意思。我的心开始不稳,一种无名的担忧开始冒出来,并影响到我介绍时思维的连贯,我努力的抑制着这些不纯净的东西,在介绍的间隙中以最快的速度想一遍:“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让自己本性的一面发挥作用。

看完一遍广告片,我走近电视拿起画册逐页翻给他们看,这时小伙子终于转过身来了面对电视了。介绍完了,我说买票吧,小伙子笑了笑推脱说:是想去看,问题是我需要找个人和我一起去。说完就准备离开了。突然我感到站在他身后始终一言未发的另一个小伙子的身影一下子跳到我的眼前,占据了我的大脑。谢谢师父的点化,我就指指那个小伙子说:就找他吧,你们一起去看。我感觉那时的场很清朗,那小伙子爽快的说:可以。我立刻说:好,我来帮你们选位子,不给他们一秒钟的犹豫,帮他们买好了票。这两个小伙子有机会得救了。

故事三

一天我在常人售票处处理我们的票务,進来一个小伙子,他在房间看了一圈没买任何票准备出去。我一想不能让他错过神韵,我立刻站起来给他介绍,但当时房间唯一能看到的信息就是一张贴在门上的神韵海报,我的内心紧张起来,没在电视机前我的信心就不足。意识到这些,我抑制着这种不安,一感觉到它冒出来,我心里就念一遍“灭”。用真念主宰着自己,我指着这张海报介绍神韵与众不同的特点。他说想去去不了啊,我说为什么,他说我有四个孩子。我说,那好啊,把孩子都带去看。他说不行啊,五岁、四岁、二岁、一岁。我一看是太小,就说请个人照看吧。这么好的世界一流的演出第一次到这上演,机会难得。他就说好吧,来二张,好一点座位。好一点座位?给他推荐哪一档?我脑子里转了一秒钟,高价位?还是最高价位?看起来他也不象大官,最高价位他会接受吗?我知道这些想法不是我,我排斥它,不听它的,我就指着最高价的票说:这还有两张好位置,不近不远正中间,他看了一眼说,好,就来这两张。

我发现卖票的过程也是纯净自己的过程,刚开始一看没电视、没画册,就有一种隐隐约约无法说服别人的担忧,当我不断抑制、消除那种担忧时,渐渐发现思想变的很净,没有杂念。那天能不能请到保姆啊,太太那天有没有空啊等等,什么都不想就是我带着他一步一步走進神韵,那个场完全在我的能量场控制之下。其实他明白的一面真是带他来买神韵票的。

故事四

一天,在一个售票点,我吃完饭后往回走,看见一对夫妻在前面走,先生手里还拿了一沓现金,可能是刚刚买完东西钱还没收,我眼睛一亮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这些钱应该拿来买神韵的票。我快速赶上他们,把他们留在电视机前给他们介绍神韵,介绍完了我说先看看我们的座位吧,他们就跟着我進了售票房,看了我们票的座位他们很满意就决定买票,我问愿意用什么形式付款,先生从口袋拿出一沓现金,我开始开票,他快速的数完钱,啪,把手里的钱全部放在桌上,我一看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好是买票的数目。

故事五

一天中午午饭时间,一位牙科医生路过我们的电视机前,给他介绍完了,他也觉的很好,但要和太太商量,我说现在就给太太打个电话吧,我们的好位置已经不多了。他当时就给太太打电话,商量好了之后买了五张票。第二天他又来了,说还要再买二张送给他的助手和女儿,可是旁边没有连在一起的了,他又坚持要坐在一起,我就请他回去把那五张拿来我给他换另一排,让七个座位连在一起。

他走了之后一个小时也没回来,我赶紧把情况告诉在点上的另一个同修,我们一起发正念,破除干扰,过了二三个小时,他终于带着票回来了,我给他换了一排。过二天又看见他远远走过来,我就说是不是又来买票,他笑着说,是的,我还要再加一张给我助手的先生,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你们不再看到我了。我说,不,我还希望看到你回来。过了几天,又远远看见他笑眯眯的走过来,他说,这次是给我妈妈买一张票。我看了看座位,又没有连在一起的票了,他说,现在我已经有经验了,说着把前面买好的票都拿出来,我给他换了一排,我一看这一排共十个座位,就对他说,这排有十个座位,你已经买了九张,还剩一个你也买了吧,省的下次再来。(他来了五次了)他想了想说:好吧,反正这是一个很好的送人礼物。就把一排十个座位全买了。

众生得救的故事还很多,这里不再多举。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我们的念很重要,卖票时要纠正自己不纯的观念,纯净自身的场,不让任何杂念干扰,我们的话就带有很强的穿透力,这时我们说啥常人就听啥。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提到:“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你害怕的时候,你发现众生都不对劲了。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所以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自己的态度、思想状态、做法上,这都非常关键,能决定着世上的变化。”

让我们以更纯净的心态助师正法,完成史前大愿,不辜负师尊的期盼。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