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以报师恩

一次车祸所悟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多伦多大纪元华人广告部的销售员,做广告销售已一年多。我是一个从小只会买东西,而不会卖东西的人,今天能走上一条做销售的路,从走过来的一段历程,弟子深感师父的慈悲和呵护,也相信是师父苦心安排给弟子的修炼之路。特别是今年六月九日在去见客户的途中,在师父的保护下在高速公路上避免了一场连环车祸,更是深感师父的佛恩浩荡。唯有修好自己以报师恩。

以下是自己的一些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1)神奇的车祸

今年六月九日(星期三)上午跟同修拜访了一些发行的客户后,中午跟另一位同修去见一位华人广告客户。一点左右我的车在多伦多404高速公路上以一百公里的时速,在靠最右边的车道往北行驶,突然左边的一辆学校工程车为了避一辆大货车的插入,而撞到了我的左车门,我的车向右边的路边驶去,我刚把车头拨正,突然我的车的后面又给一辆车撞了一下,坐在副驾驶的同修“啊”的叫了一声,我的车一百八十度转了一个回头,对着四条车道向反方向行驶,这时我看到四条车道的车飞速的向我的车冲来……

当意识到危险时,我旁边的同修闭着眼睛,抱着脑袋,捂着耳朵大声的喊,开始我不知道她喊什么,其实我是想知道她要我怎么做,因为当时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控制方向盘了,当我听到她在喊“法轮大法好!”时,我的思想突然好象静止了,一瞬间空气好像凝固了。这时我发现我的方向盘不是我在控制了,在反方向的行驶中,车辆在我面前呼呼的飞过……

我在第一条车道上反方向行驶,两辆小车避开了,第二条车道的大卡车冲过来了,所有的车到快要撞上的一瞬间突然又绕开了,就这样我的车越过了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最后行驶在中间的紧急区,这时我才想起,我可以刹车了。在高速上的紧急区停着我们这一辆反方向的车。

这时同修停止了呼叫,睁开了眼睛,松开了捂着耳朵的双手。看车停了,激动的喊了一句:“感谢师父!”她激动的捂着脸哭起来了。我赶紧对她说:“我们先别哭,看看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反方向停在高速上,我们怎么回去呢?”

几分钟后,拖车的来了。小心翼翼的打开我们的车门问:“你们还好吗?”我说:“没事,活着。”他惊讶的问:“你们是怎么开到这边来的?”我说:“给别的车撞到这边来了。”看我们的车头一点都没损坏,不需要拖车,他就要我报警了。几分钟后,警察来了,还是吃惊的问我:“你是怎么开到这边来的?”当他把警车调派来封路给我们掉头时,另一名警察瞪大着眼睛说:“她们居然没事?车也没事?”

很快,警察也把撞我们的那辆工程车找到了,他们看到我们都没事,也很惊讶,双手合十不停的给我们道歉。

我们心中在不停地叩谢师父!回到办公室同修和我到师父的法像前拜谢师父,泪流满面……我们继续约客户晚上见!正念正行!唯有做的更好以报师恩!!

2)走好师父安排之路

我二零零二年底得法,零三年有幸成为多伦多大纪元的一名社区记者,我先生(同修)在帮助我整理报道的过程中,也成为了一名记者,后来他比我進步快,还成为了编辑。

随着形势的发展,多伦多大纪元急需一名全职的记者,我想我在常人中的工作收入应该可以支付全家的开支,我们商量后,先生说只要我不乱花钱,我们肯定能维持生活,我就下决心说,我一定能做到不乱花钱。这样就决定让先生辞去常人的工作而做大纪元的全职记者。谁知后来在金融风暴的影响下,我常人工作的公司也倒闭了。当时我觉得很高兴,我终于有理由也全职做大纪元了,我就开始走上做广告销售之路。

当时只想着师父说的“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一定会成为主流媒体的。(鼓掌)不但成为主流媒体,将来是世界第一大媒体”(《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并相信在大纪元做销售是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因为我不当家,所以也不知道究竟家里是否够开支,我想如果我们两人的收入不够用,大不了到时卖车或卖房子也能撑一段时间,现在一年下来了,我不但不用卖车、卖房,上星期还换了一辆新车。

我刚到大纪元上班时,在我们办公室能坚持着全职做广告销售的同修,都是经过了一番艰苦的磨练,留下来的都是做了三年以上的。而他们又基本都在做着西人的广告市场。看着我一个人在做着华人市场,他们也在努力的帮助我,但好象作用也不大。当自己撑着做华人市场做了大半年,今年的四月份,眼看做不下去时,来了一名在国内有销售经验的同修,在她的带动下,我们成立了一个华人销售团队。在华人市场有了一个很大的突破,团队六人拧成一股绳合作不到三个月,我就达到了可以养活自己的目标了。我们真正体悟到了师父说的:“经营的越来越好的时候,那就可以成为一个完全是正常运作的企业,可以养的了报纸、养的了参与的人,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前几年我说,那是个目标,现在说,这是可行的。”(《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当我们做得正红火时,出现了这场车祸考验,当时坐在我车上的那位同修,就是我们华人广告小组的协调人,车停下来后,她的第一句话是:“感谢师父!”第二句话是:“邪恶多害怕啊,说明我们做对了。”

3)修好自己 以报师恩

我们华人广告小组刚成立三个月,已做出了很大的突破。救人是我们的基点,针对华人做广告的过程,就是一个讲真相的过程。我们悟到:作为一个团队只要配合好,力量就势不可挡。

神奇车祸发生后,我把经历在多伦多大组与大家交流后,得到了很多同修在法理上与我们的真诚交流,同修的反馈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一位同修说:“常人都有句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修炼人有师父保护,是我们的大福,而你们正念闯过来了,干好华人市场必成。但发生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也要好好向内找,修好自己,绝不给邪恶钻空子。”

每当我过心性关时,我就会问自己:师父把我保护下来,不是让我继续来保留我的执着,而是让我多救人,把自己修得更好。

由于自己参与的项目较多,而个性又是急性子,属于师父说的那种“一说就炸”的人。所以在工作中就会有冲突和摩擦。同修为了避免我“炸”,给我提意见也是很婉转的。一位同修是这样跟我说的:“你跟你先生的性格真的是相反,他很温柔、耐心、稳重……。”我就得想这些赞美词的反义词是什么,尽量的向内找。有位同修更是智慧的说:“真羡慕你们家先生找到你这么个媳妇,可以修那么高。”有时想想同修的苦心帮助,我就感动不已。

一次和同修A去见一个地产经纪商,出来后,同修A善意的给我提了一些意见,从我的坐姿到我的谈吐。同修还没讲完,我就已经忍不住了,然后大声说:“你有完没完,你以为你就对吗?你刚从大陆出来,什么都不懂,你刚才说我的那些都是党文化。”我就又把她刚才的话数落了她一番,可贵的是,同修一点也不反驳,最后她说了一句:“可能我的党文化还是挺重的,我得好好回去认真读一遍《解体党文化》才行。”我后来想起都很惭愧。

第二天跟另一位同修B去见一个客户,这次成功的签了合同。出来后,以为她会表扬我,谁知她也是跟同修A一样说了我哪里做的不对,哪句话不该说,我开始心里还挺不平衡的,这次我不说她是党文化了,但心里觉得她是新学员,所以还是不服的说:“单都签了,你怎么还有这么多意见?”但当看到同修那份真正为我好的心,我感动了,对她说:“我一定下决心改。”同修拍拍我的肩膀说:“好样的,下次一定不能再犯这种毛病了,大家都不容易,我们一起好好干。”看着比我小好几岁的同修象慈母教育孩子一样的待我,我感动得流下了泪。

4)面对考验 信师信法

常常是在我做得有难度,或者受到什么挫折时,常人工作的引诱也就接踵而来。有一次当我跟同修过着心性关,感觉到我可能无法再在大纪元做销售时,我曾经做了十几年的常人专业工作有一家公司给我提供了工作机会。他们早上九点通知我,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要我在十点给他们答复,如果应聘的话,下午二点就开始上班。一个小时就要做出去留的决定,我就想也不想就直接问我先生了,他也想都不想就说一句:“你还是在大法弟子的工作环境中工作吧。”

我高兴的回到大纪元办公室后,有点得意的把我放弃应聘常人工作的经历告诉了大家,以为大家会说我了不起,谁知同修对我说:“那算什么?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啦。还有很多次的呢。有常人工作来诱惑你,就说明你还不够坚定,心不稳,才会有考验。”我就对自己说:行,我要稳住心,坚持走做华人广告的销售之路。自那以后,真没常人工作找我了。

六月是我约见客户最多的时期,九号发生车祸后,在纽约新唐人工作的女儿,在电话里听了我的故事后,激动的说:“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见不到妈妈了。你开车还是小心点吧。”车祸后的那几天,我一上高速就开始有点害怕,在高速行驶中听到一点动静都会整个人跳起来。我知道是在要我去掉怕心。但我还是开着那个给撞坏车门而还能开的车义无反顾地去见客户。怕心去掉后,客户一个一个的约见,合同一张一张的出,刚过去的六月份,是多伦多大纪元销售额打破历史记录的一个月,也是我收入最高的一个月。

一个客户听我讲车祸经历,当我跟他讲到,出事时我们喊“法轮大法好”和“师父救我”,他眼泪都流下来了。之后他要我给他看《转法轮》。还跟我说已把明报的广告撤了,星岛的到期也不做了,只做大纪元了。然后给了我一张半年合同的支票。

一位老年同修对我说,她有一位在青岛的九十二岁的姐姐,之前怎么说都不肯退党,她给她说了我的神奇车祸的故事,听完后马上退了。

跟我一起经历了这次神奇车祸的同修,给她以前的房东讲述了整个故事后,她主动的问:“你能帮我做‘三退’吗?”

5)扩大容量 善待同修

由于不同的因缘关系,同修之间有时也会有谁看不惯谁的时候,有愿意跟谁而不愿意跟谁合作的想法,所以合作中就会有摩擦。有一次我问一位同修说:“为什么某某同修看到你就笑得象朵花,看到我就象个苦瓜?”同修说:“可能你哪辈子给她吃了很多苦瓜,而我可能那辈子给她送了很多花。”虽然好象是笑话,但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明白是这种关系后,我看到不同的同修我都会去努力做一朵花。我们这个小整体就是在不断的组合中磨合,现在我们只要有客户,不管多小,也不管多远,我们都会互相组合着一起去谈。就算是一个三十元钱的小分类广告,我们都是穿着西装革履,提着电脑去见顾客的。

因为在做着其它项目协调过程中,自己养成了一种自以为是和爱指挥别人的毛病,之前同修都让着我,经过这次车祸后,我对自己说:“什么都是师父给的,自己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而当真正要面对考验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有一次同修C在讲电话,我看他有点说不清楚,我就想接过他的电话替他讲。同修没有把电话给我,而是讲完后放下电话,在大家面前严肃的对我说:“你知道你这样的做法是非常没礼貌的吗?”(以前这位同修对我可客气了)我正想解释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时,另一位同修D也噼里啪啦的说我哪一次哪一次是怎么打断别人的谈话,怎么的不礼貌。这时我开始受不了了,觉得你们要合起来斗我来了。我强忍着,一直不出声,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机会扩大自己的容量,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

后来这两位同修晚上都打电话来给我道歉,说他们不该那种态度待我。我心里很感动,但嘴上还是说:“我还在过关呢,你们就不能给我多点时间消消气吗?”他们都笑了,第二天我们又合作如初了。

6)珍惜这一份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如果现在你问我们销售部的同修,为什么你会做大纪元的销售员,相信他们都会回答你说“因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大纪元销售员这个工作,好处说不尽。每天都要接触很多的人,每天要打很多的电话,我们接触人就是在救人;集体学法炼功,早上学英文《转法轮》,下班后学中文《转法轮》。还有一个特点,如果是参加大法活动,都不用请假,社长、经理比你跑的都快;如果要参与其他项目的工作,也不会受批评,最多提醒一下要平衡好;如果要参与神韵售票,跟部门经理说一声随时都可以走。后来我发现,我的票卖得越好的时候,我的广告也做得越好,我参与其他项目的工作也会做的好。

还有,在给客人介绍大纪元时,同时也介绍神韵晚会并卖票;还可以讲大纪元三退的信息,并给客户做三退;广告签回来后,给大纪元盈利,也养活了自己。

最后以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的一段讲法与大家共勉:“别管现在是什么时期、迫害什么时候结束,就只管去做。真结束了大家都后悔。没做完之前,没到法正人间之前,大家只管去做,救人中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尽量的把事情做的越好越好,成就的是你们——大法弟子。”

(二零一零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