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沐浴 生命永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我叫刘秀凤,河北省涞水县人,原工作单位是永阳镇司法所。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造福人类,利国利民,却被中共定为邪教,非法打压至今。但是,法轮大法不但没有被打压倒,相反却洪传世界各地。我想以我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告诉全世界的人:大法造福着众生,大法使我死里逃生。

一、大法使我死里逃生

我们家是祖传中医,世代信佛敬佛,我从小就在爷爷奶奶、父母的神话故事和善恶有报的故事中长大,他们告诉我,不要想坏事,否则死后会被地狱小鬼剖腹挖心;不要瞪人,否则死后会被挖去双眼;不要打人踢人偷东西,否则死后会被锯掉胳膊锯掉腿;虐待老人遭雷劈;谤佛谤法招天杀。我时刻恪守着这些做人的准则,惟恐遭恶报。

当我看到一代代的人在生老病死中无奈的轮回着,我渴望寻到不老、不病、不死的道法,渴望回归天国世界。我10岁之前天目就是开着的,一到晚上,无论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我都会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和神佛,这些都为我奠定了做人的道德底线和修炼法轮大法的基础。

我从小多灾多病,28岁时,右肾衰竭被切除,我丈夫刘君是永阳镇中共党委副书记,我们两个都在镇政府上班,我们两个每月的工资最少拿出三分之二来治病,我和儿子成了医院的“常驻大使”。到1995年底,我的左肾也衰竭了,不敢吃饭不敢喝水,因为肾脏没有排泄功能了,住院之后,医生发现只能往体内输液,却不能往外排泄,就停止治疗,劝我出院,惟恐我死在医院里,问我们有没有钱接受肾移植,有钱就去大医院换肾,没有钱就别耽误时间了。20多万元对我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啊,我回家只能等死,全身肿得像面包,不敢出门。

镇政府一位老干部家属去看我,见我面对着墙坐着,把我拉过来一看,把她吓了一跳:“怎么肿成这样了,怎么不上医院?”我说医院不要我了。她拉着我的手说:“走,咱们找法轮功去,听说很灵验,死马当活马治吧。”

当晚,我炼完五套功法,又读了半宿《转法轮》,第二天四、五点钟就开始大量排尿了,象马尿一样,黄黄的,浓浓的。从此,我能吃能喝能睡能排泄,全身有劲,脸胖胖的象个红苹果,我把所有的西药、中药、草药统统扔进垃圾堆。

我活了!!

通过学法使我真正的明白:人生生世世的病业灾难都是因为人心变坏了,背离了“真、善、忍”宇宙特性造成的,法轮大法就是让人心回归到“真、善、忍”中来。因此,法轮大法不只救了我的身,更重要的是救了我的心,是我的心变好了,我的身体才变好的。

二、乡亲们纷纷炼功

我走在街上,当地老太太们问我:“哎,小策的妈,谁都看着你不行了,你怎么一下子这么白白胖胖的了,年轻了十来岁,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了?”

我告诉他们:哎,你们知道吗?我找到真正的活佛了,我炼了法轮大法了。她们说:你说的真玄,有这么灵验吗?我说:你们要是不相信,也去炼炼试试看吧,我这病是医院判了死刑的,现在都好了,我把满屋子的药都扔了,永远的和医院告别了。我还告诉她们: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不但使你病好,还能使你返老还童,延长寿命,一边炼一边延寿。他们都说:咱们有病没钱治,去炼法轮功吧。

关于我炼功病好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了全镇21个村,传遍了全县15个乡镇,人们都说:永阳镇有个女干部,医院判了死刑的病,炼法轮功炼好了。

很快永阳镇21个村,党员、干部、村民们陆陆续续炼起了法轮功。许多炼了法轮功的老年人,病好了,脸上白粉白粉的,光亮光亮的,有的老年妇女还来了例假,有的结婚多年不孕的法轮功学员炼功几个月就怀孕了,有的生个胖儿子,有的生个胖女儿。

直到1999年7月20日之前,全县15个乡镇有近万人炼法轮功,永阳镇各村有近千人炼法轮功。为了满足贫困农民学法,我把每月一半的工资拿出来义务为他们购买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带、讲法录像带。

三、善解难以化解的民事纠纷

我所在的乡镇司法所和法律服务所的主要职责是配合政府中心工作,调解处理各种民事纠纷、经济纠纷,解答法律咨询,提供法律服务。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用“真、善、忍”的法理善解了许多积压多年和难以化解的民事纠纷。

有的邻里之间因几尺宽的宅基纠纷搞得世代结怨,长年告状,当我用“真、善、忍”的法理给他们化解后,双方当事人流着眼泪说:刘所长,谢谢你,也谢谢法轮功,当初我们双方要是都能忍一忍,退一退,也不会搞得世代结仇,也不会因为打官司告状搞得倾家荡产。也有的老年夫妇找到我们说:刘所长,把我们的赡养案子撤了吧,我儿子儿媳妇炼了法轮功啦,他们不虐待我们啦,对我们老俩口可孝顺了,谢谢法轮功,谢谢李老师他老人家!

当时县、乡两级政府和各界民众都很佩服法轮功,镇干部下乡时都愿意到法轮功学员多的村子里,因为那里的工作好做,法轮功学员自觉遵守国家法纪。每当征收税款或公粮时,镇干部和村干部就在大喇叭上广播:希望全体村民都向人家法轮功学习,人家法轮功早就把税款如数交上来了,人家法轮功老早就把最好的、最干的、最干净的麦子交到粮站了。粮站工作人员说:是法轮功吗?是法轮功就不用检测了,直接上称称,都是好麦子,我们信得过。

选举村干部时,镇干部提示:尽量从法轮功里选拔一批有能力的人当村干部,村民投票时说:法轮功不贪、不占、不赌博、不嫖娼、不抽烟、不喝酒,能为村民秉公办事,这样的人当干部我们信的过。当时全县确实有不少法轮功学员当村干部。

由于中共各种税费的不断增长和乡镇政府横征暴敛的行为使村民和政府的矛盾逐渐升级。1998年永阳镇政府和派出所到檀山村征收公粮与一位村民发生冲突,在与这位村民拉扯中,把他的孩子碰倒,引来全村近千人包围,把一名镇长、两名副镇长两名副书记(其中包括我丈夫刘君),派出所长重重包围,一名警察被打的鼻口出血,我不愿看到村民和政府发生暴力冲突,我非常严肃的和村民讲了几句话,请他们解除包围,准许镇干部安全撤离,村民不同意,要求给小孩看病并赔偿,最后我答应村民警车留下来,由我作人质,这样镇干部和派出所长才算安全撤离。当时镇政府请求县委调动公安前来支援,公安局不敢出警。我作了两天两夜的人质,白天晚上都有几百名村民轮番值班,他们有的喊:把警车砸了!把警车烧了!有人喊:别胡来,那个女干部是个法轮功,她是个好人,别动她。直到问题得到解决,我才回单位。

四、遭中共当局迫害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疯狂镇压法轮功,近一亿人的信仰被剥夺,至少八千万人遭受各种迫害,至今还有近10万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我因坚信法轮大法,拒绝转化,上访讲真相,在县委、政府、政法委指使下,“610”、公安局多次对我绑架、强制洗脑、非法抄家、两次劳教。我被迫离婚,并被开出工作。我丈夫刘君因不能转化我,面临被撤销职务和开除工作的处理,他们给他施加压力:一是强行转化我,一是把我打残,让我炼不了功,一是与我离婚。在强制高压下,刘君多次对我施暴,有一次差点打死我。

我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刘君就带着民政局的干部与我离了婚,我还没拿到离婚证,他就已经结了婚,中共政府官员竟干出这种非法卑鄙的勾当。在县招待所的洗脑班上,县政法委书记孙桂杰一副无赖的样子说:听说你丈夫刘君找了个小媳妇,还是个大姑娘呢,你要转化了,可以到县610办公室来工作,我和刘君谈谈,你俩可以复婚。我说:转化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婚姻的事由他自己去吧。之后,他们又把我劫持回了看守所。

在靶场、在党校洗脑班上,我亲眼看见公安人员、政府官员和从社会上找来的流氓打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酷刑,对上访的、不接受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用电线拧成鞭子抽、用皮带抽、用木棍、桌子腿、鞋底子疯狂的打,用皮鞋踹、踢,在太阳下暴晒,跪石头、跪砖头,逼学员互相打,法轮功学员被打的鼻青脸肿浑身是伤。打了人还要罚款,每次每个法轮功学员被罚款三至五千不等,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

中共政府剥夺了我的亲人、家庭和工作,加上离婚时,未分得任何财产,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没有任何经济来源,“610”指示民政部门拒绝为我办理最低生活保障费。我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保障,这就是江泽民对法轮功实施的: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人性政策的具体表现。

五、不一样的要求

2002年我从看守所出来,一无所有,到冰棍厂打工回家的路上,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为了避开一辆大货车,把我撞倒在公路上,自行车被撞出去老远车轱辘拧成了麻花。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来一睁眼看见有五、六十号人在围观,我胳膊上的血像泉水一样往外冒,两条小腿被搓得没皮了,鲜血淋淋,我感到头部、脊椎和左肋处疼痛难忍。我想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我不会有问题的,我从地上爬起来,脊椎像折了一样直不起来,我挺直了腰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有问题的,我对那位吓的发抖的小伙子说:我知道你不是有意撞我,我们师父不让我们讹人,我不会讹你。

围观的人说:快别说了,都撞这样了,快上医院吧。小伙子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不去,稍一检查就是一、两千块钱。一会儿交警来了要把小伙子拘留起来,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用他赔偿,也不用你们处理他,教育他以后注意就是了。所有你们这些围观的朋友们,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功不是×教,是教人向善、利国利民的正法。小伙子的师傅拿出了一打子钱,有千数来块钱,说:你自己去医院看看吧,我说一分钱都不要。

他们把我送到我妹家,他父亲反复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是有个要求,他说:你说吧,你要多少钱给多少钱,你有药费单吗我找人给你报,我亲戚在县里工作。我说:我炼功后已经好几年不吃药了,哪来药费单?我的要求不是让你给我钱,我只求你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告诉人们,法轮功不是×教,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他说:我能做到,一定能做到。我看见谁就告诉谁,走到哪里告诉到哪里。

六、“千年缘”小吃部

为了维持生活,更重要的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多救度众生,在我妹妹的帮助下,我办起了一个小吃部,卖手擀面条,我们的牌照是“千年缘”,由同修轮番义务帮忙,无论是当地的民众还是南来北往的客人,无论是军人、律师、公安、政府官员、司机、商人,无论是上访冤民还是流浪的残疾人,我们都公平善待他们,有的孤寡老人和严重残疾的人我们免费给他们饭吃。看见这些可怜的人们,看看那些日费万金的中共腐败官员们:真是党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我们不放过一个人的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或送真相给他们,同时告诉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把大法的美好讲到哪里。时间长了,我们这个“千年缘”小吃部名声越传越远,曾有多个外省的客人开着轿车千里迢迢的来找“千年缘”,他们驻足凝望着“千年缘”这几个字,我们请他们到店里坐,他们说:我们是慕名而来的,听说河北有个“千年缘”,是个法轮功培训基地,这里的法轮功人员买卖公平实惠,态度和蔼,还教人炼法轮功。我们说:是,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

他们问:为什么叫“千年缘?”我说:所有世上的人为了得到这个大法,等了千万年亿万年了,就是等着这个得法的缘份呢,所以就叫“千年缘”。如果一国之君学了法轮大法,他会把国家治理的国泰民安,如果一个平民百姓学了法轮大法,他会做一个守法守德的好人。他们望着我们说:法轮功是中国的希望,你们这些弟子这么好,你们的师父一定会更好,请代我们向你们师父问好!

两年多的时间,听到我们讲大法真相的有三万多人次。“610”头目王福才找到我说:你把这个小吃部办成了法轮功培训基地了,不少人开着轿车来找你们,我们都知道。这期间,“千年缘”小吃部两次被抄,我两次被绑架,第二次把我绑架后劳教3年,因我右肾切除,劳教所拒收,我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11个月。

七、结语

当我得知中共的“610”公安、军队、监狱、劳教所为牟取暴利,对法轮功学员不施麻药活摘器官,活体火化时我万分惊骇。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残忍的连禽兽都不如的罪恶行为。当初我摘除衰竭的右肾时,给我注射了两次麻醉药,当医生抓住我的肾往出揪时,我一下子疼死过去了,那种疼痛是承受不住的,恨不得一下子死掉瞬间结束这难忍的剧痛,更何况对法轮功学员不施麻药,直接活摘,可想而知那是多么难忍的剧痛啊!一个杀人如麻的共产党邪教暴政能够继续在这块国土上生存行恶不止,这是中华民族的最大的耻辱和悲哀!

朋友们,无论你患有什么病,无论你身体缺少什么器官和部件,如果你真心的真正的修炼法轮大法,什么神迹都会出现的,佛法无边,佛恩浩荡啊!我唯一的左肾也衰竭了,如果不移植器官就得死掉,可是我没有换肾,我修炼大法后好好的活着,而且从炼功那天起,我没去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次药,我说的全是真话呀。涞水县一名叫曲建国的中学生,得了骨癌,花了十五、六万元的医药费也没治好,也是回家等死的人,学了法轮大法后骨癌好了。学大法使人起死回生的神奇太多太多了。

法轮大法教人向善,造福全人类。可是中共对法轮功造谣、栽赃,实施迫害不断,说我们师父敛财,我从没给过我师父一分钱,我都没见到过我师父,可是我却得到了一个用多少钱买不来的好身体。中共造谣说法轮功搞政治,中共一直利用政治手段灭绝性的杀害民众和法轮功学员,给国家和国民带来不尽的灾难。由于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谤佛谤法,迫害法轮功,屠杀无辜百姓,犯下了滔天罪行,目前在中国大陆频频出现的各种天灾人祸都是中共逆天叛道招致的。每个人都面临生死抉择,是选择拥护大法,退出中共、走向新生;还是反对大法追随中共与中共一同走向灭亡。我真心的希望众生选择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