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胆囊炎痊愈 人变得年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我是九九年元旦得法的弟子,在得法前学过、练过很多种气功,有近十种之多,练来练去有一天突然肚子痛,到医院一查是胆结石,胆囊炎,胆囊水肿十多公分。这对我真是当头一棒,从此对气功产生了动摇。医生叫我开刀,我想人身上的器官都是有用的,还是保守疗法吧,就采取吃药,振动理疗等手段,药吃了好几大箱,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九七年有一个熟人给我说,北京有一有种功叫法轮功,炼的人挺多,治病挺不错的。由于此人以前没有练过功,所以我对他说的话根本不屑一顾。九八年年底我单位一位退休的老同事又给我说起法轮功,我还是那些话,这位老人说你把这本《转法轮》看了再说吧。这么大年纪了,人家也是好心,碍于面子我就接过来了。

回家一看《转法轮》,我几乎是一口气就把大法读完了,心里非常激动,明白了很多道理。书中说的那些个执着心:求功能,给人治病,我都有,就好似针对我讲的,我真是无知啊,感到相见恨晚。第二天刚好是元旦,我就迫不及待的去学功了。从此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这条光明之路。

炼功三个月后,有一天出现犯病的症状,肚子疼痛,而且呕吐,一个多小时吐一次,三天三夜这样吐,最后吐的全是胆汁绿水,但是我没有害怕,坚信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丈夫看我这样强行送我去医院,B超检查胆囊是好的,没有发炎,丈夫说一定是胃有毛病,找来内科主任要给我做胃镜,主任说她三天没有吃东西,先给开些药,打些葡萄糖吊针吧,安排好我后,丈夫就上班去了。丈夫一走,我就回家了。回家后一切都好了,十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前几年每年都要拉肚子,我都没当回事,四、五天就好了,都是在清理身体,每个层次都要清理,不断的清理。

九九年四月我们地区组织了一次大型集体炼功活动,有好几千人,在一个大广场上,那天一走進场子,就听到《普度》、《济世》的音乐,看到台子上有许多小同修,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这个人平时不太容易动感情,那天就不由自主的流,就好似在水深火热中被救上来的那种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九九年“七•二零”后,单位保卫科把我叫去,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把大法的美好,治病的神奇,心灵的升华,道德的回归滔滔不绝的讲了一遍。我平时不太能言表,那天发挥的非常好,他们听的都不说话了,最后他们出于无奈的说这是上级的安排,一定要我在今后不炼功上面签字,否则他们交不了差,以后还要找我。由于当时法理不清,想减少麻烦,不和他们多啰嗦,就签字了。现在知道这样做是不在法上的。

炼功以后,我就是象师父说的那样,皮肤细嫩,白里透红,光亮没有皱纹,一眼就能看出我与常人不同的气质,有许多女士问我在哪做的美容,我都是毫不犹豫骄傲的告诉她们是炼法轮功炼的。非常自然的就讲真相,效果也比较好。有一个做装潢的女老板到我公司结帐,她说今年见到我怎么比去年更年轻,皮肤更好。当她知道我五十岁后,非常惊讶地说,不是我恭维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不相信,当即就要跟我学功,下午就买来MP3,因她第二天就要离开当地,我把一切都给她搞好,她非常感谢,我也为她能得法而高兴。

二零零一年我从大西北来到南方的一个城市工作、生活,直到二零零四年这几年中周边没有认识的同修,一个人只是在家炼功,法学的也少。也不知道正法的形势。二零零五年五月不知名的同修发来了一个上网软件,通过上明慧网我才知道做三件事等。很快就买来打印机,刻录机自己做资料,发资料。不久又联系上当地的同修,在和同修的切磋中得知当地几个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由于看不到周刊,很多同修修炼状态很差,有很多走不出来。我义不容辞的担当起了这个责任。我想我从大西北来到南方这不是偶然的,这是师父安排来证实法的。我把周刊,经文,真相资料及时的印发给大家,现在大部同修都很精進,都能走出来,很多老年同修每天一早挎个包,装瓶水就外出讲真相去了。而且还开出了好几朵小花(遍地开花的家庭资料点)。

在工作当中,在日常生活中和我接触的人,大部份都给他讲明了真相,办了三退。单位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因为做的正,行的直,给大家留下了好的印象,这也给大家得真相奠定了基础。同学每次聚会,都是一次讲真相的好机会,我都把大法的美好带给大家。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出现的问题都是想象不到的,就看你的心能不能放下,遇到问题向内找,真的向内找了,问题的结局就是另一个状态了。去年有一天丈夫给我打电话,由于他过不惯南方的夏天,我们每年有半年的时间不在一起,在电话中他把我说的一无是处,说我自私,不关心他,让他一个人孤独的生活,把家搞的不象个家。他不知哪来那么大的怨气,十年八年的陈谷子都拉出来抖搂一遍,表示不想和我过下去的意思。我一直没有和他争辩,只是听着,心平气和的说那么我辞去这的工作和你一起生活。他听后说了一句话,我一下子受不了了。他说你难道还要让我养活你吗?放下电话,我流泪了,开始心里非常的委屈,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在家里他什么家务都不做,我又要上班又要处理家务,对他说话总考虑他能否接受,从不大声说话,各方面处处照顾他。他自己内退了,没事干,怎么会这样呢?后来我向内找,发现表面上我说如何想他,但其实内心并不想让他在我身边,因为他一回来给我增加很多麻烦,这不是不善吗?找到这颗不好的心后,气也消了。过了一个多星期,他突然拎着大包、小包高高兴兴的回来了,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从九九年得法到现在也有十年多了,时而懈怠,时而精進。我常常想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能得大法,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一想到就感到非常的自豪,非常的富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