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修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今年年初,我认识了一个年轻的女学员A,她的父母都修炼。当时她处于主意识不清的状态,同修找到我一起去她家学法、发正念。在她家,我了解了她的一些情况。她的母亲被迫害过几次,在一次被绑架的过程中,由于警察的粗暴行为,A受到惊吓;母亲被迫害后,在和父亲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她完成了学业,但一直没找到满意的工作;后来,她认识了一个心仪的男孩,结果却是不了了之了,不久她就出现了主意识不清的状态。听她的父亲说,她在出现主意识不清的状态前,有一天曾打开窗户对着天空大喊:“老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呀!”大概半年后,同修告诉我另一个年轻的女学员B状态很不好,看大家怎么能帮帮她。B以前我就认识。她的母亲修炼,在迫害开始不久就被迫害死了;她的父亲不修炼,后来又找了个后妻;B是独女,不久就结婚搬出去了。前一段时间,B被迫害,丈夫提出坚决要和她离婚。这两个学员的情况有很大的相似性,这样相似的事情重复让我碰到,我的心里不禁画上了一个问号:“师尊是想点化我什么呢?”

后来,在和B交流的过程中,B谈了她的一些困惑,最后谈到她曾想到了死,觉的死了就什么都解脱了。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突然想起了自己在走入大法修炼前的状态,许多已被遗忘的记忆清晰的一幕幕的出现在眼前,我明白了师尊为什么让我碰到她们了——是为了让我看到自己的根本执着。

从我懂事起,母亲就对我好,对姐姐不好。为此,父母的朋友、同事总在我面前谈论母亲的不是,并怪罪于我,似乎是因为我使得母亲对姐姐不好。每当这种时候,我都觉的很惶恐又很无助。后来,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父母因长年感情不和离婚了。在那个年代,离婚是很少见的,而且被人们认为是很不好的一件事情,母亲的坚持离婚使我又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当时,因为是母亲坚持离婚,大家认为她不对,当父母问我跟谁时,我选择了跟父亲,虽然我知道我的选择会让母亲很痛苦。那时候,我本能的学会了在面临选择时,去选择使自己少受伤害的办法,而不管这个办法是否会伤害到别人、是对还是错。

可能因为前世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加上这一世的家庭环境,我的性格很不招人喜欢。到了处男朋友的年龄,喜欢我的男孩我不喜欢,我喜欢的男孩又不喜欢我,或者是相处不久就分手了。那时,由于受现代思想的影响,我认为要想使自己被别人喜欢,特别是被自己喜欢的男孩喜欢,就得改变自己的性格。于是,我买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并按照世人喜欢的性格来改变自己,甚至是强迫自己。结果是适得其反,不但没有变好,反而因为长期的强迫,使的这种强迫的思维、行为慢慢代替了原有的自然,最后把它当成是自己了。性格改变的失败使我越来越消极,我常抱怨老天对我的不公,我也想到了死,那时我总说,“如果能有一种不痛苦的死法,让我离开这个世界我都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后来,母亲因为身患绝症而开始修炼大法,在她的一再推荐下,我看了《转法轮》这本书,看完我就告诉母亲要修炼,因为修炼能使我成为一个人人都说好的好人,这正是我采用其它办法都没实现的梦想呀!而且我也确实在修炼后认识了一个很心仪的男同修,并和他结为夫妻。

当我回忆起这一幕幕时,当我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时,我明白了自己在修炼中的很多疑惑,为什么在丈夫被迫害的几年中,我变的比常人还常人;为什么在跟同修发生矛盾时,我会很快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归正,而在其它方面我却认识到也迟迟不去归正;为什么我对别人都和颜悦色,对自己的家人却很苛刻……是因为我要得到的是别人的认可,而不是真正的去改变自己。

这时,我以为自己已经找的很根本了,却没发现还有一颗可怕的心没有发现。那时候,同修总在我面前说,A的母亲为了让孩子尽快恢复,采用了很多办法,包括一些不在法上的办法,同修的话并没引起我的重视。不久,我和同修一起去看望她非法关押在黑窝的亲属,当队长不同意见时,我们采用了各种办法,发正念、找关系、说好话,结果我还是没见上。当我向内找自己时,我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所在:我是在利用大法。那一瞬间,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威严和自己的丑陋,我认识到了,带着根本执着修炼就是在利用大法。

在我修炼的这条路上,明慧网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同修的交流文章使我受益匪浅,所以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希望能对和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有帮助。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