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法而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九六年五月,有人送我一本《转法轮》。那时的我,满脑子是无神论、唯物论那一套,翻翻觉的太玄,放在了一边。九六年八月,生活中的是非矛盾让我心烦意乱,想去找一位老同学诉诉苦,没想到她也在修法轮功。她跟我洪法,谈自己的修炼体会,我一下就听進去了。从此我也走上了修炼之路,明白了生命原来就是为得法而来的。

死里逃生

这是我十六岁时大妈给我讲的事。我老家在西北农村,姐姐才一岁多,母亲又生下了我。因为太穷,母亲想溺死我,把她的奶水都给姐姐。就在我被按到水盆里眼看不行时,大妈不顾一切的把我拽了出来。母亲一看又是个女孩,坚持不要我,不给我奶吃,我饿的哇哇直哭,无奈,大妈抱走了我。想不到四个月后,姐姐不慎掉進一锅开水中,死的很惨。母亲的奶水没人吃了,又把我抱了回来。真没想到,我一生下来就过了一个生死大关。

二零零八年我回老家看望母亲,似睡非睡中看到一个景象:天边突然翻起一片黑云,一个天兵天将从黑云中飘落到我的身边,呼唤我起床。当时意念中清楚的感到:他,就是我这一世的母亲。我终于明白了我与母亲的宿缘,深深感到得法不易。旧势力的安排,早就为我们设下了巨关巨难,从我一出生,就想害我。我是来得法的生命,我的一切由师父在高处掌握着,让我活了下来,有缘走進了法中。不过我也悟到,生生世世造业,早还早好。看来我从出生起,就在痛苦中消业,魔难其实不是坏事。

坠落红尘

我刚得法时,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在一个美丽圣洁的地方,那儿碧水澄清,满眼翡翠珊瑚,白天鹅浮在水面,我好快活。突然,我掉入了一个黑洞,那洞很深很深。掉啊掉啊,不断的往下坠落,最后我一下坐到了地上。回过神来,我不解的问:“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那么脏啊?”这时,我听到正前方上空师尊正在讲法,师父洪亮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于是我大喊一声:“我要修炼!”突然从梦中惊醒。师父曾在经文《精進要旨》〈真修〉中告诉我们:“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我亲身体会到了那个可怕的往下掉的过程。现在有缘得法,就有了返回去的希望。我知道,师父借梦境催我珍惜机缘,勇猛精進。

实修去人心

我走入修炼,是被“真善忍”所吸引。我想能做到“真善忍”该多好,这一生再也不会有烦恼与忧愁了。从此后,我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从内心改变着自己,不记苦乐,不记怨仇,遇到矛盾向内找,不与别人争高低。境界的提高也改变了周围的环境,一切变的祥和了。有一次有同事突然对我出言不逊,挖苦的话让我剜心透骨,第二天炼功打坐时,那人恶狠狠骂我的表情又翻了出了。我想我已修了大法,就是最幸运的人,不跟常人一般见识。这么一想,不由自主抽泣起来,双盘的腿瞬间不疼了,只感到强大的能量流在身体里涌动,那种感觉妙不可言。炼完功,功友们都说,你哭的那一阵子,连我们打坐时腿都不疼了。那时修炼还不到半年。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在顺境还是逆境,只要按大法标准去做,结果都是最好的。

修炼前,我的人生观是要多挣钱,所以为了私利在单位勾心斗角,愤愤不平,把自己搞的一身病。看见别人发财,心里不平衡,逼着丈夫下海捞钱,结果搞的焦头烂额。修大法后,明白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目地,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切顺其自然为好。有次家人外出途中出了车祸,车都被挤破了,父子俩却平安无事。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五、超常感受

走入修炼,只想做好人,没想治病,未料到严重的子宫肌瘤炼功仅十天瘤子就不见了。从此,我红光满面,换了个人。碰到熟人,总是惊奇的问我:你怎么那么年轻,气色又那么好?”我愉快的告诉他们:“因为我炼法轮功。”有一次睡觉时,我鼻子堵塞无法入睡,突然一股热流从头顶灌透全身,瞬间,鼻子就通了。后来从法中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给我灌顶。刚开始修炼时,我一睡觉,就有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朝我撞来,我喊师父,后来就不再出现了。有一次梦中我要去一个地方,有人告诉我,路上有关卡。突然我看到两只狐狸一眨眼变成了两个人来拦我,我告诉它们: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对方说:你是李洪志的弟子?那就过去吧。也有一次,我坐在床上,突然看见三只大眼睛,我想师父法中说有一只大眼睛,我怎么看到三只呢?后来一想别管它。那时,我经常出现一种情况,元神突然从头顶出去,直往上飞,一想要回去,就又回来了。我对师父说到的“元神离体”有切身体验。

六、天梯难上

修炼是难的,真是“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掉進肮脏的尘世,身上沾满了污泥浊水,心想脱出来,却仍被“名利情”缠绕。我深深感到,要真正达到“真善忍”的标准其实很不容易。有一次,我在梦中爬天梯,梯子下面是万丈深渊。身边有人在议论:爬不好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有几个人刚爬几级就不敢再爬,又有一些人掉下去了,最后只剩我一个人还在爬。天梯在晃动,我没害怕,一直爬到了顶头,我看到了一层天。我知道,那是师父在点化我,鼓励我,要我克服困难,坚修到底。后来看到北宋邵雍的《梅花诗》“荡荡天门万古开 几人归去几人来”,我深有感触。想当初那么多高层生命下到人间,可真正能修回去的又有多少?没有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没有百折不挠的坚强毅力,要想回到天上去,那是不可能的。大法已给了我们一部上天的梯子,得到了一定要珍惜。

七、恒心举足

我为修炼吃了很多苦,多次因讲真相做资料被迫害关押,一个又一个的魔难我都挺过去了。可又一次关押在劳教所时,感到自己的承受力已到了极限,肉体与心灵的摧残与煎熬,让我的意志发生了动摇。就在那时,师父点了我一梦:我在一个直立的墙壁上走,墙壁金光灿灿,尽管我知道上面有多美好,可我实在没有力气再往上走了。可我根本无法下去,往下看,墙根深不见底,我只能向上。想起师父《洪吟》<登泰山>中的那句诗“停于半天难得度”,我只有抬起万斤之腿,咬紧牙关继续往上。终于看到了希望,最后我拽着一棵树根,跃了上去。师父说:“其实你们再也不是常人中的人了,你们都回不去了,你们真的回不去了”(《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我真切体会到了这段法理的内涵。

八、亲人期盼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越来越认识到修炼的珍贵,天上的亲人都在等着我们,盼着我们。有一次,我在梦中又在攀登,那次是在爬一块巨石,很难啊,我爬不上去。后来上面有人伸手拉我,下面有人往上推我,我一下跃上去了。只见上面有好几位亲人在迎接我,一个小孩在我脸上亲了又亲,那高兴激动的样子,至今还记忆犹新。师父说:“所以你真正的父母,正在那儿看着你,盼你回去你不回去,迷在这里,还觉的这里都是亲人。”(《悉尼法会讲法》)我的心又一次被震动。生命为法而来,天上的一切才是真实的,那么人间的东西还有什么舍不下的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