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看了文章《明慧网:这个号千万不能销》,很同意同修的意见。在此,想再作些补充。

今年五月下旬开始,我也碰到了类似的骚扰。恶人们三天两头摩托来,摩托去,又是敲门,又是电话,逼我写什么“不炼了”等等,三番五次,没完没了。我告诉他们:“找我一百次,我一笔也不会划给你们的!你们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后来我不接电话,不开门。

但他们不罢休,说什么不写不行,你不写,我就天天来,即使违法,在当今中国,对于这件事,没人敢管他。你们开始“硬”,后来就会“软”的。说下地狱、审判他都不信,他只信他的饭碗。甚至说,哪怕我写个“假”的都行,还扬言要找我的家人……我处于魔难之中。

联想到自四月份以来,听到不少“又要迫害”的小道消息,记起了师父的讲法。我想,这一次邪恶搞起的所谓的迫害,又是我的哪些人心被钻了空子呢?而我自己,又是什么人心勾得鬼上门呢?向内找,发现当听到恶警的电话铃声、敲门声时,我的心跳剧烈了。这说明了已经修了十三年的我,原来对共产邪灵的恐惧虽减弱了许多,但并未彻底清除。而且在零三年时,我曾经在类似的表格上签了“不练了”的字。当时单位配合“六一零”,以保住文明牌子和职工奖金等相要挟,而我信师不够,怕被送洗脑班,结果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后悔莫及。虽已发过声明,但一直是内心深处的剧痛。后来学习师父在大纽约地区等地的讲法,明白了师父在给我弥补的机会。现在,类似的魔难再次出现,原来就是我没有修去的对邪党的怕心招来的。这是邪恶要把我毁掉的阴谋,我岂能让它得逞!

然而,虽在理性上明白了,但做起来并非易事。因为自己在旧势力的压力下体现出的怕心深埋在我的人心中。修炼后我一直在去它,一直在按照师父说的突破自我的束缚,但去了一层又一层,还再有。这一次我一定要根除它。尽管它在做垂死的挣扎,闹得我精神上和肉体上都痛苦,但我坚定正念:“要跟师父修到底,就一定要灭掉这个怕心!”我已在大法中修了十三年,无论遇到什么惊涛骇浪,后来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我对师父真是感恩不尽。就在这时,我突然明白了:我是师父的弟子,师父是万王之王,可我,竟然还在惧怕中共这小小的邪魔!我这是对师父的不信任,我对师父讲法的理解在打折扣。认识上的升华,使我不能再容忍怕心的存在!对邪党的怕心就是旧势力安排来破坏我修炼的恶魔!

我的本性觉悟了,顿感心中只有一念:慈悲救度。于是,我又重温了师父在零四年芝加哥讲法中关于彻底否定旧势力、不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的法理,我修去怕心是遵照师父的要求做,与旧势力无关。同时也明确的感到,如果我们能使邪党那根迫害链条的最后一环明白了真相,它的迫害就实施不了了。这时,又读到了明慧网上几篇关于邪党迫害大法是违宪的文章;和几位同修法理上的切磋,对我帮助很大。尤其是叶同修,一直主动无私的协助。六月底,我们俩主动出击,直接去找到公安部门、六一零当事人,当面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我为什么不能写他们所要的,是因为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犯法,并且天理不容,善恶有报,历史大审判要到了,快勒马自救。我们把心定位在慈悲救人,荡尽为自己过关、靠常人帮助等妄念,借这个机会,使有关的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我们進一步找本单位领导讲清真相。最后,七月底,他们主动出面,使公安及有关部门上下都选择了善良,制止了这一场非法骚扰。

正如师父的诗《感慨》中所说:“真念化开满天晴”。在上述过程中,我们也证悟到了师父关于“相由心生”的奥妙。再次得到了师父的呵护。紧接着,读了师父在经文《再精進》中说:“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所以我就想把我这次修去对邪党的恐惧心与同修分享,曝光邪恶,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放下生死,无私无畏,去掉对邪党的怕心,刻不容缓。既然邪党是为我们而存在,如果我们都修炼到不怕邪党了,那它不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吗?邪党能够在根本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迫害我们达十一年,就是我们的怕心在滋养着它。

师父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明白了、都能认真做到正念十足,一天就解决问题。”其实正是我们自己正念不足,有怕心,没修好,才在推迟着正法完成的到来。我们大陆弟子应该重视对单位、特别是单位领导成员的讲清真相,以瓦解邪恶责任链条中的重要环节和最后一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