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明慧记者海涛综合报道)提起“学习班”,凡经历过中共“文革”时期的人,都能明白“学习班”的特别意思,中共“学习班”虽然不是正式监狱,但其摧残人精神的力度毫不逊色。不让人睡觉,一批又一批的“专案人员”连番上阵搞车轮战;还有精神战,拿你亲人的前途威胁恐吓,没日没夜。目的是不管你是个多么坚强的人,也要将你的精神折磨到难以自持的地步,企图迫使你向邪恶势力屈服。

在人们尚未完全抹去对那段历史的悲愤和创伤时,也许还不知道,如今中共办“学习班”的手段集史上邪恶大全,正在被广泛地用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中国主流社会民众。“学习班”被冠以“法制教育中心”、“教育转化学习班”、“崇尚科学教育学校”等名称,是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灌输谎言、体罚恐吓,以强制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私设监狱。称之为“洗脑班”更为切合实际。

据明慧网资料馆不完全统计,全国各地在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的统一操纵下,动用大量财力、人力资源办洗脑班,所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已达数万人。2010年一年被非法劫持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计 2038人,其中半数以上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案例发生在中国大陆28个省、直辖市,以黑龙江、河北、湖北、山东、辽宁、吉林、重庆、四川最为严重,去年被劫持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均在百人以上。

以上数字仅仅是来源于突破网络封锁在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案例,实际数字应该远远超过上面的统计。


图:山东龙口市洗脑班。隔着铁丝网大铁门,可以看到骗人的大牌子“法制教育中心”。

图:河北“廊坊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

黑社会劫持手法

洗脑班里所谓工作人员,由中共政府、司法各类人员组成;各地以国保警察为首,不定期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或者对非法劳教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不放回家,直接转至洗脑班“学习巩固”。

各级六一零、公安、国安和街道办事处有关人员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为了不暴露行踪,掩盖恶行,经常采取黑社会手法。有些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了十多天,家里人还不知道人在哪里。这些部门绑架法轮功学员,不需要任何手续,不出示证件,不需要家人签字,就是人突然不见了。

软硬兼施的“转化”手段

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进去后被关入囚室,一人一室不准出门(另配两个包夹、或单位分配来的“帮教”),吃、喝、拉、撒都在室内。“包夹”人员半步不离,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准炼功。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听诬蔑诽谤法轮功的资料,然后逼迫写出认同诽谤之辞的“体会”。适时还有专门培训的说客,以中共哄骗人的歪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洗脑。

对经过上述反复运作无效者,也就是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罚坐小板凳,不准动,大、小便要请示;或长时间罚站,罚不准吃饭、不准睡觉。比较典型的,如在湖北省洗脑班,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精神紧绷,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由帮教包夹和恶警看管,晚上由两名陪教夹持,头顶上双灯昼夜照着,电视开着,上厕所都有人看着,日夜都是几双眼睛盯着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还做记录。若有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就逼坐老虎凳、迫害性灌食、或电击。


电击酷刑示意图

在强制转化达不到目的时,他们就变换方式,硬的不行来软的。用骗子的手法玩骗术,关心你的身体、家庭状况、许诺只要承认“转化”就改善你的经济条件。

在四川德阳市洗脑班,有一次他们想欺骗法轮功学员侯光桃老人,配合他们拍摄录像哄骗人,几部摄像机对准侯光桃老人和专职的骗子说客,承诺说:“你配合我们拍好录像,我们给你盖新房子,买新家具,办社保,以后你每月有钱拿”。侯光桃老人无论他们怎么花言巧语,一句话都不说。

洗脑班更阴险的是采取既骗又诈的连坐手段,告诉你如不配合转化,你的家人不能升学、不能升职、该享受的福利和各类待遇取消。

湖北省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陆松明于2010年10月25日被610劫持入武汉板桥洗脑班。在毒打、饿饭、不让睡觉、每日罚站到深夜两点等手段均不奏效的情况下,洗脑班人员恼羞成怒,找到陆松明的家人、亲戚去给他施压,扬言:如果再不签字转化,就让他们都下岗。把他的女儿带去跪在他的面前哭,哀求他转化。又叫他的妻子写信去说,不放弃修炼就离婚。陆松明说:我今生就是为大法而来的,不管怎样,绝不放弃修炼。

洗脑班费用来源、规模

洗脑班费用主要来源于中共财政专拨。有些地区洗脑班每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还要向当地政府、或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榨取一笔费用,更不计学员家属被勒索敲诈的各种名目费用。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山西省汾西县“六一零”头子、政法委书记张俊奇与汾西县公安局政保科长田俊平,欺骗劫持法轮功学员十人,到阳光大酒店二楼办洗脑班。据悉,这次洗脑班“上边”拨经费十万,如果不办就没有。他们拿民脂民膏随意挥霍,每天变着花样的吃喝。这样一次性县级的洗脑班就花费如此金额。

二零一零年六月,四川德阳市“六一零”和德阳市政法委办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原宝昙村小学在中共当局改造后,就变成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洗脑班一个专搞文字材料的姓胡的大学教师称:“我们有的是钱来转化你们,这次带来几百万。”每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还向当地政府要五千元。


图:四川德阳市和兴洗脑班的后围墙

也有企事业单位干部为了捞政绩、保乌纱,动用公款配合610。2010年,大庆石油公司“610”机构奉行中共指令,勾结黑龙江省五常洗脑班,强制转化公司内部修炼法轮功的职工。黑龙江省五常洗脑班因“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端残忍,臭名远播。大庆石油公司单位领导与各级“610”机构明知真相,却昧着良心奉上自己单位最好的职工任人宰割,动用公司公款,或逼法轮功学员家属出钱,每送一人出资一万元。

在中共利用大量国家财政来源支撑,以及对各级企事业单位的威胁榨取下,洗脑班办了一拨又一拨,省、市、县、区级都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例如在成都,除了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每个区几乎都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洗脑班分常设或临时机构。直接归湖北省610管辖的湖北省洗脑班──武汉板桥湖北女子劳教所旁边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就是一个常设机构,常年不停歇的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洗脑,不妥协的就长期关押。

迫害的都是什么人

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来自社会各阶层,很多是主流社会的民众。这些人按照法轮功的教导修心向善,是社会上最善良的一群人。

成都武侯区政法委的金花洗脑班设在金花镇草金路66号。法轮功学员徐筱蓉目前仍被非法拘禁在该洗脑班中。徐筱蓉女士是四川省成都锦城外国语学校的优秀高级教师,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成都当局绑架到武侯区金花洗脑班关押,至今已三年多。

辽宁省大连中山医学院副教授于晓艳,因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被当地公安局抓捕后关入抚顺洗脑班(所谓“辽宁省关爱教育中心”),二十天之后才获得释放。她是大连人权律师王永航的妻子,王永航因为大连法轮功学员进行无罪辩护,二零零九年被大连法院判处七年徒刑。


袁平均生前与孩子在一起的照片

四十五岁的袁平均,家住石家庄市新华区革新街电信局宿舍,以摆摊替人缝补衣服为生,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在出摊时,被居委会主任黄某协同新华分局宁安路派出所推进一辆小型面包车带走。袁平均的丈夫张运动当天上午回家时,目睹了宁安路派出所抄家,派出所临走时还强要550元钱作为袁平均去“转化学习班”的生活费。八月十二日上午,石家庄市新华区610机构突然来人告知,袁平均当天死于位于新华区柏林南路6411招待所的秘密“转化学习班”。

李福荣,五十多岁,山东省金乡县鱼山乡李楼村的善良农家妇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绑架到济南洗脑班,没几天就被迫害得大出血。家人很气愤,指责政法委书记刘伟、鱼山司法所杨林军等人:“她不偷不抢做好人,老老实实过日子,棉花还没拾过来一遍,是你们把人绑架走的,万一她有危险就找你们要人。”

七十岁的四川省文物管理所退休干部廖永辉,在成都金花洗脑班被非法拘禁的十个月中,受到二十四小时监控、威逼、经济迫害等折磨摧残,致使其心绞痛频繁发作,回家后不久便含冤去世。

……

保住中国的良心,制止迫害

中共“610”的洗脑班办班过程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法律条文确认其性质,却随意拘禁;洗脑班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力,甚至致人死亡而不负法律责任。这样的洗脑班是彻头彻尾在犯罪,残害生命、践踏法制。

而中共洗脑班所关押迫害的又是一群最善良、正直的好人,是中国社会的脊梁,他们以“真善忍”的准则要求自己,不屈从于权贵,拒绝以钱财腐蚀自己,就是踏踏实实地做真诚善良的人、对社会对家庭负责任,同时坚守自己作为修炼人的信仰,心在方外,淡泊坦然。也许中共害怕的正是他们这种高贵的品格和言行,才不惜血本“转化”他们,企图以利益诱惑、以暴力胁迫,用谎言充斥他们的心灵,使他们放弃修炼人的心境,变为中共的驯服工具。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该想想,自己可以不信法轮功,但是我们是否允许中共用百姓的钱,以国家的名义,精神摧残、肉体迫害这些有信仰的同胞?让高尚、坚忍的品格消失,以欺诈、奴颜来代替?我们的生存环境需要更多的真诚、善良,我们都会对中共说“不”,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