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破除“保外就医”的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我在2003年6月,由于学法不深入及干事心的促使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邪恶非法抓捕到看守所。由于没有很好的向内找,也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在邪恶头目让在判决书上签字时,就签了字。仍对邪恶的法律抱有希望。以为家人看到后,会为我上诉。

此后,我被从看守所转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开始独自思考自己的一切言行。逐渐认识到自己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承认了迫害,走了弯路。第三天开始发正念,求师父做主,早日离开黑窝。

但是因为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我被送到了邪恶的黑窝——劳教所。在到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发现了三种病。我当时就想到我是修大法的,根本没有病。就这一念,我在劳教所的时候,身体没有出现病态。

当时,我有八、九十岁的父母需要照顾,由于对人情的执着,促使自己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由于人心的执着,被迫写了所谓的“三书”等大法弟子最不应该做的事。但是每天仍坚持默念正法口诀,一直坚信自己是大法弟子,师父会管我的。而我九十多岁的父亲在我被邪恶劳教迫害期间,因经受不起打击,自杀了。

在劳教所期间,我和被其他大队迫害的同修又被邪恶抽去检查身体。其中,有的学员出现了病态。我也被检查出高血压等三种病。但我仍然没有动心,也没有服药。心想这都是假相,邪恶不配考验我。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邪恶的“规定”:凡四十天到三个月释放的属于“解教”。当时我心生一念,我要是四十天或三个月被“解教”就好了(实际还是没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后来,邪恶说我的身体状况不适在劳教所,要求写“保证书”,让家人来接。当时,自己对法认识的不足,配合了邪恶的要求,离开了邪恶的劳教所。

回家后,县里的邪恶头目说我是“保外就医”,要求我定期汇报“思想”。开始要求一个月汇报一次,我没有配合并发正念。结果,他就改口说是一个季度汇报一次。我明白这是邪恶想控制我,妄想让我离开修炼

我说我不是“保外就医”,连邪恶的劳教所都说我属于“解教”(还是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于是,我上网声明在邪恶压力下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敬的东西作废,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

邪恶见我不配合,指使派出所的恶警進行骚扰,并叫嚣一个月内将我送回劳教所。但我仍然没有配合邪恶的要求,邪恶的骚扰也就终止了。

其实,所谓“保外就医”,就是在承认自己是犯人的前提下而因为有病,离开监狱或劳教所進行治疗。而当我认识到所谓的“保外就医”实质是邪恶为了欺骗众生、动摇我的修炼信心而制造的假相时,邪恶的迫害也就被彻底的否定了。虽然我有的路没有走正,但当我在哪些方面认识到邪恶,师父就帮了我。

从那之后,我一直堂堂正正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做着师父交代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