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庭的不和谐看党文化因素对人精神的侵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三日】从我记事以来,父母的感情就不好。父亲总是看不上母亲,对母亲十分冷淡。母亲生性好强,得不到父亲的肯定,便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她那种“望女成凤”的强烈愿望已经达到了一种偏执的程度。我稍有一点不顺母亲心意的地方,母亲便会想尽办法“帮”我“改正”,甚至以死相逼。母亲的过份管教激起了我的叛逆心理,尤其是对我思想的钳制让我无法呼吸,在思想中与父母对抗起来,内心产生一种对父母的强烈反抗、不满。由于家庭的影响,少年时期我的性格十分忧郁,对生活的态度悲观,这一切,我曾经都归罪于父母的身上。我们一家三口人一直过着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却波涛暗涌的“三足鼎立”的生活。

家庭的不和谐暗藏着许多人生的魔难,有些是业力所致,有些是共产党洗脑造成的扭曲和变异。

五年前,父亲因病去世,母亲也抑郁成疾,去年我便把母亲接来与我同住。工作以后,我一直住在外地,以前父母对我造成的心理阴影渐渐淡泊。不料这次把母亲接来,那种心理阴影又象魔爪一样,向我伸来,我时常感到被什么东西笼罩与捆绑,心里十分压抑,条件反射的开始了再次与母亲的思想对抗。有一段时间,我脾气暴躁的象炸弹一样,这样不正确的状态也引起了我深深的思索。我为什么这个样子?为什么我的家庭如此不幸?为什么我对父母没有感恩之心?为什么要厌恶父母?为什么要反抗父母为我所做的一切?父母之间与我的隔阂到底是什么?

思考了许久的我有一天突然醒悟,我反抗的其实不是父母,而是党文化因素在他们思想中形成的观念。父亲一生不苟言笑,家庭理念淡漠,自恃清高,目中无人;母亲争强好胜,性格偏执、专制,面子大过一切。父母的这些性格是典型的党文化性格,他们的生活理念、教育方式,都是典型的党文化思维模式,自我观念极强,所以才一辈子针尖对麦芒,时刻处于一种对立状态。而在这种生活状态中成长的我,虽然意识形态中懵懂的反抗着父母的党文化态度,但却跳不出党文化思维的控制,无力阻止党文化因素对我精神的浸染,就象掉到了沼泽地中一样,越是挣扎,越是往下陷,渐渐的也形成了一种典型的党文化性格,心路狭窄,怨天尤人,不记父母的生养之恩。在党文化因素中形成的这种性格和观念,使我们一家三口人之间形成了一堵厚厚的墙,让我们感受不到家庭的温馨,人性的快乐,这是党文化因素对人的精神侵害后的结果,党文化因素是导致我的家庭不和谐的罪魁祸首。

认识到这一切之后,那些多年形成的心结烟消云散,心中升起对父母的愧疚与慈悲。从根本上讲,我们都是被党文化因素所迫害的人。看看身边的同学、朋友,有多少和我类似的家庭,都是这样过着“紧绷绷”的日子,只是各自的程度不同罢了。有多少中国人能真正的认清自己的许多不如意正是党文化因素所带来的,只有摒弃党文化的一切因素,才能明辨是非,才能看到希望和获得真正的幸福。《九评共产党》扒光了恶党虚伪的外皮,《解体党文化》更是从精神层面揭露了恶党邪恶的内在,共产党作恶多端,害人于有形无形,那些仍在迷中的人们啊,快快神醒,认清恶党的真实面目,早日三退(退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