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清除党文化思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长期以来我一直为自己的脾气不好所困扰。因为这个脾气不好不愿讲真相,因为没耐性,别人一不接受心里就烦,不愿讲了。跟同修也老闹矛盾,一句话不顺耳就想发脾气,跟家里人也很少交流觉得聊不到一起去。

在单位虽然能抑制,但工作上表现的很没耐性。我在国企销售部门工作,一点小事都要走复杂的官僚程序,甚至开个发票都要写申请要处级领导签字。而邪党的贪官们除了开会就是前呼后拥的去外面造声势,很少呆在办公室,有时为开个发票延误好几天发货,所以跟领导也时常发火,以致领导都跟我说你就该炼法轮功,不然这脾气谁也治不了。

修炼到今天了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再要了,也一直努力去除,但总是不能从根源上清除。同修们也善意的提醒,这是党文化思维。我就静下心来听《九评》,发现这一切执着、缺点都源于邪党思维。听不顺耳的话就烦,这是邪党文化的“暴”;因此产生的排斥,这是邪党文化的“斗”;做事追求效率没耐性,这是求结果的心,背后还有虚荣心、名利心,甚至为达目地还有夸张的成份,这是邪党的“假”。这么多邪党文化思维指使下,就表现恶的成份比较多。做事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只考虑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管别人的想法,表现出专权、霸道,说话给人感觉命令式的,或者是下定义,这是修炼者的大忌,却在执着心的掩护下一直纵容着魔性。

邪党文化思维在写文章时也暴露出很多,口气生硬不顺溜。时不时的还带出些显示心、欢喜心,总想给自己树立点形象。多写些做的好的一面,最后还要来一段总结,喊几句口号。这些同修在帮我修改时都建议删掉,我还很不高兴,觉的最后不总结好象文章不完整。结果自以为写的好的一篇也没发表,而自己认为随便写的一些小事、向内找的却发表了。心里又不平衡了:用心写的发表不了,无心写的没抱希望的却发表了,难道抱点希望也不对吗?

静下心来学法调整一段时间发现,所做的这一切还是在邪党文化思维里打转。发不发表写作过程中的提高升华都是一样的,没有读者的文章写出来一样可以清洗自己暴露执着,不知不觉中已经提高很多了。想得到别人的认可,这不还是一颗有求之心吗?做点事就要“成绩”不又走入邪党假大空那一套吗?

认清这一切就要下决心彻底清除了。每次发正念清理自己时都延长时间,反观内心,只要有一点不符合法的思维冒出来立马就清除,冒多少清除多少。那些急躁情绪一往出返就区分开,那不是我,不能给它市场。

家人对邪党也很痛恨,时常骂,但我一借机讲真相他们就反过来变相维护,这一直叫我很苦恼,苦恼他们怎么这么反复无常。现在悟到了,是我所受的邪党思维影响没去除才不能抑制他们的。常人所表现的是我修炼状态中的反映,怎么能不找自己怪别人呢?几十年来的在邪党文化下养成的习惯性思维要全放下,这些观念只能把自己带回人中,用法来衡量一切。师父在《洪吟》<新生>中讲过“观念转 败物灭”。法理上清晰了,遇到事情就理智了。那些败坏物质触及不到我了,慈悲自然而然的就生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