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不能用狡猾的思想对待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近来,查找自己的内心,在修炼中还有哪些漏洞阻碍了自己的修炼步伐,找来找去,“狡猾”两个字摆在了我的面前。

“狡猾”在常人中的解释往往是指一个人能够左右逢源,能够利用种种诡计,在危险的场合能够脱身和自保,逢着便宜就能够占上,还往往不容易被人发现。这种人在常人中被称为“滑头”。由于生生世世形成的人的理,造成了自己那复杂的思想,当一件事情盘桓在眼前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自保。“自保”源于“私”,是旧宇宙的特性,想千方百计的维护自己最本质的利益不受到损害,用种种诡计,用种种托辞,用种种迂回的办法来做到损失最小化,利益最大化,用狡猾的办法来掩盖执著。

例如,讲真相的时候想“反正我只是嘴上跟他讲,又没有给什么东西,如果要告发也没有证据”;听说正法已到尾声,就想,现在邪恶也少了,做一点讲真相的事情没有什么危险,赶快搭上末班车,我也能圆满;曾经被邪恶迫害,使家庭资料点被破坏,也成为邪恶迫害我的所谓证据,就想现在我不做资料,就口头上讲,就会安全。为同修打印或者下载一点学法资料,内心就会阵阵狂喜,压都压不住,原来内心深处想,做这个事既安全(因为不是做散发出去的真相资料),又是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潜台词就是“既安全又做了能圆满的事情”等等。

这种狡猾的思想也造成了自己炼功时不能入静,总在想:这件事该怎么办,那件事该怎么办,怎样才周全,基点就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有时候,感觉到“私”字是浸入到我每个细胞中的,是无孔不入的,内心被这个私字带动的很苦很苦。为了维护这个“私”,用常人中形成的各种复杂、多变、狡猾的思想来应对各种修炼中出现的问题,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用种种办法来保护自己,为自己开脱,死死的守着这个“我”字,放不下。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進入新宇宙中的生命,怎么能抱着旧宇宙的理,只有完全放下自我,溶于法中,成为法的一个粒子,想师父之所想,成师父之所成,才是走在正法的道路上。那种投机取巧,狡猾的思想,是道德下滑后常人的思想,是低能的,对修炼是不起任何正面作用的,也不能带到新宇宙中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