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外就医”前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前段时间看了同修关于《保外就医》的交流文章。由于自己在迫害中正念不足,身体出现了严重病业,也走了“保外就医”的路。现在我将自己在“保外就医”前后的做法和认识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做的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我从邪党监狱“保外就医”出来,已四年多,是以“肺结核”症状表现出来的。在黑窝里住院几个月,被挂了几瓶点滴以后,就改分药片,我每次都把分来的药片扔进了下水道。但由于缺乏正念,症状越显得重了起来。发展到要输氧气,不能平躺,只能靠着棉被坐着睡。后来又進去一个同修,与我切磋,我们一同发正念,一同背经文,身体才逐渐好转。同修不断的鼓励我、不断的帮我发正念,并帮助我从法上提高。我认识到这都是自己没做好、缺乏正念造成的。

认识到这点,我加强了正念。除了增加背法、炼功、发正念的时间外,每天晚上所有住院的犯人都去看电视,我一个人对着玻璃窗(那窗门到了晚上跟镜子一样),微笑着看着自己,坚定的、一遍又一遍的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所以,谁也动不了我。我要走出这堵高墙,我要回家,我还要救度很多很多的众生。过了几天,我梦见我被迫害的所在的邪党中队有几十个犯人和我手挽着手,齐刷刷的走出监狱大门,来到一个广场上,听到了大法的炼功音乐,有一大片人站在那儿炼第二套功法。我们马上松开手,走入人群中参加炼功。

过了几天,医生让我出院。因“保外就医”还没办好,我又回到了邪恶的中队。管教拿着医院的发票让我签名,我问是谁出的钱?回答说是我自己。我说我原来身体好好的,你们也体检过,我的身体是被迫害成这样的。本来我通过炼功就可以恢复,你们不让炼,强迫我去住院,又让我出这笔钱?管教说我去问问领导。过几天管教拿着发票过来说,你帐上还有几千扣了,剩下几千由监狱出。我说不行啊,我回去还得生活呢。管教没说什么就走了。第二天,做管教的大队长来了,笑嘻嘻的对我说:某某啊,监狱领导给你特批了,让你全报了,快把名签了,财务急着做帐呢。我这才在发票上签了名。

我利用能接触的一切机会,告诉犯人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不知道“三退”的事)。在我出院与回家这段时间里,我有机会和几十人讲了真相,才想起那个梦:原来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听真相,使这些人得到救度。

虽然有所提高,师父帮我化解开了许多魔难,出院不久就回到了家,但还不能平躺。过了半个月左右,有一天,我上了床,又靠在棉被上准备睡觉,想想不对劲啊,我是炼功人,老这样坐着睡,象什么?不行,我得躺下。我马上爬起来,把做靠垫的棉被抱走,刚躺下时,胸憋得很,气上不来,很费力的喘着气、。我告诉自己不能起来,一定会好起来的。慢慢的没那么难受了,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克服了几天,再平躺就不感到憋气了。

按邪党的诬判,我提前一年多回家,监狱先给办了一年的“保外就医”,剩下几个月还得办一次。一天,监狱来了几个我全不认识的人,打电话给家人说叫我到当地派出所走一趟,说是谈续办“保外就医”的事。

我去了,狱警问我有吃药吗?还炼功吗?当时也有好几个派出所的警察在场,我想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证实大法的超常。我说:我刚回到家时,身体极度虚弱,头晕的很,眼睛睁不开,要坐着睡,自己不会过马路。回来后,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次针,通过炼功,身体基本恢复了,还胖了十几斤。

警察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不说话。我刚从黑窝回来的时候,“六一零”(中共非法成立的用于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人叫我去派出所报到。我没去,到家一个小时左右,派出所的片警就来我家了,告诉我要一个月向他们汇报一次,打电话汇报也行。现在已过了十个月了,我一个电话都没跟他打过,现在他就坐在这里,也是一声不吭的。过了一会儿,一个狱警随便说了几句,就叫我回家了。

到了邪党诬判我期满的前几天,“六一零”和原单位的上级机关的人告诉家人要带我去监狱办理刑满手续。并说由单位领导陪同,单位派车。当时我悟到不能去,与几个同修切磋,同修也认同。我对家人(当时未修炼法轮功)说:我没犯法,不是犯人,所以不能去办这个手续。在黑窝里我承受不住,违心的向邪恶妥协,犯了严重的错,现在不能再错了。“六一零”听说我不去,很生气。一直催着家人动员我去。家人推不过,与单位领导去了。监狱那边也很生气,对我家人说了一些不满的话。

在我回家的头二十几天时间里,我做了三个梦说自己在住院,做了三个梦说自己又在监狱里。醒来后睁开眼,想起梦中的事:怎么回事,你旧势力还想迫害我?办不到!我是大法弟子,我的师父是宇宙的创世主!我修炼的道路由师父安排,有漏在法中归正。住院和坐牢不是大法弟子所要的,你别想动了我,谁动谁解体!每次都是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内彻底否定它,所以没出现什么干扰,身体恢复得较快,回来两个多月后,就出去打工了。一个中学老师见了我说:“你坐了几年牢,竟然比其他同学还年轻许多。我是无神论者,但看到你这样子,我都想炼法轮功了。”

回家以后,亲朋好友也纷纷前来探望,我抓住这个机会向来者讲真相、劝 “三退”,揭露中共监狱黑窝里的一切恶行。然后就到熟人家里去讲,逐渐的就到外面去讲了,逐渐的能用不同方式去讲真相、救人了。除了刚回家当天一个片警和一个社区人员到家坐了几分钟外,几年来没有那种明目张胆的干扰,连一个干扰的电话都没有。当然讲真相中,也遇到过几次干扰,都在师父的点化、呵护下安全避开。

几年来也出现过状态不好的时候,通过学法能调整过来。我也将自己几年来所受到的迫害用真实姓名写出来,已在明慧网上发表了。

这里讲的这些都是做的比较好的,做得不足的也很多。希望自己与同修比学比修,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