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魔难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二十多岁就全身都是病:头痛、脚麻、皮肤长脓包、刀疤奇痒无比、妇科病、臀部肌肉萎缩,身体很不好,长年吃药打针十分痛苦。修炼大法后,一切疾病,全无一身轻。今天我把自己最近过魔难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我在家用洗洁精拖地板,一不小心滑倒在地,左脚猛烈的撞到墙上,只听“嗯通”一声响,疼痛难忍。我抱着脚,一声一声喊:“没得事,没得事”。过一会从地上爬起来,左脚不能落地,看到脚巴掌转向左外侧,脚后跟转向右内侧,脚脖子处骨头凸起鸡蛋大一块,我就大声说:“清除我空间场和周围环境迫害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否定旧势力以任何形式强加给我的安排和考验,我不承认”。就扶着墙一跳一跳的跳到沙发上坐下来,喊来母亲(同修)简单讲了一下经过,然后一起发十二点正念。由于疼痛,心慌静不下来,全身冷得发抖、恶心想呕吐,加上又手发麻,所以只发了几分钟的正念。请母亲打开电炉,抬来一盆热水泡脚。她问:“疼不疼,去不去医院?”我说:“不去,是假相,不疼”。哎,还真不怎么疼了,可以落地勉强走路了。真是“好坏出自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找执著,找找漏在哪?还是情放不下,色心、利益心、欢喜心,就从床上起来在凳子上背法。背到“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转法轮》),背到这儿,心里涌上一股热流,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就放下书去炼功。

炼第一套功法时,师父说“弥勒伸腰,抻……”,左脚骨头“咔嗒”响了一声,炼三遍,响三次。晚上睡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加强发正念。一连响了三天,凸起的骨头下去了,脚也正过来了。母亲一到整点就和我一起发正念加持。

四天后可以干家务活了,可以走出去打真相电话了。知道我摔着脚了,家里哥哥、姐姐们全来了,要送我去医院,说:要拍片、包草药、让医生接骨……。我说:不去,没得事。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天灭中共、讲三退。二哥说:“你就相信你们师父,不相信医学”。姐夫说:“赶快去医院用医生的技术,加上你师父的神的办法好的更快”。我说:“我知道你们是关心我,但你们说的是常人的理,对我不起作用,我师父说的是真正的法,超常的理,我听师父的。”最后他们说:不管你了,你想咋就咋,随你便。

后来我的人心出来了,生怕脚冷着,每天早上炼完功后,一盆热水泡脚,一天泡三次,泡完后用电炉子烤脚。一天烤到晚,一边看书一边烤,不烤时套上两只护膝,穿上四只袜子。发正念时,心也不静了。学法小组同修打电话通知学法时也不好意思说我的情况,用人心掩盖着自己的执著。结果脚起了一些红色颗粒,痒的难受,受不住了,又用肥皂洗,说是去去毒气,洗完后接着烤,红色颗粒变成了密密麻麻的水泡,整个左脚背、脚丫、脚脖子全是水泡,更痒了,一只脚又肿又胀就象被什么东西紧紧捆住,小腿以下全是紫黑色。这都是自己的人心招来的。

后来同修刘姐来了,帮助我在法上提高认识,天天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交流,并告诉其他同修给我发正念加持。公司领导来看我,刘姐在旁边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给他们讲我摔倒后的情况,讲大法的神奇,讲共产党的邪恶。三哥三嫂来了,同样是刘姐发正念,我讲大法真相。他们买来的药被我扔了。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按师父的教导:“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们形成了一个整体共度难关。师父又在梦中点悟我,让我找到隐藏得很深的执著:我当初是找不到人生目标,为了治病走入大法修炼的。对师父对法一直停留在很肤浅的认识上。“七二零”以后的几年不怎么炼功,本体得不到转化,同时各种执著心:如对利益和钱的执著、虚荣、贪吃求安逸、男女情等都没有修去,使自己的空间场不干净。学法也走了形式,没有做到实修,没有把自己当成真修者,所以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带来了魔难。

认识到这些执著后,发正念时发出一念: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这都不是真正的我,我不要这些败物,请我世界的众生和我的身体的每个细胞跟我一起彻底清除它们;并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全部作废。在修炼过程中说过的错话,做过的错事,我会在法中归正,旧势力不配来管我。最后念正法口诀,每念一个字都在脑中写一遍,念到“正”字时,心慌、恶心想吐。这是邪恶将被清除的垂死挣扎。我不动心,继续念,念到最后“灭”字时,这些症状消失了。

接着我又清理家中环境,把邪党的书和过去供的不好的东西一齐烧毁了。第二天脚上水泡、肿都消了。第十六天后,我可以去学法小组正常学法了。

这就是我过魔难关的经历。在此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