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根本执著和信师信法

《曾经障碍我走不回正法修炼的原因》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四日】我一直以为在黑窝里的时候我已经找到了根本执著,现在发现那只是一部份。其实我很多对人世间的“美好生活的向往”都在大法中得到了满足,并且有很多时候是因为没理解好法而变相的“满足”,却不是真正的从理性上认识大法。比如:我为人比较单纯,不擅于搞人际关系,非常厌恶人世间的尔虞我诈,而大法修炼者群体是浊世中的世外桃源;我为人懒惰,不愿象别人那样通过艰苦的努力去追求名利,而修炼正好要放下名利之心(我把大法修炼要放下执著世间名利的执著心理解为人为的放弃名利从而无需付出了);本来夫妻关系濒临破裂,一起修炼后,丈夫对我十分谦让而且呵护有加,使我对感情和婚姻的“美好向往”得到了充份的满足……

这些“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在大法中得到了满足,使得根本执著不去的我对于大法修炼中很多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明白。比如满足于修炼人的“世外桃源”,使我尽可能躲开和常人打交道,做不到符合常人状态在矛盾中去修炼;以要放下名利心等执著为借口掩饰不修去懒惰这个魔性,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修炼人应当“以苦为乐”;追求超常的东西,使得我不是在修而是在求却不自知;对感情和婚姻的“美好向往”不修掉,使得色魔干扰多年……

这同时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我从上中学时开始就对这些“美好向往”总是想入非非,形成了强烈的思想业,不停的在我的头脑中反映各种杂念。而由于我没有从根本上认识这些“美好向往”到底是什么,所以还在无知中加强了思想业,在我与大法之间形成了厚厚的间隔。

不断的认识到这些在大法中得到了满足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使得从以前总是感觉与大法有间隔转变成了站在法中从新看待人世间的一切,我发现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似乎突然间都改变了。明白了那些“美好向往”都是从根本上阻碍我修炼的东西后,我也意识到它们并不是真正的我,我终于感到真正的我开始思考问题了,而不是总是被人的观念所左右而不自知。

在我对同修说过“遇到了你使我真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这句话不久,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早就应该感受到师父的慈悲的。

在暗无天日的黑窝里呆了几年之后,我没写一个字的保证而从里面全身而退。从人的表面来看,当时家人是托了关系的。我出来之后,怕心非常重,我觉得我实在是因为侥幸才没对师父对大法犯罪,今天我才明白,当时的我,觉得邪悟者和警察说的话很多都“有道理”;相信了“自焚”是“真”的;对“四•二五”有很多困惑;靠听转化者的文章才开始学会向内找;因为觉得很多警察还不错而对师父法中“恶警”一词不理解;跟常人讲不清大法修炼有什么好;曾望着铁窗外的蓝天白云问自己“真的有神仙存在吗?”……在这样的情况下,缺乏个人修炼的实修基础、完全不知道正法修炼是怎么回事的我,竟然能走过来,其实正是慈悲的师父在看护着我,因为当时的我心里有信师信法的正念:我横下一条心,不管我有多少搞不明白的地方,反正大法就是真实不虚的!师父说转化是错的,我就无论如何也不放弃信仰。师父说要不配合邪恶,我就一面心里狂跳一面几次在公开场合不配合邪恶。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就反复的背我会背的很少的法。

“弟子:师父说什么就信什么、不再更深的多想,这种状态对吗?”“师:神看一定会认为这人太好了,但我还是要他多看书多学法。”(《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对这句法有了不一样的感受,本来我以为法理不清是我脱离了法的原因,现在我才知道是我没有了信师信法的正念才使我脱离了法。太多法理不明白的我尚能依靠肤浅的信师信法走出那样邪恶的环境,原来信师信法才是修炼人的根本啊!“金佛”中的那个屠夫没有修炼过,因为他肯把他的心无条件的交给佛就成了神,师父看我们的不也就是那颗心吗?这么多年了,阻挡我的根本不是邪恶,仅仅是我的人心啊!

前一段时间,因为觉得法理不清是我最大的问题,我把我十几年来积累的无数困惑都翻出来问同修应该怎么认识,其中有些问题,我觉得当时清楚了但过后又糊涂了,就反反复复的问同修。通过同修的帮助和看明慧文章,觉得自己终于“明白了”很多法理,还特别整理成文章防止自己会忘掉。但现在看来最重要的问题,是我怎样能做到最纯净、最坚定的信师信法!

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精進要旨》〈警言〉)现在我才忽然觉得,邪恶再也动不了我了。

回过头来看看,同修最能感动我的是他们无私的境界和从法中修出的善,而最最根本帮到我的还是他们那对师父对大法无比的坚信和坚定而形成的强大正念之场。而这些都是他们自然而然的流露,是他们的存在状态。同修告诉我:“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师父和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