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前段时间梦到师父点化,说我有有求之心。我想了很久,问题找了一大堆,总觉的不彻底。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根本问题。

我属于年轻弟子。我们七零后这一代,从小就被邪党文化浸泡,中毒很深的,变异的观念已形成自然了。九七年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当看到:“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时,心里一动,想:“这一直都是我向往的啊!”看来看去,懵懵懂懂,这期间也出现了一些我不太明白的现象,但是并没有在法上去悟。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放弃了修炼,现在想来是因为自己的执著心太强盛,迷的太深,学法只是学了表面,仅明白了做一个好人而已。

这一放弃就是五年光阴。零四年下半年,有一个同修给我讲真相,我就象被唤醒了一样,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得救了!”

我从新走入大法中来了。因为我开的店本身就具备了做资料的条件,刚一入门就能够帮助同修,能够为救度众生出一份力。给我讲真相的同修甲经常到我的店里来,送《明慧周刊》和师父在各个时期的讲法。我每天都在学,一次次的哭,那种悔恨与感恩真是无以言表。那段时间魔难很多,却时时感到师父的加持与呵护,有时几乎是天天做梦点化,关过的好与不好一目了然。师父急啊,希望我尽快的成熟起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在这期间各方面压力也很大,在承受的过程中真是难受啊!师父让我梦到我的业力那真是如山如天。另外空间的邪恶也是虎视眈眈。

我们地区缺少技术人员,同修甲建议我学学技术,能够帮助更多的同修,我开始忙于学技术,每天都忙碌,在外人看来好象挺精進,可是我发现很长时间我都不能静心学法了,渐渐的我越来越差,越来越懈怠。有时也着急,可就是精進不起来。那时的干事心已经很强烈了。我们本地区一位大家都公认特别精進的同修去世了,接着同修甲经历了一个很大的病业关,我终于安静下来了,开始反思。

这几年我教过几个同修技术,发现了一个问题,只要这个同修法学的好,学完技术之后,他们就完全独立了,基本不用再操心了。这些同修懂得向内找自己,与电脑打印机形成了一個圆容的整体。如果这个同修经常出问题,或者电脑,或者打印机等,那么这个同修一定是法学的不太好。虽然每天都在学,学过也就忘了。象一个常人做大法的事,对师父讲的法理并没有升华到理性的认识上。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这样的。我想我最根本的执著是什么东西呢?这些年我能够觉察到自己一直都在旧势力的安排中修,总也跳不出这个怪圈。而我身边熟悉的几个同修,状态不佳的几个同修,虽然三件事也都在按部就班的做,有的也轰轰烈烈,我却觉的那只是一种形式,没有那种强大的使命感与责任感。所以人心多,干扰多,学法也不太入心,家庭关方面过的也时好时坏。说起来都明白是自己没有做好,当时向内找也都能找出一大堆来,也发正念铲除这些不好的心,但是总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自己也是这样的。

学了师父的《走向圆满》,我开始想到“根本执著”这个问题。师父在梦中曾经明确点化,我走的是一条金光大道,只是脚下的路有些狭窄,可是我却害怕摔倒,就选择了一种不太正的路。

师父说:“任何走不正的路都是危险的、都是坎坷。”(《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一直以来我都在追求中生活,没修炼时追求常人中的名利情。修炼后我追求修炼圆满后的大自在。潜在的想:那可是更高级的幸福啊!有伟大的主佛看护,在常人中也是能得到大福报的,实际上我也确实得到了太多太多的福报。我发现我一直都是抗拒吃苦的,因为把追求幸福生活当成了唯一的目标,又怎能想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呢?那又怎么算的上是修炼呢?这真是根子上的问题啊!

师父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又继续找下去,看看我追求幸福生活的背后隐藏的是什么,我终于发现,它的本质是私,强大的私,所以我修来修去,名利情依然强烈。想到我身边发生的事情,那都是自己私心的真实写照啊!

我想新宇宙的基点就是无私,而我却总和其拧劲,这本身不就在旧势力的控制之中吗?这种心态怎么能救度了众生呢?如果没有师父的点化,我的这个大弯路还会走多久呢?没有师父的不放弃与呵护,我将何去何从呢?不敢想象啊!从今日起我将放弃这颗为私为我的心,将自己的心彻底扭转过来,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担负起自己的责任,用大法所铸就的生命来证实大法的伟大,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