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失去工作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一天上午,有人把我修炼法轮大法的事情举报到了我工作的地方。别人在私下的渠道告诉了我这件事情,刚知道时手都发抖了;当时脑子里只有一念,就是赶快学法。当时邪恶干扰的很厉害,刚读一会就有电话干扰。消息很快传到不修炼的父亲那里,反应很激烈,问我的态度。尽管回答时手还在发抖,但是答案很坚决。接下来也一直学法,抱着去留由师父安排的一念。第二天,到单位跟领导说明了自己的态度,领导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说这样的话就不能留下了。建议我在调查结果下来前辞职,以免档案中留下材料。(回头看看这里可能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但是从后面的安排看也可能是师父让我到新的环境中去发挥作用,这点我还没有悟好。)

辞职报告交上去之后,开始找自己的问题。我的根本执着(现阶段悟到的)是自己的求安逸之心,另外的好玩之心、怕心也是长期存在的问题。但是当时并没想到求安逸之心那么深,在师父后来点化后,才发现比想象的要深的多。

我从小到大人生的路很顺,可以说从小学一路保送直到進入工作,期间几乎没有什么挫折。由于自己的放松,我的安逸之心就在这过程中滋养起来。因此这一下工作丢了,自己的心都翻上来了比如失落、寂寞、没面子;担心自己萎靡不振;对未来的不确定感到害怕等等。除此之外,旧势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我身上加物质,试图影响我的思想。当有难来时、当有东西上来时,只有学法才能过去,否则用人的办法想熬过去根本不可能。

因此东西一上来,感觉到状态不对劲,我就立刻放下手头的事大量学法(因为没了工作,也没什么必做的事情了),常常是学到第七讲以后才消掉了加上来的东西,有的时候得读到第九讲才能把东西彻底拿掉。没找到新的去处之前,邪恶给我加上来的主要是失落、寂寞、面子挂不住之类的物质,这些东西来势很凶,也因此一来我就明确的意识到了,立刻大量学法清除;但是找到新的去处之后,上来的东西就是求安逸之心、贪玩的心与人的留恋之情,这些比较弱但是却不易察觉,常常浪费不少时间后才能意识到,而且意识到之后也不愿意立刻学法清除。这里一定还有我需要挖根的地方,为什么自己不能立刻抓住这些念头。

在这段时间里,师父还给了我一次点化。一天,我在学法中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接着学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洗手池的水龙头没关紧而且上下盖子都堵着,溢出的水把洗手池下面的柜子都给泡了,柜子中的抽屉也灌满了水。学法中出现这样的异常,我明确意识到这是点化而不是疏忽。

为什么学法中会出现这个问题?我向内找发现虽然自己知道“学法不怠变在其中”(《洪吟二》〈精進正悟〉),但是学法却隐约有这样的目地:为了安逸、为了自己心情舒畅、为了去掉不好的情绪、去掉旧势力给我强加的物质而学,而不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而学。如果没有师父点化,可能我自己真的意识不到“把安逸摆在学法之上”这个隐藏很深的念头。除此之外,大量的水(湿)也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私”,而两抽屉水可能代表的就是自己的求安逸之心与怕心。

在找新去处的过程中,师父给我安排的路逐渐展现在我的面前,每一个过程都很精巧。首先,我想去的领域需要一门考试,结果在我很有限的复习时间中(我已经六年没学过该领域了),考出了还算不错的成绩。其次,需要准备的个人材料以及材料的送达也意外的找到了合适的人帮忙,顺利的赶上了很多截止日期。更令我惊叹的是,甚至有一家在看过我的材料后表示不要这门考试成绩也可以直接收我,而且跟我原来从事的领域也很对口。尽管师父的精妙安排一步步的展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我已经悟到了自己的路,在这过程中的每一步却总还是动一些人心,总是担心邪恶迫害或出一些其它岔头。虽然自己很快能抓住这些杂念,并用“去留由师父安排”的正念把杂念清除出去,可是却总是做不到劈山的一念把它们彻底清除出去。

现在回头反思这件事,很象师父讲到的:“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执著的东西,旧势力也抓不着把柄、也没有办法。”(《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这一关对我来说也如同修的问题中所说的“死关”一般,如果当时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么自己接下来的路也会变得非常困难,甚至换环境都变得不容易,而且自己的心理压力也会让自己难以面对后面的事情,很可能真的就一蹶不振了。虽然自己是走过了这一大关,而且原来很反对我修炼的父亲在看到我的坚决后,态度也有所改变,但回头看起来,这一难根本不应发生。尽管自己在那个关口上过得还不错,但是看到师父的讲法,再反思自己走过的路,的确是看到自己的根本执着、而且是很长期的执着导致了旧势力的迫害。如果自己之前能够真正的去掉求安逸之心的根本执着,不让旧势力抓到把柄,这一难根本不会发生。

另一方面,对于举报诬告我的人,虽然自己基本确定(因为我刚开始在这个单位工作,几乎没有人知道我修炼大法),但是回想起来,为什么会是这个人?也可能是有前世的因缘关系;但是自己反思之后,发现这个人是唯一一个,我在其面前说出过“不练”以及其它不该说的话的人,尽管在后来我也跟其澄清了自己的态度。但是毕竟留下了污点或是把柄。不管究竟是不是这个人举报的,的确是自己给了旧势力迫害的借口。我对举报人本身没什么怨恨之心,那个人只是个表象。但是我对举报人没什么怨恨反而找自己的不足,倒是感动了一个领导,他原来对大法完全是负面态度,在谈话到最后我说出自己对举报人的看法时,他被震动了,认真的询问大法究竟怎么样。不过当时很可惜,有别人来打扰我们的谈话,没能更進一步讲清真相

此外,这件事情也让我感到人世间的事情的确都是不稳定的,或者说“无常”。从人的角度看,在事情发生前后,我的工作、人际关系、社会地位虽不能说是天壤之别,但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来确定的、一帆风顺、无忧无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不确定以及比较困难。靠着学法我走了过来,看清自己的根本执着并走上师父安排的下一段路。这也让我切身体会到人世间的其它表象也一样易逝,只有做好自己该做的三件事,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才是真实的。

深度有限,请同修多多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