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自身的党文化因素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最近我与同修在一起学法时,突然有所悟,我就把悟到对同修说了。同修说:“我们学着法你突然说别的了,这是干扰学法,同时也是不尊师敬法的表现。”我心里不平起来,心想你说了不算。

接下来,我想到不久前这位同修让我在网上帮外地的一位同修找房子租,当时我悟到的是在这件事情上应保持无为的状态,所以不想参与,同修生气的说:“这点忙你都不帮,你都不配是个大法弟子。”结果后来随着事情的发展,她了解情况后说不用找了。

想到这,我说:“我看到你有一颗爱随便给别人扣大帽子的心,是党文化的东西。”她说:“是,你说的对,但是学法时你突然插進别的话,就是干扰学法,你不尊师敬法。这个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我们俩你一言我一语最后争论起来。后来想到不能因为争持不下而不欢而散,让邪恶因素钻空子,于是我们继续学法。学完后,我们对刚才发生的事又是一通争论,谁也说不服谁。最后她说:“你指出来就行了,用不着过多渲染。我自己会反思向内找。”

同修是一面镜子,她的所言所行,也是我的执著心的大暴露,是显现给我看的。通过这件事情,我向内找,向内修。悟到我有不尊师敬法的心、不注意讲话方式方法、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心、争斗心、揪住别人缺点不放、夸大渲染的心,并且也有爱随便给别人扣大帽子的心,而且还是个不小的败物质。争斗心、揪小辫子、扣大帽子,这些心反映出来还是党文化的东西比较多。我就让这些不好的心死,让它们灭,多听《九评共产党》清除它们。

我想,如果自己一个人学法,是不会触动这么多矛盾、暴露这么多执著心的。正因为有了这些矛盾,我们从中修自己,才能提高的快。集体学法真是个修炼的好环境。

还有一件事,最近一段时间不知怎么的,总是与痞子有关联。一开始只是听到别人谈论本地的一个大痞子开了规模不小的公司,和市级领导都有来往。我就想黑白两道都叫他们占了,这是什么社会。后来就听到谁谁被痞子划了一刀、来龙去脉,再后来遇到公安局派出所的人都在跟前说给我听:现在农村很乱,没法管,很多村里都是选痞子当村长,还真管用。到了后来,连痞子都和我打过几次交道,最后连在外面吃饭,听到的都是邻桌的大痞子、小痞子在谈论怎么怎么去要债吓唬人、怎么打人、打得多重、最后每个痞子分多少钱,公开的场合公开的谈。弄得我莫名其妙又很纳闷。

我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看到听到的,都是与痞子有关的。难道我身上有痞性?我找到了执著于痞子保护的心:以前看江湖英雄、黑打黑的电影电视,曾经崇拜那些地头蛇、痞性十足、谁也不敢惹的地痞,带着一帮手下,威风八面的样子。那时候甚至心里还幻想找个最大的痞子保护自己。现在这些物质因素可能在头脑里还有残留。我就想去掉这个心。

后来我终于悟到:这个痞的根源是共产邪党,那是它的老祖宗,共产邪党本身就是巴黎公社的一帮地痞流氓起家嘛。这一想豁然开朗,《九评共产党》中明明白白的写着共产邪党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其中之一的就是“痞”。原来这一切现象都是因为我身上还带有邪党文化的因素所反映出来的。我就多听、多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解体自己思想中所受恶党文化灌输的一切毒素,同时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和中共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各个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