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全世界大法弟子反迫害十二周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在全世界大法弟子反迫害十二周年之际,我回忆从自己得法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后,我在助师正法中的一段经历。

平时我喜欢看同修写的忆师恩一类的文章,看的时候经常是声泪俱下,身心沉浸在早期得法的同修能够亲身聆听师父的传法幸福中,更多的是感恩师尊的慈悲与苦度。

我中学起就酷爱武术,后开始练习吐纳;在漫长的年代里,我记不清修习了多少气功门派。为了求得真正的大法,我曾辞去工作,背起行囊,遍访名师,潜心求道并历经艰辛。

记得那是一九九五年,我向身边许多道友宣布,我再一次放弃了又一门练习了很久的气功,并告诉他们:这些都不是我要找的功法,我一定要找到一门真正修自己的功法,我不炼功时功却能时时炼我的功法,一门真正普世的功法,道友们惊讶的看着我。

一九九六年春天,我喜得大法。面对大法,我知道,法轮大法,对我意味着什么。

修炼的开始,我很兴奋也很精進,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没上班,和往常一样我双盘上腿,开始读《转法轮》,读了一阵,腿开始疼,没在意,又过了一阵,疼痛已经使我无法再用心读下去;我合上书,告诉自己,今天不双盘一个小时就决不放下来。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我饱尝了一个生命濒临极限的滋味,我眼睛盯着桌上的闹钟,虽一身大汗淋漓,心中却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对大法修炼无比坚定的信念,浑身颤抖一字一句的说:师父,我可以承受,我会把今天,当作我修炼路上的一道风景!当时那个语气和心境似乎不是在承受痛苦,而是在欣赏一道别致的风景。

一小时过去了,放下腿,我体会到了消去恶业后脱胎换骨般的愉悦,一个小时短暂而漫长的体验,让我欣喜的体验到,原来书上讲的消业都是真的。

这天下午,一位很久没见的老同学来看我,这位同学长的虎背熊腰,我告诉他,现在我修炼法轮大法了,这个大法和我以前练习的任何功法都不同。晚上他就住在我的屋里。他临睡前我对他说,你先睡,我要炼功。

当我一站定,念完第一套功法的口诀时,就感到一个从未有过的厚厚的能量场出现在我的周围,我很激动;当炼到抱轮的时候,我惊讶的听到,屋里墙上没电停走已经一个多月大石英钟奇迹般的“当、当、当”的走了起来,那天炼功的效果出奇的好。

第二天老同学起床后兴奋的告诉我,你们这功太厉害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昨晚你炼功的时候,我整个身体从床上都飘起来了!我明白了,昨晚的奇迹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当我坚信大法的时候,师父鼓励我,在修炼的路上要勇猛精進。

那次的经历始终伴随着我。

修炼中我的天目从没看到过奇观异象。但是大法既博大精深又浩瀚宽广的法理本身就已经使我对大法充满了信心。那时候,我很喜欢学法、更喜欢背法,背《转法轮》,背《精進要旨》,背《法轮大法义解》,当时的变化是突飞猛進,日新月异,同修们只要几天不见面,再见面时就会发现我换了个人。

修炼的不久,我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经常听到别人给我说话的时候,说出的话进入我耳朵里一下变成另一番话,而这些话总是和我的修炼有关。一次领导在会议碰头的时候说,你想不想挣钱?你能挣多少钱?你想挣多少钱?可是到我这,就变成了你想不想修?你能修多高?你想修多高?

当时我悟到,今天是慈悲的师父亲自看管、救度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你想修你就修,只要你有一个修炼的愿望,并精進不止,你能修多高都不是问题啦,关键是你想修多高就能修多高。

一九九七年新年,单位放假,我回到了一千多里外的家乡。

我的家乡有很多少年时的伙伴,还有左邻右舍,因为我自幼喜欢习练气功,他们受我影响很大,当时我的家就是一个我以前所学气功的练功点。见到我,家乡人很亲切。我告诉他们,我现在修炼了法轮大法,这是一门性命双修、佛家上乘修炼大法,这次我带回来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带,这次过年,你们都来我家看吧。

从大年初二开始,在我家开始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带,以前跟我练其它功法的人听说后都来了。一时间门庭若市,我家的大屋里天天坐满了人,家里整天都在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一遍放完后再接着放,这样滚动式播放,一直到我快离开家的时候。

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已经是十天以后了,所有观看讲法的乡亲们身心变化非常大,大家一同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特别是我年迈的母亲。这时,我征求大家的意见:乡亲们都知道我以前习练过太多的气功,但是我一直在苦苦寻找一门真正的修炼,现在我找到了,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法轮大法,我郑重的向乡亲们推荐他,有谁愿意跟我一起学炼大法?在场所有的乡亲高兴的说:我们都愿意。剩下的几天,除了集体学法外,大家又学会了五套功法。

离开家的时候,我留下了早已准备好的几本《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一套师父讲法录像带、讲法录音带、教功带和炼功带。从此以后,我家就成了我们家乡大法的学法点和炼功点。

光阴似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邪党利用各种媒体,对大法的诽谤和诬陷铺天盖地的来了,同修们一起相约七月二十三日去当地政府上访。

七月二十三日一早。我照常拎着录音机来到炼功点,拉开大法义务教功宣传横幅,炼完四套功法,那天炼功点只剩三个人。炼完功,到市中心广场和同修们相聚,然后到当地人大和政府上访反映情况,反映媒体对大法的定性和宣传是错误的,可是最后没有结果,怎么办?是留在这儿继续上访,还是回家?这时一位同修站出来说:如果我们现在回家去,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象今天一样一起上访了,最终,大家还是回家了。

七月二十四日一早。抱轮的时候,单位所在街道办的车停在我面前,喊我,我没动,街道办见状离开。

七月二十五日,一早我正在炼功,街道办赶到炼功点,强行把我绑架上车,来到我单位,抢走了我的几本大法书和几盒炼功磁带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问法轮功国家已经取缔,为什么还炼?我告诉他们《转法轮》中讲的是如何做一个好人的道理,修炼大法没有错。中午时分,派出所把我放回。

那个时候,全国上下广播、电视、报刊铺天盖地都是污蔑、诽谤大法的所谓“新闻”,一时间,黑云密布,狂风大作,邪恶以排山捣海之势席卷神州。一些辅导员和当地的一些“名人”相继妥协,很多同修特别是很多刚刚得法不久的新学员在这种高压和所谓“形式”下很快声明放弃修炼;更多的同修处于一种观望、徘徊的状态。

当时我和身边的同修除了每天上班外,更多的时间用在和那些正在观望、徘徊的同修的集体学法、交流上。这个时候,来了一位外地的同修,和我们一起学法、交流,他说起外地的同修如何做的,我们找到和状态好的地区的差距。

慢慢的大家又树立了对大法坚定的信念。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一次集体交流后我们悟到,修炼大法神圣庄严,修炼人崇尚道德、淡泊名利,修炼大法无论社会、对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目前的诽谤和污蔑只是政府对大法的不解和偏见,这种时候,大法修炼者应该坚持真理,应该为社会负责、为大法负责,将大法的美好、以及大法修炼者“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修炼原则堂堂正正的展示给社会、展示给公众,而不是随波逐流、推波助澜;我们首先应该在当地市中心广场恢复大法的集体炼功点。

我们商议,后天一早开始恢复大法往日的晨炼,并分头把消息告诉身边更多的同修,希望大家都能够参加。

那天凌晨,我们来到市中心广场,这是我们地区最大的大法集体炼功点。

市中心广场是当地的一个休闲、娱乐中心,又是当地各种健身气功、健身活动聚集地和健身场所,平时游人非常多。往日一到星期六、星期天早晚的时候,很多其它片区的同修都来这里参加集体炼功、集体洪法和义务教功。

从一九九八年开始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走进大法的新学员非常多,即使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前一天,都有新学员在市中心广场得法,也有很多偏远地区的人是慕名找到这里得法,然后辅导员告诉新学员当地最近的集体炼功、学法点,在没有炼功点的地方组织新的炼功点。

想起往日的这一切,眼睛里阵阵的发潮。

望着人声鼎沸的广场,我对广场说,今天大法弟子又回来了。

那天,来到市中心广场参加集体炼功的有十八名大法弟子。来到往日我们大法炼功点的位置,大家和往常一样站得整整齐齐,随着舒缓、悠扬的大法音乐,我们炼完了四套动功。炼完后,有位同修过来问我:明天我们还来不来?我说:来,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恢复了这个炼功点,现在我们回去上班。于是大家各自散开去。

在往公交车站走的路上,从身后过来两个便衣,抓住我和另一个同修的手臂说,跟我们走一趟,把我们拉进路边停放的一辆黑车里,来到附近的一个派出所。

派出所的民警给我做了笔录,笔录写满了四大页。我是闭着修的,但是那天是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看着我身边发生的一切。当时的回答现在大多都记不清了,但是清晰的记得自己每一句回答都掷地有声,我告诉对方大法的美好和庄严,大法能够使社会安定、人心向善,告诉对方修炼前后自己的变化,以及今后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会义无反顾的修炼大法。现在想想,当时就是在讲师父在后来讲法中要求的,大法弟子要向民众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做完笔录后,警察让我签字,签完第一页记录着我的基本情况后,我不再签了;警察问我为什么不签?我说,现在政府媒体上所有的宣传都是对大法的诽谤,我不再相信政府,我不想看到政府把我签过字的笔录拿去篡改,把我没说过的话强加给我,然后再拿去对大法进行诬陷、诽谤。听完我的话,警察愣愣的看着我,半晌说,不签就不签吧。

当天下午,当地公安分局通知我,我被行政拘留十天。

隔了一天,大法弟子在市中心广场炼功的消息在当地一家官方报纸头版做了详细报道。

新闻报道中说我和另一名同修是组织者,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当时我的正念很强,记者在写报道的时候,不但没篡改我的话,反而引用了我笔录中的原话,还把我没有表达清楚的地方,做了适当的润色,使内容更加清晰和流畅。新闻报道发表后,世人看着报纸在纷纷的议论,同修们则兴奋的拿着这张报纸到街头去复印并相互传递、交流,奔走相告。

作为政府的一个舆论工具,能够在当时传播大法的真相,我们感谢这家报纸。

后来我知道,第二天一早中共邪党出动绑架了那天广场参加晨炼的同修,且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虽然这次集体炼功只持续了一个早晨,但是在当时邪恶黑云压城情况下,这次炼功犹如风雨飘摇的天幕上一道惊天的霹雳,劈开了长时间盘踞在大法弟子头上的一团乌云,并在宇宙中留下了永恒的辉煌。

从此,本地区大法弟子整体上拉开了坚定修炼、反迫害、向世人讲清大法真相的帷幕。

在我被拘留期间,发生了很多值得回忆的事,并有许多同修和世人前去看望,这里不做赘述。

十天拘留很快结束。第十天一大早,还没上班,单位总经理早早驱车来到拘留所,自己掏钱替我付了十天拘留所的伙食费,把接我回单位。路上,总经理说,别多想,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回去先洗澡、换衣,休息一下。

我前脚刚离开单位去洗澡,后脚当地派出所所长领着一帮警察气势汹汹的来到单位,要求总经理立即将我开除。

总经理问:为什么?就是因为他炼法轮功?告诉你,他是我的员工,他炼法轮功后工作表现怎么样我很清楚,别说他这次被拘留十天,就是他被判刑,今天释放回来,我都不会开除他;再说,开不开除是我们企业自己的事,和你们没关系,你们走!说着把一帮警察轰出门去。

我回来后听说了此事,心中非常欣慰,我知道,又一个世人牢牢的摆正了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

十二年的风雨,十二年的磨砺。

十二年来,我和大法弟子们一同走过了电闪雷鸣,走过了血雨腥风。十二年来,我曾两次被中共邪党迫害,每一次都是凭着对师尊、对大法无比的坚信走了过来,十二年来,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我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道坚忍不屈、风尘仆仆,在不断归正自己的同时,向世人讲述着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救度着那些和我们擦肩而过的众生,证实着宇宙大法“真善忍”无上的辉煌和神圣。

合十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