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七·二零” 走向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千百年来沧海桑田的变幻,世事如棋般莫测的轮转,当朝代的更迭远去了鼓角争鸣,当人们了却那几多的浮华旧梦,又几翻追逐风雨的归程,哪里才是永恒?人因何而生,又为何来在世上?

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的神话传说时时在脑际荡漾,而达尔文进化论、中共无神论堂而皇之的登上教科书的大雅之堂。曾经我多么渴望有神守护善良和正义,但是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告诉我那只是人的美好愿望而已,人是由猴子变来的,世界上根本没有神。混沌状态下我和许多人一样,不知晓生命的意义,有神或者没有神,似乎都不影响当下的生活。

直到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发生了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促使我必须明确做出选择,选择的过程说起来有些离奇,竟是在梦中做出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九九年初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身体健康,生活顺利,修炼的原因是法轮大法的法理告诉我如何做好人以至更好的人,“真、善、忍”的法理让我的心灵宁静而明澈。几个月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诋毁诬蔑之词充斥了整个中国大陆,对于从未经历过任何政治运动、也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我,感到无比恐惧与疑惑。恐惧的是,如果继续修炼会面对整个国家机器的打压,疑惑的是,为什么中共不让修炼法轮功?

诚然,我和所有同时代的人一样,从小到大学的是中共编写的思想政治教材。对于中共在历次运动中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一无所知,我的家人大多在党政机关工作,为官比较清正廉洁,在社会上口碑也很好,所以我一点也没有想到他们所服务的共产党是一个多么邪恶的政党。

当时我无法想象中共对法轮功的一切宣传都是公然造假,当然中共说的一些谎言我一下就能看出来是对法轮功的误解与断章取义(实为诬陷与诽谤,只是当时不愿意把中共想的那么坏);而对于那些诋毁李洪志师父的宣传,我却无法辨别真假,因为我没有见过李洪志师父,对李老师的一切无从知晓。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神,那只是我和一部份人一厢情愿的瑰丽幻想?中共的宣传与法轮功的法理,究竟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当时我接触不到任何法轮功学员,听不到另外的声音……

我的思想也在摇摆。有一天晚上,带着诸多疑惑昏昏沉沉的睡去,突然耳边响起木质推拉门剧烈抖动互相撞击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恐惧侵袭而来,我却全身动不了,周遭一片黑暗,巨响仍在继续,仿佛马上会房倒屋塌、天塌地陷,怎么办?无助、恐惧、迷茫、何去何从?死亡离我这样的接近,我来到了生与死的边缘!

此刻我想到了法轮功,如果法轮功所讲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我将得到师父与大法的保护,我完全可以镇定下来不需要害怕。因为这几个月的修炼感受告诉我,我的生命因实践“真、善、忍”而充实、祥和美好。生,是一个纯净、自利利他的过程,意义非凡且满怀希望;死,是一个归宿,回归天国世界那里有万般祥瑞。无论是生是死,未来都充满光明与希望。

可是,如果法轮功象中共所造谣诬蔑的那样,那么这几个月修炼的美妙感受就如一场幻灭的美梦,梦醒了,回到以前的世界,没有神,没有天国,人是猴子变来的,也不存在“真、善、忍”的宇宙规律,灰蒙蒙世界,暗淡淡的人生,我的未来是什么?希望在哪里?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灵魂,没有彼岸,什么都没有,生与死都不存在任何意义,那么我怕什么?生与死都很可怕,生命没有任何依托。

在这似梦非梦中,思维却异常清晰,我从来不曾这样深刻的省思过生与死的终极意义,通过反复的权衡我明白了,我不能离开法轮大法,生命需要“真、善、忍”,朝闻道,夕可死……这样想着,我摆脱了所有恐惧,心绪渐渐平静下来,不知不觉中安然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看周围一切如故,木头拉门好好的在那里,问问家里人,昨晚谁都没有听到任何声响。我无法解释这个现象,但那晚的经历是实实在在的真实感受。生与死的考验让我明确了生命根本的需求,那就是生命需要“真、善、忍”,人类需要神灵的庇佑并引导人归于光明的彼岸。

从那以后,无论外界有多大的压力,无论中共的喉舌如何极尽栽赃陷害,我都不为所动,并下定决心,即使全世界只剩我一个人修炼法轮功,我也会坚持下去,一修到底!理由很简单,因为生命需要“真、善、忍”。当然,后来通过国际互联网我了解到中共的一切造假宣传,明白了中共“假、恶、暴”的本质及杀人历史,现实也越来越证明的我选择是正确无误的。

又一个“七·二零”来临之际,写出这段经历,希望从另一个角度启悟还迷失在中共谎言中的人们,在灾难频发的当今社会,生与死往往一线之隔,真的碰到那一天,是没有时间再给您思索的,何如现在就停歇一下奔忙的脚步,暂时搁浅世俗的名利诱惑,冷却红尘的熙攘喧嚣,哪怕只有一瞬间,用您最本真的心愿去探寻生命的终极需求,您是否也会发现:生命需要“真、善、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