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走入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一日】我是在法轮大法遭受残酷的迫害中走入大法修炼的。

支持妻子修大法

我妻子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弟子,修炼后身体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人也变的和蔼可亲,这给家庭带来了快乐和幸福。我看到这个大法真的很神奇。我的想法是,只要能祛病健身,我就支持她炼。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出于极端的自私和妒忌,开始了对大法的残酷迫害。这场运动给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及家庭、亲友及所有有关人员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压力。祸从天降,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在江泽民流氓集团的威逼之下不敢学、不敢炼了。中共太恶、太坏了,历史上罕见,没有坚强的意志和强大的正念是走不过来的。

我的妻子因不放弃修炼,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无法形容。中共政法机构和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610”系统的恶人三天两头到我家逼她所谓“转化”,经常深更半夜闯到我家骚扰。为了证实大法是无罪的,她去北京上访多次,被恶警绑架、关押、拘留,成了我地“610”称的所谓“重点”对像。为了避免遭受迫害,她只好流离失所了。

邪党为了达到抓她、“转化”她的目地,也对我们家属进行迫害。我在乡镇企业上班,邪党“610”恶人到我单位找我,让我做我妻子的工作,让妻子放弃大法修炼。找了多次,我拒绝配合他们。于是他们又找我单位的一把手做工作。见我利用各种方法对付他们,邪党610就用不让我上班、断绝我家的经济来源逼迫和处罚我。二零零一年我被停止工作六个月。来自政府、社会、单位、家庭、经济生活和精神上的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这个对不修炼的我来说可想而知是什么感觉,那种痛苦无法表达。这使我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了中共就是邪,毫不讲理。

二零零二年八月,当地邪党政法委、“610”恶警又到我家要绑架我妻子,我为了保护她,下定决心和他们决一死战。在我的帮助下,妻子正念走脱了。邪恶不甘心,把我抓了起来,罪名是所谓“妨碍公务罪”,非法拘留了我十五天。

看来法轮功真的不一般

单位领导找我谈话:“你不配合政府,我的工作也不好干,我也得受处分。不行你就和你对像离婚吧。”我为了工作和利益,当时有些动摇了,考虑了几天。回家找妻子谈起离婚的事,妻子不同意,后来把她逼急了,就说了一句:“离婚就离婚!让我放弃大法,门都没有!”我被她的这句话震住了,心里想:“离婚都不怕,那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逼她不炼法轮功了。看来法轮功真的不一般。”

那些年真是度日如年,也不知怎么过来的。

了解大法 走入大法

二零零三年我也开始了解法轮功,看《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及经文如《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精進要旨》等,也看大法弟子发的有关资料,在感性上对大法有了一点认识: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妻子炼法轮功后也没有干坏事,没有象中共邪党说的那样,而且还祛了病健了身,我决不能与邪党为伍,配合它来迫害妻子。何况我也是从文化大革命中过来的人,知道邪党太坏,一党专制,专横跋扈,专门搞运动打压异己,欺压百姓。我决定尽我所能帮助妻子。

师父在说:“一个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关的重大问题上,不带任何观念的权衡问题,那么这个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这种清醒是智慧而不同于一般人的所谓聪明。”[1]因为常人为大法做事安全性比较好一些,不会引起常人怀疑,出入方便,所以我就开始帮妻子发资料、送东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帮我妻子揭露邪恶,证实大法是清白的。

二零零五年,妻子教会了我五套功法,从此便与妻子一起学法炼功。

可是学法的时候干扰很大,一学就困,学不進去,对法理的理解能力也很差。我就看师父各地讲法,并发正念解体清除另外空间阻碍我得法修炼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过了一段时间,就突破了干扰,认识到了:刚得法的新学员个人修炼和证实大法联系在一起,必须得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不断的去掉人的各种各样的执着、各种各样的观念和在常人中形成的一些恶习,如:魔性、自私、妒嫉心、争斗心、色欲等不好的东西,才能在救度众生时不被干扰,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慢慢我就和老大法弟子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而后又和他们一起讲真相,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了。

新学员也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师父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了。我连夜把师父的这篇讲法看完了,不知为啥边看边流泪。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提高已经不是问题了,大法弟子的圆满也不是问题了,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2]我想那是师父的讲法把我敲醒了,我认识到了自己负有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知道了只有修好自己、多学法才能多救度众生。这使我在思想中有了责任感和紧迫感。我能感觉到自己从思想到身体、从洪观至微观有了很大的提高与升华。

开始一段时间我由老大法弟子带着做三件事,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我就自己走自己的路,能单独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了。上午到集市上讲真相劝三退,下午回家学法、发正念,学《转法轮》,也学各地讲法。心里装的都是法,人心就少,干扰就少,讲真相效果就好,救的人也多。由此我认识到:我们的一思一念很重要,因为一思一念符合了哪个因素,哪个因素就起作用。师父说过:“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的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3]时刻想着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刻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这样做效果特别好,有时一上午能劝退三十多人,有时一上午能退二十多人,每次劝三退,我都保证退一个就让他明明白白,把真相讲到位。我认识到:讲真相是大法弟子的修炼过程,是去各种各样的人心、各种各样的执着的好机会,是一个修炼人必须要走的路,必须要过的关。

农村讲真相,从集市到田间、地头、路边,都是很好的地方。农村麦收、秋收的大忙季节,老百姓都在田间、地头干活,所以人特别多,路边晒粮食、走路的人也很多。我的亲身经历表明:只要我们大法弟子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会帮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

2012年在讲真相的时候,我不幸遭恶人举报,被恶警绑架到了派出所。我牢记师父说的大法弟子“你们只有救人的份”[5]的教诲,不管恶警多么邪恶,我都决不配合,什么也不说,零口供,只是给他们讲真相,最后被邪恶非法拘留十五天。

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我没有怕心,就堂堂正正的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并给监室里的人讲真相。我这样做后,和监室里被关押的包括班长关系处的都很好,我能在里面堂堂正正的打坐、炼功、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加上我以前讲真相的基础和经验,在那里我顺利的劝退了53人。有的人听明白真相后还帮我讲真相。他们作为第三者,他们说出的支持大法的话会相当起作用。

我从拘留所出来的时候,有很多人都恋恋不舍。有的问我要电话号码,说出去后要找我学法轮功。有很多人是发自内心的三退的,佩服法轮功,佩服我们师父。

我体悟到,讲真相中要想说服别人,让别人愿意听你讲,你首先得尊重别人,首先得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思考问题,都应换位思考,做事先考虑别人,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要求自己,这很关键、很重要。

讲真相效率要高,还必须得用心去想怎样才能使众生得救,不给邪恶因素喘息的机会,平时在家休息时,把讲真相的内容、一些例子和常人所问到的一些问题,都记录下来,如何去讲和解答,都背下来,这样在讲真相的时候,你就会把你要讲的东西源源不断的讲出来。如果你脑子是空的,讲的东西不成熟,被人家问住了,你就救不了那个人,效果就不好。

修炼上我还有不小差距。我要下决心去掉不让人说的心,不断去自己的魔性,向内找自己,去掉妒嫉心、争斗心、气恨心、色欲等不好的东西,做到实修自己,不让师父为我操心、痛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失去这万古机缘,跟师父回家。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