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救我出牢笼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五日】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晚,为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伟大的师尊华诞日,我们学法小组同往年一样,出去挂真相条幅。我们四个大法弟子坐着同修家人开的车,到达预定地点时,因为觉得树太高,就又换了一个地方,那里公路两侧的树比较好挂,但没提前发正念清场。

我边发正念边挂条幅,四十来个条幅还没挂完,来了一辆警车,我们都躲到公路下面的沟里发正念。警车走远了,我们又继续挂。刚挂完,警车又来了,我们又躲到沟里发正念。我紧盯着警车,只见它开过去后停在我们车前面不远的地方,一会就开走了。由于天黑、距离远,看不太清。这时,同修要上公路,我说再等一等。片刻,公路另一侧的那位同修朝车走去。她走到车跟前,我看见有三个人影,一点声也没有都進车了。我悄声说:“不对劲儿,出事儿了,赶紧发正念,只有两个人怎么出来三个人影啊?肯定出事了!”我发着正念,想起了不久前,某地有几位大法弟子用常人车出去发资料遇到了恶警,大法弟子都走脱了,把司机和车扣下了,罚了三万元钱,从此,司机对这几位大法弟子看法很不好,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想自己是个老弟子,我得把司机替换出来,我们两个老大法弟子多年来配合默契,共同发正念、讲真相,做到零口供,二十四小时后一定能回家。这时,一同修想让另一同修去看看,(这位同修也不放心她丈夫)我一把拽住她,告诉她和那位同修走,我上去。

我顺着沟弯着腰往前走,走到车跟前上了公路,警察一下按住我,我用力喊叫,意思是叫那两位同修不要出来。然后我对警察说:“司机是常人,你把他放了,我跟你们走。”这时,担心她丈夫的同修也被绑架了。我心中后悔极了,我错了,我应该领她们俩走脱。

我一路发正念,到了公安分局,就给他们讲真相。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家在哪里住?无论问我什么,我都说:“无可奉告”或“我拒绝回答”,要求我按手印、照相、签字等都不配合,就是发正念、给他们讲真相。可是警察利用司机到我家非法抄家。我知道恶警抄走了三十多本大法书、法轮图、《论语》、师尊大法像、刻录机、切刀、没开封的dvd、炼功服等,非常痛心。邪恶最猖狂的时候都完好无损,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由于我不理智,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我跪在师尊像前泪水止不住的流,难过极了。

我丈夫是三退明真相的常人,晚上十一点了看我还没回来,知道出事了,他把两个佛龛里十六尊师尊的法像全保护好了,还有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四十本大法书、(我有两箱子书)法轮旗、优盘、mp3、mp4、mp5、炼功垫等,凡是他知道的都保护起来了。他还说:“我不知道还有那些东西,我要知道都藏起来。”

在公安分局,他们把非法抄来的大法书等作为证据,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大法书合理合法,商店能卖的东西我就能买,挂条幅是在救人,国家哪条法律规定不准炼法轮功了?你拿出来我看看!

在被劫持到看守所的路上我一直发正念。到了看守所,值班警察不想收我们,就问我:“老太太,你感觉怎么样?”我说:“头晕。”问另一位同修,她也说难受,那警察说:“都上医院检查去。”我们互相叮嘱发正念,检查结果我高血压二百一,我悟到是师尊给演化的;另一同修高血压一百八。看守所拒收,公安分局警察说:“她们一天一夜没睡觉,明天就好了。”司机是常人也被关押了。

在看守所里,我和另一同修被分别关押在两个监室,我首先向师尊认错:“师尊,我做错了,又让您操心了。”我背法、发正念、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漏洞和执着心:一、不该用常人车。我提出几次不用,但没坚持。二、我由不听同修的建议转到一味的随和,不以法为师。三、沟通的不好。两位同修接到师尊“不安全”的点化没和我说。我也有不安全信号,天天发正念铲除,也没和同修说。四、有潜在的欢喜心,二零零一年十月以后我们小组一直走得很顺,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集体学法,有时集体炼功。集体发正念,有时加长时间。集体做事,有时也有惊无险,没深入的向内找,我有很强的欢喜心、显示心,还觉得自己是正念正行。五、有时遇事没用法对照,做事不理智。六、修的不扎实,被绑架强迫我上警车时没想起来用神通定住恶警。

师尊看我没找到根,第三天晚上用梦点化我:鬼子進村了,抓了不少人,我和一个村姑跑到一片玉米地里,她问我:你看见抓人了吗?我说:看见了,抓了好几个。她说:你知道抓谁吗?我说不知道。她说:抓你。我说:抓我?那我去!把她们都放了。醒后我一想,这不又错了吗?我咋这么不理智?抓我就去呀?挖根!我想到了一部部邪党的电影,我终于明白了:这是个人英雄主义,邪党流毒。于是我加大力度发正念,连根拔!彻底清除它!我头脑顿时清醒。

我深知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无论到哪里都要救度众生。于是,我有意的接近号长,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和我亲身受益祛病健身的一件件真实事例,讲大法洪传世界和天安门自焚的真相,邪党不择手段的迫害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劳教、判刑、致死致残、活摘器官,最后讲到三退保平安,她明白了真相,爽快的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并答应天天诚念“法轮大法好”。我还说:“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师尊赋予我救度众生的能力和使命,我要让身边的人都得救,你要支持我。”几天的时间,我对十六个人全讲了真相,该三退的都退了。我所在监室是过渡号,不断的有新人進来。有新来的人,号长就说:“阿姨,开导开导她。”我就去给她们讲真相,退完二十人后,再多我就记不住了。我请师尊给我智慧,又退了八个,不需要退的就更多了。这些刑事犯有吸毒的、卖淫的、贩毒的、杀人的、诈骗的、盗窃的,真是无知的在犯罪,在毁自己。有个杀人犯,捅了丈夫五刀。明真相后痛哭流涕的说:我要早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个好人就不会犯法了。我看她们太可怜了,深感救人的责任重大、紧迫。我给她们唱大法弟子的歌,教她们双盘腿、背《洪吟》,即使是重大刑事犯,也有了生的希望。还有的说:“回家我也炼法轮功。”

我虽然被邪恶迫害的血压高、腰痛,但我是大法弟子,要用自身形象证实大法,天天给一位手残疾的刑事犯梳头、端饭、洗衣服。有的人没有换洗的衣服,我把自己的衣服送给她们,毛巾、牙刷、卫生纸分给大家用,香皂、肥皂、牙膏,谁没有都来用。我处处按着大法的要求做,向内找,修好自己。

接连几天没人進来了,我知道我该回家了,心里对师尊说:“师尊,我要回家!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做我该做的事,请师尊救我出牢笼。”当天晚上做了个梦:看见两个大铁门,和看守所的门一样,虽然各挂着一把大铁锁,但是,锁头是开着的。我悟到一定能出去。于是我和号长说:“我要回家了。”她说:“你没花钱,也没找人,就能回家了?”我说:“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大法弟子,关押是对我的迫害,我没犯法。我有师尊保护,有同修营救,大法无所不能,我一定会回家的。”

我悟到了两把锁,是邪恶对我要图谋继续迫害,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我师尊说了算!并且清除给我检查身体的医生和所长、监狱长等人的背后的邪恶生命及因素,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迫害大法弟子。

六月八日早上七点,狱警让我收拾东西,号长问:阿姨,我怎么能知道你的情况?我告诉她:我要直接回家了,给你送来一样东西;如果外地拒收回家,我给你送来两样东西;没送来东西我就是没回家,这种情况几乎没有,师尊救我,同修帮我,我一定能回家!

在警车上,我和另一同修一路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是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被迫害的。走师尊安排的路,请师尊慈悲加持。

到劳教所检查身体,因不合格拒收。我心中升起对师尊的无比感恩,多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救我出牢笼!多谢当地和全世界的同修全力营救——警察透露说:他们不敢开手机,不敢接电话,都是国外法轮功打来的录音电话,二十四小时不断,告诉不要迫害大法弟子。

回家的路上已是下午三点多钟,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天空神奇般的出现五彩缤纷的巨大彩虹横跨南北,庄严美丽。这样的彩虹我从来没见过,每一条彩虹很宽,特别鲜艳,距离我们很近,放出耀眼的光芒。我悟到:是师尊鼓励我们全世界的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好,无量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我在正法路上勇猛精進!

回家第三天,我给号长送去一个床单、一条毛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