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在派出所期间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今年元月十二日上午,我上街讲真相。将近九点时遇到一个警察,我先跟他打招呼,再给他讲真相,他一直在听,听完后我再劝他三退时,他却拽着我的手叫我跟他一起到派出所去。我想起师父的法:“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1]我一点也不害怕,根本没有怕的感觉,平静的说:“我有事,我不去。”由于我讲的这句话没有站在法的角度上讲,而是站在人的角度上讲,他就是不放手,还打手机把警车叫来。两个人硬把我塞進警车开到派出所去。

我调整了心态,我想,既然我来了就利用这次机会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是受害者,也应该得到大法的救度,平时要给他们讲还不一定遇得到呢。進了办公室他叫我坐,我就坐在沙发上,他们一共有五个人轮流来,每次一个或两个人坐在我对面听我讲真相,听完后又换别人来听。我给他们讲什么是法轮功,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讲为什么天要灭中共,讲三退保平安,讲共产党不但没有镇压倒,反而法轮功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讲国内外对法轮功的不同态度,讲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讲天安门自焚骗局,都给他们仔细的讲清楚,他们都仔细的听。同时我告诉他们:我真心为你们好,希望你们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退出邪党,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将功补过,才能有美好的未来。其中一个年龄比较大的人不怀好意的问我:“你一天劝退几人?”我说:“这个你就不要问了。”他又问我,他也想炼法轮功,你可有法轮功的书。我说:“你先把命保下来,将来留下来的人学的是《转法轮》,炼的是法轮功。”他也就不做声了。

给他们讲真相后,我站起来准备回家,他们就把我按下来坐在沙发上不给我走。我说:“你不是要我讲真相吗?我讲完了,为什么不让我走?你们警察不去抓坏人,反而抓好人,善恶不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我真心为你们好,我告诉你们保命,是最大的慈悲心,最大的善心。希望你们不要这样做,这样对你们不好,我没有做坏事,是做最大的好事,派出所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去。”他们就是不让我走,我就坐在沙发上,把鞋脱下来盘着腿,单手立掌发正念。他们一看就说:“你这不是炼法轮功,是炼的什么功?”我也不睬他。“老奶奶你刚才讲的好得很,怎么现在一句话也不讲了。”还说动作真好看,是佛像。我根本也不理他们,照样发正念。

过一段时间,我儿子媳妇知道我被绑架到派出所,也赶来了。他俩也一直和他们讲真相。有一个警察拿着纸和笔对我说,要做笔录。我想起师父的一段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我说:“我也没做坏事,做什么笔录?你们该知道的我会告诉你们,你们不该知道的我不该告诉你。”他就自己一个人在写,我就在旁边照样给他讲真相。我讲完了他还在写,我就问他,你在写什么?他说,我把你讲的都写下来。我把他写的所谓的“笔录”拿来一看,全都是他自问自答。他写完了叫我签字。我说:“我也没做坏事,做什么笔录,都是你自问自答的,我不签字!我就听我师父的话,不听你的话。”

这时区610也来人了,他们在一起商量后,派出所所长过来对我说:“看你年龄大了就不关你了,但你家人要担保,你要写保证书。”知道我儿子媳妇也是炼法轮功的,就对他俩说:你俩人不能担保,让其他家人来担保。儿子媳妇对他们说:我母亲没有做任何错事,家人不会为此事担保的。看到他俩坚定的态度,他们又到一边商量去了,过一会指导员过来对我说:你家人不担保就算了,但你必须写个保证书。我说:我是从小学教师退休下来的,我知道写保证书,学生做了坏事老师叫写的,保证以后不做坏事。而我没做坏事和错事,是做最大的好事,要保证什么呢?

到了中午,他们要去吃饭,就对我儿子儿媳说,你们也去吃饭,再带饭菜给你妈吃。我说我不饿,这里不是我吃饭的地方,我要回家吃饭。指导员说:你不写保证就签个字吧,签个字就可回去。我说:我没做坏事和错事,字我也不会签的。他就说,那你就在这耗着吧!我心里想着:你们讲的话不算数,我师父的话才算数。不一会我就可以回家的。他们派人轮流看着我,我们就向这些警察讲真相。

到了下午三点多,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回家了。回家后,我冷静的思考,现在正法接近尾声,在讲真相中却被绑架到派出所肯定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再向内找,原来老伴在世时,老伴是用电瓶车载我一道出去讲真相,路上没有人我就坐在车上,有人我就下车面对面讲真相,老伴发正念。老伴被旧势力夺走肉体后,我只能一个人上街讲真相劝三退,两个钟头左右就感到累。这累本身是常人的状态,我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应该有这不正确的状态,没有全盘否定它。而是经常讲累,这一念就被旧势力加强,到被绑架前一段时间,感觉累得上楼梯都要手扶着楼梯上。上街讲真相感到膝盖和腿酸软没有劲,走路好象腿有千斤重。并且在炼静功发正念时,有时没听到师父的口令或手耷下来。发正念有倒掌的现象,没有用法来归正自己,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对警察面对面讲真相时被绑架到派出所。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由于能及时调整心态,记住师父的法,做到正念正行,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从派出所出来后第二天我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再也没有感到累,上楼也不用扶着楼梯上了,走路轻飘飘的,发正念和炼静功时发生的不正确状态也归正过来了。我体验到了向内找的美妙,体验到师父说的:“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

通过这次的魔难迫害,使我進一步体悟到师父所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4]的深刻内涵。

我深深体悟到,只有师父的精心呵护,只有法轮大法作为巨大保障,我才能走到今天。在这正法时间已剩不多的日子里,勇猛精進,抓紧实修,竭尽全力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报答师尊的慈悲苦度。

感恩师尊,谢谢同修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