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基督徒到法轮大法修炼者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六日】

缘起

一九九六年,我有缘拜读了《转法轮》一书,我认真的通读一遍,感觉功法好,我很需要,心里想学、想修。可书中提及“不二法门”之事,就把我难住了。因为我有信仰(基督教),而且还是家族祖辈一直传下来的,如果我要学炼法轮大法就得放弃原来的信仰。

师父在讲法中提到,基督教是正教,耶稣是位很好的神。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这里不是讲他们不好,正因为他们信的是过去真的神、正的神,这也使他们难以得法、形成障碍。他们不知道宗教到了不能度人的时候了,众神都在得此法。”

宗教不能度人了,神都下世来得法,我能落下吗?我能同众神平等,来得此大法,我能不要吗?正教、家族、放弃,统统在我脑中象电视一样显现着。我必须认真思考呀!我明白,只要错踏一步,将终生后悔。我明白这个法确实是得之不易,师父说过“众神都在得此法”,也就是说,我原来所信仰的神也在得这部大法。

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就是师尊所说的障碍,我知道修炼是严肃的,决心一下,就必须坚定。

就在一九九七年元旦放假的一天早晨,我还在睡梦中,被一个电话叫醒,我住家对门邻居告知我,她家准备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像,问我来不来?我当时还未定过神来,就回答“来,等我一下。”就这么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得法了。

我要做个炼功人

在听师父的讲法中,我是全身发冷,手拿一杯热水取暖,还在发抖。当时,还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我看到电视机四周的墙有光,顺眼看去,墙上到处都是师父的像,很清楚。太神奇了!

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但是我告诉大家,法轮大法法理非常大,层次高不可测;我这一法门中修炼的弟子圆满之后可以去法轮世界,也可以去其它许多天国世界。”

从那时起,我顶着家族亲人的干扰,下决心要学大法。我在想,如果我真是从基督教中来,修成了是能去天国世界的。但是我想:我出生在东方,是黄种人,我要修到法轮世界去,这是我的意愿。

我学法又炼功,我要做个“炼功人”,每天和同修一起修炼,炼功学法感到很快乐。以前,我经常腿痛、头痛、好象体内有一种游走的风,走到哪里,就痛到哪里。学大法之后好了,药也自然不用吃了,感觉就是无病一身轻。其实,师父早在我听法的第一天,就已经给我调整了身体。我是太幸运了。

失落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党开始迫害,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再加上邪恶当时的洗脑毒害,慢慢的就放松了学法和炼功,惰性越来越强。

家族亲人也来干扰。弟妹们说我背离祖训,人前人后说我坏话,对我不礼貌,想迫使我放弃大法。父亲兄长也几次来找我,都是弟妹们叫来的。我从小是最听话的,父兄都知道,他们来了,我准备着听他们怎么说呢,可是他们来后都是一言未发,坐坐就走。现在,我理解是他们明白的一面在起作用,知道我没做错事,所以没有开口。

许多亲戚都在背后说三道四的。我的小妹还请来了教堂讲道的神职人员当说客,她给我讲“爱心”。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说:“耶稣讲的那个“爱心” 绝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爱”“耶稣讲的爱心就是“慈悲”。只不过是他用西方人的语言讲出来的,当时西方文化没有“慈悲”这样的概念,没有“慈悲”这样的词汇。”

因为我当时学法时间不长,要说道理,还真的讲不过众多的人,也就任由他们去说。但师父的讲法我心中明白,就是不能言表,但我坚信大法有如磐石,谁也动摇不了我的心。在邪恶干扰迫害的环境,信师、信法丝毫没有动摇。

可是学法炼功就是不正常,身体的病业也就出现了。血压高(低压140高压240)症状,要是一般人,这么高的血压早就“中风”了,可我没事,但没守住心性,吃药、打针、住医院,什么都来,没认识到这是假相,是考验、是在过心性关,要是没有师父的保护,哪能不出问题的?还去买一台带电脑的电视机,把时间都用在看古装电视剧上,学法炼功基本停下了。

二零一三年底,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带状疱疹长到我的额头,并长满了半个头,连带一只眼,痛得确实难忍。就在此时,师父点悟我,给我开了天目,我看到满路上死人遍地。当时我悟到要向内找,马上找查自己。这一找非同小可,这些年中,因学法少,法在脑中理解不深,错事连接不断在我脑海中一件件的显现出来,一大堆不在法理中的错,有自觉的,有不自觉的,怎么办?我问自己。我想必须快快醒悟,下决心改过呀!我求师父给我机会,就是从头修起!

奋起

首先,我必须从时间开始,电视机不开了,每天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心中想着要把过去失去的时间争回来。因为失的已经太多了,我向师父做了保证,就一定要做到,保证每天要认真学法,时间至少两个小时以上,每天炼一小时功法,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但我讲真相还没做好,特别是对那些有信仰的人,很难推动,很久才说服一个人。我向内找,又是因为学法不深,不能够用法理去说服对方,而是用常人心,常人的手段,没有说服力。

师父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说:“下面我再讲一讲关于宗教的问题。因为西方人有许多人信宗教。他们在得法的时候,有一个障碍。其实我告诉大家,在现在人类社会的宗教,全世界所有的正教已经没有神管了。”“你在教堂忏悔就没有神听,怎么使你提高呢?”

经过认真学法,明法理,师父为我们早已破了迷。我明白了大法涵盖了整个宇宙中所有的法门,无论你从那一门中来的佛、道、神都可以在这部大法中修回去,所有的宗教都一样,因为师父传的是高层宇宙的法理,是高境界中真、善、忍的法理。按照师父的法理去修,就可以回归天国、佛国世界,我还有什么障碍呢?

我在向内找时,才知道我是在过“情”关,我执着家族、亲情、兄、弟、妹……他们都在宗教中专修,但最后的结局是一个也没进天国世界的门。我这世上知道的有五代人,都在这迷中修。太可悲了,我修法轮大法,连年都在家族的排挤中度过,他们都不肯看师父的讲法,不敢了解法,就是师父说的有障碍。我说服不了他们感到很无奈,内心一直无法平静,被“情”带动着,找到了我的执着,为什么担心的只是亲人、家族呢?这不是要去的“情”关吗?

为此,我想到要去掉这个执着,并希望有同我一样发生障碍的朋友、同胞、姐妹们都能够破除信仰的障碍,快来读师父的讲法《转法轮》和师父在各地区的讲法,早日明白过来。大家都在这大法中提高、升华,最后才能回归天国和佛国世界。

个人理解,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