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丈夫得救 同修间隔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回顾我所走过的修炼过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和其他同修一样走上了维护大法反迫害之路。

一、慈悲心出 走过家庭魔难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公安局将我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之后我才释放,回家后丈夫对我连打带骂,并说以后不准我再和同修接触,不许我将大法真相资料带回家。一次趁丈夫没在家,我到同修家去学法切磋。结果时间晚了就连跑带走的往家赶。突然感觉到后边有人打我脑袋,回头一看原来是丈夫骑着自行车追上来打的我,还说:我让你跑!到家后还没完没了的叨咕。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是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证实法的高峰期。十月中旬的一天早晨我正在睡觉,我的天目突然一层一层的翻白花,把我惊醒,然后就出现象电视里那么清楚的图像,看见好多人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往西骑,那个场面十万火急,好像去增援什么。然后自动的过来一道绿色大铁门,门关的只剩下一个小门口那么大地方就停住了。

我感觉到这些人一定是去了北京证实法。当时我悟到再不走出去就来不及了,我找到两位同修也去北京证实大法。刚到天安门,就被一路追赶过来的截访人员强行带回,他们去了好几辆车,提前到了北京,把我们送進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释放。

当晚回家后,丈夫问我以后咋办,我说该炼功炼功,该上班上班。他说:不行,从今以后这个家不允许你炼功,就这么定了。我说:“坚修大法心不动”[1]。丈夫听后气得拿出准备好的棍子就想打我,大女儿开始护着我,我丈夫让她躲开,并说不躲连你一起打。女儿说:打死我也不躲。丈夫没办法就不打了。可是晚上不让我睡觉,并把我推到阳台上。

第二天丈夫带我去单位报到,书记说工业局让你写个保证,我说咋写?他说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我说我决不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我也没违法乱纪,我坚决不写,就回家了。

到家后丈夫把我按倒在地,拿起皮带就抽我,又打我嘴巴子,还不解恨,又拿起炉钩子照着我膝盖下的骨头狠劲的打了两下,当时疼得我差点上不来气,腿当时就青了,后来又肿了。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脑袋上还有包,他还用离婚威胁我,并说家里的一分钱也不给我,只能拿穿戴。而且两次被抓罚我的四千块钱还要我出。我说行,明天就去离婚,越快越好!然后我告诉小女儿离婚的事,并说我带着你走。女儿说不许你们离婚,你们离婚的话我谁也不跟,我也不活了。说着就上北屋窗台上,然后问我:你还离婚吗?我不吱声就去了南屋,心想你跳不了。女儿见我不回答,从窗台上下来了。

一天下班回家,丈夫说:我和孩子商量好了,咱们不离婚了。虽然不和我离婚了,他对我严加看管,只要我做和大法有关的事,他不是打就是骂,怕我再次被抓、怕我失去工作、更怕影响孩子的前程。我对他也产生了惧怕的心理。

二零零一年,记得一次下班回家后,丈夫看到我的包里有真相传单,拿出来就撕。我和他讲道理,他照着我头就打,打完后我跑到卫生间插上门就哭,我大女儿急得在门外面哭着喊着:妈,你开开门出来呀。我不吱声只是哭,越哭越难过,后来我想起了师父刚刚发表的新经文:“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2]我止住了哭声,我想不能再这样消极的承受了,这是邪恶利用我丈夫迫害我,我是一个大法粒子,我既然修炼大法,就应该去证实法。想到这,瞬间我没有了对丈夫的惧怕,我从一个懦弱的人变成一个坚强的人。我打开卫生间的门快步的走到丈夫面前,我带着威严的语气跟他说:“你打够了吗?没打够接着打!从今以后你再打我一下也不行!”当时我看到他害怕的样子,丈夫说:“以后保证一下也不打你了。”丈夫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以后真的没再打我,对我的监控也收敛了。

自从二零零零年七月我第一次被绑架释放后,单位对我進行迫害,有事不准我本人请假,单位忙时周日还得上班。全家四口人的生活起居全是我做,还要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感觉时间很紧、力不从心。我认识到了开始发正念:“全盘否定并铲除邪恶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没有时间学法炼功的邪恶因素,我绝不承认!求师父加持我。”每次发完全球正念后我就加上此正念。

过了一段时间后,单位领导对我说:“你也该退休了,你就提前吧。”我应该二零零四年正式退休,在二零零二年就提前回家等待退休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时间呀。

随着师父的正法的推進,二零零五年退党大潮,我和本地同修每天赶集讲三退。我跟丈夫讲三退,他说:“不信你们的,我也不退!”和别人讲三退时,丈夫看到就说闲话,说我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救别人呢!我想丈夫真是不可救要了,爱退不退吧。

师父看到我对丈夫的心态,一次在梦中点化我:我在北边面向南站着,见我丈夫从南边向我走来,我叫着他的名字说:“赶快把你的邪党组织退了吧!”他高兴的说退。紧接着又做了个梦:我在外面讲三退,他从屋里出来问:“都退了吗?”我说他们都退了。在梦中我见到丈夫高兴的样子,那几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是师父在点悟我,别看他现在不退,以后他肯定有三退得救的那一天,师父不让我放弃他。那些年因为我两次被抓和讲真相的事,他一直和我感情不和,我向内找,发现我对丈夫没有慈悲心,我想他可能是我前世的恩人,这世结为夫妻,肯定是有缘份的,我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他,让他得救。

一次在晚上和同修交流到很晚了,我想这么晚了回家丈夫肯定不高兴,还得问我干啥去了。我一边往家走一边发正念:“铲除我丈夫背后的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我。”到家后丈夫还没睡,看见我回来后也没生气,就说了一句:“你还挺忙。”第二天我就跟他讲三退,他同意退了,我说得上网声明,他就犹豫了。晚上我又跟他说,他同意退了。

丈夫终于得救了,我终于摆脱了家庭魔难,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的不好的物质拿掉了,以后不管我干什么,或回家多晚,丈夫也不干涉了。

二、向内找 同修之间间隔消

以前,自己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学法,当别人的话语刺激到我的心灵时,当别人的做法对我不公正时,怨恨心使我把师父的法全部抛在脑后,不知道修自己。经过多年的修炼,随着在学法小组学法、在小组交流中法理的清晰,心性的升华,层次的提高,我终于修去了淤积多年的怨恨心。

有位同修和我一起修炼至今,我感到我俩之间总是隔着一层膜,一直有间隔,有事不愿沟通,背后相互说对方的不足。遇事总觉得别人不对,认为我在理上,总是我的对,也不向内找,也没主动和这位同修交流。

后来这位同修想搬家卖房、再买房。广告贴出去许久无人询问,同修找到我说:“嫂子,怎样才能把房尽快卖出去?”我就帮她找了一个我信得过的人帮她卖,我又到售楼处帮她打听新房,售楼员说现在只有三套了。我就马上转告她赶紧去买。

后来,旧房卖出去了,新房也买好了,接着就搬家了,这一切,我全然不知。

一天下午我有事找同修发正念,怎么敲门也没人应声,从邻居口中才知道她搬家了。晚上在学法小组碰到她,她仍然未提搬家的事,我的人心就出来了。学法结束后,我带着怨心问她:“你搬家别的同修都知道了,我怎么不知道啊?我还帮你卖房、买房,你怎么就不告诉我一声?下午有事找你还让我白跑一趟。”她听到我的埋怨,说:“是,我搬家都告诉谁谁了,还告诉谁谁了,就是没告诉你。嫂子,对不起了。”我嘴上说没事,可心里依然很不痛快。

这时有一位同修说:“你是想得到回报吧。”听了这句话,我感到很冤枉,因为我的性格就是有求必应,从来没想过要别人的回报啊。

紧接着这位同修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以前有个人家丢了一只鸡,他就寻找。恰巧看见邻家正在炖鸡,他就对邻家人说这鸡是他家的,就拿走了这只鸡,邻居表现的很平静也没说什么。后来丢鸡的人家找到鸡,才知道是自己冤枉了邻居。”一个常人被冤枉了都能做到不动心,何况我还是个修炼的人呢?!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悟我,可我没悟到。晚上回到家,被冤枉的心、怨恨心,一齐涌上来,久久不能平静入睡,剜心透骨。

过了几天,我再次看到这位同修,我又把十几年积累的怨和十几年前她冤枉我的事都说了出来,还举例说明。我虽生气的说了,但这关我也得过,我看着同修痛苦的样子,后悔不该提起以前的事让她伤心。我便对她说:“对不起。”她也说:“嫂子,对不起了,我以前给你制造了那么多痛苦,真是对不起了!”

到家后,我又重温了师父的相关讲法:“你们从现在开始也是这样,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3]

我觉得很惭愧,师父的法理深深的触动了我,每句话都是针对我讲的,我的思想一下子开朗起来。我反复的找自己,我发现是自己不对,想起师父的法:“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4]。我不能怨同修,通过学法我深知修炼的严肃和修心的重要,想到这里我赶紧找这位同修交流,不能总是埋怨别人,那样邪恶就会有空子可钻,自己也提高不上去,而且还影响做三件事,师父给我们延长了金子般的时间,是让我们抓紧时间救人,同修间不应该有间隔。我俩進行了一次心对心的交流,各自找自己的不足,很快消除了我们之间的间隔,师父把我俩之间这层膜帮我们彻底揭开了,我对同修的怨恨心一下子去除了,我们的心终于溶在一起了,慈悲的师父又往前推了我们一步。

如果正法有一天结束了,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想见也见不到了,今生我们在一起是多么大的缘份,我们应该珍惜这段时间,珍惜这段缘份!完成我们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只要我们溶于法中,不断的学法向内找,就会明白更多的法理,层次就在不断的提高。

我还有很多没修去的心,如安逸心,遇事不能向内找,都是埋怨别人,背后说同修的不足,一遇到问题就把师父的法全放在了脑后,真是对不起师父啊。

新的一年开始了,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归正自己的不足,圆容好整体,多为他人着想,跟随师父共同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