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称奇:身体透亮,从未见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十几年的修炼,沐浴在大法的佛光里,使我身心健康,精神愉快,生活的很充实,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

我今年六十四岁,退休后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就是巡视线路工作,骑自行车沿着线路巡视有无异常。

这项工作我之所以喜欢做,是因为它能让我有时间做证实大法的事情,讲真相、发光盘、打语音电话、发真相资料等等,什么事也不误。工资低我不介意,因为我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那是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我骑自行车沿线路巡视。我市地处丘陵地带,坡岗很多,现在马路都很宽,中间没有隔离带,这天巡视骑车过了一个岗正下坡滑行,坡很长,不用脚蹬,车子自己都越来越快。北方气候四季分明,九月初,盛夏刚过,天气已见凉爽,这凉爽的空气使人心情舒畅。我骑一部二六型自行车,突然发现,有一辆二八型自行车,出现在我右侧,贴身超过我,我立刻感到危险,“喂!……”刚一张口要跟他打招呼,还没来的及说下去,就从我的左侧贴身上来一辆电动摩托车。摩托车的前车轮刚超过我的自行车前轮,就右转弯横在我的车前方,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撞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有了知觉,感到自己是在一个黑色空间,心里纳闷,这是什么地方啊?身体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发现自己在马路中间被人抱着,当我看到周围的楼房时,想起这是我经常经过的工作现场,我明白了,不由自主说:“我没事,我没有事……”,同时发现身边围着很多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抱着我的人松了一口气说:“你醒了?”

我无意中用手摸了一下脸,发现脸上有很多血,手上也有很多血,看见自己戴的白色凉帽沾满了血,侧面离我有五米远的地面有半个单人床面那么大面积的血,这时我心里明白了,出车祸了。

半昏迷中我问肇事人,我休克多久了?他说五、六分钟,当时也没多想,后来才发现围着的人都是肇事者的家人,从他家到现场两地距离是很远的,足有二十公里,乘出租车也得二十分钟。

救护车来了,把我从血泊中抱出来时我清醒了,他说送你到医院检查一下,我说不用了,我明白了,他说给你家人打个电话吧,我找出手机给儿子打个电话,告诉出事了,要去医院。肇事者接过电话说了要去的医院的地址,我坚持不去医院,可上来一帮他的家人不容分说就把我抬上了车。

这时我才感到全身无力,头有些发胀。我刚到医院,我儿子也赶到了。我在椅子上坐着,虽然有人扶着,脸上有血,但我告诉儿子说我没事,问题不大,我要回家,不住医院。 儿子说,我来了,一切由我来办,你就静静的休息吧!我知道你要回家。

儿子和对方商量,先做一个CT检查看看情况。

做了头部又做了上身。突然观察仪器的医生惊奇的说:“神了,神了,这人身体是透亮的!什么毛病也没有,从来没见过。” 肇事者急切问:“用不用住院呀?”医生说:“什么病都没有,住什么院!都没法给他下药,无针可打。看样子老人是被你们撞伤了,头部只有六、七个渗血点。回家去养一段时间,自己会吸收的,回家去吧!”

肇事者拉着我的手反复的讲述他的家境如何困难,我心里明白,也在想,我是炼功人要证实法,于是告诉他:你放心,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赖你的。

离开这家医院来到耳、鼻、喉专科医院。因头部虽有轻微擦伤,大量出血是从鼻子流出来的。检查后医生说鼻梁软骨断裂,划破内部血管造成流血不止,是外伤,还说我呼吸通畅无妨碍,没必要处理。说过半个月后再来。

就这样儿子开车把我送回家。到家学法炼功忙着做三件事,身体恢复的很快。第三天早晨炼动功时,忽然觉得头顶被抓住,象拉牛皮筋一样向一侧拉,越拉越长越细,最后咯噔一下象牛皮筋断开了,身体没有动。炼完功感到头脑特别轻松。隔一天又发生一次,前后共出现三次这种状态,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调整身体。

在家休息八天,我就上班去了,一切照常。

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