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5)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接上文

(五)、奥运期间被绑架到哈女监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李雅茹、赵培金、色桂荣等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突然破门闯入的韩家园公安局及网管二十余恶警绑架、抄家。八月八日下午五点半,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副局长刘亚洲、大兴安岭国保局马荃、松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敬凯、六一零关崇荣,伙同韩家园公安局局长刘亚友、副局长季春雨、尹志峰、韩家园宁英伟,松岭区公安局古源派出所长李金柱、指导员 苗如才等、古源镇居委主任等十几人强行绑架松岭区古源镇法轮功学员左伟燕、孙丽娟、于忠柱、王玉红。

八位法轮功学员被呼玛县法院非法判刑。王玉红、于忠柱被枉判六年、李亚娟被枉判三年、左伟燕、孙丽娟被枉判四年,韩家园林业局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赵培金被枉判五年、色桂荣被枉判四年、李雅茹被枉判三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点钟,韩家园公安局韩朝、董杰、韩家园看守所的副所长、胡某等十多个警察秘密绑架王玉红等八人分别劫持至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和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于忠柱、李雅茹已被监狱迫害致死;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上午,李亚娟被恶警关进小号,被脱去棉袄、棉裤,关在冰冷的监狱小号。李亚娟由于忍受不了繁重的劳动及包夹的折磨,反迫害不干活,被七监区的恶警关押入小号迫害十五天。

1、优秀教师赵培金被冤狱五年

赵培金,五十一岁,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育真小学教师,被非法判刑五年。从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到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赵培金一直在被折磨迫害中煎熬,受尽了恶警和包夹的侮辱、轰炸和严码等等迫害,被折磨的心力交瘁,身心遭受很大摧残。赵培金不放弃信仰,就整天被逼迫坐着小板凳“码”着迫害,不许说话,不许与任何人交谈,不许闭眼睛,不许看窗外,把人监控成木头一样。

长期以来,由于精神上的折磨、繁重的奴工、残酷的生活,赵培金被迫害成疾,是“淋巴结核”。二零一零年七月,监狱里通知赵培金的家人拿钱做了切割手术,住了六天监狱医院,花去自己近四千元钱,在一起被住院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雅茹。赵培金出院后,没等伤口愈合好,就被强迫奴工劳动。每天的劳累加上着急上火和郁闷,不到一年,在赵培金还没痊愈的伤口旁边又长出了新的淋巴。

2、松岭区王玉红遭哈女监摧残 不得不两次大手术

王玉红,四十五岁,大兴安岭松岭区法轮功学员,被枉判六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因为邪恶的洗脑,繁重奴工等等迫害,王玉红血压达到二百四十,严重昏迷。长期处于被病痛折磨状态,高血压持续在二百二十左右,整天头晕目眩,还经常体内流血。有时王玉红高血压达二百四十,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医院抢救三、四次,监狱也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王玉红做了一次刮宫手术,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中旬,由于大流血不止、又做了子宫切除手术。手术是在哈尔滨市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做的,此医院不具备做这种手术的资格,是在外请的医生。两次手术,王玉红的家人就被胁迫交纳近两万元钱,就连外请医生的三千元钱,也是家人买单。王玉红手术期间,监狱不让家人陪护,家人只有拿钱、签字、着急的资格。

3、李亚娟遭受多种酷刑 手被冻成大骨节

李亚娟是一九九六年学大法的,学大法前失眠,便秘,身体非常瘦,严重失眠,躺着睡不着觉非常痛苦,以前愿意美容,学大法后不用去做美容了。李亚娟通过学法修炼一个月后,病全好了睡觉可香了,以前流行感冒都能摊上,学大法后,感冒与亚娟无缘了,走路生风,就象有人推一样一身轻。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让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可是中共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李亚娟和家人也遭到了残酷的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被韩家园子公安局宋雨等人绑架到韩家园子公安局迫害,把李亚娟扣在暖气管子上,站不起来,坐不下,手铐越拷越紧,疼痛难忍,他们捏造的假材料使李亚娟被呼玛县法院冤判三年。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晚李亚娟和另几位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就逼迫李亚娟穿囚衣,还强迫脱光衣服净身,对李亚娟人格的侮辱,由刑事犯看管,不让睡觉,强行洗脑,逼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

李亚娟被绑架到女子监狱七监区,接着又把李亚娟劫持到集训队罚坐小板凳三天三宿,有包夹看着,之后又把李亚娟劫持到八号监室,让邪悟人员转化李亚娟,李亚娟不配合就不让睡觉,到深夜才让睡觉。他们强行给李亚娟洗脑,罚坐小凳子,李亚娟被坐小凳子坐的屁股上的肉都没了,只剩下骨头了,屁股都坐烂,冒脓。有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坐的站不起来,被刑事犯架着走,有晕过去的,骨头疼的受不了,痛苦的不行。李亚娟被坐了两天两宿直到说不炼为止,才让睡觉。坐小凳是很邪恶的酷刑,不让睡觉,有的法轮功学员屁股上都坐出黑茧子了,有的学员被坐出了脓水,有的学员坐的骨头都变形了,那种痛苦都无法形容了。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他们把李亚娟分到车间干活,起早贪黑的做奴工,困也不让睡觉,干到后半夜,不完成他们规定的任务不让睡觉,有时整宿整天的连轴干,为他们创效益。还天天逼着学习诬陷大法的材料,看诬陷大法的录像洗脑,他们随便编造材料。还逼着一次次的写思想汇报,李亚娟在那里被煎熬迫害着。李亚娟写了严正声明,写声明后,李亚娟不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李亚娟关进了小号,小号非常寒冷,把李亚娟的手冻成了大骨节,双手和骨节都疼痛难忍,

照片说明:这是李亚娟2015年初拍的照片。由于李亚娟的手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的严重,李亚娟的手至今没恢复。
这是李亚娟2015年初拍的照片。由于李亚娟的手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的严重,李亚娟的手至今没恢复。

二零一零年三、四月份李亚娟不配合邪恶,不出奴工,不穿他们车间犯人的衣服,七监区的恶警王队长把李亚娟绑架到小号。北方的三、四月份很冷,小号没有暖气,恶警们故意敞着窗户敞着门,没有被褥,没有牙具,啥也没有,只有冰凉的水泥炕上放了一层板子,一个人关押一个监室,白天逼坐在炕边上,手脚冻的痒痛麻,想活动活动,不允许动;晚上被躺在冰冷的炕上,冻得睡不着觉,想活动活动,还不让,冻的实在受不了,一活动活动身子,他们就发现了,就逼坐或躺在凉炕上。李亚娟手脚冻得麻胀,一碰到凉水,手脚骨头剧痛,手上关节肿了起来,成了大骨节,直到现在李亚娟的手骨节仍是肿痛。小号每日给喝很稀的粥,恶警们故意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欲使学员受不了来达到配合他们的目的。李亚娟被关押小号十五天。从小号出来后,他们还是让李亚娟配合他们,逼着李亚娟奴工劳动,挑拨刑事犯怨恨法轮功学员,说李亚娟不干活等。

4、孙丽娟、左伟燕被冤狱四年

孙丽娟、左伟燕都是大兴安岭松岭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被绑架冤判四年。

孙丽娟被冤判四年,丈夫于忠柱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晚十时于忠柱被泰来监狱迫害致死,一月十六日尸体未经检验就被强行火化,仅仅三十九岁。当时孙丽娟还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于忠柱一直到火化都没让孙丽娟看上一眼。孙丽娟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了四年,这给孙丽娟及家人造成极大的伤害。

左伟燕,女,四十四岁,大兴安岭松岭区古原林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奥运会当天被松岭公安局副局长付振东带领三十多名防暴警察伙同当地派出所和韩家园子的警察数十名破窗而入,把左伟燕家翻的底朝上,非法抄走左伟燕家的电脑,强行带走左伟燕的丈夫,把左伟燕十六岁的女儿摔到一边,不顾左伟燕年迈的婆婆,强行把左伟燕绑架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三月婆婆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含冤离世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末左伟燕等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左伟燕天天酷刑坐小凳子,不让动,不让与人说话,去厕所都有包夹跟着,根本没有人身自由,天天逼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资料,奴工,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期间家人为了让左伟燕少受迫害找到了哈尔滨女子监狱的警察王伟力,说能照顾左伟燕,勒索了左伟燕丈夫六千元钱。

(六)、孟昭红遭迫害一度生命垂危

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孟昭红只因为做好人修炼法轮功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刑满离开监狱时,体重只剩三十五公斤,满头白发。

孟昭红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经常受到酷刑折磨,于2012年7月22日出狱。这是孟昭红2013年拍的照片。
孟昭红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经常受到酷刑折磨,于2012年7月22日出狱。这是孟昭红2013年拍的照片。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午,塔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峰、塔河县国保大队李军等恶警闯进孟昭红家,抢走了家中的大法资料,七个存折及她卖房的现金、电视、影碟机等物品。不久,孟昭红被塔河县法院冤判四年。以下是孟昭红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经历: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孟昭红被冤判四年,被塔河县警察双脚带着铁镣,五花大绑的绑架到了黑龙江女子监狱。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严管队,孟昭红不穿囚服,队长王小琪就打孟昭红,并把孟昭红胳膊拧到背后,绑架到四楼。罚孟昭红面壁而站。一个刑事犯拽住孟昭红的头发用力撞墙,额头当时就起来一个五~六公分的大包。然后拉孟昭红到卫生间,几个犯人强行扒光孟昭红的衣服,提腿向上,看阴道里有什么东西,进行人格侮辱,把孟昭红较为贵重的棉裤、羊绒衫据为己有。只让孟昭红穿单衣服,从早到晚开着窗户冻孟昭红。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晚上点名孟昭红不配合,几个凶犯就拳打脚踢,孟昭红被打得双腿青一块紫一块。半个月后又将孟昭红送到强制转化隔离区。每天早上五点到晚十二点孟昭红被强制坐小塑料凳,不许说话,不许闭眼,晚上睡觉时手不让放到身上。用过的卫生纸要放进垃圾桶都要给他们报告。每天强迫观看诋毁大法和污蔑大法师父的录像。孟昭红拒绝看,警察就指示犯人赵晓红等人殴打孟昭红。逼迫每天坐小凳十八个小时,双手还要放到腿上,时间一长屁股都坐烂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孟昭红不背监规,队长董立华就指使犯人逼孟昭红两脚并拢站着,站不直就被犯人踢打。孟昭红因长期罚站立,两脚浮肿非常严重,腿也不能弯曲。只有每天下午四点和半夜十二点允许上厕所两次,差五分钟都不让去。上厕所时间稍微长一点,包夹犯人就大喊大叫,说孟昭红拖延时间不站立。孟昭红当时双腿肿痛,上厕所时蹲着比站着更痛苦。晚饭后包夹犯人在房间里走圈,锻炼身体时,逼着孟昭红在中间站着,当时外面零下三十多度,孟昭红穿着单衣服,他们还把窗户打开,孟昭红被冻的一直咳嗽,咳嗽时还要遭包夹犯人辱骂。

由于长期心情压抑,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孟昭红颈部长了一个三公分左右的瘤子,不久后溃烂,医生说是淋巴结核。整个左颈部流脓淌水,左侧腋下、后背出现包块,硬硬的,大约十公分左右。胳膊上也有一个鸭蛋大的包块溃烂,非常的痛苦。

孟昭红进看守所时体重五十三公斤,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刑满离开监狱时只剩三十五公斤,满头白发。孟昭红因身体伤口多,起床时需要人帮助,否则需要将近三十分钟才能下床;走路失去平衡,下楼时需要两脚站在一个台阶上,再迈下一个台阶;手臂由于长时间上大挂、吊铐(一种酷刑)以及腋下有伤口,造成左胳膊残疾,犯人说看到孟昭红就担心,恐怕孟昭红死在监狱里。

(七)、王秀兰被酷刑折磨

王秀兰,七十六岁,大兴安岭松岭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冬天,王秀兰在家中被无理非法抓捕,关押一个月后释放。二零零二年春节前两天,王秀兰又被无故抓捕,原因是恶警要凑够抓捕的人数。王秀兰被冤判三年徒刑,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三年八月,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办洗脑班,把恶警们认为不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统统关入小号酷刑折磨。另一部分法轮功学员白天被关在室内,恶警指令恶犯殴打他们,在室外跑步时也被刑事犯殴打,恶警们用电棍等刑具打法轮功学员。王秀兰的左手中指被打裂开,流血不止,嘴被打得肿起很高。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晚上恶警将王秀兰等法轮功学员全捆上,手反绑,一宿也不松开,上厕所时只让一个犯人把裤子拽下再穿上,法轮功学员们遭受污秽之苦,一连七天,天天如此。

(八)、张丽萍被哈女监折磨五年

张丽萍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呼中区法轮功学员。张丽萍与丈夫杨志一九九九年七月同时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夫妻二人回大兴安岭呼中区发放真相资料,十月三日被呼中派出所恶警绑架,同时他们的亲属(大哥、二哥、弟弟及母亲家)家全部被非法抄家。恶徒们把张丽萍夫妻二人绑架到呼中区拘留所迫害,同时把杨志的大哥也拘留了半个月。张丽萍家里扔下一个七岁的儿子,住在叔叔家里,孩子的心理受到伤害。呼中区拘留所的恶警把杨志、张丽萍和死囚犯关在一起,指令恶犯毒打他们二人,不让炼功。

二零零二年约四月份,张丽萍被冤判五年,劫持哈尔滨女子监狱,张丽萍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里面每天被逼做奴工十八到二十小时,吃不饱,睡不好,环境极其恶劣,遭受到哈尔滨女子监狱非人的折磨。杨志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至泰来监狱。

哈女监原一监区二队原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经常用刑期长的、需要分的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给她们施加压力。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张丽萍体重不到一百斤,同时被四、五个身体强壮的刑事犯按倒在地,恶犯们整个身体压在张丽萍的身体上,有的勒脖子,有的捂嘴,张丽萍险些窒息。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初,张丽萍因不报名,被罚蹲,在狱警的指使下遭到以犯人王博涛、孙伟杰、秦海燕组成的所谓“五联保”迫害。她们在车间对张丽萍拳打脚踢,还用手掐张丽萍的大腿两侧,青一块,紫一块的,嘴里还污言秽语。 当晚七点半,犯人继续对张丽萍施暴,车间里犯人孙伟杰拽张丽萍脖领、抓鼻、抓脸等各种羞辱,犯人王博涛、韩建英、刘淑霞、秦海燕、孙伟杰将张丽萍抬到大队长办公室拳脚相加进行毒打。孙伟杰拿针扎张丽萍,并扬言:“折磨死你!回监舍打死你。”犯人王博涛用手铐铐住张丽萍的双手,手铐拖地,手上被卡开的大口子鲜血直流。回监舍后,狱警朱倍倍唆使犯人张帆值夜岗看着张丽萍,张丽萍被扣坐在监栏门边地上,一夜没睡觉,手上的大口子血流不止,凝固到监栏门及衣裤上。

几天后,张丽萍被拽到监区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的办公室,夏凤英命令犯人给张丽萍戴背铐。夏凤英还用抹布塞张丽萍的嘴,羞辱、打骂、折磨她好几个小时。张丽萍的手肿得像馒头似的,至今被铐的疤痕还在。

张丽萍等学员被“五联保”犯人迫害,一天天加重。所谓“五联保”就是寸步不离的监视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吃饭、洗漱都跟着,连和人讲话都不允许。稍有不从,“五联保”轻则破口大骂、侮辱一番,重则在车间当众毒打。

在恶警崔红梅、夏凤英、邓姓恶警指使下,犯人不问青红皂白、随心所欲的拿手铐铐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张丽萍被逼得吃不下饭,被扣在电工房。二零零四年元旦的前一天,张丽萍因炼功,被扣在监舍内的床头上,坐在地上一宿。犯人不断向张丽萍施暴,孙伟杰用手指甲抓张丽萍脸部、脖子,秦海燕用手抓张丽萍头发向墙撞,用胶布封张丽萍的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张丽萍、张晶等学员被上大挂,手铐卡在手腕的骨缝里,手和胳膊成黑紫色,手肿得象馒头,放下来后全身没知觉,得被人抬着。参与迫害者:监区长崔红梅、副监区长夏凤英、警察于莉、吕翠君、户恒、鲁敏、乐秀凤等、犯人韩殿英、张秀圆、李艳晶、满运月、盛功妹、温翠、孙秀云等。

二零零四年春节大年初二晚上七点多钟,犯人孙伟杰将张丽萍眼睛打坏,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三天没吃饭,绝食抗议,对恶犯孙伟杰的违法行为,恶警崔红梅却说:“孙伟杰,反正你也要出监,不要怕啥!”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在监舍,法轮功学员张丽萍、王立文、姚玉明等学员被背铐挂起,脚尖点地上大挂酷刑,多人被折磨昏死过去。恶警大队长崔红梅带领一帮狱警、犯人下午将六楼、五楼的二十位法轮功学员,先后上大挂,每个监舍内都吊着法轮功学员。张丽萍被犯人刘淑霞、冯晓波、辛志荣抬起,犯人王圆圆上到二层铺床上将她吊起来,开始站一个小板凳,后将小凳撤掉,双手反铐在床的最高处的立柱上,脚尖点地,大汗珠落在地上,一会就憋不过气来,真是生不如死。恶警孙剑、周莹、犯人满运月、王玉梅、王圆圆将大法弟子一个个的吊,大法弟子个个口干舌燥,呼吸急促,感到窒息,真是死刑一样。恶警崔红梅亲自指挥,开会、布置,并明确交待要一个个严吊,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法轮功学员楚庆芬手一上一下被背铐,从早上到下午三点多钟;张丽萍是绳吊,当时王圆圆用胳膊肘对张丽萍的肩部猛撞,疼痛难忍,然后上大挂,胳膊、肩吊时多次吊,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手腕骨膜严重受损。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三日,张丽萍、张峰在监舍上大挂背铐挂起,脚尖点地;三月十八日,张丽萍、高桂珍、孟淑英等学员被上大挂背铐挂起,脚尖点地;十二月二十一日,张丽萍、张林文等学员在监舍被酷刑上大挂背铐挂起,脚尖点地。张丽萍被折磨得气上不来,倒气,犯人陶小梅给张丽萍打了一针,又继续给张丽萍上大挂。之后被坐铐几天几宿,又站铐了几天几宿,不让睡觉,张丽萍手脚肿起来,折磨的伤痕累累。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白天,张丽萍被上大挂,折磨的伤痕累累。晚上恶警何静、刘小芳再次将张丽萍扣手铐铐了一宿,而且十天不让睡觉,惨无人道的折磨。

从十二月二十一日到二十九日张丽萍、关素玲等被手铐铐站,刘学伟被铐躺床上,晚上关素玲被送“监管室”坐铐。张丽萍、张静被站铐在监舍自己的床铺边。张丽萍昏死过去,警察找狱医抢救,放下后张丽萍肩部脱臼,四肢麻木,恶犯满运月、王玉梅往张丽萍嘴上贴胶带,张丽萍喘不上气,卡住脖子,非常难受,伤痕累累。

在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十五日到了迫害大疯狂的顶点,在于洪波指挥下,刑事犯开始“摔打”练蹲法轮功学员。于秀英被刑事犯摔的后脑勺“咚”着到,摔伤;在第二轮强制练蹲中,法轮功学员徐家玉又被同一刑事犯劈面打倒摔伤。十五日“练蹲”,所谓“五联保”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连踢带打,摁倒地上,又揪起了来再摁,关淑玲、徐景凤等人都被摔伤,特别是张丽萍、张静、范国霞被拽到“监管屋”所谓“练蹲”被揪头发使劲抡,撞墙,踹,踢持续两个多小时。

从二零零四年三月至二零零五年一月,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监区二队警察指使犯人多次对法轮功学员酷刑“上大挂”。 “上大挂”是哈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酷刑之一,即被背铐吊起,脚尖点地,人常常会被吊的昏死过去。

从二零零六年元月起,黑龙江女子监狱把当天的食物用手捏碎放到搅拌机搅碎,掺入大量大蒜、辣椒末等掺进灌食中,对法轮功学员鼻饲迫害,故意将这种刺激性食物灌入空腹中,伤害胃、肠等内脏。被灌食迫害的有张丽萍、闫淑华、左云霞、朱香芹等学员。

(九)、做好人善良老太杨明月被诬判五年

杨明月女士今年六十一岁,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她赡养双方老人,善待厂子的员工,可是她坚持做好人却屡遭中共迫害,她两次被中共人员绑架,家人也受牵连迫害。在这全家团圆的日子里,杨明月却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

杨明月
杨明月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海龙带领着六个警察,以修暖气为由骗开门,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杨明月家。警察们非法抄家抢走很多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十万元钱的存折和现金等。杨明月不学法轮功的丈夫和远方来的姐夫也被劫持,被强行审问,杨明月的丈夫邓洪民被非法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十多天,国保大队长李海龙恐吓说她丈夫是包庇罪,以所谓取保候审的方式才把邓洪民放回家。 警察们为了私吞杨明月家的十万元的钱,恐吓其丈夫说:“你是包庇罪,从你家中抄出十万元的法轮功资金,你是取保候审,我们说把你抓走就抓走!”

杨明月只为了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被加格达奇法院冤判了五年,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哈女监,杨明月遭到冻刑等折磨,现在杨明月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煎熬。

(十)、王建萍屡遭酷刑 死里逃生

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法轮功学员王建萍,六十岁,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被绑架关押,秘密开庭,王建萍没在判决书上签字,被非法强制判刑五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王建萍受尽了酷刑摧残。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这五年当中王建萍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身心受到严重迫害。

在二零零三年的六、七月份,女监搞试点强制转化,如果行整个监狱就按照这个模式去迫害。成立了一个邪恶的转化基地——拉练场,大家都叫屠宰场,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先用小白龙(就是硬塑料管)把脚打肿了,鞋都穿不进去,走路都困难,再把王建萍等学员带到拉练场跑步,王建萍等被在圈里面跑,,外圈是在各监区找的身强力壮的刑事犯,手里拿着小白龙,跑到他们谁跟前,谁就得打法轮功学员们,打的越狠越受到监狱的表扬。如果谁不打,狱警看见了就给扣分,不给减刑。打得王建萍等学员浑身都是黑的,有的学员脸打变形了就给关进小号。王建萍脚痛受不了就停下来了,他们就把王建萍吊起来,手铐在后面,挂在库房窗外的铁栏上。肖霖(监狱610头子)用电棍电王建萍的脸,电王建萍的胸。他们打累了就把王建萍等学员拉到太阳底下晒,做低头弯腰两手往后伸的姿势,做不好就挨打。晚上回到监舍还不让睡觉,手铐在后面,腿捆着,坐在地上,腰还得坐直,谁要是困了稍微一点头,值班的刑事犯手里的大竹竿子就打过来了,使劲往王建萍等学员身上打。

吃饭的候,手铐也不给打开,把馒头里夹上咸菜,由犯人拿着,一个学员咬一口,一学员咬一口,每个学员咬个三口、五口就是一顿饭,上厕所也不给打开手铐,刑事犯给解裤子,便完他们再给系裤子,就这样连续了十六天。时间长了监狱又怕外人知道对法轮功学员们的酷刑迫害,因女监隔墙是警校,他们又把王建萍等学员拉回监舍里去继续迫害。

对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哈女监对王建萍等学员野蛮灌食迫害。杀人犯商晓梅,她用扩口钳子把王建萍的口撑起来,撑到极限了,就样故意让王建萍等着,让王建萍难受,故意食管插进去,再拔出来,再插进去再拔出来,就这样迫害法轮功学员。商晓梅将王建萍的口支到极限,长达二十分钟之久,灌食时加大食量。王建萍的嘴被抻裂开大口子,舌头发硬,并被绑在地上长达十天。王建萍的牙都被撬活动了,牙掉四颗,其余的全活动了,吃饭都困难。跟王建萍在一起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汪艳萍、周春芝、刘丽萍、徐有芹、吕玉君、杜王玲、安玲、里玉书、赵淑玲、李秀如、李彩英、任淑贤、贾淑英、马淑华等。

脚被打肿,拖起来吊在铁窗上,后背被拖得血肉模糊

二零零三年八月,恶警张春华强迫法轮功学员十天十夜不睡觉,手戴铐子,腿绑着,把法轮功学员的嘴用胶带封上,白天拉练、罚蹲、罚撅,强迫跑步。王建萍脚被打肿,拖起来吊在铁窗上,后背被拖得血肉模糊。恶犯王凤春扳着王建萍两肩用膝盖猛顶两腿中间,警察不但不制止还笑,王凤春看到有警察撑腰,王凤春更是使劲顶王建萍的身体迫害。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穿着单衣坐在地上,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开着窗户,不许睡觉,王建萍两个多月脚不能穿鞋,十一天没洗漱过,如上厕所洗手或漱口就遭打骂。

乳房抻坏,流脓、流血好几个月

二零零四年四月,恶警桂娜娜指使恶犯赵艳华、宋立波给王建萍酷刑背铐,将王建萍乳房抻坏,流脓、流血好几个月。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为了要回小号被酷刑的法轮功学员,王建萍绝食二十八天,每天被三次插管野蛮灌食。

王建萍为不报名不点数反迫害绝食二十七天,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尹姓恶警、黄姓恶警领着恶犯赵艳华等给王建萍上背铐(大背剑)酷刑残害,每天灌食三次,鼻子被插出血。八监区恶警区长郑杰、李桂荣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大背剑)

二零零五年,王建萍因反迫害拒绝参与跑步体罚,在每次跑步时被恶警双手平抻各一头扣在窗户上。直到看其他人跑完,天天如此。

王建萍被流氓恶警用电棍电乳房、脸、脚和手,乳房被抻坏、流脓。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打嘴巴,用脚踢头,往脸上吐唾沫

二零零五年六月,王建萍被关押于哈尔滨女子监狱第八管区,她在狱中遭到法西斯式的非人摧残,致使身体造成严重创伤。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王建萍被八监区恶警大队长张春华背铐酷刑,恶犯张红英打王建萍三、四十个嘴巴子,用脚踢头,往王建萍脸上吐唾沫,王建萍脸被打红打肿。恶警王亮用电棍电王建萍乳房、脸、脚和手,恶犯王凤春用针扎王建萍脚背,反复的扎。警察桂娜娜不但不管,还指使恶犯踩王建萍的脚面。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哈女监成立了洗脑班,就是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他们给王建萍手背铐在后面,坐在地上,手铐铐在床腿上,脖子后面压上重东西.把门玻璃用纸糊上,不让外人看见。两个刑事犯。郑玉梅、张洪英轮班毒打王建萍的脸,数不清打了多少次,那次手铐铐的很紧,王建萍的手都铐黑了,很长时间没感觉,使劲掐都没有知觉。

就象这样的酷刑迫害就只是王建萍一个学员经受的就数不清有多少次,这里只讲了王建萍遭受的这几件事,这十六年监狱里、监狱外没有停止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有众多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如:李海燕、陈伟君、杜景兰、吴美艳,等等。法轮功学员只是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却无辜的被迫害,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

这些年,王建萍的孩子考上大学中共邪党不让去上,当兵政审不过,因为妈妈学法轮功,也没去上,妈妈被冤判抓进监狱,连家也被抄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六年里,江泽民及其参与迫害的所有成员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欠下巨大的血债。现在世人都在盼法轮功的冤案早一天昭雪,还法轮功清白,给中国公民一个信仰自由的合法权利。

结语

法轮功学员只是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就遭受到非人的折磨与迫害。这里揭露的只是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现在在中国大陆有许多监狱、看守所、洗脑班等地方仍关押着众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场荒唐、无理智的迫害还在延续。至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残害。不能容忍这种罪恶继续下去了,世界上所有拥有正义感的人们,让我们用良知和善念共同结束这场对好人的迫害。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