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看似无望中坚守到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借此大陆网上法会之际,写出我在信师信法方面的一点体会,梳理自己修炼的历程,激励同修坚定对大法永不动摇的信念。

修炼中我们都知道信师信法,有时还把“信师信法”[1]挂在嘴边。可是真正做到却不那么容易,甚至感觉很难、很难的。在魔难中,在根本就看不到哪怕一点点希望的逆境中,怎么能够化险为夷,怎么能让自己转危为安呢?我最深的体会是,只要心里还记得自己是大法弟子,记得师父是向着弟子的,相信师父会指引弟子冲破魔难,自己会依照师父的指引战胜魔难。这就算还有一丝正念,那就坚持、坚守这一念,加强这一念,那么终将会见到曙光、迎来柳暗花明那一刻。

下面写出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事与同修分享。

不“转化”,从劳教所提前半年回家

二零零二年,我因为修大法被中共邪党人员非法劳教两年,关進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抵制“转化”方面,由于我不畏生死的表现,劳教所警察反而对我“高看一眼”。相对于同修来说,我在那里是被迫害最轻的,没有人打我、骂我,没有人对我说一句难听话。我每天都看大法经文,警察也视而不见。许多时候,我还替同修争取合法权利,警察都不得不应允、听从。时间长了,我觉的自己待的还凑合,关進这里了,就只能一天天煎熬,只要不“转化”就休想提前一天出去。

然而随着不断的背法,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有了变化。在被关押近一年半的时候,有一天我忽然发觉:我怎么待得这么老实呢?我这样一天天煎熬、还得消极承受半年吗?不!剩下这半年我不在这待了!然而同时,另一个顽固的念头同时又否定了我:想出去?比登天都难!任何一个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要想提前出去就得“转化”,否则没有可能,这已是铁定的事实。这样,我的心承受着两种对立想法的拉锯折磨,那种感受真的太苦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多次问自己:这部大法到底值不值得你虔诚的学炼?师父说的话你真的相信吗?相信到什么成度?你愿意用“心”去体会吗?用你整个生命去体会吗?

我想起师父有段讲法:“为什么佛一想它就会变?佛想的时候,功的无数的粒子和无量的智慧,就在各层次同时改变着,整体也在改变着所要做的一切,他的功更大的颗粒也在改变着它的表面。一个物体,从它最基本的粒子到表面的粒子,都被他的功从微观到表面在同时改变。他就把那件事情一瞬间就变出来了,一瞬间就做成了。” [2]

我问自己:你愿意用自己从宏观到微观所有层次的所有细胞、所有生命体来相信和体会大法吗?答案是:我愿意!我愿意全身心的体会,哪怕这样体会一次也行,体会我对师父的话相信到什么成度,体会通过我信师信法、大法的威力将在我身上展现多大。

第二天我开始绝食了。我绝食四天后才被发现,警察找我谈条件怎么才肯吃饭,我说回家我就吃,在这就不吃。警察从家里给我拿来很多好吃的,又让食堂特别给我开小灶,我都不动心。在诱惑、商量未果的情况下,警察威胁说要对我采取“措施”。我知道他们要对我灌食,就求师父做主。结果当天晚上我做个梦:一位穿古装的老太太,手摸着我的头对我说:“孩子别害怕,你吐的都是废血。”醒来后我想,是不是我要吐血了?结果当晚我真吐血了,这可把警察吓坏了,有个队长都被吓哭了。可是我却没害怕。但从那一刻起我开始发正念:摧毁旧势力对我安排的整套迫害系统,包括从宏观到微观所有层次的迫害系统!

这样,劳教所没对我灌食,所长还决定带我去医院检查是否得了什么病。我又发正念清除医院范围内对我起迫害作用的一切生命和因素,并在心里求师父为我做主!

到医院后,诊断结果出来了警察却不告诉我。可医生的窃窃私语被我听到了:他们说我得了恶性胃瘤,最多活不过十五天。我顿时明白了:这是师父为救我出去而演化的。警察说要等劳教所领导商量怎么办,我又被带回劳教所。在等待劳教所处理意见的过程中,我在身体方面承受很大。谁知有个女警察又对我说风凉话:“不转化还想提前出去,你看谁做到了?除非你特殊,你长三头六臂了?”第二天她又说:“再有半年你就正常回家了,还扯这干啥?弄不好回不去,还被加刑期,何苦得不偿失呢?”

几句话引起我重视:当初只想到尽快出去,却没想过如果我正念不足的话,不但出不去,反而会被延长刑期呢?这时候我便严肃思考“失与得”,以我当时的心性,我认为:一个受益于大法、在大法中起死回生的我,为了捍卫大法、坚守对大法的信念,哪怕付出生命都不遗憾了!我发现,那一刻我才真正领悟到什么叫“放下生死”[3],我的心反倒异常平静了。

于是我给年迈的父母写了一封家书,在当时看来也许是我最后一封家书了。我深深的感恩父母把我带到世上来,并教我做好人;我说我从小最喜欢岳飞的故事,甚至感觉我就是岳家人。岳飞为精忠报国而捐躯,我今天为捍卫佛法真理而面临生死抉择时,相信父母会尊重我的选择——我想通过绝食走出去。但我不可能自杀,因为自杀是有罪的。如果我遭遇不测,一定是这场迫害酿成的,劳教所也有责任!

写完后,我交给一个平时对我很好的女队长,让她先替我保管,半月后再寄给我的家人。第二天早上,那队长把我找去,眼里含着泪说:“这哪是家书呀?你这就是绝命书!”她说她不会眼看我遭遇不测,她会尽力帮我冲出去。

接下来我心无旁骛,只想做好我能做的。我开始高密度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劳教所关押我的一切生命和因素——从警察乃至一草一木!就这样发了几天正念,我先后听到几个警察说“但愿劳教所能早点放人”;同时,我看到劳教所院子里的花草也跟我打招呼,它们争先跟我说话,希望我能早点回家。我真切感受到正念的作用和威力,也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了。

此时我对“冲出劳教所”的感受再不是先前的悲观和无望,而是深感大法威力强大,大法师父法力无边了!我有个非常清晰的预感:这件看似绝对不可能的事,就要在我身上发生重大转机了。

结果在我从医院回来第八天时,劳教所无条件释放我。那个暗中帮我的女队长为此提前串休,就赶在那一天来送我。当狱警大队长把省劳教局批复的释放证明交给我的家人时,我问大队长:“服没服?”她悄声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我和家人开心的回家了。回家后,我身体正常,当天就能吃饭了。

这样我提前五个半月回家,否定非法劳教刑期近半年。一件看似无望、看似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在半月时间内成为可能,并且很顺利。

此事在劳教所引起轰动,很多人觉的不可思议:按劳教局非法规定,承认“转化”的学员才可以减刑,而不“转化”的不但不减刑,还可能被加刑。即使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眼看不行了都不放人,有的眼睁睁死在劳教所里。而我的“例外”无疑是个奇迹,这奇迹又鼓舞同修们更加坚信大法了。

让本地公检法人员不参与迫害

我认为一个地区整体讲真相形势好与不好,首先取决于那里公检法人员听真相的效果。公检法人员不明真相,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就多,民众听真相也会受障碍,整体环境就不好。所以我认为应该重视给本地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在二零零八年的时候,我开始给本地公检法人员讲真相。而在公检法人员中,我认为给公安人员讲真相又是最重要的,公安人员明白了就不参与迫害,就不会发生绑架大法弟子的事,那么法院、检察院人员自然不会因此造业了。

当时我给自己定一个讲真相“目标”:让本地公检法人员不参与迫害。

我首先对公安人员大量讲真相。每个警察,我都先后邮寄十五封真相信,信件的内容都是明慧网评论文章,实例突出,论理性、说服力很强,我认为是讲真相的首选资料。然后再发些真相短信、明慧网彩信,以及拨打真相语音电话。这样,中共对他们灌输毒素,大法弟子多次帮他们清洗,这些人就能明真相了。

最初我自己默默做了两年多。后来同修知道了就配合進来,我们一起做。前后经过三年多坚持不懈的努力,大约给本地公检法人员邮寄了一万多封真相信,其中四百名公安人员就达六千封。我经常测试收信效果,得知公安人员非常认可法轮功真相,有的还主动传播真相。

这样,从二零零九年初直到现在,我们本地公安人员没制造过一起恶性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端。八年来只有过两次“意外”:由于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警察先把我们同修带到派出所,然后当天就释放了,并提醒同修以后讲真相要注意安全。

不仅公安人员如此,就连当地“六一零”主任也因为我长期追踪讲真相而变化很大。

当初我在劳教所坚决抵制“转化”,我们那个地区只剩我一人没被“转化”,劳教所领导因此无法拿到上面拨给的全额迫害奖金。于是他们亲自开车去我所在的城市,找“六一零”主任高某配合“转化”我。高某就找我的家人。一方面让家人用亲情胁迫,一方面高某代表“六一零”组织许诺利益诱惑,目地就想“转化”我。但最终没有得逞。

在我被释放那天,因为我没“转化”,劳教所要求必须由当地“六一零”主任亲自去接。当知道我是因为绝食而被释放时,高某非常震惊。在回来的路上我给他讲真相,他默默的听、一言不发,显然受到触动了。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经常给高某追踪寄信讲真相,并劝他退党。后来他不但退了党,还主动辞去“六一零”主任职务。并提醒接任的“六一零”主任善待法轮功学员。而后来那个主任也没参与过迫害。

回想当初我给自己定那个讲真相目标,在很多同修看来简直是奢望,甚至是痴心妄想。毕竟是在邪恶密布的中国大陆,想让整个地区公检法人员都不参与迫害,听起来真的很难做到,看似更在无望中。

然而大法弟子深知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胸怀洪大的慈悲,做起来也就不会知难而退了。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在默默坚持下,在几年如一日的坚守中,最终迎来柳暗花明的收获和喜悦。

讲真相使案件发回重审、法院重新开庭

鉴于追踪讲真相的效果好,我又配合外地同修讲真相。经过不懈的努力,帮助许多同修否定了邪恶迫害。

在得知一位同修每天被“六一零”人员围困在家里洗脑,我就追踪给那几人讲真相。讲到第十天的时候,他们停止了迫害。后来再见到同修时,他们还主动打招呼,对同修很客气,好象表态不再迫害了,之后就没迫害过那位同修。

一位女同修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仅两岁的女儿天天哭喊着要妈妈。我追踪给政法委书记和“六一零”头子讲真相,劝他们尽快放人。当同修被释放时,“六一零”头子追问她:是谁总给他写信、发短信?同修说:“不知道,我们的朋友遍天下。”

下面说一件我追踪法院人员讲真相、并推翻庭审的事。

去年五月,某市两位女同修给路人发送上网卡片时,遭不明真相者恶告而被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批捕。在非法庭审现场,庭长刘某非常邪恶,不但粗暴打断案件当事人发言,还咆哮公堂,蛮横阻止律师正当辩护,不准律师提宪法、刑法,又叫法警把律师逐出法庭。两位女同修被非法判刑三年。

想到大法弟子应该正一切不正的,对迫害大法的事决不能消极承受,我便开始多方位讲真相。我预想的结果是:此案上诉后,通过讲真相争取让中级法院将案件发回重审,让基层法院重新开庭公开审理,再让律师从法律角度为现场旁听人员、为众多公检法人员讲真相。

然而这想法一确定,一个声音又冠冕堂皇的对我说:这怎么可能?中共从来都没讲过法律,怎么可能依法办案?对于法轮功案件,想发回重审、重新开庭,几乎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可别异想天开了!

是啊,很多时候我会不自觉的顺从了已经顽固的观念。这时候我也嘲笑自己:根本不可能的事,绝对毫无希望的事,你何苦要费那无用功?胳膊拧不过大腿,趁早别自讨苦吃了。可我毕竟有多年修炼的基础,起码知道自己先前的愿望符合大法要求,只是做起来难度太大而已。这样一想,我心里有底了。我想我真正面临的挑战,无非是能不能在“无望中”坚守对大法的正信,能不能坚守到“柳暗花明”的出现。这就看我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了,我在心里鼓舞自己:不执着结果,只管心态端正做下去!

接下来讲真相的事做起来就繁琐了,也需要更用心,付出更多了。我首先编写短信,劝那位庭长不要迫害法轮功,劝他从长远考虑,为自己和家人利益考虑,善待好人、善待法轮功学员。

可是在追踪讲真相一段时间后,我听说他不但不收敛恶行,却反而变本加厉了。他居然唆使法官去看守所威胁案件当事人:不准上诉,否则会加重刑期。又逼迫她签字、解聘为她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于是我迅速写出那次非法庭审的详细报道发给明慧网。文章发表当天我就下载、做成彩信,彩信中附上那庭长的照片,并于当晚发给那个法院全体人员。尤其那庭长、他岳父一家、他的妻子、妻子单位领导和同事,我都给发去这封彩信,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时间曝光他咆哮公堂的恶行。

可以想象,人们会有怎样的反响,会惊讶这事怎么弄到明慧网上了?怎么这么快又反馈给他们了?他们很多人并不知道开庭现场的情况,这一曝光,他们反倒好奇,也可能去问参加庭审的法警呢。

接下来我又给刘某发短信,又写信、做成彩信发给他。我从不同角度劝他不要跟善念、良知过不去,到头来受伤害的是自己。在写信劝善的同时,我还发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邪恶生命和因素,意念中希望他善待自己、善待大法弟子。

然而没想到,他又勾结警察去律师住宿的宾馆骚扰,甚至强行把律师带到派出所刁难、恐吓;还勾结中级法院逼退律师,不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而中级法院负责此案的主审法官居然协同他作恶,滥用权力强行辞退了律师,并对律师说:发回重审是不可能的,法轮功案子请不请律师都维持原判。

紧接着,我把刘某勾结中级法院以及中院那个法官的违法行为写文章发到明慧网。文章发表后我立即做成彩信,发给中级法院几十人,发给基层法院几十人,及时大面积曝光此事,解体邪恶。与此同时,那位被辞退的律师也通过微博曝光此事,对邪恶起到震慑作用。

然后我把刘某威逼当事人、刁难恐吓律师、勾结中级法院辞退律师等行为都写出来,并做成彩信发给那些人。一时间,那个地区象炸开了锅,那个法院几位负责人及工作人员都震惊了,毕竟那些事都是刘某偷干的。真相一披露,舆论压力立即把他包围了。

之后,我给法院院长写信,从这件事谈起,引申到工作人员的素质对法院名誉的影响,对法院负责人前程的影响。我讲到身为法官居然当庭咆哮公堂,居然不准律师提宪法和刑法,这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如果不解决而任其祸乱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又讲到法轮功的宗旨和理念对社会与个人的诸多益处,法轮功在世界的洪传,以及当前国内形势等。然后给院长出主意:建议她主动要求中级法院将案件发回重审,建议法院重新开庭公开审理。我劝她叮嘱法官不要阻止律师的辩护,这样才能彰显法院的公信力,才能挽回此事在社会上造成的对法院的负面影响,这对她个人也是有利的。我还劝她无罪释放案件当事人——法轮功学员。最后提醒她:处理好这件事,宜早不宜晚。

我给院长写信时一气呵成,一边构思,一边直接在电脑上打字。写的过程中没有对她的戒备之心,就好象跟一位久违的朋友谈心一样,我俩久远以前就说好了,这时候我就该给她写这封信似的。就这样,一封信写了几个小时,写完的时候我心情愉悦,浑身轻松。

之后不久,法院派人去看守所通知案件当事人:此案将于半月后重新开庭,也就是今年六月八日开庭。而在开庭的前一天,法院又突然宣布将那个恶庭长撤职了。在开庭现场,有律师为两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法官果然没阻止律师的无罪辩护(目前此案的结果还在未知中)。

过后想起这件事,我都觉的象天方夜谭一样。可就在看似无望中,大法弟子凭着顽强的坚守,最终见证到奇迹的发生,见证到柳暗花明的降临。

我通过讲真相帮助同修推翻庭审的事还不止一次,其中的艰难和无望都足以令人望而却步,最终在我坚定信师信法中突破了。

虽然有的案件遭“六一零”人员搅扰,最终没能无罪释放同修、没给同修减刑,但对法院人员讲真相的效果是好的。由于我坚持追踪讲真相,潜移默化中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感动了他们,以致在庭审现场时法官说出的话中、有些都是我写给他们的劝善之言。法官明确表示不愿参与迫害,也同情法轮功学员的不幸遭遇,只是迫于“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淫威而不能秉公执法。

我对此虽有些遗憾,同时又感到欣慰,毕竟法官明白真相了。大法弟子坚守正念的意义、以纯善之心坚持讲真相的目地,就是为了救度众生!

这些事说起来容易,可在具体做的过程中却需要很大的付出和耐力。一般来说,一个案件我会追踪给法院、检察院人员讲真相两、三个月、甚至半年。并且在结案后我仍然追踪关注他们,每到逢年过节时,我都以案件当事人朋友身份给他们发短信,致以节日的问候,希望以纯善之心唤醒其良知。

结束语

十几年的修炼中我经历过许许多多坎坷和魔难,遇到过异常激烈的心灵触及,也有过许多讲真相的目标和梦想。但无论当时看似多么艰难,多么无望的境况,我都坚信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相信我只要按照师父说的做,师父总会向着弟子的。我要求自己牢牢的坚守这一念!

然后我会依照师父的教诲,从法理中理顺自己拧劲儿的思想念头,或寻找突破难关的关键所在。最终的结果一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如今我又给自己定一个解体邪恶的具体目标:正念锁定一个城市的“六一零”非法组织,解体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直至摧毁它表面的存在形式。因为它是人世间迫害大法最直接、最邪恶的产物。有时候我甚至想,大法弟子如果多些人坚守正念解体它,这场迫害就会早一天结束。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旧势力和那些个邪恶因素的干扰,就是在钻你们思想的空子,这些年来一直在干这个事,旧势力操控烂鬼与邪党因素一直在这么干,叫你们做不成救人的事,因为它跟你对打打不过你。”[4]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修炼的根本问题,是考验修炼人对大法和师父的正信成度,也是在风风雨雨中成就大法弟子。因此我觉的,大法弟子是全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我们的幸福就在于拥有最伟大的师父,在于我们有机会在师父引领下走向生命最高峰。

而我们首先要做到的是,坚守对大法的无比信念。哪怕在艰难的境遇中,在看似无望中,都要一直坚守到柳暗花明那一刻。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美国法会讲法》〈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