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一位七旬大法弟子的修炼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个年过七旬的大法弟子,十七年的正法進程中,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引下走到了今天。我想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

由于自己的固执观念,从接触法到真正得大法经历了五年的时间。在九四年秋,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碰到邻居夫妻俩去点上炼功,她对我说:“跟我们去炼法轮功吧!”我心里想反正顺路,去吧。到了炼功点正赶上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找个边站那跟着炼,我刚把手抬起来就感觉有人推着往前跑,我想这样不行。我就找了个离人群远一点的地方,跟着炼。炼完四套功法(我知他俩人都有病,男的有严重心脏病,经常抢救),我对他俩说,“大嫂,这个功法太厉害了,你俩可千万别离开,一定要坚持炼,我敢保证不出三个月你们的病全能好。”可我自己却再也没去过。

九五年的一天,晨练(那时我练太极拳)后往家走,看见一些人在那儿打坐,好奇,我就靠边坐下来学着她们打坐,就觉的往起飘,炼完功我就问他们:你们这是什么功啊这么厉害?他们说法轮功。正好今天交钱请书,你也交四十元钱吧,先把钱给了再给书。一听说交钱,我就想这又是骗子,刚一问就要人交钱,就不高兴了,就再没去过。这回才注意到就在我晨练场地周围全是炼法轮功的,有很多条幅展示功法。

从此以后再没看过。到了九八年的九月份的一天中午十二点左右,我正干活(我开的缝纫店),就觉的睁不开眼想睡觉,我想怎么了,从来没有这种现象,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没等我离开缝纫机就睡过去了。这时看见两个顶天立地的大神仙一边一个架着我的胳膊就走,我就喊你们要干什么?带我上哪去?左边的大神仙用左手一指前下方说:过琉璃河。我说,什么是琉璃河啊?他说,你到那儿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到跟前一看,哎呀我的妈呀,全是带尖的玻璃豆,就象砸碎的汽车玻璃,抬头看有星系,有银河系,回头再一看离人间已经很遥远了,看人间,乌烟瘴气,车水马龙,一寸高的小人象在地上来回串。这么远我是回不去了,低头看只穿一双拖鞋,这怎么过呀!脚不得扎烂了吗?他俩又催我。我说,过!我得想怎么过。他说,什么都不能穿,拖鞋也得脱掉。脱就脱,豁出去了,没有退路。我把两只拖鞋左右一甩,看看怎么走,抬头看,横着过,前边天太低,地方太小不好玩,向右前方斜过,天高地阔,天上还挂着一个大轮子,在左转右转挺好玩,我就上那去,说完就过去了。这时,我身边的大神仙一个都没有了。这时前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沼泽,我哭了,后悔了,回不去了,死活都得过。我试着往前走越走越下陷,我害怕了。这样会死在里边,得想个办法。我就趴下往外爬,又从边上往西爬很长时间,到头有尺高五公分宽的小墙,上边是铁棘篱网墙,我扶着网墙脚在五公分宽的小墙上搭一点边艰难的前行,中间遇到很多磨难,多么难我都不退却,还算顺利的过去了。休息会儿站起来再往前走,这时前面又出现了九座水晶石,绿色透明溜光锃亮,我犯愁了,怎么过呀?

突然想起小时候听过一个神话故事,天上的仙女找个凡人,四年后仙女回天,临走时丈夫问,何时再见到你,仙女答,你只要心诚就能见到我,说完就走了。又过了两年丈夫思妻心切,就启程找仙女去,中途也碰到九座水晶石山,当时他想自己过不去,就说妻子呀我今生今世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就死在这山前来世再见了,说着就碰过去了,他下意识摸摸头自己没死,抬头一看出现一扇大门,紧接着那扇门全开了,他就过去了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想到这些后,我有了决心,他能过我也能过,我就开始往上爬,一搭手就出一个梯蹬,一直爬到离那个大轮子两人高时,梯蹬就没了,我又哭了,绝望的说:完了,这回我可真的上不去了,又下不来。这时来了一个大神仙,说,来吧,我帮你,同时把手伸出来,我站到了他的手心里一下就把我送到大轮子上。我感觉到了天堂,高兴间回来了(前后也就三秒钟走完全过程)。

我想是神让我选择以后的路,这是神在领我走一条上天的路。我干不下去活了,就坐那儿想,怎么也想不明白。

在我迷茫的时候来了一个同事要做衣服,我说不巧我不想干了,她说为什么?我跟她说刚才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把整个过程给她说了一遍。她说,哎呀,你跟法轮功有缘吧!你去那可能是法轮世界。她就让我跟她去炼法轮功。我说现在还不想去,先借我书看看,她说行,去给你拿。我说我跟你去吧。

把书拿回来共十三本(两本修炼故事),我用了一周时间,不吃、不喝、不睡觉,哭着看了好几遍,我终于明白了我一生中不得其解的谜全解开了。当我打开书看见师父法像时我放声痛哭,这不就是我一生中寻寻觅觅要找的、等待的人吗?我梦中的大神不就是这个人吗?我的悟性太差了,请您收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吧!师父啊,我一定会好好修的,请您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把我这边的人和事全部了结了,我练了很多其它功法。文化大革命后期就开始什么都练,还打了二十多年太极拳,我身上太乱了,我不想把这些带过来,那就不能修了。我很虔诚的跪那跟师父发誓,我一定要跟师父走,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要去炼。

这期间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这时遇到很多阻力,家人还有同事不让炼。我告诉家人你管不了,我已经考虑好了,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就这样我想谁也阻止不了,我一定好好把失去的找回来,不让师父操心。

当我决定修炼了,时时刻刻都伴随着考验。第一次考验我的利益之心。记的有一次去书店请大法书(当时已不让公开卖了),我就打听到有一家书店还在卖大法书,是盗版的,我请了十本,到家一算,人家少收两本的钱。我想不行,我修大法了,我得把钱送回去。老板很感谢我,送我一幅师父的法像,我高兴的接受了。

接着又过了一次生死考验。有一天炼第五套功法,刚入定就看见一个警察手里拿个警棍用脚来踢我的左腿,说,起来,起来。我睁开眼睛说干什么?你踢我干什么?不让炼你知道不?你抬头看前边。我下意识的抬头,就看见前边有一长队大法弟子正在被砍头,从左向右。我说你不就砍头吗!轮到我的时候再叫我。过一会他来踢我,你怎么又来踢我,他说轮到你了。我说:那你就砍吧,我不用动,就看见他手起刀落,我的头掉下来了,一腔血窜出去老远,我的身子一动不动的在那儿打坐,我的元神飘飘渺渺的从左边飞走了。出定后我挺高兴,觉的这生死关过的还行,这可是非常真实的。

二、精進实修

三个月后,一九九九年一月一日,我开始正式修炼,每天坚持去炼功点炼功,回家自己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每天都高兴,就想多看书,看一遍就记上一遍。

有一个同修对我说,你这不是有为吗?无求而自得。我不记了,我两天三天就看一遍。这期间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给我灌顶时,非常舒服,真是一股热流通透全身,身体非常轻松,上楼真象有人推一样。总感觉自己得法太晚了,总想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

在这期间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我和很多同修上了一条大船,没有风,人已上满了,再上不来了,这时天上拉下一条黑色的大幕布,没有一丝光亮,伸手不见五指,同修们都屏住呼吸,鸦雀无声,这时听见一个声音,“起——航!”然后感觉到晃得很厉害,东一头西一头乱撞,赶到中间就迎着大浪翻跟头,就听见我身边的同修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那时感到自己没有了思想。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船不动了,我也苏醒了,睁眼一看,大幕徐徐拉开,太阳升起,风和日丽,低头再看,掉下去三分之二的人,我流下了眼泪……这时我也睡醒了。

知道大难来临了,我告诫自己不要退却,要顶着上。“七二零”开始抓人了,后来就见不到同修了,我们那个点二十多人,有一半多人都交了一部份书,有的写了所谓“保证书”不炼了。但是,我没有交书,也没人找我写保证,因为我走進来的太晚了,认识的同修不多。这时我想,我不能干等着,我找到了一个小同修(在职),跟她说了我的想法,她问我会刻钢板吗?我说我不知道,我就念五年半书,她说我教你,我说行。

我开始自己刻钢板写真相,自己印刷,自己发,后来小同修害怕丢工作搬走了,不敢见我了。没有她帮助我不行,太慢了,我自己又想了个办法,到市场批点尼龙绸再买上筒式油漆,自己做小条幅自己出去到处挂,从不背人。后来跟同修接触上了,她就给我真相粘贴出去贴。有一次带一百多份,天还没黑就出去贴,车站、电线杆全给贴上,一路上碰到警车来回走,刚走不远,看到一个蹲坑的,就是没跟自己做的事联系,好像跟我没关系,继续贴,差三张就贴完了。

这时,从前边小树后出来一个三十多岁一米八大个小伙子问,你干什么呢?我想都没想,回答说:贴标语呀。问:什么内容?自己看呗。你过来,咱俩谈谈。跟你有什么好谈的,边走边说。你站住!正好是绿灯,我跑过了马路,马上变红灯。这时我心想还有三张,我不能带回去。他看着我又接着贴,就跑过来追我,我也贴完了,我就跑,他在后边喊你跑不了了。我回头一看还有十米远,心里说:“你站那别动,你追不上我。”穿着高跟鞋又跑了五百米拐弯了,在路左边有很多人吃烧烤,右边小树后是栏杆墙,他要喊一声抓住她怎么办?得想个办法,我钻到小树后面蹲下,把外衣脱下,放裤裙兜里,把挽着的长发打开,戴上事先准备好的眼镜,穿个短上衣,整个变了个人,做个系带的动作笑呵呵的,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离道边两步,正好跟站在马路牙子上四处张望的他撞个满怀,他笑了,我也笑了,他没看出来,这时我才真正反应过来他是标准的警察打扮,带着对讲机和警棍,我感到问题的严重。

后怕呀,到家就跟师父说,谢谢师父救了我,给了我智慧,师父我错了,我让师父担心了,以后我不会这样干了。凭着虎劲加上争斗心这不是蛮干吗?能修成吗?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类似这样的事碰到很多次,有惊无险。这是一个例子。

三、抄法背法修心性

总觉的这么好的法我要背下来。我把法视为我的生命,我不辜负给我第二次生命的师父。从二零零一年开始尝试着背法,因为方法不对,越想记住越记不住,因为他是法,不是常人的学问。一年的时间一讲也背不下来,背了很多遍也记不住就放弃了。但是不甘心,还想背。

到了二零零四年,我跪那向师父发誓,不论多难我也要坚持背下去。我得想一想以前为什么背一年一讲都没记下来,是因为我想背一讲是一讲,带着一种执着有求而背,所以背不下来。这回我要把这个心放下,从第一讲到第九讲通背,一遍一遍的通背。当背到十二遍的时候,还想放弃,总觉的背法太难了,只因跟师父发过愿才没敢放弃,我要兑现承诺,无论多么艰难也要坚持下来。这样不知不觉法已装進大脑,虽然不能倒背如流,已经熟记了,遇到问题时就会用法做指导修炼了,知道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法打开了我的智慧,法给了我胆量,头脑灵活、法理清晰,在讲真相中得心应手,能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危险。

我不满足背法,从二零零六年又开始抄法,《转法轮》每年一遍,边背边抄,一直抄到现在,从二零零七年到二零一二年,师父各地讲法发下来一本抄一本,《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歌词已熟背在心,《洪吟四》抄了四遍,读了十遍。新经文发下来至少看十遍,熟背短经文十六遍,在抄法背法中收获很多,同时也提高心性,得到升华。

举个例子:

有一次我背到提高心性的那段法时,正赶上我过家庭关。为了我的工资卡,打架已经半个月不说话。他怕我往资料里花钱,他一分钱也不给我,我的工资他开。我想他必须得给我,无论如何我都得要回来。本来这段法已经背的很熟了,只是巩固一遍,可是那时就怎么也背不下来了,越背记住的越少,到最后一句也记不住了。我想今天怎么了?一句都记不住,不能再背了,停下来想找原因。一抬头看见“提高心性”四个字,猛然想起我是应该提高心性了,那边打着架,这边背着法,这也不符合师父的法啊。师父说:“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我跟师父说我想通了,我不要了,不跟他打了,也许我前世欠他的,用这办法还他吧。回头我再去背那段法时我已经熟记了,到现在都很清楚。心放下了,心性上来,功也跟着上来了,环境也变了。我告诉他我想通了,工资卡我不要了,归你了,也许我欠你的,我就算还你了。他笑着说,我也想通了,还是给你吧。我问:“你真愿意给我?那你每月给我一百元做资料救人用,也是你的威德,工资卡还归你。”他说行。就这样,我争取到的不是钱而是权利,修大法的权利。他也不用再管我了,那时我才几百元的工资。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

四、讲真相时别伤害了关心你的人

讲真相是一种乐趣,天天都有故事,列举几例。一次给一个中年妇女讲真相,她愿意听,讲到要三退的时候她到家了,一下子就拐弯了(骑自行车很快)。回到家非常后悔,恨自己为什么不跟她走,怎么这么自私,跟她走不就退了吗?我非常自责,跟师父发誓以后不再错过一个有缘人。半个月后又碰到了她,很高兴她们一家三口全退了。感谢师父为我安排,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听师父的安排。

一次讲真相在车站等车,碰到一位女警察四十一岁,长的很漂亮,穿了一件不太合体的警服。我心想我一定要给她讲真相。我上前搭话:我说你这么漂亮怎么穿这么一件衣服啊?给你的美丽打了折扣。她一脸严肃的说:我是警察,不穿这个穿什么。我说今天是周日该换换漂亮的展示自己,你还年轻,到老就没机会了。我接着说在哪工作呀?她说我在监狱工作,我说那你们那有法轮功(学员)吗?我一个亲戚是法轮功(学员)被关進监狱,她们人都可好了,你要碰到这些人一定要善待她们。她很凶,说:你也是法轮功(学员),我现在就可以抓你,把你送進去你信不信?我说:信。老妹呀,其实我看你年轻、美丽、善良,我才告诉你这些,我怕你做错事害了自己,如果我真能把你救了,可不是救你一个人,是救你全家,你就是真把我送進去蹲几年我也值啊。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就象我外甥(也是警察)我告诉他不要迫害法轮功他不听,结果现在遭到报应五十岁刚出头就已经不能工作了。她问: “你外甥是谁?”我告诉她我外甥名字,在哪工作,她相信了,马上阴转晴,说:“大姐呀,你太善良了,我们那现在没有法轮功,以前有都转走了,我们那都是死刑犯和重犯。我在办公室工作,我信你的。”我接着说那你一定是个党员,我给你退了吧,她说行。她先下车,临走时她说她儿子也是党员,在北大上学,希望也能给她儿子退党。

有的警察我给他讲完真相追着他退,他躲着走,退了很多,有在职的,有退二线的,退休的,有便衣……

社区找我一次我就讲一次真相。我呆过三个社区,都被举报过,我还是走到哪讲到哪,有二个社区找过我多次。

第一个社区第一次找我,就是在高蓉蓉被通缉的时候。我被举报。那时到处都贴着:检举一个法轮功(学员)五百元,抓一个现行奖励一千元。

有一天社区主任找到我丈夫说了这个事,想要私了。我不同意。第二天我背着丈夫去了社区。主任跟我说,你来的正好,有人举报你,她想要五百块钱,不要一千。她说她抓到你了,为了我们社区的名誉你就给她五百吧,不然她说给你送到派出所抓起来。我说:“主任,你听着,我的命五百块钱我不卖,她说她缺钱你让她来找我,我可以给她一万,我说话算数。”我说时声音挺大。主任说你小点声,那屋里有片警。我说,他听着不更好吗?他说:那你这种态度我们也解决不了,我只能转告她你的意思。我说那就谢谢你了。以后这事不了了之,再也没人找过我。

第二个社区多次找过我,找一次我就给他们讲一次真相。现在说的是最后一次找我。

听说找我我就去了。一進屋,主任说:“你来的正好,有人举报你,我们核实一下。”我说你说吧。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主任:“有人说你在社区发传单和光盘。”
我:“社区可不是我发的,我觉得扔到社区楼道太可惜了,那是救人的,不能浪费了。”
主任:“那你尽上哪去发?”
我:“哪有人去哪发。”
主任:“你都给谁?”
我:“谁要给谁。”
主任:“有人要吗?
我:“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会没人要呢,到那儿人就抢,拿多少发多少。”
主任:“那你今天又去了?”
我:“去了。”
主任:“那你现在身上还有吗?”
我:“有啊,你想要给你两张光盘。”

我随即拿出两张光盘放到他的桌子上,而且说的声音很大,我想室内有好几个人呢,我要让他们都听见。

这时他吓得说话声音都变了,手也在抖:“你赶快拿走,我什么都没看见,以后我不会再找你,你也别找我,也说服不了我……”

几年过去了他再没找过我。

前任办公室七人“三退”了五人;现任七人一个还没退呢。几年前,为诬陷法轮功,他们挨家挨户让签字、写保证,我找他们讲真相,签字的事他们就没去做。一次要给每户发两本诋毁大法的书,我又去找他们讲真相,他们也没去发。以后再没做过对大法弟子不利的事。

有一次在早市发真相材料,一个中年男子恶狠狠骂骂咧咧叫嚷:“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解释任何话他好象都要来打人,我笑呵呵对他说:“舍命救君子。”他没有了激动,很平静的对我说,“你这么做你的家人有多担心哪!”我明白了,他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才会这样,他是为我好。我说:“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他说一定要注意安全哪!这件事触动了我,发誓一定要做好,减轻对家人的伤害,时刻牢记。

在发真相资料讲真相过程中,有人抢过我手中的材料帮我发,边发边喊:“你们都信法轮功,别信共产党。”有人见到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次我正在发资料,一个人抢过我手中资料高举过头,摇晃着大声喊:“快来看哪,中国最大新闻!”还有人要请我吃饭,有人打车带着我,遇到威胁时,有人替我解围,有人嘱咐注意安全……有这么多善良人鼓励着我。我不顾劳累、日复一日讲真相救人、不选地点、环境,不急不怨,守住善良。

五、在讲真相、传真相中出现的神迹

1,有一次去城乡结合的地方发放真相材料,带一百多份资料,骑自行车往返路程就须要一个多小时,可我发了三个地方,回到家才用了四十五分钟。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找了好几块钟表核对,确实是四十五分钟。我心情非常激动,怪不得走在路上感觉两耳生风,车辆跟我同行的时候觉的身边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我想这是走了另外时空吧。

2,师父给我送水。一次买了去北京的车票。走前我丈夫发现车票就给拿走了。我回家发现票不见了,家里没有别人,于是就直接跟他要,因为不是我一个人的,是两个人的,我必须得要回来。他不给我,他说烧了,我知道他不能烧但不给我,再不走就赶不上车了。我把窗户打开冲着外面大声喊:“我要去北京,你把票给我!”他吓得上来打我,把我推到外屋,把门闩上,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猛劲,一脚把门踹开了。他看我急了,不会罢休,就把票还给我了,扔下一句话:“我让派出所警察戴铐子接你去!”我怕他真能做出此事,我把票给同修送去,分开走了。到车站正好十二点,差十几分钟开车。坐那开始想,师父啊我这么做是不是错了,从始到终我都没忍,可我不这么做又走不了啊,请师父原谅我吧。说完就看见从左偏上方有人递过一瓶水,蓝盖的脉动,接过水回头看看是谁给我的,刚一回头看见是师父一点点的转过身去向左后上方直到房顶隐去了。当时我感动的哭出声来,顾不上周围有人。到点了,同修过来了,我边流泪边说:我没做错……

3,师父救了我。那个冬天最冷,最低温度达零下三十四、三十五度。一次送资料的途中,走在一栋八层楼下。风很大,从这八层楼的楼顶刮下一块烫沥青用的大跳板,直奔我头顶砸下来。瞬时有一股力量一下子就把我连人带车拉到马路对面。我回头一看,晚上九点马路上没有人,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感动的哭了。

4,师父给我大桃吃。有一次传送资料,早上七点多钟离开家,下午二点回来的路上就感到头晕,两眼冒金星饿的不行,就想早上吃的什么,这才刚过中午不至于饿成这样啊。想起来了,早晨饭盛好嫌热,想凉一会儿再吃吧,先准备好要带的东西,把衣服穿好后再吃。可衣服穿好了推门就走了,根本就忘记吃饭了。正想着,眼前出现一个水灵灵的大桃子,想都没想哪来的,拿起来就咬了一口。哇,真甜!闭上眼睛品尝,咽下后想再吃一口,睁眼一看那桃子怎么没了?这时就感觉有一股能量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刚才那种饿的感觉全没了,一点也不累了。

我不会写文章,只是修炼纪实,也就是日记吧。我会走好最后的路,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