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只要大法需要我就去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大法使我重生,说不尽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我在大法中受益无穷,我就要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千家万户,不管路途多艰险,我都要尽我全力去救度众生。

一、大法使我重生

我今年六十三岁,没有文化,十一岁就下地干农活。我有三个女儿,小女儿七岁的时候,我得了哮喘病,早晚咳的特别厉害,上面咳,下面就尿。见到太阳稍好一点,一见风,一运动就喘不上来气,两腿发抖。晚上得穿着毛衣毛裤睡觉。同时还有胆囊炎、类风湿、心脏病、神经官能症、痔疮等,痔疮一发作我就得跪着。全身除了脚趾头不疼哪都疼。我在省城、市里、县里医院都看过,整天吃药也不见好转。真是苦不堪言。

一九九八年,我得法前夕,病痛发展到最严重,走路时间长了就喘不上气。一位认识我的法轮功学员带我去看师父讲法录像,我两个月去了四回,看了四讲录像。我还有两盘师父讲法录音带,第一讲和第二讲,我在家翻来覆去的听这两盘录音带。然后我的身体就有反应了。

一天,我在家坐在凳子上剁菜。因为我腰痛,以往剁完菜,双手按着菜板挣扎半天才能站起来,那天我剁完菜,端起菜盆立马站起就走,走了几步,我才回过神来,我腰不疼了,我腰好了。也不那么喘了,身体舒服多了。我和丈夫说,我学法轮功起作用了,师父管我了。丈夫说:管用就去学吧。

从那以后,我正式走入了修炼。刚开始因为我身体不好时养成的习惯,总爱发脾气生气,一生气我的哮喘病就犯。师父说:“修炼的人不能动气。”[1]“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2]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提高心性。不久所有的病都不治自愈。大法使我重生,赋予了我新的生命。

二、感师恩 精進不停

我时常想,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只要大法需要我就去做;只要救人需要我就去做;只要同修需要我就去做。

学电脑 做真相资料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几年后,我也想学电脑自己做真相资料。虽然通过几年的集体学法和自己的努力,大法书自己能读下来,但离开了大法书我还是认识不了几个字,一时又找不着人教,我怎么学电脑呢?

想来想去,我便去网吧打扫卫生。我跟网吧老板娘说,我想学电脑,我少要点工钱,你给我开一台电脑。老板娘说:行。可是,老板娘只教了我开机和关机,其它的什么也没告诉我。第一次,我打开电脑,动了动鼠标,电脑屏幕上显示:你想要干啥?我也不知道我要干啥。吓得赶紧关机了。

正好,老姑娘回来了。我让老姑娘陪我去网吧。老姑娘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又不识字,谁能教会你?我还是把老姑娘拉了去。到了网吧,老姑娘打开电脑。老姑娘说:都是污蔑你们法轮功的内容。我一听,就跟老姑娘说:我不看,你也不要看。就把电脑关了。就这样,这次没学成。

但我并不死心,可能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就帮了我一下。一天,我在街上走路,迎面碰到一个人,我觉的她可能是县里的协调人同修B,但不敢确定。都走过去了,我喊一句她的名字,她真回头了,并走到了我面前,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想学电脑做资料,不知当地是否需要?她听后很高兴,满口应承。第二天,她儿子开车,拉着电脑、打印机还有技术同修就来到了我家。技术同修在我家住了一周,教会了我用电脑,上明慧网,使用打印机。技术同修在的时候,我好象都会了,技术同修一走,我又好多都不会了。

当时,我在县里骑一个倒骑驴卖一些日用品,我就找机会问不同的同修。我先从打真相币做起,后来又学会了从明慧网下载,开始打单张,再后来做小册子、《九评》书、台历、挂历、真相展板。明慧网上出的真相资料我几乎都做过。同时还刻录真相光碟。

从魔难中走出来

我开始学电脑时,恰巧那段时间我丈夫在外地打工不回家,我白天做资料,晚上和同修一起骑自行车去附近乡下发放真相资料和光碟。做起来非常方便和自如。

不久,我丈夫结束了外地工作,回到本地一家超市打工。一开始,我不敢告诉他,就把打印机藏到床底下,他上班了,我就做资料,他要下班了我就收起来。他问我桌子上的电脑哪来的?他认识B同修的丈夫,我就说是B同修的丈夫给的。他就没再说什么。可是,时间长了,我嫌把打印机放在床底下拽来拽去的太麻烦了,就把它放到桌面上了。一天他回来问我那(打印机)是什么东西?我说是电脑的附属设备,就掩盖过去了。可能是他心里怀疑想看个究竟。一天,他就提前回来了,正好看到我在打印资料,他就开始骂我。

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只要是我晚上出去发资料他就骂我,后来发展到动手打我。一次,我到乡下发资料回来,他扯着我的脖领子一抡,我的脑袋就撞到了门口摞着的铁皮包角箱上,我一下就昏过去了。还有一次,我从乡下发完资料回来,他用铁锅一下子砸在我的头顶,又把我砸昏了。醒来后我发现我的头顶已塌陷。要不是师父保护,我就被他打死了。我跟他说: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去发资料救人!就是你把我的腿打断了,我也要爬着去。他可能看到我态度坚决,以后就不打我了。

后来,我也反思,我只是跟他较劲,忽略了自身修炼,忽略了他的感受,他是因为害怕。我没有把他当作普通的众生,没有给他好好的讲真相,还在心里产生了怨恨心。认识到这些后,我加强了自身的修炼,不断在法中提高自己。

他逐渐的开始支持我讲真相救人,现在他也走入了修炼。

学骑摩托 乡下救人

骑自行车送资料太费劲了,一次我把三箱《九评》书,放到一个大编织袋子里,绑在自行车后座上,要送到县里的同修家。我家住在郊外,到同修家还有挺远一段距离,需要过三条铁路线。过铁路时自行车就立起来了。我一边用力往下压车把,一边心里念叨: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不沉,有师在,不沉。给自己增加正念。到了同修家后,同修惊呆了,不敢想象我是怎么驮过来的。

我就想要是有个摩托车就好了。全县乡下那么广,要是会骑摩托车就方便多了。我当时做家政,就跟丈夫商量:咱家住郊外,县里、林业局都有活,骑自行车效率太低,我想买个摩托车。丈夫出于安全考虑当时没同意买,拖了一年他才同意。

我自己买摩托车前夕,一天,我弟弟骑摩托车去我家,我叫弟弟骑在摩托车后面教我骑摩托车。结果我一紧张,一边加油,同时刹闸,摩托车冲到了地里并立了起来,我弟弟掉了下去,摩托车的保险杠也摔坏了。我弟弟说我:那么大岁数了,骑什么摩托车!我心里想:你哪知道,我还要救人呐。

我自己买了摩托车后,丈夫陪我学了两天,也摔了不少跟头,总算学会了。有了摩托车真是如虎添翼。一开始我们是晚上挨家挨户送资料,后来我们白天赶集,面对面送资料和讲真相。我带着不同的同修走遍了全县的每个角落。我还学会了打语音电话和群发短信和彩信,我们骑摩托车下乡,几部手机就放在摩托车后备箱里自动拨打语音电话或群发。

三、众生都为大法来

在我们去乡下送资料过程中遇到很多神奇事,下面我就选几例有代表性的说一说。

师父说:“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多高层生命都下来转生想与大法结缘,人也在轮回转生,人数就这么多,人皮就这么多,再多了这个地球也装不下,所以高层生命转生成动物的、植物的都有。”[3]

小猫引路

一次晚间我们去乡下发真相资料,在一个村子,我们做一半的时候,来了一只小花猫。这个小花猫在我们前面引路,往我们前面要放资料的大门前一蹲,“喵喵”叫两声,意思是“放这”。我们放完后它又跑到下一家大门口,又蹲下“喵喵”叫两声。跟我们走了半个村子,直到我们做完它还不愿离去。一直跟着我们出村。我一个劲劝它:你回去吧,要不你的主人该着急了。劝它多次,它才回去。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告诉它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同化大法得救。因为那时我们还不懂得这么做。

弱智人做向导

一次,同修开车白天送我们去乡下发光碟。一下车,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我们来了高兴的一劲叫唤,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原来是个弱智儿。我就说:小兄弟,你家有没有影碟机,给你一个光盘,回去给你父母,你们一起放着看,可好可好了。他高兴的手舞足蹈,接过光盘,双手捂在胸前,如获至宝。他好象能听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他就领着我走街串巷,指点我谁家有影碟机。可见这弱智儿有来头,明白那面非常明白。

四、师父呵护 正念脱困

一次,我骑摩托车驮着一男同修去M镇赶集发放光碟,镇派出所离集市不到二十米,心里有点害怕,但我还不想影响到同修,就跟同修说:咱们往里走走再发。同修象是没听见,一到集市就发。我就自己往里走了。发着发着,一个男子问我:你发的是什么?我告诉他是什么,他沉思片刻,说:你跟我走一趟吧!我一听这话不对味。我平时从来不跟人动手,今天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抬手就在他肩头拍一下,我干嘛跟你走?我告诉你的都是好事。就这样操控他的邪恶解体了,他象变了个人似的,不提那码事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我,这时我也没怕心了,正念也上来了。

还有一次也是和这位男同修一起去T镇,他往东发,我往西发。在一个商店的门口,我刚给他们发完光碟,走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腋下还夹着一个包,看上去象个村干部,喊着:别在这发!别在这发!这回我没有怕心,对他说:我做的是好事,还不让发?是为了你们,上哪找这好事,俺们一年才能来几回啊,你赶上就是缘份。谁赶上了谁得救。这个男人上来一把将我拽住,你敢说你发的东西不是法轮功的?走進屋看看,卖店有电脑,放个看看,要是法轮功的我就抓你,不是法轮功的我就放你走。我心里想:你看呗,你看你就得救。这时,卖店老板娘慢条斯理的说:哎呀——,俺家电脑坏了,放不出来啦。这时这个人就把手撒开了。就这样,就给我解围了。我悟到又是师父呵护。

接着,我就开始和他唠嗑,也穿插着讲真相。我说:我外甥女在这个村上住。他问叫什么名?我告诉他后,他就笑了,他说他们是好朋友,就住前后院。他说完就走,我就在后面追,劝他退党,给他光碟,让他拿家看。他一边说,我不要,我在你外甥女家看了,一边匆匆忙忙的走了。

又一次,我骑着摩托车带一女同修去S农场发放光碟,我们从里往外发,先去了十连,走街串户发的很顺利;然后又去九连,在养殖场、卖店、食堂既发了光碟也讲了真相,大家也很接受。我们要走了,这时过来一个男子说:你们不要在这发了,赶快走。我们已经发完了,本来就要走。这时同修说:你看他打电话了。我说打电话不很正常嘛?也没在意,也没发正念清除邪恶,否定迫害。

我们就去了八连,派出所就在八连的村头,我们还是想从里往外发。刚下车,掏出光盘,一个高大的男子从派出所走出来(没穿警服),冲我们高喊,截住了我们,态度恶劣的问我们:你们说,你们发的是什么?我顺手递给他一张神韵光盘,并告诉他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他蛮横的说:什么五千年文化?快说,到底是什么?这时同修说她想去厕所。问这个警察哪有厕所?这时他态度有所缓和,告诉她哪有厕所。我的兜里还有不少光碟和资料,我本想暗示她,去厕所就别回来了趁机走,就把我的兜递过去,上厕所带着兜。同修没明白,没接。她走到摩托车那拿起了自己的包,她的包基本空了。我的心很平静,没有产生怨,就说:我陪你去。在上厕所的路上,同修说:姐,我不是要去厕所,我只是想拖延点时间,我有点怕。这时,我已改变了主意,不想让她自己先走了。因为农场就一条道,只有农场通勤车,连个出租车都见不到,如果走不出去更麻烦。我便跟同修说:有师在,有法在,不要怕。他跟咱们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他是咱们要救度的众生。咱俩就去面对,去给他讲真相。

我们回来后,那个警察手拿着光碟,还在摩托车那儿站着呢,还是怒气冲冲的盘问我们:说!到底是什么?你敢说不是法轮功的?我们说既然你知道,我们也不瞒你。要不是法轮功的还起不到救人的作用呢。我们便开始给他讲真相,讲法轮大法是正法,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江泽民如何栽赃陷害法轮功,讲“藏字石”,讲天灭中共,讲为什么三退保平安,讲师父叫我们救度这一方众生。劝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既对自己不好,又会殃及子孙。

最后他说:其实我也不想给我自己找麻烦,我可以放你们走,但你们不可以在我的辖区发。上车后,我对他说:你太自私了。他说:我放你们走,我还自私?我说:你手里拿着光盘,你看后你得救了,可你辖区的百姓没有得救。

无数次的惊涛骇浪,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无边法力的加持下化险为夷。弟子心怀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只有精進再精進。

五、站在同修的肩膀上

我们这有一个大组的协调人,两年前被诬告冤判三年。从那时起,我便做了这个大组的协调人。我们大组有乡下的同修,H乡镇所在地就有四名同修在我们大组学过法。H镇有十几名同修,都是二零零五年以后得的法,比较精進的,真正走出来讲真相救人的就这四位。去年十月,H镇最先得法的两名同修先后在外省不同的地方被非法刑事拘留,庭审过了,也没宣布结果,现仍被关押在看守所。外省警察和当地警察配合在被抓同修公婆不在家的情况下,撬门入室,将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扬长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小镇带来了不小的震动。一时谣言四起。说除了她俩之外H镇的C同修也被抓了,出生在H镇、居住在县城的D同修也被抓了,马上就来抓H镇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以前得脑出血瘫痪后学法站起来的Z同修当时就吓瘫痪了。以前得鼻癌好了的G同修因儿媳妇在外地被抓,老伴儿说啥也不让学了。同修们也不在小组一起学法了。

鉴于这种情况,我和D同修商量,找几个走出来的同修一起到H镇走一趟。一是破破谣言,二是安慰被抓同修的家属,三是和当地同修交流不要放松集体学法,给同修增添点正念。另外还准备在回来的路上挂真相展板,发真相资料。

傍晚,我们发完六点钟正念就开着一辆轿车出发了。这时,天阴的很厉害,我们在车上一路发着正念,偶尔也在法上交流交流。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刚到地方,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把我们隔在车里下不去了。我们就坐在车里发正念清理H镇的空间场,并让雨停下来。近十分钟,雨停了。

我们先看望了被抓同修的公婆,平复了她婆婆那颗焦虑的心。然后和当地同修交流,恢复集体学法。时间过得真快,这一切做完后快十点了。

走出房门,晴空万里,我顺手摸一下电线杆,看湿不湿。一点都不湿,不影响挂展板。这时C同修已往家走,我叫住了C,我说:咱们一起去发资料挂展板去?C毫不犹豫,转身便跟了上来。村头路边有一个大铁牌子挂展板正合适。就是太高了够不着。正在我焦急时,只见C同修双膝跪地,双手拄地,说:来,站在我的背上。刚下过雨,地上都是泥。我有点不忍心踩在她的背上。C同修说:你就上来吧,我没有事,快上!我的眼圈开始湿润,站在同修C的背上,同修D一手扶着我,一手递给我展板,我工工整整的将展板粘到了大铁牌子上。这个展板,大老远就看的真真切切,非常显眼也非常好看。我们满意的回到车上。这时我想到师父的法:“神叫我救度这一方”[4],“你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承包了一个很大的范围,代表了一方众生。”[5]“在这场迫害中怎么样救度众生,这都是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责任。”[6]

我们继续在泥泞的路上前進,去发资料,去挂展板……去救度这一方众生。整体配合的力量无穷。

六、人间奇迹

一天,我用倒骑驴卖日用品,同修在街上发破网软件说不好发。我说,给我,我给你发。我发着发着就忘了卖货。同修说:你干啥呢,不卖货了?我说:那不着急,救人着急。后来我又把神韵海报挂在倒骑驴的横梁上,来买货的我就给他讲神韵,要海报的,我就给他一张。当时一天确实也卖不了多少货。

腊月的一天,突然到我这买货的特别多,我简直忙不过来了,不断的给批发部打电话让他给我送货。他送的不及时我就让我的丈夫去取。我主要是卖袜子,2.5元一双,那天,我竟然卖了五千多元。这简直是奇迹!师父一天就把我以前耽误的都补上了。我简直不知道如何感谢师父。

同修说:一个没有文化的老太太能熟练的用电脑,上网下载打印资料,这不是奇迹吗?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骑着摩托车后面驮着一个小伙子,这可能是全县唯一的独特风景,这不是奇迹吗?只有走在神的路上的,有师父呵护的大法弟子才能创造出这一个个人间奇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慈悲〉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