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夫妻同修坚信法 念正心纯神迹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们夫妇是普通的农民,妻子曾患有多种疾病,我们家为她求医问药治了几十年,花了不知多少冤枉钱也没治好她的病,反而越来越严重,才四十多岁的她,最后连坐起来都困难了。

一九九六年秋天,她喜得法轮大法,不到半个月身上所有的病症都奇迹般消失了,不但能干家务,连地里的活儿都能干了。因为我亲眼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妻子身体的巨大变化,一九九八年我自然而然的也走入修炼。

修炼大法前,我的争斗心和保护自己的心很强,老怕自己吃亏,加之现今社会道德败坏,平时自己提防别人,出门多数都要带刀子防身,有时还带两把,老想如何跟人干仗,如何才能不被欺负。修炼后懂得了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在利益上不与人争了,能善待他人,在矛盾面前学会了忍让,明白了矛盾是自己以前欠下的业,心里也就平衡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面对邪党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我和妻子义无反顾的维护大法、否定迫害。制作、发放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是我们救人的主要方式,虽然经历了无数次的魔难和邪恶的考验,但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过来了。为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借法会之机,写出自己修炼路上的几个故事与大家分享,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玉米地让路帮妻子脱险

因为多次去北京为大法鸣冤,我们夫妇成了当地邪恶迫害的重点,经历了几次非法关押。

二零零二年深秋的一天晌午,妻子在我家的庄稼地里收拾玉米茬子。忙碌间,忽然听到有人叫她,原来是本村的一个村干部,说区里管法轮功的四十多人已到村里,让妻子必须到村委去,并要求妻子配合他们。妻子正告来人:“我炼功做好人没有错,不会跟你去,如果他们非要强迫我的话,就是撞死在村委也绝不转化。到时候俺家人就得找你要人!”

村干部被她的坚定镇住了,态度缓和下来,对妻子说:“你快跑吧!我怕他们马上会来抓你!你别往大路上跑,快从棒子(玉米)地里跑吧!”妻子说:你今天能让我走,你可积大德了,你一定会有美好未来的!

妻子推起自行车准备走。因刚刚秋收完,四周全是一览无余的开阔地,很小的东西老远就能看得清,更何况是个大活人呢?南面仅剩一块没收割的玉米地,让她犯难的是她只能向南走,因东西方都是大路,北面是我们村,可玉米地偏偏是东西方向栽种的垄沟,茂密的玉米叶子南北几乎密不透风。情急之中,她喊道:“师父,我怎么走啊?”就是在这关键时刻她想起了求师父帮助,令人震撼的神奇就出现了:眼前密密的玉米秆“唰”的一下向东西两边分开,为她分出了一条半米多宽南北方向的小路,使她迅速脱离了险境。

真是信师信法信到什么成度,大法的超常就给展现到什么成度。

谁打我谁难受

就在妻子被迫离家不久,当地“六一零”就指使派出所警察翻墙入室,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并抢走了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

因为我丝毫不配合他们的非法要求,有一警察(别人称其“大队长”),恶狠狠的毒打我,他一脚踢在我的太阳穴上,致使我昏了过去。醒来发现有四、五个警察摁着我,背铐我的双手,将我非法关押到滞留室。

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操纵派出所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向内找:邪恶为什么敢操纵警察迫害我?我找到:自己觉的学了大法了,什么也不怕了,这不是把大法和师父当保护伞了吗?还有在师父的看护下,做真相救人很顺利,不知不觉起了欢喜心,找到后,我赶紧清除掉这些人心。第二天上午,他们用铐子把我铐到连椅上,对我施以毒打折磨,大队长用拳头猛打我的前胸、肩部、大腿、后背;用皮鞋后跟儿踩脚趾头、脚面子;用皮鞋尖儿踢我的小腿。

为制止他们对大法弟子行恶,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也不承认;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也不承认,把操纵恶警迫害我的邪恶清除,把恶警对我的迫害返回恶警身上,叫恶警承受,我一点也不承受。”结果我一点疼痛和难受的感觉也没有,打我的警察却难受的“哎哟!哎哟……”的跑了。

紧接着他们把我劫持到洗脑班,十一个人看着我,企图“转化”我。有一人鹦鹉学舌诽谤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上访,我平静的问他:“中南海是中央领导办公的地方,里边有没有军队和武警?”他回答:有!我又问他:“武警站岗有没有枪?”他说:有!我问:“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怎能围攻有军队武警的中南海呢?”那人听后若有所思的走了。

还有一人拿一张天安门广场一警察脚踩法轮功学员头部的照片给我看,并诽谤法轮功学员犯法。我问他,“照片上谁在打人?”他说是警察,我又问他:“是谁在被打?”他回答是法轮功(学员)。我说:“法律规定打人犯法,还是被打犯法?”他惊恐的说:“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然后狼狈的离去。我知道那是控制他的邪恶解体了。

一个星期后我发正念让监控我的人睡觉,然后翻墙走脱。

资料点里的故事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和妻子来到资料点上,承担起当地制作真相和运送资料的重任。

在这以后的四年多风雨兼程的资料点生涯中,我和妻子每天除了做好证实大法的工作,就是大量学法、发正念,几乎一刻也不放松,妻子每天发十八次正念。

我们虽然生活艰苦,有时连续几个月顿顿吃番瓜(那时番瓜一元钱买十斤),但天天溶于法中,生活充实,心态很纯净。信师信法,超常神奇的事也经常出现:妻子两次在打坐时,身体起空,感觉有一种强力在往上推她。她在发正念时,也曾清楚的看见莲花手印中一道大光柱子直通天顶,柱子周身满是不断向上飞升的彩色莲花,师父用这种方式鼓励我们坚定正念。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不断的学法实修中我们的心性和境界在升华,而邪恶的干扰和考验也时时伴随着我们。当我们不带常人观念,能用法理理智的去权衡出现的问题时,都会得到师父的慈悲保护,从而能化险为夷,柳暗花明。

房东夸我们是好人

那时我们在某村租房住。房东不是本村人,全家都在城里。这套房子,一共六间,中间用墙隔开,一边三间。我们租住他家的西边三间房屋。

一个夏天的深夜,我们夫妇和另外一位外地来的男同修发完半夜十二点正念,还没睡着,忽听墙那边房东家有动静,响声越来越大,好像是小偷在卸他家的铝合金门窗。我们听出他家進贼了。外地来的男同修过来敲我们的卧室门,和我们商量说:“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他要爬墙过去,阻止窃贼犯罪。我和妻子坚决不同意,因为我们想这事不单纯,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冲资料点来的,我们不能贸然行动,以防上了邪恶的当。应该按兵不动发正念,先解体干扰破坏资料点的一切邪恶。于是我们三人长时间发正念。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找来协调同修帮忙,赶紧拉走我们这里所有的设备和耗材。我们租住的房子是由当地协调人出面租来的房子(以我们是她的哥嫂名义租房)。于是由协调人出面去通知房东他家被盗的事。房东感激的说:你哥哥嫂子真是好人,租我的房子还帮我看门,要不是他们帮忙,偷了多长时间我们也不知道。

房东亲戚是公安干部,很快派警察来现场侦察。他们在东院的谈话,我听得一清二楚:其中有人怀疑是房客干的,于是他们观察西墙,发现没有任何痕迹,西墙上长满青苔,如果我们爬过去,必然留下明显痕迹;他们又观察墙下两边的杂草,没有踩踏的迹象;到后院查看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于是得出结论与我们无关。

最后他们抓捕了本村几个游手好闲的年轻人,确定是他们干的。

事后想想,如果我们当时爬墙过去,后果不堪设想,不仅会被牵连進去,本村小偷的亲人也不会放过我们,那我们的身份被暴露、资料点被破坏的话,那损失可就大了。因为我们做正了,房东不但没有抱怨我们,还感谢我们。

堂堂正正突出重围

一个夏夜,协调人召集资料点五个同修到湖边交流,我和妻子步行赴约。到那一看湖边乘凉玩耍的人很多,另外三个同修是骑摩托去的。我们刚聚齐没有几分钟,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知是我们被跟踪还是有人举报,一辆面包车突然开到我们跟前,车里冲下七、八个警察,向我们包抄过来。协调人反应快,立即骑上还没熄火的摩托车走了;那两个男同修向西边奔跑,被警察当场抓住。

我当时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什么安排都不要,任何邪恶生命与因素都没有资格迫害我们。我和妻子平静的立着掌发着正念往回走,心里没有一点怕心,很纯净,好象这一切根本与我们没有一点关系一样。围观的人和警察都被我们的正念之场制约住了,自动为我俩让出一条路,我们就这样立着掌在众目睽睽之下,堂堂正正的走了。

冰天雪地里,想起师父的法

因为妻子逃离家园时是中秋时节,当时只穿着一双单鞋,而当年资料点同修差不多都是流离失所的,生活都很艰苦,所以即使冰天雪地,妻子也只能穿那仅有的一双单鞋。

那天我有事,需要她去乡下给同修送资料。滴水成冰的三九寒冬,穿单鞋感觉就象没穿鞋一样,那种刀割似的彻骨的冷,使她难以忍受。她想起师父的法“那时对于冷我有另外的办法。我就这样想: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众笑,鼓掌)说你叫我热,反过来我叫你热,我把你热的受不了。”[1]随即一股股暖流通透全身,脚和整个身体都被暖暖的热流包围着,比穿着棉衣棉鞋都暖和,泪水涌满了妻子的眼眶,她真切的感到只要在法上,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弟子。

法轮在前面为我引路

在一年冬天雪后的早上,冰天雪地又加上漫天大雾,室外能见度很低,十米开外就看不清东西了,满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因急着给需要资料的偏远村子同修送资料,我不顾雪后路滑,骑上车子就出发了。我当时脑中没有任何雪天路滑的观念,很纯净,漫天大雾也没放在心上。

当我到达同修所在村子时迷路了,周围白茫茫一片,辨不清方向,正在我徘徊时,忽然眼前一亮,在我前方二十米处,有一个直径约一米大小的彩色法轮在旋转。我高兴的顺着法轮指引的方向走去,果然不错,前面拐弯处就是同修家。

龙卷风绕道离开

有天中午,我从田间小路骑车给同修送资料,突然前边刮起一股强旋风,在我车前边旋转着卷起一根高高的黄土柱子,直扑我而来。我马上意识到是另外空间干扰我送资料的邪恶在作祟。我立即口中念动发正念口诀,随着口诀一出口,龙卷风柱子竟然乖乖的改变方向,从我的侧面绕过去了,我顺利的将资料送到同修处。

修炼的路上,神奇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师恩难以报答。作为师父的弟子,今后唯有做好三件事才不会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