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迷途知返 重登法船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一九九八年六月喜得法轮大法,当时我是大学二年级学生。得法不久,我的慢性胃病、神经衰弱等疾病都不翼而飞,严重的鼻窦炎也慢慢好转直到彻底去除。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每天除了上课,我都把业余时间用在修炼上,和同修去各处洪法,参加法会,集体炼功,集体学法。那段时光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充实和美好的时光,心性在法中升华,每天都感到自己在突飞猛進的提高着。后来知道,是师父在推着我升华。

一、抵制迫害,闯过生死关

得法整整一年,残酷的迫害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邪恶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但是我清醒的知道大法的伟大,我不可能放弃修炼,我要和同修走出来维护大法。我们几个学生发挥自己的特长,建立资料点,制作真相传单证实大法。后来学校方面对我们進行了各种迫害:跟踪、关禁闭,要求写脱离大法的材料等等。我们都不妥协,给学校领导讲真相,坚决抵制迫害。二零零零年底,我被学校强制遣送回家,说不写放弃大法的材料就不让上学。

回到家后,父母发动大量的亲戚、邻居来劝说我放弃大法,都被我拒绝了。父亲在气愤之下烧毁了我的大法书,我伤心难过,只在一边流泪,没有去奋力阻止父亲,真是愧对师尊!母亲被恐惧和失望控制着,对我歇斯底里的训斥,甚至威胁要杀死我。一天晚上,她把亲戚邻居们叫来,把上吊绳、毒药瓶和剪刀放在我面前,说与其让警察迫害死我,不如她杀死我,给我留个全尸,让我选择用什么死法。我对母亲说:“修炼人不杀生,自杀是有罪的,我不会自杀的,我既不死,也不放弃大法。”母亲气得疯狂的跳起来,狠狠的扇了我一耳光,我顿觉半边脸都肿了,火辣辣的。亲戚都指责我不孝,往我的大脑里打入各种各样干扰正信的思想观念。我横下一条心:真善忍没错,大法是正的,师父是正的,坚信大法没错。亲戚们见我死都不改变,就劝我母亲别逼我了,让我好好想想。母亲就让我回房睡觉了。

躺在床上,我内心伤心难过,想想母亲痛苦的表情,我有些疑惑,我让母亲伤心难过了,我是不是真的错了?我在心里问师父:我这么坚持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这时,慈悲的师父打开了我的天目,让我看到了漫天的神佛在慈悲的对着我笑,他们在我面前飞来飞去,我看到了一张张慈悲的笑脸,心中的苦闷一扫而过,非常的开心。我告诉自己:我做对了,坚修大法是对的。劝我放弃的想法是错的,是不能听的。

后来家人为了让我顺利拿到大学毕业证,付出了很多努力,我没有向学校妥协,坚信是我的不丢,我的一切师父说了算。我坦然面对,在师尊的加持下,我顺利的拿到大学毕业证,参加了工作。

二、人心太重,难中离开大法

参加工作后,虽然父母不再逼我放弃修炼,但是他们也不支持,还处处限制我,不让我和同修接触,我的大法书也没了。为了不离开大法,我不顾家人的反对,选择嫁给了千里之外的恋人,离开了父母。公公、婆婆和丈夫都曾经是修炼人。但是在邪恶的迫害下,公公彻底放弃了修炼,我们三人仍然相信大法,但是怕心太重,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在家学法炼功。身边同修被迫害致死的例子经常传出,后来丈夫也不修了。

随着女儿的降生,我面临着繁重的工作和家务压力,执着太重,修炼不精進,不能上明慧网,也不敢联系同修。渐渐的,我功也不炼了,法也不学了。面对魔难,我也不能正念对待了,开始用人心想问题。

一关没过去,另一关又来了。我执着太重,被关和难死死的绑着,不能冲出去,苦苦挣扎了七年,迷在常人中,脾气变的火爆,对人不善,怨恨心重,长久陷入家庭魔难中,不能做个合格的修炼人,更不能担当起师父赋予我的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掉下来可这个功也就不能给他那么大了,也得随着心性给,心性多高,功多高。”[1] 我的心性掉到了常人中,我的身体状态也坏了,神经衰弱严重,整晚睡不着觉;肠胃也坏了,便秘、腹泻经常伴随我,满脸长痘痘;身体疲惫,月经失常,最后没了,多种妇科病也出现了;颈椎、腰椎、及各处关节疼痛,整天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快要完结了。每当想起以前修炼的美好时光,我内心都充满了对师父的愧疚和对自己的失望。

我无数次在深夜里哭泣,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大法。有一次我捧着师父的法像流泪,在心里问师父,弟子离开大法太久,师父还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吗?

三、重回大法,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慈悲的师父看到了弟子想重回大法的心,不想放弃一个弟子。二零一二年十月的一天,师父安排同修给我讲真相。我异常兴奋,终于找到同修了,我可以从新走入大法了。同修给我拿出师父多年来的各地讲法,还有神韵光盘和一些真相资料。我流着泪学完了师父的各地讲法,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神韵晚会让我震撼,那几天,我一直在流泪,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我感到捆绑我多年的败坏物质被冲刷掉。师父的法理清洗着我的灵魂,我生出了一念:这次我一定坚修大法,我要做师父合格的弟子,去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当我把这一决定告诉丈夫时,他非常担心和害怕,他只允许我在家学法炼功,不许我接触同修。我撂给他一句话:“谁也不能阻止我重回大法,这次我修定了。”我不顾双腿关节疼痛,坚持盘腿炼静功,短短七天,困扰我多年的关节病好了,神经衰弱也好了,肠胃也好了。我又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我决定在家里开一朵小花,做真相资料,满足自己救人的需要。这个决定丈夫坚决反对,甚至以离婚威胁,我不动心,坚定一念:谁都不能改变我的心意。同时我要求自己站在丈夫的角度去理解他,相信慈悲能唤醒他的正念。我耐心跟他沟通,不要让怕心毁了自己的法缘,鼓励他放下怕心,从新走回修炼。由于有修炼基础,丈夫明白的一面最终占了上风,支持我购买设备,制作资料发放。

从新走回大法,我无比珍惜师尊给我的最后机缘,决定去唤醒婆婆。我把师父的各地讲法带给婆婆看,鼓励她走出个人修炼阶段,听师父的话,兑现誓约,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通过学习师尊的各地讲法,婆婆很快提高了心性,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众生,决定去和有缘人讲真相。这时,公公极力反对,甚至还说对师父不敬的话。我们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为了救度公公,我们想了很多办法,都无济于事。他始终不愿放弃邪党,被邪党的谎言迷惑的不清醒。

几年来,公公始终干扰婆婆出去救人,对我和丈夫也不理解。我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邪恶干扰,肯定有我们要修去的人心。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们就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三个大法弟子都不能让公公明白真相得到救度,一定是我们正念不够,慈悲心不够。

经过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的执着:一直以来,我对公公的好,只停在表面,只是为了表面尽孝,内心深处对他看不上、不喜欢,尤其他骂师父是我最不能容忍的。我一直把公公当敌人,对他没有善,买东西给他,他却说:“不要以为给我几个臭钱就可以了,老子不缺钱!”我一直对他这句话耿耿于怀,觉的自己省吃俭用,给他花钱从不心疼,他还这么说,真是不知好歹。这么不正的念头,怎么能打动公公的心呢?

当我站在公公的角度想:他得了大法不珍惜又失去了,还骂师父,如果不能迷途知返,下场多可悲啊!瞧瞧他现在一身病,整天打针吃药,身体千疮百孔,痛苦不堪,我们多次跟他讲真相,他都不清醒,太可怜了!我怎么还怨他呢?想到这里时,我特别难过,压抑我多年的对公公怨恨的物质随着泪水消失了,我终于体会到什么是慈悲。

公公给我制造的魔难使我修去了怨恨心、为私的心、求名的心、争斗心,让我越来越珍惜大法,心态越纯净,心胸越来越宽广,修出了慈悲心。我真心谢谢他。我决定继续修好自己,不放弃他,希望他能尽快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我坚持对父母讲真相,使他们认识到当年烧毁大法书是不对的,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让我替他们发表了严正声明,并三退了。他们现在也认同大法,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尽自己的力量保护大法弟子,替大法说公道话。他们也得到了福报。

四、营救同修,救度有缘人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大陆掀起了起诉首恶的大潮。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悟到应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实名诉江。这个过程对每个大法弟子都是生死考验,也是个進一步去怕心的过程,我加强学法和发正念,坚定一念,放下生死,实名诉江。丈夫开始不想参与诉江,经过我耐心在法上和他交流,让他认识到这是师父给我们从新做好的机会,我们不能再一次失去。这是用生命去维护大法。在我的正念加持下,丈夫和孩子都同意实名起诉江泽民。我起草了起诉书,我们全家庄重的按上了红手印,婆婆也高兴的按上自己的手印,参与了诉江。

在邮寄诉江状的时候,邮局人员不给寄,说上边有规定。我们给她讲了真相,她同意给寄了,但是说很可能被扣押。经过查询,我们学法小组的诉江状都被当地国保扣押,没有寄到最高检察院。我没有放弃,想办法在网上从新投递,我把自己和小组同修的诉江状一起投递到最高检察院的网站上。

不久,我们小组的一对老年同修遭到了警察绑架。当天中午,一名同修告诉了我,并邀请我一块去派出所要人。我毫不犹豫随同修去了派出所。老同修的儿子媳妇也去了。我们看到警察把同修分开单独审问,屋内有从同修家搜出来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真相资料。有一警察问我们是他们的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我们说是亲人,来了解一下情况,为什么把七十多岁的老人绑架到派出所。警察说他们劝人退党,是反党。我们说劝人退党不犯法,没有错。他们一听我们这么说,就说我们和他们是一伙的,逼我们交出身份证,我们不给。于是他们上来一帮人把我和同修也单独关起来要审问。我们始终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坚持讲真相。

刚开始的时候,我的心怦怦跳,腿有点抖,怕心翻出来了。我心中背着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我告诉自己:师父就在我身边,不怕,我是大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既然来了,就堂堂正正讲真相,什么都不想。慢慢的,我的心平静了,我感觉我的正念强大了,自己的身体变的好高大。我给审问我的人讲真相,劝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不要成为邪恶的陪葬品。有一个小领导模样的人气焰非常嚣张,指着我说:“派出所是你想来就来的吗?没有身份证就是三无人员,就抓起来。今天你不报姓名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我正告他:“谁说没身份证就不能来派出所了?拿出法律文件来看看,现在讲依法治国了,派出所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不应该欺压百姓。我是合法公民,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说话。”他见我一身正气,吓的扭头就走了。

后来看守我的人相继都走了,我见时机成熟,顺利走出了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发现我离开了,急匆匆的找我,试图再次抓我回去。他们查出了我的身份,给我的单位领导打电话。我问自己:回去上班还是躲避邪恶抓捕?我选择了面对,正好可以堂堂正正给单位领导讲真相,平时他们都回避法轮功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里,厂里的“六一零”人员给我单位的书记施加压力,企图对我進行转化,要求我写保证书,放弃修炼,被我拒绝了。书记派了许多人来劝我,试图说服我。我很高兴,这正是我讲真相的机会。我给他们一一讲清了真相,并告诉他们我不会答应他们的任何要求,希望他们明白真相,站在正义的一边。他们被眼前的物质利益迷的太深,不敢三退,但是基本都明白了真相。

我现在的领导曾经是我以前单位的领导,我们有缘,现在又到了同一个工作单位。以前我发真相资料被同事举报,他为了自保把我上报到厂里,致使厂“六一零”人员对我的家庭实施了迫害。他们逼迫我的丈夫放弃了晋升领导的机会,才保护了我不被送到劳教所。我当年离开大法他起了很大作用,很多知情人都厌恶他,我心里对他始终都有怨恨。这一次,我好好的向内找,找到了这颗怨恨心,看不起他的心,心想这个生命和我有重大缘份,我得救度他,大法弟子没有敌人,他也是等待我救度的众生。

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主动去找领导讲真相。我站在为他好的角度上,慈悲的告诉他:法轮功是什么,我为什么愿意用生命去维护?大法弟子为什么诉江?江泽民对大法的迫害是邪恶的,既违背中国的法律又违犯国际法,他犯下了反人类罪、酷刑罪等等,最终要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那些跟随他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也必将得到应有的审判。并对他说:“你是个好人,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要接受上级违法的命令,保护大法弟子,你将得到神佛的保佑。”在师父的加持下,领导的正念被唤醒了,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泪花。后来派出所的人又多次来找我,试图对我迫害,都被他挡回去了。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同修配合,积极营救被绑架的同修。我们共同配合,将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发给明慧网,并搜集当地派出所相关人员的姓名和电话,大家坚持每天加强发正念,解体邪恶对同修的迫害,加持魔难中同修的正念,配合同修家人请律师,过程中给两名律师讲清了真相并做了三退。针对小区居民不了解同修被迫害的真相,散布着几个版本的传说。我们写了《给小区居民的一封信》,讲清了同修被抓是因为起诉江泽民,并把迫害真相進一步讲清,呼吁大家早日三退,共同抵制迫害。我们制作成不干胶,张贴到每一个单元楼。一个多月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帮助下,这对老同修顺利回家。

回首自己的修炼历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只有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时时刻刻向内找,才能闯出魔难,完成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同时也感谢明慧网给我提供了交流的平台,感谢同修们的交流文章,使我能对照自己,看到自己的不足,感谢给我制造魔难的所有人,没有这些魔难,我就不可能一步步提高上来。

弟子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有许多没修去的人心和执着,今后我将牢记师尊的教诲,勇猛精進,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