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珍惜为得救而来的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二零零三年,我正在医学院就读,从突发胃出血住進医院手术开始,我每日经受胃肠病、颈腰椎病、带状疱疹等各种病痛的反复折磨,加之哥哥因修炼大法被单位开除和被非法劳教,经受不了太多太持久的身心痛苦和巨大精神压力,正在读大学的我渐渐得了抑郁症,脑子成天晕乎乎不清醒,也只能靠药物调节,比林黛玉还不如。

参加工作后,身心病痛没有得到任何缓解,反倒变本加厉,我基本是以医院为家、药物当饭,身体状况还是越来越差,对生活也充满绝望。

一、幸得大法 净化升华

二零一四年新年,我去拜访一位老同学,听说法轮功的超常祛病效果,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在妈妈和哥嫂同修的帮助下,走入大法修炼。在通读《转法轮》的同时,师父开始帮我清理身体。五天后,我变的无病一身轻,感觉自己像个仙女一样身体轻盈,人生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健康快乐。

我告别了十年的身心病痛和对生命的绝望,回首十年间苦海挣扎的历程,以及给修炼的家人刻意制造的种种魔难,家人对我全部的慈悲包容……我深感惭愧。终于理解了家人同修多年被迫害仍在坚修大法……我手捧《转法轮》满含热泪,内心升起对师尊无以言表的感激和敬仰,升起对同修的敬佩。

得法初期,我请了一套大法书籍,我上班不是很忙,工作环境独立安静,一有空就学法,每天都在一字一句、如饥似渴的学法,经常是泪如雨下的自言自语:“师父,我是修炼人,我会坚定的修下去!”一个多月看完所有的大法经书,我被大法的无边内涵深深吸引,全身所有的细胞都在一起震撼,无数的法轮在我体内体外飞旋,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被灌顶……初期炼功一闭眼就看到一只大眼睛,抱轮的时候经常入定觉的很轻松,后来看到像电视机的小荧光屏,过了几天看到各种多彩的美妙景象,无比殊胜;又过了没多久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些轮回…… 随着反复读大法书籍,我渐渐明白了生命的意义,知道了来世的目地。

一天,我抱轮入定的时候,看到一个大痰盂,里面有无数的小生命都是黑乎乎的,在垂死挣扎,里面也有我。师父的金手几次把我捞起,我又被黏痰滑進去,反复多次。我看到又臭又脏的大痰盂实在太脏,想吐的恶心涌上来,我含着泪对师父说:“师父,不要捞我了,太恶心了,太难了,我自己都不想去捞……”师父持续好久才把那个我捞起。看着那个浑身沾满臭痰、黑乎乎的那个我,我掩鼻说:“师父,扔了吧,已经烂成这样,不能要了……”师父一直都不说话,轻轻把那个我放在他的大手心里,带去天水池边,给那个我洗去满身的臭痰,插了一根管子给那个我洗胃,那个我不停的呕吐、打喷嚏,恶臭物四溅,洗出来的东西比臭水沟的东西还臭、还脏,还溅到了师父的金色袈裟上,师父丝毫不介意,将那个我体内体外清洗了很久。然后师父把那个我放在一块金色的布上,对那个我打着大莲花手印,慢慢的,那个我身上出现了白色的,接下来黑斑越来越少,直到没有,那个我像个出生的婴儿光洁可爱,苏醒了,爬起来对着师父磕头,师父满头大汗,却笑了……出定后,我才发现自己流了很多泪水,从那时起到现在,我每次炼功都会流下很多眼泪。

我刚得法还不懂得做三件事,但是我觉的大法太好了,经常会向一些熟悉的同事、患者洪法,很快有一位患者也加入了修炼。有那么一段时间,不管是我一个人炼功,还是我跟他一起炼功,我都看到师父的法身会来,有一次来了两个法身,一个帮那位同修弄脖子,另一位法身帮我矫正胳膊,我告诉同修,师父有两个法身在帮我们矫正动作呢。但是他看不见。后来他的脖子就好了,再也没疼过。

后来我结识了一位很精進的老同修大姐,她告诉我要明白大法真相,学会讲真相。我很快加入做三件事,做《九评》和真相期刊,下班后或者周末就出去挑人多的地方发放资料,经常洪法讲真相做三退,晚上就坐下来学法,经常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不起来,很入心,感觉自己时刻都在升华,每天都在宇宙中腾跃……南方的冬天室内潮湿阴冷,但那个冬天我没有开空调,也不需要暖水袋和电热毯,感觉好热,好充实,好开心。

二、面对劫难 坚修大法

二零一五年初上班期间,我无意中看到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我办公室的门口,我吃了一惊。随后我的电动车上出现一本大法真相期刊。我第一时间感觉是有不怀好意的人有意做的。跟同修交流,大家让我提高警惕,并向内找,多发正念。很快,当地国保出现在我的办公室,表现的很和善的样子,我便对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由于当时我没有识破他们的诡计,被诱骗到当地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后,我才想到师父说的否定旧势力安排的经文,我立即调整状态发正念,同时请求师尊加持。

非法拘留的第二天,家人同修请了律师一起从外地赶过来看我,给我增添了很多正念,他们告诉我前一天已经通知海外同修给派出所打过电话。我立即要来两张纸,要求写行政复议申请。第三天,当地“六一零”主任对我進行非法提审,还带了平时相处很好的同事、也是我的同乡、也是单位中层领导和两个同乡长辈。两个长辈都是从当地部队、官媒、法院工作多年退下来的。我当时起了怨恨心,恨“六一零”人员把我正在讲真相、救度的众生拖向了他们那一边,我伤心的哭了很久。

“六一零”主任用恐吓的口气要我写“三书”,当时我不知道什么是“三书”,他说写了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就可以回去上班,不写的话这事情就没完,还会把我赶出当地。来看我的几个同乡长辈也极力劝我,我很坚决的拒绝了。

他们把我带到监室,同牢房的人就问我怎么样,能不能出去什么的。我顿时想起十年前哥哥在我眼前被十几个国保警察抓走,后来再见到他时是在劳教所的门口,鼻青脸肿得看不清脸……我盘腿打坐,哭起来,内心无比伤心的对师父讲:“师父啊,他们让我跟您决裂,这是万万不能的,今天就是死了也不能写那三书,但是身为修炼人,我也不能求死,只要我活着,就不能做这种事情,就一切交给师父吧!”

被非法拘留的第六天,“六一零”的人又来提审,还带了一个没见过的中老年妇女一起来。我一進门,就看到师父巨大的法身,穿着金色袈裟,出现在她的身后。我开心的笑了,内心向师父保证:师父,我一定会做好。那个女人跟我讲她修大法、洪法、屡次被关押,后来被邪党“转化”,转修佛教,还说着对师父不敬的话。我一直慈悲的看着她,并对她讲:“你也是修过大法的,师父那么好,你这样的态度是要下地狱的。”她竟说:“若真有地狱,我第一个下……”我告诉她,师父就站在她的身后,她很邪恶的笑着说:“我不信,我也不怕!”我第一次见到邪悟者有多可怕,对师父的经文说三道四。我好几天没有看师父的法,就说: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你可以把相关经文拿来我看看。

过了两天,她跟国保的人来了,带了师父的经文,还带来一个被“转化”、已经去修佛教的老太太。她一旁说着,我看师父的经文,完全不理会她说什么。很快她就不让我看了,拿起一本佛教的书引诱我看,结果一翻开书,就看到一条蛇贴在那些字上,一副想要往我身上跳的姿态,我赶紧合书按住。我说:“这样看书太慢了,我把师父经文带進去慢慢仔细看看。”他们不同意,只允许我带佛教的书,我说:“我是修法轮功的,不会去看佛教的书。”旁边国保的警察说:法轮功搞政治,你完全不清楚。我说:“我很清楚知道法轮功没有搞政治,共产党还一意孤行的对那些善良修炼人残忍迫害,你们才是被骗了。”他们说:《九评》有很多反党言论,就是搞政治。我说:你也在说是《九评》,又不是“九反”,既然言论自由,凭什么共产党就不能被评论呢?文革之后你们可以对毛泽东评论,今天我们为什么不能对共产党進行评论?我认为《九评》的评论很公正,一点都不过。你从我那里拿走的《九评》,真应该好好去看看,对共产党的评价一点都不为过。

旁边的老太太一把抱住我:“这么好的孩子,真应该去修佛教,你想修哪个佛都行……”我很痛心的掉下眼泪,心想:邪恶真的是太造孽了,把这么多众生从渡船上拖下来,让他们失去救度还对大法不敬。我说:“师父不但救度了我,更没有限制过我什么,我就是要坚修大法,师父对得起所有人!你这么说话是很对不起师父的。是共产党攻击法轮功,攻击师父。我也不会去修佛教,你不要跟我说这些。”

三、为得救而来的众生

我到拘留所第一天放风时,所长过来大声说:“那个女研究生在哪里?炼法轮功的。”看到我走出来,他就说,“年纪轻轻的,放着医生的职业不好好做,上当受骗炼什么法轮功……”我便大声说,“是啊,我年纪轻轻就生病很多年,作为医生治不好自己的病,同行的也都说这都治不好的。法轮功不花一分钱就治好了我的病,还教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旁边围上来几个狱警,其中一个大声诬蔑法轮功。我厉声质问:“你胡说!哪条法律说的?你给我拿来看看,不要人云亦云啊。江泽民妒嫉法轮功,编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专抓修真善忍的好人。江泽民专门骗人,他还卖国,跟周永康他们一起搞贪腐、淫乱……”说得那个所长吓得掉头快步走开,像是受了惊吓,另外几个狱警也赶紧躲开。我喊起来:“干嘛走了啊,快回来,我还没说完呢!”我大声喊了几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一直用很大的声音说话,院子里几百个被关押的人都听到、看到了这一幕,很快掌声响起,也有很多人跟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感受到那些声音在空中回响了很久很久。后来的每一天,我都多次在监室里喊“法轮大法好”,大家也跟着我一起喊,每次我都看到雪花样的法轮不计其数的落在了她们身上。

两个组长

回到监室,大家还在喊着“法轮大法好”,都围上来,我认真的给她们讲了我所了解的法轮功真相,大家都听明白了,我给她们一一做三退,除了两个组长,大家都退了。两个组长都是企业老总,都因丈夫牵连导致经济问题被拘留,她们觉的我单纯可怜,很同情我,但还是认为法轮功问题不像我说的那么简单。我看有医生给其中一人送药和药膏,知道了她有腰椎病,就主动帮她贴膏药,她觉的医生贴的位置准,就同意了。

我告诉她,我的专科就是腰椎病,她很欣喜的让我帮她诊查。我边查边耐心的分析她的腰痛病,同时用了一个很轻柔的手法帮她做了一个腰椎复位,她很快就好了,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地上扭来扭去:“真不难受了啊!你的技术这么好啊,比那些药片和膏药强多了,你看看我的皮肤,都被膏药贴烂了,药片吃得我胃难受,这炼法轮功的技术真好啊!”两个组长很吃惊的看着我:“这么年轻漂亮的医生,医术又这么好,放着大好的前途,干嘛要去炼法轮功啊?再说有那么多功法可以练,干嘛要选一个共产党禁止的功法?”

我意识到真相没有讲到位,或者刚才她们没有认真听,我又仔细的讲了我十年的病痛折磨、求医问药之路,回归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的神奇;还讲了我哥哥十年来坚持修炼,经历了被非法劳教,包括我在内的家人经受的精神压力和强烈反对和他对我的慈悲谅解;又讲了大法如何好,大法师父传法度人、蒙冤,江泽民如何无耻……听的人都跟着掉下了眼泪,用很崇敬的眼神望着我。

不聊天的时候我就炼功,每天炼好几遍功,经常背《论语》、《洪吟》和我能背出来的《转法轮》内容,经常发正念,不敢有一丝懈怠。我刚开始炼功的时候,一组长说:“你怎么在炼功啊?应该是不允许的,所长同意你炼功吗?”我说:“所长并没有反对过我炼功,当然同意啊。”她就说:“这样啊,所长都同意,那你就炼吧。”狱警也看到了,并没有说什么。当晚,那个组长不小心摔倒在小便池旁边,再次扭伤了腰,大家把她扶起来,我再次为她做了腰部复位,告诉她一定要平躺休息几天才行。她看我炼功就觉的好玩,爬起来站在我旁边跟我一起抱轮,瞬间她就感到腰部发烫,有什么东西在腰部急速旋转,瞬间浑身都在转,她激动地说:“我的腰好了啊,法轮功真了不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下午,两个组长在一起聊天,说起自己的辛酸事和家族的以往经历,说都是腐败害了她们,都是共产党害了她们的家族。她们突然对我说:“张医生啊,法轮功真是了不起啊,你听好了,共产党把我们害得那么惨,我俩现在宣布跟共产党这个流氓决裂、决裂、决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有的人也都跟着她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我看到硬币大小透亮的法轮像雪花一样落在了她们手上、头上、身上,也落在了床上、被子上、餐具上……我知道师父在鼓励她们,谢谢师父!这个房间所有的生命都得救了。

第二天,组长向狱警汇报,所长同意我炼功。组长还说,那些医生治疗她的腰都没有用,还是炼了法轮功才治好腰痛病,她也要炼。那个狱警让她偷偷炼,不要声张扩散。她还说:“功法好,还不让说了,我得说!”

老阿姨

监室每天都有因各种各样原因進来的人,我每次都是热情迎上去送个温暖,先讲真相,再做三退。有个阿姨進来了,羞着脸说:“我都快七十岁了,还落下一个污点,去公园看人家赌博,觉的好玩,刚拿出二十块就被带这里来了,真是丢人啊,我还从来没有干过赌博的事情。”我说:“阿姨,别难过!我知道您来这里是为了遇见我,好让我救您才来的,让您受苦了啊!”我很快给她讲了真相。

她用了三天断断续续给我们讲述四九年以后他们那一代人受的苦,都是我没听过、也无法想象的。她说:“乌云遮住了天啊,为了活着,谁也不敢说话,法轮功好啊,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孩子你还是好自为之吧。早点出去,别再来这种地方了。”我说:“大法是好的,大法师父是蒙冤的,我是受益者啊,为蒙冤的师父说句公道话、为自己身心修大法、为了救人洪法,这都没错啊!”阿姨很敬佩的看着我,很痛快的做了三退,我看到她神的一面显现出来在冲我笑。

形形色色的人

监室里有一个女人背着自己丈夫在外面卖淫,这一進拘留所,她丈夫就被通知了;另一个女人因想离婚不能如愿就堕落赌博,输得倾家荡产,虽然被拘留,她丈夫还是不同意离婚。我跟她们讲姻缘天注定、生命轮回和业力轮报的痛苦,告诉她们三从四德的古训,只要诚心改过,大法师父救度一切,无所不能。她们很感激,一人说:“我以为自己会下地狱,你不仅仅是很真诚,而且好慈悲啊,谢谢你!”我说:“这都是师父给的,也都是师父让我做的,你要谢谢我师父才对。你们已经做了三退,不会去地狱,但是以后一定要做好啊,不许再赌博、卖淫。”她们点点头。由于我经常反复背《论语》和《道法》等一些经文,其中一人说:“我一看到你就觉的好舒服,虽然我不知道你背的具体内容,但我觉的那些内容打入了我的心里,我浑身一震一震的。”

有几个吸毒的人因犯毒瘾,成天难受没力气,特别能吃,很快就全身发福、肿胀了。其中一人问我炼功能不能戒毒,能不能瘦下去?我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无所不能。她开心的说:“等出去了就找你学炼法轮功。”我说:“你现在就可以学啊,干嘛还要等?”她就跟着我炼起了功法。渐渐的大家都跟着炼了,小小的监室竟然集体炼功了。狱警迅速跑来说:“不许集体炼功!”组长说:“那咱们就分散炼吧。”大家都笑了。

第二天晨起,她一起床就爬过来开心的说:“张医生,我梦到坐了一大片炼法轮功的,人多的数不过来,都一个姿势,好壮观啊!我也要炼!”说着就做了个立掌的姿势,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我,有很多同修在为我发正念呢,顷刻间感受到整体的力量。

缅甸女孩

有一个会讲中文的缅甸的女孩子偷渡来中国玩,遗失了身份证,报警后中方意欲遣送她回国,但是缅甸正面临打仗,就暂时把她关在拘留所,遇到我时,她已经被关了四个月了。我感叹这个女孩子为了被救度竟然跑到这里来受苦,生命真是不容易啊。她很招人喜欢,我反复教她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总会用很不标准的粤语再加一句:“师父好!”逗乐所有人。

我跟她讲大法真相,告诉她大法师父在全世界洪传大法,缅甸也有大法修炼者,以后回去要找到他们,跟他们学法。告诉她回到缅甸要把大法告诉不知道大法的众生,她要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在一张纸上,说是要带回去教她们国家的人读。她没有生活费,都是靠这里的难友救济,我答应她出去后给她存二百块钱生活费。她说好几个姐姐、阿姨的都答应过,但是没有一个兑现的,都忘了她。我说大法弟子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兑现。

“法轮雨”

每一个進来的人,组长都会说:“先去找张医生接受法轮功正面教育,法轮功教育过的就是不一样,自觉守规,我也省事。”我对每一个進来的人洪法做三退。没事的时候就炼功、发正念、背法,不敢有一丝懈怠。半个月的非法关押期间,我每天都会多次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灭邪恶。这里的人也都习惯的经常喊,还说喊了以后觉的很舒服。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尽最大的努力不落下任何一位众生。这十多天的日子,算上已经被释放出去的人,已经有二十多个人做了三退。趁放风的机会,我还跟其他监室的人讲真相、做三退。被关禁闭的时候,大家让“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响亮的传出铁门。我亲眼看到这些得救的生命她们神的一面冲我感激的笑,停驻在那一瞬间,同时师父的大手出现,法轮从师父的手心里飞出,洒落下来,落在了她们身上、墙上、床板上、被子上、还有那些物品上。

最后一个晚上我值夜班,有个穿制服的小伙子探个脑袋问我:“法轮功,你今天好像没有炼功啊,我很想跟你学功,你什么时候出去,能教教我吗?”我笑笑说:“你就天天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师父就在保护你了,学功的话,你们穿制服的可以走進来,我教你啊。”他说:“我在这里还不敢,等你出去以后吧。”

在这时,监室内已经鼾声一片,我静静的看着她们,这时又见下起了“法轮雨”,全都落在那些被子上。我真有一种想飞过去躺在床板上接法轮的冲动。内心感谢师父的慈悲,无论在什么环境下,只要弟子做三件事,师父就在加持,只要弟子有心,师父就帮着做。师父不放心弟子,多次显现出来各种神迹给予鼓励。

四、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在师尊的保护下,海内外许多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这个得法仅仅一年多的新学员,十五天非法拘留中,正念正行,坚持炼功、洪法、讲真相、救人,做了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最后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的大门,证实了法轮大法的无比伟大,是伟大的师父慈悲救度,使我成了新宇宙中闪闪发光的伟大生命。无法用语言感谢师父的洪恩!弟子唯有坚定的信师信法,继续做好三件事,跟上了正法的進程,随师父圆满回家!

最后,我怀着无比虔诚的心再次向师尊合十问好!向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问好!

由于自己得法时间较晚,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