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生离死别的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下面是我的修炼体会点滴。

我和一儿一女修大法 走出疾病的痛苦

我生活在农村。以前我的身体很不好,严重的眩晕症,经常迷糊,脑袋几乎没有一刻是清醒的。农村田地里的农活多,亲戚来帮忙,本来是好事,可是因为家里穷,来人多了,要琢磨吃什么,一着急上火,就犯病了,躺在床上起不来。有时正忙着做饭呢,突然就来病了,什么也干不了,心里更急。还有生孩子坐月子时落下的风湿病,两条腿总感觉象有寒风刺骨一样,即使在夏天的时候,我自己用棉花做了两条棉腿套穿着,外面热,里面凉的感觉,也是难受,成年吃各种药,也不见好。

我性格内向,有轻微的抑郁,总是暗地里为家里外面的人操心上火,嘴唇成年的起大泡。我上学的时候,很聪明,因为没有赶上好时代,务了农,所以哀怨自己命运不济,从来感受不到生活的幸福和快乐。

可是自从我修炼法轮功以后,我身上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而且整个人的心态也积极乐观了,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不再哀叹命运的不公,每天心里都亮堂堂的。

我的大儿子和女儿从小就有气管炎,两个孩子经常上不来气,憋的满脸通红,还伴有哮喘,呼吸时象农村烧火用的吹风机一样,吱吱的响,我听着,也跟着上不来气,我给他们吃了各种民间偏方,也不见好。有时就想,是不是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才让我摊上这样的孩子,遭这份罪。有时也乞求上天,就让我遭这份罪吧,放了我的两个孩子。大儿子直到结婚生子了,也隔三差五的犯病,就因为他的病遗传给了他的女儿,所以在农村给了二胎指标,他都不敢再要孩子,担心再遗传。

我的女儿体质弱,抵抗力差,经常打针、吃药。一直到上中学,还经常请假打点滴。两年内,做了二次气管手术。每个星期,六天上学的时间,几乎没有不耽误课的时候。女儿从小的愿望就是只要能上来气,什么都不奢求。

两个孩子看到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不久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没过多长时间,他们身上所有的毛病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清瘦的儿子健壮了,而且原来脾气不好的他变得非常孝顺,总到我家,给他爸爸讲上几段修炼大法的小故事,他爸爸也听得津津有味。女儿从此身轻体健,走到哪里都能给别人带来阳光和欢乐。老伴看到我们身心的巨变后,也开始支持我们,我们一家人在佛光的普照下,生活其乐融融。

女儿陷冤狱 师尊指引我去掉女儿情

二零一二年,女儿在单位被非法抓捕,并被判刑迫害。我到公安局,眼看着女儿被塞到车里,我告诉孩子,无论怎么样,我们都要按真、善、忍做人。就这样,我和女儿分别了。回到家中,站在窗前,望着夜空,泪流满面,我心里喊着师父:这是怎么了,我女儿没有错,怎么会这样呢?我无可奈何,一夜未眠。

第二天,有几个同修到我家来,看我不高兴的样子,都让我出去救人。我调整一下自己,我想我学大法没有错,我不能被旧势力打倒。所以,我上午参加学法小组学法,下午出去和同修讲真相,风雨无阻,从此我和同修一起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

可是对女儿的情还是时不时的啃咬我的心,因为女儿从小就特别知心,她懂事,又是我心灵的依靠,我有什么烦恼向她倾诉,她都能把我安慰的心里象开了窗户一样透亮,生活上更是对我关怀备至,她爸爸给她起名叫“三可心”(女儿是我们的第三个孩子)。尤其在修炼的路上,她经常和我交流、切磋,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看到我的不足,叫同修提醒我,我也因此有了很大的提高,她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中心人物,每个人都离不开她。这突然的冤狱,还是让我的心感觉很沉重,很压抑,总觉的有一种无形的东西让我不能自拔。

有一天,是女儿的生日,家里没人,我自己坐在床上,放声大哭。正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么亲切,说,“别哭了,看书去吧。”我猛然警醒,这不是师父吗?我马上擦干眼泪,真的就去看书了。我下决心信师信法,去掉对情的执著。以后每个月去监狱看望女儿的时候,我再也不落泪了,鼓励她,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什么也不怕。

大儿子被迫害离世 再了情的羁绊

二零一一年,大儿子曾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送往劳教所时,出现高血压症状,在师父的加持下回到家。由于当地公安和派出所不断骚扰与恐吓,大儿子一家被迫流离失所。因为他长期处于紧张的压力之中,身心受到重创,后来突发脑溢血,不幸离世,身后撇下了孤儿寡母,艰难度日。看着孤苦无依的儿媳妇,我虽然没有茫然,却感到很无奈。而在这期间,我的女儿还在监狱里,这样的生离死别让我无法喘息。

儿子走后,我有两周的时间没有到学法小组学法,也没有出去讲真相。我就自己在家里白天看书,晚上抄法。师父处处点化我怎样走出情的魔难,只要我看书,心情就非常开阔,心性就有所提高。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的慈悲苦度。

师父说:“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常人可能理解不了,你要执著这个东西,你根本修炼不了,所以佛教中没有这个内涵。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1]

法理让我真正懂得什么是修炼,怎么样走出难关,我也经常背师父的诗词:“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2]。

就这样,我一点一点的去掉了情的羁绊,听师父的话,更多的救度世人。这是我下世的愿望与使命,一刻也不能耽搁。

现在我的女儿已走出魔窟,从新面对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修炼环境,可是她并没有因此沉沦,她又找回了她曾经对法坚定的信念,我们一起,为兑现史前誓约,正义无反顾的走在救度众生的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